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前方到达悲剧现场

作者:江星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大叔别走小说82835小说刘子光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我们的爱回不来小先生请赐教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最新章节!

    “可她是我疼了二十几年的亲妹妹!”简柏茂痛苦的搓了搓脸,“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从小我就疼她护她,我到现在做梦还能想起我们和你爷爷奶奶在一起生活时,开心快乐无忧无虑的日子……”

    简澈不以为然的说:“爸,那是因为你太善良、太多愁善感,你把简心柔当回事儿,简心柔可没法把你当回事儿!

    如果她还当你是她哥哥,她会算计你的亲生女儿吗?

    爸,我就奇怪了,我听说简心柔算计我妹妹,我这都要气炸了!

    张鹏程不报复简心柔,我还要去找她,替我妹妹报仇呢!

    爸,你女儿差点儿就被人给糟蹋了,那都是简心柔的错,你怎么一点都不愤怒?你在乎妹妹吗?”

    简柏茂怔了下,呵斥说:“臭小子,你胡说什么呢?小溪是我的亲生女儿,我能不在乎她吗?

    只是现在倒霉的是你姑姑,不是小溪,所以我才……”

    “爸,我觉得您这三观有问题,”简澈说:“简心柔就是一个算计我妹妹的人渣,你心疼她干什么?

    也难怪妹妹刚才生气,简心柔那样对她,你还为她说情,要是我的话,我早就摔门走了,我妹妹这还算脾气好的呢!

    您想呀,你和简心柔站在一边,那不就说明您是认同简心柔的做法的吗?”

    “你这是什么逻辑?简直胡搅蛮缠!”简柏茂觉得自己百口莫辩了,“那是我亲生女儿,我怎么可能不疼她?”

    “疼不疼,不是只用嘴说说就可以,”曲怜梦淡淡地说:“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女儿虽然是你亲生的,可是她从小就丢了,你对她并没有多么深厚的感情。

    简心柔却是和你从小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的亲妹妹。

    按照常理来说,女儿并没有妹妹亲。

    可是,从来没有抚养过的女儿,就没有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亲了。

    但是,你别忘了,你妹妹是被你爸爸赶出家门的!

    而且,做错事情的是你妹妹不是我的女儿。

    你不疼音音没关系,我自己疼她!

    我虽然也没有养她,但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

    过去二十多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她。

    看到别人家的女儿,我就会心痛难过,想着我的女儿有没有吃饱,有没有穿暖,有没有被人欺负。

    天可怜见,我好不容易把我的女儿找回来了,谁也别想让我的女儿受委屈!

    你想帮简心柔,你只管去帮,我决定从明天开始,去音音家住段时间。”

    简柏茂一下子懵了。

    他老婆这是要和他分|居吗?

    简柏茂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他皱着眉问:“就因为这事,字你要和我冷战吗?”

    曲怜梦淡淡的说:“我和你不一样,我一点都不心疼简心柔。

    你和音音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现在只是在帮那个受了委屈的,很明显,音音是那个受了委屈的。”

    简柏茂痛苦说:“难道我不为难吗?一边是亲妹妹,一边是亲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心里的难过,你就不能体谅一下吗?”

    “那是你自找的,”曲怜梦说:“简心柔是法律都不能容忍的恶人,你为什么还要心疼她?

    你的女儿差点被她算计,让人给糟蹋了,难道你现在的反应不应该是冲到她面前,狠狠打她几个耳光,踹她几脚,甚至将她送进监狱吗?

    你不报复她,也就算是全了你兄妹之间的情分了,你竟然还想帮她,你让音音怎么看你?”

    简柏茂目光发直,怔怔地愣了许久,才搓了搓脸,疲惫的说:“好,我知道,这件事或许确实是我错了,可是那是我妹妹,我没办法做到无动于衷。

    这样好了,我不亲自出面,我找几个人去把心柔安置一下。

    心柔被张鹏程的手下轮尖,她已经得到了惩罚。

    她年纪也那么大了,我实在不忍心看她流离失所,被人践踏。

    她再怎么说,也是我的亲妹妹,血管里也流着简家的血,我简家的后人,不能被人这样践踏!”

    曲怜梦沉默了。

    过去,简柏茂对她一直百依百顺。

    这是第一次,简柏茂和她有不同的看法。

    看着简柏茂脸上的痛苦和纠结,曲怜梦也不忍心真的和他分|居。

    她丈夫现在已经很难过了,她不能再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她无声叹口气,点点头说:“算了,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吧,大不了以后音音不认你这个父亲,只要音音还愿意认我这个妈就可以了,你爱怎样怎样吧。”

    说完之后,曲怜梦就上楼去了。

    简澈看着简柏茂松了口气的样子了,摇头慨叹:“爸,您真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简心柔那种畜生,您还认她做什么呀?

    我妹妹多好?又善良又优秀又讨人喜欢!”

    简柏茂烦躁地冲他摆了摆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在这烦我。”

    他不想自己的妹妹很善良,很优秀吗?

    他也想自己的妹妹可以嫁给他最好的朋友,生儿育女,安安分分过日子。

    可他就是摊上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妹妹,他能怎样呢?

    还是那句话,不管怎么说简心柔都是他同父同母的亲妹妹,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二十几年的感情不是假的,不是可以说不当回事就不当回事的。

    何况,他也并没想为简心柔做什么。

    他只想为简心柔善后,别让张鹏程继续糟蹋她。

    他妹妹被轮尖,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听他朋友说,张鹏程把她妹妹给监禁起来了。

    落到那种手里,被那些人每天反复的轮尖都是有可能的。

    他不能让他的妹妹,落到那种可怕的地步。

    他越想,心里越焦躁难过。

    他看了看楼上,没有去追他离开的妻子,而是带着保镖离开了简家别墅。

    托了几个关系,他终于联系上了张鹏程。

    自报家门之后,张鹏程对他还是有几分顾虑的。

    简柏茂向张鹏程询问简心柔的下落,路张鹏程自然什么都不肯说,睁眼说瞎话,直接说他从来没见过简心柔。

    张鹏程这种人,坏事做惯了,做了坏事之后,自然会抹得干干净净的。

    亲妹妹被人轮尖,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简柏茂也不想报警。

    好在张鹏程得知了简柏茂的身份之后,顾忌简柏茂,没敢像以前打算的一样,把简心柔起来,慢慢折磨,而是找了个地方把简心柔给扔了。(阿萝今天不舒服,浑身没力气,做什么都打不起精神,电脑都懒得开,更新晚了,抱歉,挨个么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