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录像!(二更)

作者:凤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暴升级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82835小说刘子光大叔别走小说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10088小说叶谦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千金重生:妻色撩人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到了近前,容颜就抓住了白映雪的手腕,片刻后,笑着对上正在一脸疯魔的白瀛天,“白先生,恭喜,你要当舅舅了,啊不,当爸爸了。”

    “轰!”又是一声,现场的记者们更兴奋了,白瀛天跟白映雪?而且还怀孕了?

    卧槽,这大料曝的,有点猛啊,完全受不了啊!

    虽然这些人是白家人请来的记者,但是,在新闻面前,管他谁请的,只要有料就行,而且,今天这料要是不报,那他们就太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了。

    “靠,这白家可真够不要脸的,兄妹乱搞不算,之前还妄想着把屎盆子往孟二爷头上扣。”

    “是啊,从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还特么名门望族呢,我看见就恶心。”

    “实在是太恶心了好吗?别说看见,我就连听见就是一阵反胃,没想到姓白的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操啊!我觉得我以后不会再穿白色了,看见那个颜色我都有点恶心了。”

    “谁说不是了,真他妈的脏了老子的眼。”

    这些人虽然一边说着恶心,一边还拍的停急。

    而白瀛天在听到容颜的那句话以后,马上反应过来,“是这个女人搞的鬼!肯定是这个女人搞的鬼!我掐死你!”

    说着上前想要掐住容颜,然而,他的速度哪里能比得上孟少远的速度?孟少远挡到容颜面前,大手一甩,刚刚扑过来的白瀛天就被扇飞到一边。

    “难道白映雪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我家丫头搞出来的?还是说,要把孩子弄出来做个亲子鉴定呢?嗯?”

    孟少远阴沉沉的说了一句话,下边马上有人接上了一句。

    “孟二爷,现在医学发达,不弄出来也能做。”

    孟少远勾了下唇,“那就做!”

    说完,孟少远转身,把容颜护进怀里,手中手机一转,大屏幕上的图片消失,接着而来的,是一段视频。

    视频正是白瀛天污蔑的孟少远的关键地方,医院,只见从监控中看,白瀛天急急忙忙的抱着白映雪进了病房,而后一个医生跟了进去,不多时,医生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而后,病房的门就被紧紧的关了上。

    半天后,白映雪和白瀛天,好好的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而孟二爷,却从头到尾连出现都没有出现过。

    “哈哈哈,白瀛天,这就是你说的证据吗?”

    白瀛天看着屏幕上的视频,拼命的摇着头,不是,不是,他说的不是这个视频,他明明安排了另外一段视频的。

    “呵,是不是说的这一段?”

    孟少远在手机上又摁了两下,屏幕中出现了两个人,一个白衣白裤,这身标志的打扮,一看就是白瀛天,一个一身黑衣,背对着镜头,根本看不出那人的长相,但是却能听到那人的声音。

    “只要你忠心,不要说是一个孟少远,就连京城,都是你们白家的。”

    白瀛天在一边点头哈腰,“是,是是,我一定忠于组织,组织让我干什么都行。”

    “呵,现在你的任务就是把你妹妹弄到孟少远身边,至于视频的事,我来解决。”

    “那个,可不可以,不要真做,走走形式就行了?”

    “呵,怎么?舍不得?现在舍不得等成了孟少远的人,不是一样被别人干吗?女人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也不能总这么偷偷摸摸的吧?这段视频要是真做的情况下录下来,等以后你想要的时候,拿出来给你妹妹看看,她还有不从的?”

    白瀛天思考了一下,随后点了下头。

    而后镜头切换,还是那家医院,还是那段视频,只是,画面中多了一个背影酷似孟少远的男人进了病房。

    而后就是病房中男人和白映雪的视频了,偶尔出现的男人的侧脸,大家一看,就不是孟少远。

    “不可能,不可能!孟少远你卑鄙!这视频怎么会在你手上?”

    “操要不要脸了?都这样了,还说别人卑鄙,真特么的,看到这样的人我都觉得污了我的眼睛!”

    “你妹啊,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人,想想就可怕,操,真他妈是一人渣啊!”

    “人渣?请你不要侮辱了人渣这个词好吗?用畜生来形容他都嫌侮辱了畜生。”

    “这种人,放在古代就该千刀万剐了他!”

    “放在现代也不能轻饶了他的啊!”

