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 心机与暴力

作者:江星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暴升级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82835小说刘子光大叔别走小说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10088小说叶谦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最新章节!

    可在简家,或许简柏茂和曲怜梦愿意给她那样的底气,可她自己却不好意思那么做。

    说到底,对现在的她来说,仅仅就是把简家当成她半个家而已。

    如果她小时候没被人偷走,从小在简家长大,她根本不用争取简柏茂和曲怜梦的同意,直接就招呼保镖把栾飞羽赶出去了。

    战云霆安慰她,“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她并没真正的伤害到我们什么,虽然她曾居心不良,但她得到了她应该得到的惩罚,只要以后她不再针对你,你就当她不存在就好。”

    明幼音歪头想了想,点头:“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她虽然有坏心,但能力有限,确实没真正的伤害到我们,算了算了……”

    她摆摆手,更紧的偎进战云霆的怀里,搂住他,闭上眼睛,嘟囔说:“战大哥我听你的,听你的准没错,只要她不招惹我,我爸喜欢疼她就疼她,和我没关系,但她要是主动招惹我……”

    明幼音呵呵了两声,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

    战云霆好笑的拍拍她的脊背,“放心,她要是招惹你,不用你出手,我帮你教训她。”

    明幼音甜滋滋的笑,“我就爱听这话,战大哥你以后一定要多说。”

    战云霆宠溺的低头亲亲她,“睡吧,不用在意那些跳梁小丑的人生,我会好好护着你的。”

    明幼音笑的更甜。

    栾飞羽带给她的不快,被战云霆带给她的甜蜜驱散的一干二净。

    她仰脸亲亲战云霆:“战大哥晚安。”

    战云霆揉揉她的脑袋,“晚安。”

    两人在简家的时候,向来不做什么少儿不宜的运动,关上灯,早早就睡了。

    明幼音在自己家的时候经常睡懒觉,在简家却从来不,早晨早饭前会按时和战云霆起床。

    战云霆有早晨练功跑步的习惯,战云霆出去跑步,她就跟着一起跑,战云霆练功,她就坐在一边欣赏。

    战云霆锻炼完,早饭的时间就到了,两人手牵手回到客厅,一进门就看到栾飞羽端着一个汤碗从厨房走出来。

    看到明幼音和战云霆从门外进来,栾飞羽顿时笑得一脸热情的招呼她:“音音,我听管家伯伯说你最近瘦了许多,我特意给你煲了乌鸡汤,你快来尝尝我的手艺。”

    明幼音一脸疑惑,不由自主看向简柏茂。

    这是什么情况?

    不是说住佣人房吗?

    怎么又来主楼了?

    简柏茂被明幼音看的有些尴尬。

    他早晨起床后下楼来,栾飞羽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

    他舍不得让他老婆做饭,家里有厨师也有厨娘,平时家里的饭菜都是厨师和厨娘做,有什么重要节日,他老婆才会下厨。

    没人让栾飞羽来厨房干活,栾飞羽是一大早主动来的,厨师和厨娘请她出去她都不肯出去,说是她不能在这里白吃白住,要为家里做点事情才能安心。

    问题是,她到底是他外甥女,她做好了饭,他好意思再让她回佣人楼去吃饭吗?

    可要是让她留下来吃饭,他女儿心里会不会不痛快?

    他和妻子好容易才把女儿的心给暖的和他们近了几分,正打算再接再厉呢,要是因为栾飞羽的关系,和他女儿的关系又疏远了,他老非得赶他去睡书房不可!

    他看着明幼音询问的目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简澈见他爸为难,放下手中的晨报,毫不客气的说:“你该回去了,我们要吃早饭了。”

    栾飞羽的身子一僵,温柔甜美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昨晚,她和管家去了东楼之后发现,东楼如她所想,竟然真是佣人楼!

    管家给她安排了一个房间,旁边就住的就是简家的厨娘。

    栾飞羽气的眼前发黑,差点吐血。

    管家走了之后,她扶着墙,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胸口堵着的那口气,没真的吐出血来。

    她跟着她妈来简家,是想做金尊玉贵的表小姐的,不是想做佣人的!

    简柏茂居然让她注佣人房!

    她住了佣人房,就代表着她在这个家里的位置就像佣人一样。

    她这样的身份,怎么嫁名门贵少?

    她气的头晕,胡乱洗了澡,躺在床上,思考她以后的路。

    她决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简家是他唯一改变命运的机会,她一定要想办法改变她现在的人生。

    想来想去,她就想出了这么一招——早晨来给明幼音煲爱心汤。

    虽然昨晚和简家人待得时间并不长,她却看得出来,简家一家四口人,看上去像是简柏茂说了算,可实际上家里的话语权是曲怜梦的。

    而曲怜梦又听明幼音的。

    简家其余三个人决定什么事情的时候,特别重视明幼音的意见,总情不自禁的去看明幼音的反应。

    想到这一点,她更是气的吐血。

    明幼音什么都有了,还被这么多人捧着、宠着。

    她只是想要一个简家表小姐的身份而已,她还得绞尽脑汁的去争取。

    她不禁又一次想,世界上为什么要有明幼音这种人的存在。

    太碍眼了。

    太想让她消失了!

    可不管她心里怎么恨明幼音和简家人,人在屋檐下,只能低头认命。

    她早早就起来了,给明幼音煲了一锅乌鸡汤。

    如果不是怕给明幼音偿命,她特别想往乌鸡汤里洒点砒霜之类的东西,让明幼音去见阎王。

    可明幼音死了,她也活不了。

    她还没活够呢,所以只能忍着。

    但她还是在厨师和厨娘都没注意她的时候,往乌鸡汤里吐了好几口口水。

    砒霜她不敢放,吐点口水总不犯法。

    明幼音什么东西,也配喝她煲的汤,活该吃她的口水!

    如果可以,别说煲汤,连杯水她都懒得给明幼音倒。

    可她想来想去,只想到这么一个办法。

    她是想着,她怎么也是简柏茂的亲外甥女,她起这么早,来给明幼音做爱心早餐,简柏茂和曲怜梦看到她对他们女儿这么好,难道还好意思让她回佣人楼吃饭?

    她虽然不能住在主楼,但是如果一日三餐能和简柏茂这些主子们吃,同样也可以证明她的身份。

    她对她想出来的这个办法还是很满意的。

    她认定,等她煲好汤,把汤端到桌上,佣人们也把其他的早饭做好了,她刚好就能顺势留下来和简家人一起吃饭。

    她如意算盘打的劈啪作响,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却唯独没考虑到简澈会一点情面都不讲。

    她是他嫡亲的表妹!

    是这个家里的表小姐。

    简澈凭什么让她去佣人房吃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