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见家长

作者:凤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暴升级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82835小说刘子光大叔别走小说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10088小说叶谦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千金重生:妻色撩人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第二天一早,容颜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被一阵阵的喧闹声吵醒。

    “小妹快开门快开门!”

    容颜皱着眉头,床上坐了起来,看看表,才五点半,叶文渊居然这么早起来了,少见了啊。

    “怎么…了…”打开门,容颜一句话都没问完,就呆在了当场。

    孟少远,宋卿卿和另一个看起来三四十岁但是保养绝对够好的女人,此时正站在她的卧室门口看着她。

    宋卿卿冲着那女人不断的挑眉,孟少远却皱着眉,深邃的眼中看不出什么情绪变化,只是在容颜打开门的时候,看到那一抹娇媚的身影,黑沉的眸子才闪过一抹柔光。

    “啊啊啊!儿媳妇儿!”女人看到容颜的时候,先是楞了一下,后直接扑向了容颜,“天呐天呐,没想到我那闷葫芦儿子居然还能找到这么水灵的儿媳妇来,天呐肯定是我上辈子做了太多的善事了。”

    容颜皱眉接住扑过来的女人,冷冷的扫了孟少远一眼,这到底怎么回事?

    孟少远原本紧皱的眉头忽然舒展开来,眼中带着淡淡笑意,“我妈。”

    容颜无语的烦了个白眼,废话,不用说她也知道,能叫她儿媳妇的,除了孟少远的妈妈还有别人吗?只是为什么没打招呼就忽然出现了?昨天不是说好的只有孟少远一个人来吗?而且还是这个时候。

    孟少远无奈耸耸肩,却只得到容颜一个冷眼。

    “阿姨好。”容颜对着正在激动的女人笑了笑,“不知道您要来,所以有些衣冠不整,我去收拾一下,您稍微等会儿。”

    “诶诶,好。”骆歆苒虽然答着好,但是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直溜溜的戳在容颜房间门口,让容颜关门也不是,不关门也不是。

    “骆女士,你就算再想看儿媳妇也不至于这样吧?你跟阿远下去等着,我帮颜颜梳妆一下。”

    这次宋卿卿倒是没有捣乱,很是识大体的帮着容颜劝走了骆歆苒。

    只是,关上门以后,容颜又有点后悔了。

    “啊啊啊啊,颜颜,昨晚你跟阿远是不是偷偷溜出去开房了?你有没有撩的他不要不要的?”

    容颜嘴角抽了一下,扔个宋卿卿一件衣服,正是她昨晚穿的那件旗袍,“卿卿姐还是帮我研究一下这件衣服上的草汁怎么洗掉吧。”

    说完,容颜拿着衣服进了浴室,咔一声,把门反锁上了。

    “草汁?”宋卿卿拿着旗袍左右看了看,发这件原本淡紫色的旗袍上确实是沾染了点墨绿的草汁,而且还是在后半身。

    “我靠,难道你们昨晚去打野战了?”宋卿卿一拍大腿,觉得肯定是这样,“没想到阿远也有狂野的时候啊,只是旗袍居然没有撕坏,差评!”

    容颜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宋卿卿已经离开,桌子上放着她丢给她的旗袍,上边还放着一张纸片,“下次你们可以试试cosplay,兔女郎啊,小护士啊什么的,应该都挺诱人的,但是千万注意避孕,毕竟你年纪还小。”

    容颜看了眼,忍不住揉了揉眉心,随手把纸片扔到了桌子上,转身打开衣柜找衣服穿去了。

    容颜快穿好衣服的时候,门忽然又被推开了,依然是宋卿卿,手中拿着一个袋子递给了容颜。

    “来,换这个。”

    “什么?”容颜回头看了眼宋卿卿递来的袋子。

    “情趣内衣啊,你的那些内衣不行,太老土,我跟你说,要么不穿,要穿就要穿这样的。”宋卿卿煞有介事的从袋子里抖出一个几乎全透明的内衣,顺便拿到容颜胸前比划了一下,“C杯吧?我应该没看错。快快,赶紧的换上。”

