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我大哥呢?

作者:江星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大叔别走小说82835小说刘子光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我们的爱回不来小先生请赐教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明幼音发话踹门,石岩再无犹豫,抬脚踹在门上。

    房门应声而开,他看到房间内的情形,第一个反应就是挡在明幼音身前,“大少夫人您别看!”

    明幼音懵了下,想到也许是莫白在房间内衣衫不整,连忙往后退了几步,退到看不到病房内情形的地方,急声问:“阿白没事吧?”

    石岩额筋暴突,脸色铁青,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似的,朝房间内冲了进去。

    祁慕青也看到了房间内的情形,快步走进房间,回身关门,看向明幼音的目光仍旧恭恭敬敬,“嫂子你别进来。”

    房门关上。

    明幼音在门外急的不行。

    看石岩那脸色就知道,房间里肯定没好事。

    莫白没事吧?

    这世上,她战大哥最在乎的人,除她之外,就是莫白这个弟弟了,连战老爷子都要往后站。

    莫白要是出什么事,那不是像在她战大哥心头剜肉一样吗?

    她急的不行,也不敢开门去看,只得连声敲门,“祁慕青,石头,阿白怎样?阿白没事吧?”

    病房里,石头睚眦欲裂,一脸狰狞的将莫白身下的女人给揪了下来,狠狠一个耳光将那个女人扇翻再地上。

    他从来没打过女人,可今天例外,他不但想打她,还想宰了她!

    祁慕青冲上前,检查莫白的情况。

    莫白满脸通红,情绪狂躁,眼睛紧闭,双手不住的在自己身上抓挠。

    祁慕青伸手一记掌刃,将莫白劈晕过去。

    石岩抖着声音问:“我们少爷怎么样?”

    祁慕青摇摇头,“没事,我开个单子,你去拿药。”

    “好!”听到没事两个字,石岩紧绷的神经才微微松弛了一些,反手给了自己一个巴掌,“都是我混蛋!我该找两个人守着少爷的!”

    莫白出门不喜欢让人看着,可战云霆怕莫白的爹娘为了莫家的财产害他,严令莫白无论去哪里,必须带保镖。

    今天上午莫白谈生意,是正经事,只带了他一个保镖。

    谈着谈着,莫白忽然觉得浑身发痒,身上起针尖大的小疙瘩,匆匆忙把生意谈完之后,他们就近来了最近的医院。

    他原本是提议莫白去找祁慕青的,毕竟生病的人看病,都喜欢找认识的医生,何况他们二少还是最好的医生。

    但莫白当时难受的厉害,二少的医药公司离他们谈生意的地方有些远,莫白捱不住,就来了这间最近的医院。

    医生给莫白诊断为过敏,让莫白住院输液。

    莫白住下之后,病房里少很多东西,石岩见病房里有护士看着,他就下楼去买东西。

    下楼之前,他见他们少爷吃了药昏昏沉沉睡着了,还是不放心,给祁慕青打了个电话,问祁慕青能不能过来。

    自家人生病,还是让自家的医生看看才放心。

    祁慕青痛痛快快应了,说马上就过来。

    他放下一半的心,下楼去买东西。

    他哪能想得到,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旁边还有医院的护士守着,居然有人对他们家少爷做这种事?

    祁慕青取出手机,在手机上开了一个方子,传给石岩:“去拿药,别担心,没事。”

    石岩连连点头:“谢谢二少!”

    听到信息提示音,他取出手机,一边翻看,一边匆匆出门。

    门外,明幼音已经急了一身汗。

    见石岩出来,她连忙问:“阿白怎样?”

    石岩一脸愧色说:“二少说没事,让我去拿药。”

    都是他没照顾好他们家少爷,才会发生这种事。

    现在想来,过敏八成也是被人动了手脚。

    以前他们家少爷从来没有过敏过。

    明幼音看石岩脸色就知道,肯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她追问:“到底怎么了?”

    石岩有些难以启齿,吞吞吐吐:“一个女人……她、她……”

    明幼音挑眉:“给阿白下药了?和莫白有了肌肤之亲?”

    石岩点头,给了明幼音一个您好聪明的眼神。

    明幼音气的不行。

    不是她聪明。

    而是这种事情,从古至今,数不胜数。

    想败坏人清誉的、想逼婚上位的、想生米煮成熟饭甚至奉子成婚的,都用这一招。

    明幼音气的胸口闷涨:“女人是谁?认识吗?”

    石岩点了点头,看明幼音的目光有些复杂:“是……大少同父异母的妹妹……”

    明幼音难以置信:“傅忆雨?”

    石岩点头。

    明幼音咬了咬牙,没再说别的,摆摆手,“赶紧去给阿白拿药吧。”

    石岩冲她弯了弯腰,急匆匆走了。

    明幼音气的咬牙切齿,取出手机给战云霆打电话,把这边的情形说了一遍。

    战云霆言简意赅:“你照顾好阿白,我马上就到。”

    明幼音连忙答应。

    挂断电话之后,她越想越生气,继续敲门:“祁慕青,我能进去了吗?”

    病房内,祁慕青走到门口,帮她把门打开,“嫂子,可以了。”

    明幼音立刻看向病床上的莫白:“阿白怎么样?”

    “没大碍,”祁慕青说:“等石岩取药回来,打一针就好了。”

    明幼音目光扫视,看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女人。

    傅忆雨被石岩一巴掌打翻下床,脑袋磕在地面上,磕寸了劲,竟晕死过去。

    她昏倒在地上时,身上光着,什么都没穿,石岩也懒得理会她。

    还是祁慕青觉得看了扎眼,随手扯了条单子,歪歪斜斜的盖在她身上,人还昏着,他理都没理。

    明幼音往前凑了凑,果然是傅忆雨那张讨人厌的脸。

    明幼音气不打一处来,转身进了洗手间,端了一盆凉水出来,劈头盖脸浇在傅忆雨身上。

    傅忆雨惊叫了声,打了个哆嗦,从昏迷中醒来,“啊”的一声惊叫后,坐起身来。

    她目光茫然了片刻,看到祁慕青和明幼音,又是一声尖叫,抓紧身前湿漉漉的毯子。

    “鬼叫什么?”明幼音不耐烦的皱眉:“还不穿上衣服,是不是想让我多叫几个人过来,好好参观参观你的身材?”

    傅忆雨抓紧挡在身前的毯子,四下扫视:“我大哥呢?”

    “摔傻了吧?”明幼音居高临下,鄙夷看她,“你大哥不是在监狱关着呢吗?”

    “不、不是……”傅忆雨神色惶急,结结巴巴说:“我、我是问我云霆大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