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矛盾!(二更)

作者:凤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暴升级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82835小说刘子光大叔别走小说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10088小说叶谦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千金重生:妻色撩人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再回到宿舍,容颜就听到了宿舍中吵吵闹闹的声音,听声音,不像是那个秦思雨,更不像安逸桥,看来,是宿舍中的最后一位舍友露面了。

    容颜推门进去,就见里边原本还算宽敞的寝室,此时被站的满满当当的,全都是黑衣人。

    这是,保镖?

    呵呵,看来又是一个大人物啊,呵,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大学宿舍,居然还能遇到一个网红明星还不算,现在又来一个“大”人物,看来,这大学生活,注定会在磕磕绊绊中度过了。

    “那里,那里,还有那个破玻璃杯子全都给我扔了,真是受不了,宿舍里为什么会放这么多垃圾!还有,把那个张桌子抬到我床前,我要当做化妆桌,真是不明白,老爸为什么非要我上这个破学校,出国多好啊,还有,为什么学校里连个单间都没有。居然让本小姐跟这帮人住在一起。”

    安逸桥的下铺旁,站着一个带着大墨镜的女生,此时正在指挥着黑衣人在收拾宿舍中所有她看起来档次比较低,或者品味比较low的东西,那些东西在她看来,就是垃圾。

    这其中,就包括容颜的水杯,是孟叔叔当初刚刚追她的时候,在秦川市人民医院给她泡菊花茶的那个杯子,后来她渐渐对孟少远动心以后,那个杯子就一直被她用着。

    然而,此时这个东西却直接被人嫌弃了,还说这个杯子low?

    容颜抢先一步,在那黑衣人之前把那玻璃杯子拿到了手中。

    清冷而倔强的女孩子,此时面对着一群黑衣人,微微仰着头,气势不减,语调冰冷,“我的东西,从不喜欢别人乱动!你,还有你们,懂吗?”

    这时,在一边正在抢着收拾自己东西的安逸桥也说了一声,“就是,在动别人的东西之前,最好先打声招呼,也许,在你们眼中一文不值的东西,对别人来说,却是千金难换的宝贝呢?”

    “宝贝?一个破杯子能是什么宝贝?还有你手中的那些垃圾,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用这么low的东西。”林暖暖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

    容颜看向此刻站在床边一脸嫌弃的看着她的林暖暖,冷冷的勾了下唇,“品味再差,那也比,年纪轻轻的就瞎了强!”

    “哈?”林暖暖没有听清一般,拽下了一直架在脸上的眼睛,“你说什么?”

    “呵呵。”容颜又是一声冷笑,“没什么,看来不仅瞎了,还聋了,乔乔,走了,打水去了。”说完,拿着杯子提着壶打水去了。

    安逸桥跟在容颜身后,也提着一个壶跑了出去。

    出去以后,安逸桥就皱眉看着容颜。

    “颜颜,你这样得罪人不怕吗?我看她像是本地的一个世家的小姐,你没看那些保镖,一个个看起来黑社会似得,你以后别说话那么冲,想她们这些本地的学生,咱们惹不起,躲得起。”

    容颜淡淡的勾唇看着安逸桥担心的眼神笑了一下,没有说别的,只含糊了一声,“唔…”

    安逸桥看着她完全不上心的样子,有是皱了下眉,跟了上去,嘴上还是不停的劝着容颜。

    因为她能看出,容颜家应该也是有些家底的,但是这到底是京城啊,她来报道比容颜早了几天,所以多多少少的听到了一些关于京城世家的一些事,光听着,就觉得一阵阵的心惊胆战,更不要说让她跟京城世家对着干了。

    现在见容颜居然敢跟一个世家小姐对着干,不由的,为她捏了把冷汗。

    而容颜,则像没有注意到安逸桥的表情一般,只神色淡淡的走在前边,引得一路上的不管男生还是女生的不断驻足回眸。

    *

    这边,容颜走后,林暖暖才瞪着眼睛看着满屋子的保安,“她,她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

    什么叫瞎了?难道是嘲讽她在宿舍带着个墨镜?这人居然敢这么嘲讽她林家大小姐?

    “大小姐,您可能不认识那个杯子,我有一次陪老爷逛玉器展销会的时候,好像见过类似的杯子。”

    “什么?玉器展销会?你是说,那杯子是玉的?怎么可能?要真是玉的,那女的的会那那么贵重的东西来当水杯?除非她脑子有坑,再说了,看她的穿衣打扮,你们觉得她像是能有那么贵重的一个杯子的人?

