第88章 越说越玄乎了

作者:江星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大叔别走小说82835小说刘子光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我们的爱回不来小先生请赐教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呃……”简城尴尬说:“可、可是,阿寒少爷来了,阿池说,已经到楼下了,听说,脸色不太好……”

    简澈:

    他看看莫名其妙喜欢上了韩天雪的曲晋之,再想想对明幼音情根深种,该死不回头的叶启寒,一阵头疼,气恼道:“你们两个真是气死我了!世上的好女孩儿有的是,干嘛非要喜欢不喜欢你们、甚至是恨死你们的人?你们自虐狂是吧?”

    曲晋之盯着韩天雪惨白的毫无血色的脸,轻声说:“阿澈,也许哪天,你真心的喜欢上一个女孩子,你就会知道,什么叫情有独钟,什么叫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简澈气哼,“那我宁可一辈子都不要知道!”

    曲晋之抬眼看向他,神情从未有过的柔和;“阿澈,等你真正喜欢上一个女孩儿,你就会知道,真心爱上一个人,是特别幸福的事情。”

    他垂眸看向韩天雪,目光更加柔和:“没遇到天雪之前,我活的就像是我手中的手术刀,精密、冰冷、机械,可遇到天雪之后,我才知道,人还可以有那么多七彩斑斓的心情,我就像一台死气沉沉的机器,忽然活了过来,拥有了以前只能在书上看到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

    “那我和你姑妈、姑父算什么?”简澈心里酸的不行,吃味道:“我爸妈对你比对我还好,你居然说这么没良心的话,早知道,当年就该让你爸把你打死算了,不该收养你这头白眼狼!”

    “吃醋了?这么酸?”曲晋之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就因为你和姑父姑妈对我太好了,我以前感受到的世界,才只有你们的爱和我亲生父母的冷漠两种感觉,可是,遇到天雪之后,酸甜苦辣咸,我全都品尝过了,很新奇,很……不可描述。”

    他重重拍了简澈肩膀两下,“阿澈,你智商高,你是天才,可一次恋爱没谈过的你,还是个男孩子,不是男人,等你谈过一次刻骨铭心的恋爱,体味过一次爱情的滋味,你才会从男孩,蜕变成男人。”

    “越说越玄乎了,”简澈翻白眼,“合着我要是一辈子不谈恋爱,我这辈子连老男人都做不成,只能做老男孩儿了是吧?”

    “你不会一辈子不谈恋爱,”曲晋之看向韩天雪:“连我都可以遇到喜欢的女孩儿,你也一定会遇到。”

    简澈也看了一眼韩天雪,头疼的说:“如果上天的安排是让我喜欢上一个恨我的女人,那我宁可一辈子都不谈恋爱!”

    他哼了一声,“看阿寒就知道了,爱上恨自己的人多痛苦,我宁可终身不娶,也不要喜欢上恨我的人!”

    “如果爱上恨自己的人只有痛苦,那叶启寒为什么还要继续爱明幼音?”曲晋之看着韩天雪说:“人是有趋利避害本能的,明明知道痛苦,却还是如飞蛾扑火,一往无前,那只能说明,即便是痛苦的追逐明幼音,也比让他放手更幸福!如果说,追逐恨着他的明幼音,是让他痛的撕心裂肺,那放弃明幼音,就会让他疼的生不如死,两项权衡取其轻,所以,他才会选择继续追逐明幼音。”

    “表哥,你可千万别像阿寒似得那么傻,”简澈想到什么,猛地打了个冷颤,紧张说:“表哥,你听我的,你才刚刚喜欢上韩天雪而已,感情肯定还不深,你还可以抢救一下!你从小自制力就强,你赶紧控制一下自己,要是韩天雪不喜欢你,还恨上了你,你就赶紧抽身而退,千万别犯傻!”

    曲晋之摇头笑笑,没有说话。

    他没克制过吗?

    不。

    他克制过。

    他是工作狂,一天中,除了休息吃饭的八九个小时,其余十几个小时,一直在工作。

    可自从韩天雪出现在他的的生命中,他工作的时间越来越少。

    他总情不自禁往韩天雪身边跑,哪怕只是躲在病房外静静看着她,也会让他觉得安宁。

    当他发现他工作的时间越来越少,工作量大幅度下降,找到原因后,他立刻开始克制自己,不要总往韩天雪的病房里跑。

    可是,根本没用。

    从小便以自制力超强而引以为傲的他,这一次,自制力下降到让他怀疑自己的程度。

    他控制不住。

    他就像小猫钓鱼故事里的小猫,只工作一会儿,就无法集中精力。

    只不过,故事里的小猫,追逐的一会儿是蜻蜓,一会儿是蝴蝶。

    而他的目标,始终明确,那就是韩天雪。

    他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但自制力完全失控,他控制不住自己,总能为自己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去接近韩天雪。

    直到刚刚,他看着韩天雪一头撞在落地窗上,在他眼前倒下,他心脏差点停跳,他忽然不想逃避了。

    他要正视。

    他喜欢韩天雪。

    他爱上了韩天雪。

    他要追求她。

    他要她做他的妻子!

    “表哥,你……”简澈还要说什么,房门忽然“砰”的一声被踹开。

    叶启寒抱着昏迷过去的明幼音闯进来,看到曲晋之后,急声说:“晋之,快,看看音音怎么了!”

    *

    明幼音不知道她昏睡了多久才醒来。

    她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

    叶启寒感受到怀中的人动了动,连忙低头看去,因为长时间没说话,他的声音有些沙哑:“音音,你醒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明幼音的大脑有片刻的短路,下意识叫:“阿寒哥哥?”

    叶启寒拥着她身体的手紧了下,柔声说:“是,音音,是我。”

    明幼音怔愣片刻,往事涌入脑海,她闭上眼睛叹息:“不,你不是阿寒哥哥,阿寒哥哥已经死了,你是我的仇人叶启寒……不,你不是叶启寒,叶启寒是我给你起的名字……我遇到你的那天,是立冬的那一天,天气刚刚转寒……”

    她身体太虚弱,说了几句话,就没了力气,喘的不成样子。

    叶启寒脑海中浮现他第一次和明幼音正面接触的画面,心脏绞痛,低头亲亲她的额头,“音音,过去了……以前的一切全都过去了,如今……如今我们扯平了,我们……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