    容颜看不断在自己面前摇摆的内衣,伸手接了过来,清冷的脸上带着一丝淡笑,干净的眼睛眨了眨,“唔,这个不错,可以留着,不过现在,我要换衣服了。”容颜挑眉看着门口,意思再明确不过。

    可宋卿卿却一脸邪恶的,直接过去帮容颜选起衣服来,“嘿嘿,没事,怕啥,反正都是女人。”

    “啧啧啧,你这都是什么衣服啊…”

    宋卿卿看着一衣柜或太幼稚或太保守的衣服皱起了眉头。

    容颜在一边耸耸肩,从里边拿出了一套休闲装进了卫生间,没办法,这边的衣服都是两个舅妈帮她准备的,两人的眼光,秦岚拿容颜当小公主的性格,所以爱选粉红色,而李芸的性格则是偏于保守,所以衣服上也体现了出来,也幸亏容颜不是太挑衣服,不然这些衣服还真的穿不出去。

    容颜换好衣服出来,宋卿卿已经把容颜的衣柜翻了个遍,只从里边选出了一件淡粉色的裙子。

    “快,换这件。”

    容颜黛眉微蹙,“这件不是一样吗?”

    “不一样!女孩子见公公婆婆哪有穿这么随便的?虽然我爸妈没那么多讲究,但是你的穿着打扮也还是要注意的,因为我爷爷讲究比较多。”

    公公婆婆?爷爷?容颜嘴角忍不住抽了下,呵,可热闹了。

    ——

    楼下,叶怀恩沉默不言却神色端正,样子像是在迎接领导视察,叶冬正襟危坐,叶寒拘谨难安,唯独叶文渊坐在一边,翘着二郎腿,一晃一晃的边拿着手机打游戏,边等着看好戏,就差扯着嗓子哼两句了。

    秦岚为大家添好茶倒好水就万分拘束的坐到了叶冬身边。

    “什么情况啊这到底是?”

    叶冬眼尾余光往那三人处看了看,见三人都只关注着二楼的楼梯才往秦岚身边挪了一下,“据说是颜颜啊公公婆婆还有爷爷。”

    “啊?”秦岚忽然惊叫了一声,终于打破了大厅中诡异的气氛。

    “啊,咳咳咳,那什么!亲家外公,您好,我是阿远的妈妈,这位是阿远的爸爸,那位是阿远的爷爷,今天我们来这里,就是想正式拜访一下你们,跟你们商量一下两个孩子的事。”骆歆苒一个挨一个的介绍,孟少远在旁边坐着,也不开口帮忙,至于阿远是谁,没人出来给人们介绍。

    叶怀恩三人跟着骆歆苒的介绍对着另外两人点了点头,表情僵硬的可以。

    最后还是孟家老爷子首先起身坐到了叶怀恩的身边,“亲家公啊,你培养出来一个好孙女啊,昨晚的直播我看了,颜颜是个好孩子,到底我们家阿远有福气。”

    叶怀恩有些受宠若惊,虽然叶家在秦川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跟眼前这位一比实在是差的太远的,孟振华,或许华夏国有太多不知道他是谁的,但是对于一个扛过枪打过仗的老兵来说,他的名字简直如雷贯耳,他父辈是全国著名的红色资本家,他本却年少参军屡建战功,华夏国建国以后的第一代国家领导人,曾经国家军队的一把手,现在想想前两天孟少远开的那辆车,叶怀恩才觉得正常了,有这样一位爷爷,也难怪他能开那样的车。

    啧,想不到他叶怀恩这一生还能见到这样的人物,而且还能这么近距离的直接对话。

    叶怀恩崇拜孟振华,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们会是以这样的一个形式见面。

    可是,关系到颜颜的婚事,叶怀恩即便是再激动,也都还保留这几分理智的,“首长您过奖了,颜颜那孩子是个懂事的,从小一直都没有让我们操过心,所以,关于她和阿远…”叶老爷子说着往孟少远的方向看了一眼,一声阿远,叫的不可谓不别扭。

