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踹门

作者:江星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暴升级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82835小说刘子光大叔别走小说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10088小说叶谦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最新章节!

    他爱罗嘉芙。

    罗嘉芙是他见过最温柔最美丽最善解人意的女孩儿。

    世家豪门,娶妻生子,大多要门当户对。

    就算他长的玉树临风,一表人才,还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可名门闺秀也不会看上他。

    名门闺秀的社交圈子,注定了她们从小接触的都是一些豪门公子哥儿。

    豪门少爷中不乏纨绔,但更多的是相貌人品能力集于一身的精英。

    他样样出色,唯独输在家世上面。

    他那么优秀,喜欢他的名门闺秀不少,但愿意排除万难,不顾家族反对嫁给他的,也就一个罗嘉芙而已。

    有人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对男人又何尝不是?

    因为和罗嘉芙谈婚论嫁,他才能在很多人的厮杀角逐中胜利,成功留校任教。

    因为娶了罗嘉芙,别人还在为车子房子蝇营狗苟的时候,他已经开豪车、住别墅,连妈妈妹妹都从村子里接了出来,陪他吃珍馐美食,穿美衣华服。

    可如果他和罗嘉芙离婚,他还能剩下什么?

    不管是车子还是房子,都是罗嘉芙的婚前财产。

    如果他和罗嘉芙离婚,他什么都分不到。

    妹妹会坐牢,母亲会拘留。

    有个坐牢的妹妹,还有个曾经被拘留过的母亲,并且还是离过婚的二婚,以后他还能找什么好女人?

    最重要的是,他爱罗嘉芙!

    他从没想过要和罗嘉芙离婚!

    他脸色惨白,嘴唇颤抖,狠狠抹了把脸,冷静了下,放缓了声音对罗嘉芙说:“小芙,我知道,孩子没了,对你打击很大,你现在情绪冲动,不适合做任何决定,你先冷静一下,我改天再来看你!”

    他转过身,匆匆离去。

    他不可能和罗嘉芙签字离婚。

    罗嘉芙爱他。

    等罗嘉芙冷静下来之后,他好好哄哄罗嘉芙,罗嘉芙肯定能回心转意。

    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赶紧想办法,把他母亲和妹妹从警局救出来。

    只不过,他没什么人脉。

    他认识的有本事的人,大多是通过罗嘉芙和罗嘉芙两个哥哥认识的。

    也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帮他。

    病房里,罗嘉芙目光空洞的说:“妈,哥,你们想想办法,我一定要让蒋成茹坐牢!我一定要让她坐牢!”

    看着自己女儿失了魂一样的样子,罗母的眼泪止都止不住,哽咽着不断的点头。

    罗泽放咬牙切齿:“小芙你放心,我亲自盯着,谁敢徇私枉法,我们罗家也不是好欺负的!”

    祁慕青等没人说话,才冲明幼音恭恭敬敬叫了声“嫂子”。

    他虽然更喜欢田新桐,但战云霆喜欢明幼音、重视明幼音,他对明幼音便不敢有半分轻慢。

    明幼音好奇道:“阿青,你怎么来了?”

    祁慕青说:“我来看阿白。”

    明幼音吓了一跳,“阿白怎么了?”

    祁慕青说:“不要紧,过敏。”

    “就住这边?哪间病房,我去看看!”虽然祁慕青说没事,可看不到人,明幼音这心便悬着。

    祁慕青点了点头:“就住这里,嫂子可以我一起过去。”

    “青少,”罗泽放安慰妹妹几句,走过来和祁慕青打招呼:“刚刚谢谢你了。”

    祁慕青冲他微微颔首:“举手之劳。”

    明幼音看看两人,“你们认识?”

    罗泽放说:“我外公和战爷爷住在一个大院儿里,小时候我和我们兄妹还和阿青玩儿过,但长大之后各奔前程,见的就少了。”

    “哦,”明幼音带你了点头,“这样啊!”

    能住在战老爷子那个大院儿的,都不是普通豪门。

    罗嘉芙有个那么厉害的外家,居然能被婆婆家欺负成这样,她也真不知道该说罗嘉芙点什么了。

    好在罗嘉芙醒悟了,没有继续让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下去。

    可是,这醒悟的代价,未免太沉重了。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家庭的事。

    这些老话,都是警世名言,没有错说的。

    她在心底叹口气,对罗泽放说:“小芙流产,也有我们的责任,毕竟是在我们咖啡店出的事,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尽管和我们说,我还有事,先离开一会儿,让我们店里两个店员在这儿陪陪你们,有什么需要跑腿儿的事情,你们尽管吩咐。”

    “不用这么客气!”罗泽放连忙说:“我妹妹刚刚说了,是她自己身体不舒服,摔在你们店里,不关你们的事!”

    一直默不作声的简青说:“罗小姐脖子上的伤,是被我烫的,我一定会负责到底!”

    看到脸色惨白,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脖子却红了一片,严重地方还缠了纱布的罗嘉芙,简青十分内疚。

    他总是来来回回的想,如果他没将那杯滚烫的咖啡泼在罗嘉芙身上,罗嘉芙的孩子是不是就不会流产。

    他以前也被烫伤过。

    烫伤很疼很疼。

    罗嘉芙的孩子,是不是因为她太疼了,孩子才没保住?

    越是这样想,他越是内疚,非常希望可以为罗嘉芙做点什么。

    罗泽放下意识看了罗嘉芙的脖子一眼,看到皮肤白皙脖颈修长的妹妹,脖子被烫的都肿了几圈,红的像是熟了皮,顿时心疼的不行。

    罗嘉芙睁开眼睛,扭头看向简青,眼神清明了一些:“这位大哥,你和音音一起走吧,小桃也回去,这件事谁也不怪,就怪我自己!”

    她又看向罗母和罗泽放:“妈、二哥,你们别难为音音和咖啡店里的人,他们都是好人……”

    罗母擦着眼泪点头。

    罗泽放看向明幼音:“明小姐,你让你们店里的人回去吧,这里有我们照顾就行了。”

    明幼音拗不过,只得点头,“那我们回头再来看小芙,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给我们打电话。”

    她让简青和小桃回咖啡店,她和祁慕青去看莫白。

    祁慕青带着她走到走廊尽头的病房,莫白的贴身保镖石岩手里拎着一兜东西,正准备开门。

    明幼音连忙问:“石头,阿白怎么样?没事吧?”

    石岩扭头看到明幼音和祁慕青,连忙说:“少爷吃过药,好多了,我是看少爷不好受,心里没着落,这才给青少打电话。”

    祁慕青点头:“以后有这种事,早通知我。”

    明幼音看了祁慕青一眼,心说这人在田新桐的事情糊涂点,对莫白倒是真心。

    也不枉当初他失踪,下落不明的时候,莫白为他哭了好几场。

    石岩见他们走到近前,连忙替他们开门。

    他拧了一下,没有拧动,又拧了几下,他的脸色就变了。

    明幼音连忙问:“石头,怎么了?”

    石岩悚然说:“我走时少爷还睡着,有人把门反锁了!”

    明幼音一惊,脑袋里顿时闪过数个不好的念头,冲口而出:“踹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