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饶不了你

作者:江星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大叔别走小说82835小说刘子光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我们的爱回不来小先生请赐教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明幼音笑笑,摇摇头,刚要说什么,急诊室的门开了。

    闹成一团的人顿时顾不得再继续吵闹,纷纷迎着医生跑过去,蒋成义问我老婆怎么样,罗母问女儿,罗泽放问妹妹,唯有蒋母的大嗓门,一叠声的问孩子保住了没。

    医生瞥了蒋母一眼:“做的就是流产手术,孩子还保什么?大人平安就不错了,再晚送医院几分钟,大人能不能保得住都不好说了。”

    罗母吓得脸色惨白,连声问:“医生,我女儿到底怎么样了?她没事吧?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病人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现在还不好说,”医生说:“会不会留下后遗症,要看病人的愈后情况。”

    医生解释几句,带着护士走了。

    罗母站在原地,浑身打颤,脸色青白,声音哆嗦:“离婚!必须离婚!”

    蒋成义面无人色,“妈,对不起,这次是个意外,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芙!”

    “离婚!”罗母尖叫:“我就算一辈子养着我女儿,也不让我女儿再进你蒋家的家门!”

    “你吼什么?”蒋母面目狰狞的将蒋成义拽到身边,冲罗母啐了一声:“你以为我们蒋家稀罕那个病秧子?母鸡还会下蛋呢,她连个孩子都保不住,那种没用的东西,你以为我们蒋家想要?”

    “妈!”蒋成义哀求道:“求求您,您先别说了!”

    蒋母看了看蒋成义那张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脸,气的心肝肺都疼,“成义,你说你看上那个病秧子什么了?你看看他们这一家,都是野蛮人,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离婚就离婚,离婚以后我们找个好生养的,凭你的条件,我们找什么样的找不到?”

    她儿子可是她村里唯一一个大学生,考的还是名牌大学。

    毕业之后,她儿子还留校任教,当了大学老师,村子里的人,谁不羡慕她?

    她儿子有出息,长的还俊,这么好的男人,还怕娶不到老婆?

    没看将军的外孙女都哭着喊着,要死要活的要嫁她儿子?

    就是这个将军已经退下来了,听说高风亮节,退下来的时候什么都没要,一个人去疗养基地养老去了,现在什么都没了。

    不然的话,她这将军的亲家,多风光?

    她虽然是个农村老太太,但是人走茶凉的道理她还是懂得。

    这人一退下来,就什么都没了,更何况,罗嘉芙还不过是将军的外孙女。

    这外孙女和孙女可是不一样的。

    不是一个姓,除了名头好听,什么好处都轮不到外孙女。

    要她说,她儿子条件这么好,就该去找个还没退下来的大官的孙女。

    背靠大树好乘凉。

    找个那样的老婆,她儿子将来才能当大官。

    罗家除了有钱还有什么?

    一身铜臭气,她不稀罕!

    她苦口婆心劝蒋成义:“离婚就离婚,有什么了不起?离了婚,你条件这么好,黄花大闺女随便你挑,像罗嘉芙那样的病秧子,白送都没人要!”

    蒋成义满脸痛苦,哀求道:“妈,您别说了,我爱小芙,我不能失去小芙,我不会和小芙离婚的!”

    “你不离我离!”轻飘飘的一声从蒋成义身后传来,蒋成义浑身一震,满脸难以置信的扭头看过去。

    罗母和罗泽放立刻冲过去,围住罗嘉芙:“小芙,你没事吧?”

    明幼音和小桃也关切的凑过去。

    罗嘉芙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虚弱的仿佛随时会闭上眼睛,但她还是强撑着精神冲她妈妈和哥哥笑了笑,摇摇头,“我没事,妈、哥……你们现在就去帮我找律师,我现在就要离婚……”

    “好、好!”听到妹妹终于想开了,罗泽放大喜过望,取出手机,联系罗氏的律师。

    蒋成义面无人色,踉跄着冲到罗嘉芙身边,俯身看她,手掌颤抖的落在罗嘉芙的头上,哀求说:“小芙,我知道孩子没了,你心里难受,但我们不离婚,不离婚好不好?孩子以后还会有的!等你身体养好了,我们再要一个!小芙,我爱你,我们不离婚,不离婚好不好?”

    看到自己骄傲优秀的儿子卑微哀求罗嘉芙的样子,蒋母气的鼻子都歪了,狠狠拽了蒋成义一把,“成义,你求她干什么?她就是吓唬你!她要是舍得和你离婚,当初就不会死乞白赖的赖着你!你放心,你冷她两天,她自己就腆着脸回来求你!走,你跟我回家!”

    蒋成义甩开她的手,哀求的叫:“妈!求求你,你先回家吧,算我求你了!”

    “你……你……”蒋母指着他的鼻子,一拍大腿,又哭了起来,“可怜我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辛辛苦苦把儿子拉扯大,现在我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我……”

    “你闭嘴!”罗嘉芙恶狠狠的斥了一声。

    罗母、罗泽放、蒋成义全都愣住了,就连明幼音和小桃都是一怔。

    罗嘉芙性子软,说话细言慢语,未语人先笑,以前从没见她高声说过话。

    可她现在眼神冷冰冰的,声音也格外的凶狠,与之前,判若两人。

    罗母鼻子一酸,握住了女儿的手。

    她女儿从小乖巧柔软,这要遭多大的罪,才能让一个人的性子都改了。

    吼了蒋母一声,罗嘉芙看向罗泽放:“二哥,你帮我报警,我结婚时,咱妈送给我的外婆的首饰被人偷了,你现在报警,让警察帮我找!”

    蒋母脸色顿时一变,冲过去就要打人:“你这小贱人说什么?茹茹是你小姑子,拿你几件首饰怎么了?你是成义的老婆,你的东西就是成义的东西,茹茹是成义的亲妹妹,成义送他妹妹几件首饰,你居然还要报警?你怎么这么恶毒?”

    罗嘉芙看向蒋成义,目光黯淡,没有一丝光彩,“蒋成义,你知道孩子为什么会掉吗?因为早晨我发现我外婆留给我的首饰没了,我到处找,发现首饰匣子在你妹妹屋子里,我找她要,她不给,还推了我一把,我摔在地上,肚子就疼了。”

    罗泽放气的咬牙切齿:“蒋成义!我们罗家饶不了你!咱们等着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