    “她跟阿远的事,我们都还不知道,昨天晚上,我们也是第一次见到阿远,颜颜那丫头也是昨晚才跟我们说,把让阿远来家里坐坐,介绍给我们认识,可是今天…”今天忽然就变成了这样,孟少远是来了,可孟家的这些个大人物也都来了,而且一来还直接就叫起他亲家公来,这让叶怀恩多少有些回不过神来。

    叶怀恩后边的话没有说,可是大家都是明白人马上听出了问题的关键点所在。

    “什么?这小子居然以前都没有来拜访过您?那他这三天两头的往这跑这么勤干嘛来了?”孟思琛也终于忍不住了叫了一声。

    瞬间,一整个房间的人目光都集中到了孟少远身上。

    孟少远托腮坐在一边,深邃的眼睛游走在刚刚还兴奋现在明显受了打击的三位身上,“我就算在想来,也要等到丫头的同意才行,难道要跟你们一般一声招呼都不打的就跑过来吗?”

    额…瞬间三人尴尬了起来,孟少远原本在家的时候是谁都管不了他的,他尊重老爷子,但是也不会惯着他的脾气,至于那一双父母,孟少远从没指望过,宋卿卿和骆歆苒的脾性极像,都是见风就是雨的性子,而孟思琛则极宠骆歆苒,原本还算是稳重的性子,一遇到骆歆苒,就会马上被她带歪,所以孟少远知道,这三人今天出现在这里,必定是宋卿卿跟家里说了什么,所以老爷子被忽悠了,骆歆苒和孟思琛也跟着抽风了。

    “那个,我听说你们都住在一起了,所以,我们才着急过来跟亲家把这事定下来的,我们总不能占了人家姑娘的便宜还不负责吧?”孟家老爷子听孟少远这么一说,不然也觉得有点心虚。

    如果孟少远都还没有来过这里的话,那他们直接过来可不就有点太唐突了。

    “什么?您说颜颜他们两个已经住到一起了?”

    这下,叶冬终于不拘谨了,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怒气冲冲的冲到了孟少远面前,这小子要是敢占颜颜的便宜,他决饶不了他,虽然每天看颜颜回家,但是谁说晚上回家的就不能被占便宜了?

    “叶冬!”秦岚一见形式不妙,忙挡在了叶冬面前,“你冲动个什么劲儿?事情都还没说清楚呢。”

    “那就说清楚,你到底占了颜颜的便宜没?”

    孟少远一挑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越过众人,直接往楼梯口走去。

    也就是在此时,一身淡粉装束的容颜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原本清冷的面容在粉色的衬托下,显得稍微柔和了一点,白净的脸颊此时粉嫩的像三月里的桃花,樱粉色的唇淡淡的勾着,长至腰际的头发此时已经被宋卿卿盘了起来,整个人通身萦绕着一股高贵的气息。

    孟少远走过去以后,在众人面前深沉的样子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温柔。

    “早饭想吃什么?”

    这样的一句话问出,大厅中来自孟家的三人差点绝倒,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会关心人了?他不黑着脸吓人就不错了,居然会细心到去问一个女孩子早餐要吃什么?

    容颜把手放到了他的手中,对着大厅中的人笑了笑,“大家都还没吃早餐吗?”

    “嗯,没吃呢,等你呢。”这个时候,也就叶文渊能这么回答了。

    “那先吃吧,吃完再聊,叶伯,摆餐。”

    “诶,对对对,吃完再说,吃完再说,老首长,里边请。”

    叶怀恩此时也反应了过来,这么一家人一大早不到6点就赶了过来,肯定还没吃饭呢,于是忙拉着自己的偶像往餐厅走去。

    “亲家啊,别叫我什么老首长,我这不是早就退下来了吗,现在就跟你一样,在家就是个老头子,还是叫亲家好一点。”

    “额…”叶怀恩犹豫了一下,“还是叫老首长吧,我一个老兵,见到您不叫老首长叫什么?亲家什么的等两个孩子的事确定了再叫。”

    “也好…也好。”

    两位老人家相互搀扶着,说着话往餐厅里走去,只剩下了几人面面相觑。

    孟思琛上前走到叶冬面前,“要不咱先吃饭去?”