    “那是,绝对不能轻饶,放这样的人渣在外边晃荡,真特么影响社会和谐。”

    “放心,有人会整治他的。”这时,骆浩然在众人身后说了句,就凭刚才他视频中跟黑衣人说的话,白瀛天,注定难以逃脱安全局的审查,而他所做的事情,注定他难有个好结局。

    而白映雪,骆浩然挑眉看了眼依然昏倒在地上,正有人从她身上抽血,做亲子鉴定的白映雪,女人做到这个地步,也真是可怜可悲啊。

    如果她不惦记表哥,如果她知难而退,或许,她不会成为人人唾弃的对象,如果她不是步步紧逼,表哥或许真的会懒得跟她计较,那么她这一生,或许还能找个人安稳的嫁了。

    啧,不作不死!

    “噗,咳咳咳!”就在这时,骆浩然身边的司马川忽然咳嗽了起来,看起来像是呛到了一般。

    骆浩然皱着眉看了他一眼,只见这小家伙咳的把眼泪都咳了出来,明晃晃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他,骆浩然心里一阵烦躁,“能不能有点出息啊?无缘无故的就能把自己给呛了?京都娱乐怎么就招了这么个没用的货啊?”

    “不是不是!”司马川一听这话,像是要开除他一般,急的忙摇摇手,“是,是,里边的照片太,太劲爆了。”

    说着,他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红晕。

    骆浩然一皱眉,至于吗?不就是些照片吗?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吗?这年头,男人们的电脑里谁没有资源啊?这货居然看这个都脸红,操,这是哪来到小绵羊啊?要不要这么纯?

    “光顾着脸红了,拍照片了吗?”

    骆浩然拧着眉头,怎么也想不明白,今天这么一场大戏,怎么就派了个实习记者来了?

    “拍了拍了。”司马川骄傲的拍了拍相机。

    骆浩然冷哼一声,继续观察里边的动向。

    白映雪似乎已经转醒,但是,却一直没有正眼的样子。

    “白映雪这不是醒了吗?”骆浩然忽然在后边喊了一句。

    就见地上的白映雪身子一僵,噌的从地上坐了起来,面无丝毫血色,只愣愣的看着众记者,而后,把头转向孟少远,恶狠狠的说了句,“孟少远,算你狠!”

    说完,从地上爬起来,往外跑去。

    “喂,你怀孕了,别跑那么快,小心伤到孩子。”容颜此时在后边喊了一声,白映雪脚步一顿,“什么?你说什么?”

    容颜挑挑眉,笑了下,看向一边的人,“出来了吗结果?”

    “出来了,白映雪所怀的,正是白瀛天的孩子无疑!”

    那人一说完,白映雪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哈哈哈,你说是就是?我还说是孟二爷的孩子呢!”

    那男人也不着急,只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工作证,“我可以以我的人格发誓,这次鉴定绝对真实。”

    众记者此时看到男人拿出的工作证都愣了一下,莫宁?卧槽,华夏科学院最年轻的医学院士?

    靠,白映雪居然还怀疑他做出的鉴定结果?

    白映雪看到那张工作证的时候目光也是一冷,随后又恢复了正常,“万一你被孟二爷收买了呢?孟二爷收买一个院士,不算什么难事吧?”

    莫宁笑了笑,推了下眼睛,“好,那,您就把孩子生下来,到时候,您可以带孩子去任何一家鉴定中心鉴定,祝您好运。”

    莫宁说完收拾了一下东西,直接提着仪器走人,今天要不是孟少远要求他来,他才不来这种地方呢。

    “你混蛋,姓莫的,你再说一遍!”

    此时的白映雪就像是疯了一般,上前抓住莫宁的衣服,“你这个混蛋,你再说一遍?”

    莫宁嫌弃的看了她一眼,用力的抽回了袖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而白映雪则像是着魔一般,追着莫宁的就出去了,只是到了门口,忽然迎面来了一女人挡住了她的去路,“丑女人,自己怀了孽种,追我们家莫宁小弟弟做什么?难不成,赖不上我们家阿远了,就想赖莫宁了?”

    此时已经走到酒店门口的莫宁,听到宋卿卿的声音,没有一刻犹豫的,又折了回来。

    回来拉住宋卿卿的手,“跟这种人说话你也不嫌脏?”

    可宋卿卿却一下甩了开来,“脏什么脏,我正兴奋呢,欺负了阿远还不够,还想欺负我莫宁小弟弟,我怎么能坐视不理呢!”

    莫宁脸色一黑,低头在她唇边啃了一口,“说了多少遍了,嗯?我是弟弟?”

    宋卿卿不防被他亲了一口,眼睛忽然瞪大,“莫宁你丫脑子短路了吗乱啃,你比阿远还小呢,不是弟弟是毛线啊!”

    莫宁眯着眼,拉着宋卿卿往外走,也不管她是不是挣扎着。

    “混蛋啊莫宁!我弟弟订婚宴,你拉我去哪?”

