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无计可施

作者:江星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大叔别走小说82835小说刘子光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我们的爱回不来小先生请赐教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最新章节!

    林心雅满脸惊恐,猛地扑过来抢慕容锦手中的手机:“小锦,你干什么,你不要……”

    慕容诗闪身让开,退后几步:“你走吧,不管你说什么,犯了罪就要接受惩罚,没人能救慕容诗。”

    “小锦,求求你,不要,真的不要,”林心雅抓着她的手哀求:“你们是亲姐妹啊!你们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妹啊!你送她去坐牢,就和送她去死没什么两样,小锦,妈妈求求你,这是最后一次,妈妈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

    慕容锦懒得再和她说废话,只是冷冷看着她,一言不发。

    她的房间和慕容臣的房间挨得很近,慕容臣很快过来了。

    听到敲门声,慕容锦想走过去开门,被林心雅一把抓住手臂。

    “不要,小锦,不要……”林心雅看着她,不住的摇头。

    慕容锦推开她,大步走到门前,把房门打开。

    慕容臣走进房间,眉头皱的紧紧地,“又怎么了?”

    慕容锦三言两语,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最后说:“爸,现在不是我是不是可以放过慕容诗的问题,她收买的人伤到了莫白哥哥,莫白哥哥的家人不会放过慕容诗,林女士让我去找莫白哥哥的家人求情,我的脸皮没那么厚,我张不开嘴,请您把她带回去吧!”

    “畜生!畜生!”慕容臣气的脸色青紫,心脏病都要被气出来了。

    他怎么就生了那么一个畜生?

    “臣哥,求求你,你帮我求求小锦,让她放过诗诗这一次!”林心雅哭着泣不成声:“你不是让我带着诗诗出国吗?我保证明天就带她出国,再也不回来了,你再帮她这最后一次,他是你的亲生女儿啊臣哥,我求求你……”

    “她不是我女儿,我没那么心狠手辣的女儿!”慕容臣猛地甩开她的手:“你清醒一点!这一次不是我们家庭成员之间的矛盾!这一次她是犯罪!犯了国家的罪,王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你难道觉得慕容诗比王子还金贵?”

    “可是……可是莫白喜欢我们小锦不是吗?”林心雅哭着说:“让小锦去求求莫白和他的家人,他们看在小锦的面子上,一定愿意放过诗诗这一次!”

    “不可能,”慕容锦淡淡说:“我如果去找莫白哥哥的家人求情,莫白哥哥的家人只会觉得我糊涂,拎不清,并且知恩不报,是非不分,他们不会放过慕容诗。”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林心雅哭着说:“小锦,求求你,你为了诗诗,你去试一试,万一他们同意放过诗诗呢?”

    “你够了!”慕容臣怒吼了一声,抓住她的手腕:“你跟我回去!”

    “我不回去,我不回去!”林心雅哭的声嘶力竭,拼命挣扎:“如果你们不帮诗诗,我就死在你们面前,反正没了诗诗,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你们平时都各忙各的,只有诗诗陪着我了,诗诗要是被判坐牢,她这辈子就完了,我还不如死了好受!”

    慕容锦退后几步,静静地看着她闹,脸上一丝动容都没有。

    慕容臣心里别提多难过。

    好好地一家人,就因为林心雅拎不清,闹到如今这种境地。

    慕容锦对这个家,彻底的寒心了。

    如果他敢让慕容锦去找莫白求情,等于把慕容锦向更远的地方推去。

    而且,就像慕容锦刚刚说的,她如果找莫白和他的家人去求情,莫白和莫白的家人肯定觉得糊涂,拎不清,并且知恩不报,是非不分。

    莫白就不会再喜欢慕容锦了。

    他还指望着慕容锦能嫁给莫白,提拔他儿子一把,他怎么能亲手断他女儿的姻缘?

    慕容诗是他亲生女儿,想到慕容诗要被抓去坐牢,他也心痛不已。

    可再心痛,那是慕容诗自找的。

    他没理由把慕容诗的罪过加诸于慕容锦的身上,让慕容锦被她连累。

    他强硬的抓着林心雅的手腕,将她朝房门口拉去,“你就算是死,也别死在小锦的房间里,你和我回去!”

    “我不回去,我不回去!”林心雅疯了一样挣扎,嚎啕大哭冲慕容锦伸手:“小锦,帮帮妈妈和诗诗,求求你了,小锦,你真要看妈妈去死吗?小锦……”

    慕容锦漠然的看着她,神情冷漠,一点波动都没有。

    如果这是第一次,她肯定会动容。

    可一次又一次,她已经麻木了。

    女人的力气没有男人大。

    不管林心雅有多不甘心,最终她还是被慕容臣给拖回了房间。

    慕容臣把她拖回自己的房间,把房门反锁。

    她拼命捶打慕容臣,想要挣脱开,再闯出去。

    慕容臣丝丝抓着她的手腕不放。

    她身子一软,跪在了慕容臣脚下,仰脸看着他,哭的泣不成声:“臣哥,求求你,求求你,你帮帮诗诗,小锦听你的,你让小锦去求莫白,小锦你一定会听!三个儿女哪个都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都是我的心头肉,我谁都不能失去!臣哥,我求求你了!”

    慕容臣抓着她的手腕,由她跪着。

    只要她不跑出去找慕容锦,她喜欢跪着就跪着好了。

    他已经心力交瘁,没力气和她讲太多道理。

    “臣哥,你说话啊?臣哥!”林心雅痛苦的揪住自己胸口的衣服:“臣哥,三个儿女都是我的心头肉,不管哪个出事,都像从我的心上剜肉一样,臣哥你可怜可怜我,救救诗诗,诗诗如果出事,我也活不下去了!”

    慕容臣疲惫的看着她,“该说的我都已经和你说过了,我实在不知道还能和你说什么,小锦不会去找莫白求情,她与莫白之间的关系,也不足以让莫白因为小锦放过诗诗,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不要再傻了。”

    “臣哥,你别这样,我求求你,你别这样……”林心雅哭的嗓子都哑了,“诗诗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啊,她是我们一点一点抚养长大成人的,眼见着她就要结婚生子,被抓去坐牢,你不心疼吗?而且……而且有个坐牢的姐姐或者妹妹,阿煜和小锦的面子上也不好看不是吗?”

    “我心疼,我怎么不心疼?”慕容臣是真的心疼,“可是她自己作死,没人能救她,心雅,你醒醒吧,这一次是她自寻死路,你救不了她,我也救不了她,只能听天由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