    叶冬站在那里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尤其是刚才他明明生那么大的气,但是孟少远居然连理都不理他,这让他有些有气没地出的感觉。

    看看秦岚,又看看那边牵手咱在一起的两个孩子,最终叶冬叹了口气,“吃饭吃饭,都吃饭去,叶寒,上去叫李芸下来吃饭。”

    就这样,从刚开始一场见家长,演变成了后来的讨伐会,又变成了现在的大家一起和和气气的去吃饭了。

    “诶?不说你们的婚事了吗?”宋卿卿刚刚不过拿着手机偷偷拍了一张两人牵着手的照片,再一抬头,忽然发现大厅已经没人了。

    “人呢?”

    孟少远看了宋卿卿一眼,眼睛状似无意的往她手机上扫了一眼,宋卿卿吓的赶紧缩回了手机。

    “回去再算账。”孟少远的声音带着一种危险的低沉,宋卿卿一听就垮下了脸,全是楚楚可怜的祈求,“阿远,看在我多少都是帮了你一场的份上。”

    孟少远不为所动,一张脸冷静深沉,“等会儿回去收拾东西,今天你跟他们一起回京城!”

    “啊?”这下宋卿卿是真的急了,因为孟少远的这种表情下说出的话,是从来没有人敢违抗的,“可是我还有事没有处理完,阿远,再给我一周的时间好不好,就一周。”

    “你要办的事都已经有人帮你办好了,等会儿孙阳会来接你,直到把你送上飞机为止。”

    “阿远!你嫌弃我!”

    孟少远说完拉着容颜往餐厅走去,任凭宋卿卿在身后怒吼了一声,“那你至少让我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死了,让我知道到底是谁做的吧?”

    容颜听到这话忽然停住了脚步,对宋卿卿勾了下唇,“卿卿姐放心,他死不了,他这一生,在受尽所有的折辱之前,想死,都只会是一个奢望。”

    宋卿卿一愣,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容颜,“是你吗颜颜?”

    “是我。”容颜没有一点要掩藏的意思,“我就是曾经那个孟少远说的,除不掉孟少珏就永远无法真正做回自己的人。”

    “那,那你…”

    “我很好,卿卿姐。”

    宋卿卿有些失魂落魄,她不知道容颜遭遇了什么会如此很孟少珏,但是她知道肯定不会比她的遭遇好多少,可是,想到那句“我很好”宋卿卿忽然又觉得释然了,再抬头看容颜,她洁白如玉清冷如雪的面孔还在眼前,只是那双眼中,已经被温暖填满。

    孟少远一只手缠在她的腰上,一只手抄兜,带着她正往餐厅走去,两人明明就一个赛一个的清冷,但是却又莫名的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啧,倒显得我好像放不开了似得,老娘也会有自己的美好生活的好吗?宋卿卿腹诽了一句,冲着孟少远喊道:“阿远,走之前让我去看看他的惨样,我也好放心。”

    “唔,孙阳会带你去看他的,但是到了那里记得稍微保持点形象,别笑出声来了。”

    宋卿卿点点头,对孟少远做了个保证的动作,过来抱了容颜一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容颜目送宋卿卿离开,嘴里自言自语,“啧,真怕她到那里控制不住弄死孟少珏了。”

    “放心,她没有丫头你这么暴力。”

    容颜看着孟少远,忽然勾了下唇,孟少远瞳孔一缩,急速后退,没有还手,直接被容颜逼到了墙角。

    “我暴力了吗孟叔叔?那下面该咱们俩就暴力的来算算帐。”

    容颜面上泛着冷光,虽然知道今天孟家家长忽然到访的事不关他的事,但是少了他的推波助澜会成了现在这样?如果没有他的默许与点头,孟家的家长们能直接跑到叶家来?

    “唔,丫头这段时间好像功夫又见长了。”孟少远宠溺的笑笑,完全没有把容颜威胁的目光放在眼中。

    “那你哪里想先试试我的功夫呢?这里吧!”容颜手上动作极快,说完就抓住了孟少远的命根子,手上一用力,孟少远喉咙中忽然发出一声闷哼。

    隐忍着那里传来的不适孟少远没有去阻止容颜,反倒是一把抱住了她,单手挑起她的下巴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她抓的越用力,他吻的越深入。

    “呜呜呜,你干嘛我还没看够呢!”