    “找个地方好好的说说,我到底是不是弟弟!”

    两人边吵边闹离开,此时,楞在原地的记者们也才反应过来,原来,今天还是孟二爷的订婚宴,他们居然把这茬给忘了,既然孟二爷要订婚的人不是白家,那会是谁?

    记者们回神以后,都忽然想起了刚才被孟少远护在身后的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孩子,可是等他们在想找人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

    众记者一怔,全都从大厅跑了出来,想去孟家大厅看个究竟,结果,却发现孟家大厅又成了原来的样子,被把守的严严实实的,不要说是拍照采访了,就连靠近,他们都不敢靠近一下。

    可,这却并不代表这些记者们放弃了,即便是进不去,但是宴会总有散席的时候吧?

    于是,记者们就在外边等着,结果却看到一排排的贺礼送了进去。

    刚开始,只是一连串的秦川世家的贺礼,这些世家,即便是在秦川在怎么有名,可在京城却还是不显眼的,所以那些记者也都没太放在心上。

    直到后边出现的送贺礼的身份的人越来越大,这些记者们才有点坐不住了,而且,不光记者,就连大厅中的孟家人,甚至孟老爷子,都惊奇的盯着那些送礼的人。

    此时,大厅外的门口处,正有一排十几个黑衣人各捧一件古玩玉器送来,而站在最前边的人,正是几天没见的连毓。

    “龙腾商会祝容小姐订婚愉快,我们少爷说了,别嫁过来了,就忘了他那个娘家人。”

    容颜听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什么就成娘家人了?,不过,随后还是勾了下唇,深知这是曾锦豪在为她撑门面呢,也没说什么,只道了声“知道了。”

    容颜淡定的答了一声,可听到这么一声淡到不能再淡的回答,大家都要替这位急死了,这位大小姐,你究竟知不知道龙腾商会是什么样的存在啊?居然就说句知道了?

    “娘家人?难道这位小姐,其实是龙腾商会的人?可是也没听说曾老爷子有女儿啊,难不成是孙女?”

    “啧,说起来,曾老爷子应该是有这么大的孙女的,只是,不是听说是秦川的吗?”

    “不知道啊…谁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啊,这位,怕是应该没那么简单,单让孟二爷看上这一点,就很不简单了,你那里刚才拍到她的正脸了吗?”

    那记者都颇有些无奈摇了下头,身后的那群记者,此时也都是一脸的苦逼,从始至终,他们都没有人仔细的看过容颜的正脸。

    虽然在刚到酒店下车的时候看了那么一眼,但是没来得及拍照啊,而且那时候他们也没觉得对容颜有拍照的必要,还有,刚才虽然在那边大厅中容颜也露了正脸,但是那时候他们的注意力都在白瀛天和白映雪身上啊,谁会去刻意关注这个女孩子啊…现在倒好,想关注了,没机会了。

    连毓被请进了大厅,片刻后,又来了一位送礼的。

    “京城谭家贺容小姐订婚愉快,祝容小姐与孟二爷幸福美满。”谭子睿一脸温和的站在门口。

    谭家?看到谭子睿出现在大厅门口的时候,大厅中的孟家人都跟着开始小声议论了,“不是说就是秦川的一个女孩子吗?现在不仅有龙腾商会的背景,居然跟谭家也扯上关系了?”

    那个家族,跟孟家不同,如果说,孟家是京城的经济中心的话,那么谭家,绝对算得上是京城的政治中心。

    平时为了自身形象考虑,从公开不拉帮结派的谭家,今天居然会忽然来送订婚贺礼?而且,不是冲孟家来的,还是冲着容颜来的?

    谭子睿同样也被请了进去,之后又接二连三的来了好几家。

    “金都国际大厦祝容小姐订婚愉快,与孟二爷,百年好合。”

    听到金都国际大厦的时候,容颜目光微眯了下,还没有反应,桌下孟少远就握住了她的手。

    “清杨医药研发中心,祝容小姐与孟二爷和和美美。”

    “京都谢家祝容小姐订婚快乐。”

    ……

    一连串的贺礼送进来,惊呆了外边一众记者,这到底是怎么样一位女孩子啊?有龙腾商会不算,有谭家不算,居然还有金都国际大厦那么神秘的地方,还有清杨医药,卧槽,这女的难不成是国家元首的女人不成?

    而就在人们的一片惊叹声中,外边又走进来几人,看样子也是来送贺礼的,但是来的人却……

    看着一个个贺礼送进去,正在心里想着嫂子果然威武的骆浩然,看到来人的时候忽然冷下了脸。

    ------题外话------

    白家的渣渣收拾了,有没有长吐一口气的感觉呢?浑身轻松有木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