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章 被伤了心

作者:江星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暴升级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82835小说刘子光大叔别走小说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10088小说叶谦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最新章节!

    “是有点事,”明幼音说:“但是得等我爸回来再说。”

    曲怜梦担心的问:“到底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

    明幼音握住她的手,安慰的冲她笑笑:“妈,没事,你放心吧,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在你面前吗?战大哥也在,能有什么事啊?就算有事,战大哥也会为我解决的。”

    曲怜梦想了想,也是这么回事,心下稍安了一些。

    不再那么担心,她就去了厨房,让厨房给战云霆和明幼音做好吃的。

    她亲自切了水果端过来,让明幼音和战云霆吃,各种体贴周到,像照顾小孩子似的。

    明幼音默默的想,虽然她亲爹有点不靠谱,但是她妈,是真心疼她。

    她这人就是这样,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你对我好一分,我对你好十分。

    但若是谁不把她放在心上,她也不会巴巴的把自己的热脸凑过去。

    像是什么你虐我千百遍,我待你如初恋什么的事,这辈子更是不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曲怜梦给简柏茂打了电话,催他回来。

    一个多小时以后,简柏茂回来了。

    他身边还跟着简澈。

    一家五口坐下之后,简柏茂问明幼音:“小溪,发生什么事了?”

    明幼音笑笑,用清淡至极的语气,把她今天的遭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曲怜梦听得连连抽气,握着她的手,脸色苍白,手掌抖的厉害。

    明幼音捏了捏她的手,安慰的冲她笑笑,“妈,现在已经没事了,别怕,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曲怜梦眼里含了泪,哽咽说:“这是你运气好,想起了凤庭墨,刚好那个人也知道凤庭墨的厉害,你才能安然无恙的回来,要是你有个万一……”

    说到这里,曲怜梦终于忍不住,泪水从眼眶滑落。

    简柏茂连忙伸手揽住他,扯过一张纸巾给她擦泪,哄她说:“没事了、没事了,小溪这不是好好的吗?以后让小溪把小左小右带在身边,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你什么意思?”曲怜梦含泪瞪他,“咱们女儿遇到了危险,难不成你还要怪她没把保镖带在身边?难道不是该怪简心柔太心狠手辣?”

    简柏茂叹了口气,看向明幼音,“你姑姑现在怎么样了?”

    虽然明幼音没说,但简柏茂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张鹏程怕凤庭墨怕得要死。

    他知道他被简心柔摆了一道,招惹上了凤庭墨,他一定不会放过简心柔。

    虽然他父亲让他和简心柔断绝关系,他也拼命说服自己,他没有那样一个妹妹。

    可是,简心柔到底是他的亲妹妹。

    他和简心柔从小一起长大。

    在简心柔还没被家里赶出家门的时候,他曾是这世上最疼爱简心柔的人之一。

    想到简心柔如今可能得到的下场,他没办法不为简心柔担心。

    “我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明幼音淡淡的说:“凤庭墨把我从张鹏程那里带走之后,我和凤庭墨就去了战大哥的公司,然后我们就回了我和战大哥的家。

    我和战大哥请凤庭墨吃了一顿饭,吃饱饭之后,送走凤庭墨之后,我和战大哥就来了这边。

    由始至终,我都没有简心柔的消息。”

    简柏茂问:“那你现在能联系到张鹏程吗?”

    明幼音摇头,“联系不到。”

    简柏茂皱眉,“真联系不到?”

    如果能联系到张鹏程,他还能未简心柔求一求情。

    那是他的亲妹妹!

    他真不敢想象,简心柔如果咯到张鹏程手中,会落得怎样的下场。

    明幼音轻笑了一声,目光有些讥诮,“知道又怎样?爸爸是要替我去找张鹏程算账吗?”

    简柏茂哽了一下。

    他怎么好意思说,他是在担心简心柔的安危。

    “爸,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明幼音淡淡的说:“你不就是在担心简心柔吗?实话告诉你,如果张鹏程不找简心柔算账,我也不会放过简心柔!”

    因为答应了张鹏程放他一马,所以她没办法报警。

    如果报警处理,张鹏程也会被牵扯出来。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会放过简心柔。

    如果张鹏程直接把简心柔废了也就算了,如果张鹏程被凤庭墨吓的夹起尾巴做人,不敢找简心柔的麻烦,那她就自己想办法去找简心柔算账!

    看着明幼音冷漠讥诮的目光,简柏茂心脏刺痛了下。

    他努力扯了扯嘴角,“小溪,你差点遇到危险,爸爸自然是很心疼你的,但是,现在你不是安然无恙的正坐在爸爸面前吗?倒是你姑姑现在生死未卜。

    张鹏程既然敢绑架你,那说明他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你姑姑落在他的手里,我怕你姑姑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溪,我知道你姑姑她做错了事情,但是,她到底是爸爸的亲妹妹,爸爸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人糟蹋。”

    明幼音冷笑了一声,“爸爸,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她会被张鹏程糟蹋?

    如果她不算计我的话,张鹏程怎么会找她算账?

    还有,如果不是凤庭墨救了我,那现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人就是我!”

    简柏茂有些难堪,眼中甚至有了淡淡哀求的神色,“小溪,爸爸知道你委屈,可是你也要体谅爸爸的难处,你是你是爸爸的亲生女儿,你姑姑是爸爸的亲妹妹,手心手背都是肉,不管你们俩谁受到伤害,爸爸都会心痛,会难过。”

    “没有这样的道理!”曲怜梦握着明幼音的手,瞪着简柏茂说:“简心柔会被张鹏程报复,是她罪有应得,你和音音说这些做什么?你没见音音脸色很差吗?”

    曲怜梦冲简柏茂发了一通火,握住明幼音的手,安慰的拍拍她:“音音,你爸爸糊涂了,你别和他一般见识,他是当局者迷,回头我说他!”

    明幼音没说话,只是讥诮的勾了勾唇角。

    她现在总算知道简澈随谁了。

    就是随她这亲爹。

    她这亲爹的心眼,也是偏的。

    和简澈一样。

    他们不管是非曲直,也不管什么黑白,他们只管和谁的关系近。

    只要是他们的至亲,不管犯了什么错,他们都能睁一只眼闭只眼。

    哦。

    连睁一只眼闭只眼都不是,而是选择当个瞎子,愿意无条件的为他们觉得亲近的人做刀子,甚至不惜伤害无辜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