    两人正僵持不下的时候,餐厅那边忽然传来了一声怒吼,骆歆苒带着孟思琛跳了出来。

    两人同时回头,如出一辙的的目光吓的骆歆苒赶紧往孟思琛身边退了退。

    孟思琛皱眉,这两人,一个目光深沉到让人不敢直视,一个神情冰冷到让人发颤,啧,孟思琛忽然兴奋了起来,以后家里说不定有个人能制住这小子了。

    “吃饭去。”孟少远拉着容颜,往餐厅走,路过那夫妻二人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

    “管好你媳妇儿,以后偷看的时候最好有点是在偷看的自觉。”

    孟思琛一怔,看看骆歆苒,“看吧,我都跟你说了,阿远肯定早就发现了。”

    “什么啊,你要是不捂我嘴,我才不会吵出声来呢。”

    “你确定你不会激动到尖叫?”

    “那至少还能再坚持一会儿的。”

    ……

    两人的对话对于孟少远来说,可谓是习以为常,但是容颜却忍不住的皱了下眉,这就是孟少远的爸妈?可这样的父母怎么就教出了这么一个孩子呢?

    ——

    吃完饭,众人又一次坐到了客厅,容颜和孟少远坐在中间,孟家和叶家人各倨两边,可气氛明显已经没有了吃饭前的严肃。

    尤其是两位平时都很有长辈派头的老人,此时正聊的一片火热。

    “哈哈哈,我到今天才知道,原来老首长也是秦川人士,”叶怀恩好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孟老爷子点点头,一脸怀念,“诶,说是秦川人,其实也就在秦川待了五年,后来我们家就搬走了,解放之后定居的京城,亲家你也是在秦川出生的话,咱们俩小时候说不定还一起和过泥巴吧!”

    叶老爷子,满腔激动,却还是摇摇头,自觉不可能跟这样一位大人物和过泥巴,“和泥什么的,应该是不可能的了,那时候秦川还是个镇子,我家里穷,唯一可玩的地方,也就是镇子南头有个水塘。”

    “你在那边游过泳?”孟老爷子忽然惊喜的叫了一声。

    “你也游过?”两位老人面面相觑,忽然有同时笑了起来。

    满屋子的人听着两位老人的谈话也不由觉得缘分的奇妙,原来两位老人在小的时候,居然还是玩伴?

    “老亲家啊,”孟老爷子忽然想起了什么事一般,“你知道那时候在一起游泳的人里有一个叫蛋子的人吗?我只知道他的小名,不知道他的大名,后来战争爆发,我们举家迁走,我回来想要找他时,就已经找不到他了。”

    叶怀恩忽然神色一震,看着孟振华,“老首长找他做什么?”

    同时叶冬也怔了一下,别人也许不知道老爷子小时候的小名,他作为老爷子的长子还是知道的,蛋子,正是老爷子年轻时的小名,叶怀恩这名字还是后来解放后才改的。

    孟振华不好意思的摆摆手,“哎,说来丢人,那时候五六岁,家里人从不让我去那水潭子里玩,我实在是忍不住,就偷偷跑了去,去了以后见大家都在里边游泳,一个好奇,也跟着跳了下去,结果…我根本就不会游啊!当时都是些五六岁的孩子,顶大的也就七岁,大家都吓坏了,唯独一个叫蛋子孩子,见我溺水,一个人小小的身板把我拉回了岸上,那天回去以后我就被关了起来,接着,战争就爆发了,我们家就搬走了,后来再回来找他,就再没找到他了。”

    叶怀恩眯着昏花的眼睛,看了孟振华一遍又一遍,最后手有点颤抖的指着他,“你是那个瘦的跟猴似得小子?”

    孟振华神色一正,“是,你是?蛋子!?”说完,老人基本已经肯定,激动的站起身来,三两步走到了叶怀恩面前,“蛋子?”

    见惯了各种世面的老人,在这一刻忽然激动的声音都在颤抖。

    “是,是我!”叶怀恩也是不敢相信,没想到自己当初那一救,居然救了这么大一个人物,更没想到,他们俩居然还会因为两个孩子的事相见相认。

    大厅中坐着的众人一看我我看你,一时都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缘分是不是有点太戏剧化了?叶老爷子,居然还是孟老爷子的救命恩人?

    “来来来,都过来见过我的救命恩人。”孟振华招呼着孟思琛骆歆苒和孟少远,几人同时站起来走了过去。

    这下倒是叶怀恩有些不好意思了,“老首长,我可当不起,您别这样。”

    “怎么当不起?当得起!别说是孩子们了,就算是我的一鞠躬你也当得起!”孟振华越说越激动,“要是没有你,哪里还能有他们这群兔崽子啊!尤其是远小子,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远小子你就当自己的孙子该打打,该骂骂,他要是敢有一点对不起颜颜的地方,直接教训就行!”

    叶怀恩激动的点点头,此时的他,也算是对孟少远这个孙女婿看顺眼了,这么个老首长的孙子,哪里有差的?

    “外公。”孟少远不动声色的上前,对着叶怀恩鞠了一躬,“外公,我会好好对颜颜的。”

    “诶,诶…都坐吧,都坐下来说吧。”

    坐下来以后,叶怀恩看看坐在一边没有说话却始终挂着笑的容颜开了口,“颜丫头命苦,脾气也倔,以后你要多包容她。”

    孟少远原本坐下了,听到叶怀恩的话,又站了起来,“外公放心,颜颜她小,我疼她包容她是应该的。”

    容颜静静的看着孟少远,看着他郑重其事的跟她的外公说着对她的承诺,粉色的樱唇不自觉的勾了勾,清冷惯了的脸上此时也笼着一层暖意。

    此时的孟少远已经没有了平时的深不可测,深沉难懂,他,现在只是一个晚辈,为了喜欢的女人,在对长辈做着承诺。

    孟振华在一边点点头,很明显对孟少远的表现满意,如果这小子还是平时那么一副样子的话,他现在肯定就发飙了。

    容颜在一旁乐呵呵的样子看得叶文渊一阵无语,“我说,你至于吗?有点女孩子的矜持不行吗?就算是再喜欢,也不能乐成这样啊。”

    容颜也不理叶文渊,该乐还是乐她的,她确实开心,不过,更多的则是因为孟少远此时的样子,卸下了所有的锋芒以后,容颜忽然发现他很有被调教成二十四孝好男人的潜质。

    看到孟少远的态度,叶冬在旁边也是点了点头,表示还算满意,再没有吃饭之前提着拳头想上去揍他的冲动了,颜颜的婚事,看老爷子这态度,应该是不会有变数了,再加上颜颜也喜欢,也算是一件好事,只是…

    叶冬看着坐在对面只顾着犹自高兴的孟思琛和骆歆苒,颜颜的性子倔强冷清,以后的婆媳关系…

    “别想那么多了,现在颜颜还小,结婚怎么也得两年后,现在想那些还为时过早,让他们相处相处,彼此了解了解,她知道了颜颜的脾性以后,自然以后也不会为难颜颜,我看她是个好相处的人。”秦岚在旁边一看就看出了叶冬的顾虑,直接上前拉住他安慰了一番,“而且,颜颜的性子,也不是个会吃亏的,你放心吧。”

    “嗯。”叶冬叹口气,也没多说什么。

    “真是太好了,那两个孩子的婚事就这么定了?选个日子去登记吧!”

    骆歆苒激动的一声叫,大厅中马上安静的落针可闻。

    “怎,怎么了?”

    孟少远沉着双目,看着骆歆苒,骆歆苒马上一缩脖子,缩到了孟思琛身边,“早点结婚不好吗?阿远你岁数不小了,颜颜虽然岁数不够,但是也不是办不到啊。”

    “不急。”孟少远收回目光,来到容颜身边,“今天这个程序,只要是为了确定我们两人的关系,结婚的事,不急。”

    不用别人回答,孟少远就一口回绝了骆歆苒的提议,他岁数是不小了,但是丫头还小,她还有太多她自己的事情要去做,他现在只要有这么一个身份可以站在她的身边就好。

    容颜勾唇握住孟少远的手,“嗯,不急。”

    得,两个孩子都说不急了,骆歆苒就算是再着急也是没办法的事,再说了,孟少远的事情,她什么时候能做得来主过了?

    “但是搬到一起住,倒是可以的。”

    容颜清冷的声音忽然又补充了一句,她明显能感觉到孟少远攥着她的手猛的一紧。

    “颜颜!”叶冬急了,不结婚搬到一起住,这不是胡闹吗?这样的话他宁愿他们现在结婚。

    “颜颜,这可不是胡闹的事。”秦岚也是没想到容颜居然说了这么一句,神色中满是担忧。

    容颜看着周围坐着一圈的人,白净的小脸上勾出一抹笑,“舅妈,这件事我想的很清楚,今天过后,我就会搬到孟少远的别墅去。”

    “诶,好好好,这个主意不错,两个孩子在一起,也能有个照应,阿远也不是胡来的人你们就放心吧。”骆歆苒不失时机的给自己的儿子打着广告。

    “但,孟少远今天回京城。”

    额…骆歆苒还没高兴完,就听容颜又补充了一句,骆歆苒激动的情绪,马上跌落了谷底,不是她非要人家一个女孩子去陪自己儿子睡,关键是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就那性子,就那脾气,要是不守着,媳妇儿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又跑了,骆歆苒觉得她也是操碎了心。

    “阿远今天回去?阿远你的行程就不能调整一下吗?颜颜今天刚过去你就回去,这样好吗?”

    孟少远揉揉太阳穴,当他不愿意调整行程吗?丫头好不容易答应了搬过去住,他多想留下来再陪陪她,可是京城的事,已经没办法再拖了,即便是京城没事,他也清楚的很,这丫头在他走之前,绝对不会过去住的!

    丫头这倔脾气还真是,平时该亲也亲过了,该摸也没过了,就是不肯负责,啧。

    孟少远无奈的笑了下,对骆歆苒挑了下眉,“改不了,京城那边的事拖了几天了。”

    孟少远这话一出,叶家人都松了口气,还好还好,真怕这丫头吃了亏,虽然孟少远看起来是个稳重的,但是这些事谁说的准呢?

    骆歆苒一阵可惜,随后眼睛眨眨又看向容颜,“颜颜,你大学会去京城上的吧?早点过去,好不好?阿姨带你游京城!”

    这次容颜倒是没有再推脱,反而是对骆歆苒笑笑,“那到时候就要多打扰阿姨了。”

    “不打扰!你现在跟我走都没问题。”

    “哈哈哈…”整个房间的人都被骆歆苒的样子逗的乐了起来。

    本来只是孟少远来拜访的,最后演变成了孟家来拜访,最后两人的关系,就这么在两家人的见证下确定了下来。

    孟家人没有打算久留,所以吃完午饭,就离开了叶家直接往机场去了,走的时候,孟老爷子还一直叮嘱叶怀恩,等孩子去京城的时候,也一定跟着去,过去多住几天。

    叶怀恩激动的点头,能被老首长邀请,是一个做老兵的荣誉。

    ——

    送走众人容颜便会叶家拿上那几本医书就跟孟少远去了山顶别墅。

    叶文渊皱着眉看着俩人一起远去的背影,小声嘀咕着,“怎么都觉得像是把小妹嫁出去了似得。”

    ------题外话------

    当当当当~见家长啦~姐妹们其实都比较关心孟叔叔的生理大事,这里呢,玖玖要说的是,不要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哦,不过,介于孟叔叔年纪大了憋太久不好,所以,不会让大家等太久的~

    推荐文《夫人嫁到之卿本绝色》罗曼轻纱

    她,为了守护组织秘密,不惜以身犯险,当脱离重重困境时,却被组织被放弃!

    她,姜国公府庶出四小姐,无权无势,胆怯一生,被人陷害而终!

    当她成为她,一切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王朝将为她重新洗牌!

    她欧阳蒙——不为权势,淡然一生,苏华青衣随风舞动,冷傲而立。

    只奈何,京中风雨瞬息万变,隐忍六年,安闲六年,终于素手掀起,万事万物一切竟在掌握当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