    真不够可笑的,即便是看起来像,也顶多是个高仿,行了行了,别啰嗦了,赶紧给我把那些垃圾扔出去了,看着就烦。”

    那人还想在跟林暖暖说一下关于容颜手上的镯子和戒指的价值的时候,忽然身后的一个人拉住了他,而后越过他站到了林暖暖眼前,“没关系的大小姐,学校只规定开学半年内必须住校,等过了这半年,您就可以回家住,或者在学校旁边买一套房子了。”

    “嗯,也是。”

    想到此,林暖暖才没那么烦了,对于学校规定大一新生必须住校半年的规定,也没那么大怨气了。

    等终于收拾好了,众人撤出,刚才想说话的黑衣人才瞪着刚才拽住他的人。

    “你为什么不让我跟小姐说?你可知道,那个女生的身份必定不简单!”

    “再不简单又能怎样?不过是一个外地的女生,孤零零来京城,连个靠山都没有,她还想跟小姐斗?她能翻出个什么浪来?”

    “可那戒指…”

    “行了,你就别纠结什么戒指了,那女生,即便是再有钱,估计也就是个小地方的小财主,能咋样啊?难道她还真能跟林家抗衡不成?”

    男人皱着眉,他总觉得那个女生不简单,如果小姐处好了还罢,如果处不好,只怕,以后给家族惹麻烦都说不定呢,但是…看看身边这群满脸不在乎的人,男人叹口气,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一群人越走越远,他们根本没有发现,在他们刚才转弯的墙角,双手抱胸靠在墙边的一个女生,清淡冷傲,唇角微勾,似笑非笑的。

    京城林家,也算是个不小的势力了,主要经营的就是翡翠玉石,林江更是全国有名的翡翠大王,这样的家族中,有一两个能看出她手上戒指价值不菲的,没什么奇怪,容颜奇怪的是,为什么这样一个世家的大小姐,居然连她手中的杯子是玻璃种翡翠都不认识?

    看来,林家还真不是一般的娇惯这位大小姐了。

    其实,这个杯子的价值,她也是后来才知道的,知道以后,她还狠狠的心疼了一番,这么昂贵的东西,居然孟少远给她当做一个普通的喝水的杯子来用。

    不过,孟少远当时是怎么说的来着?

    “丫头能看上的,那它才有它的价值,如果丫头看不上或者不肯用的话,那它就连一个普通的杯子都不如。”

    淡淡的勾了下唇,容颜手中把玩着那个晶莹剔透的杯子,看着杯子上那个带着丝丝墨绿的玉兰雕花,唇角的笑意越勾越深,孟叔叔,要快点回来呦。

    “容颜,你别生气哦,跟他们这种人不值得生气,而且,咱们都外地来的,还是不要跟那什么林家的大小姐作对的好。”

    容颜笑了一下,“那就要看她识不识趣了。”

    回到寝室,林暖暖早就收拾好了她那堆行李,见容颜进来,冷嗤了一声,拿出了一个施华洛世奇的定制版杯子放到了桌子上,相比起来,真的是晶莹璀璨不为过。

    容颜淡淡的撇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直接上床拿出了一本英文原著看了起来。

    见她那副淡定的样子,林暖暖怎么看怎么不舒服,乡巴佬,不过是在装淡定罢了,或者,只是因为她不认识这个牌子呢?

    林暖暖拿着杯子在灯光下照了照。

    一边放好壶回来的安逸桥看了林暖暖的杯子大叫了一声,“诶呀,这是施华洛世奇的定制款吧?”

    “嗯哼。”林暖暖满意的勾了下唇,目光下意识的往容颜那边看了一下,只见她戴着耳机,完全一副没有听到她们对话的样子,她刚刚勾起的唇,又变成了一声冷哼,“哼,总算是有人识货,真不知道某些人,拿着个破杯子宝贝成那样。”

    安逸桥一听这话,怎么能不知道她是在说谁的,看了眼床上淡定看书的容颜,最后凑到林暖暖身边,“你别这样说话,咱们都是一个寝室的,以后要在一起呆四年,你这样说,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会很难相处的。”

    “呵。”林暖暖很是不可思议的看了眼安逸桥,“请问,谁说我会跟你们一起住四年了?过了半年的学校规定必须住宿的期限,我会马上就搬出去,你以为,本小姐会在这种破地方跟你们住四年?”

    安逸桥被她说的,忽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讪讪的,爬上床,也拿出一本书看了起来。

    容颜淡定的听着下边的对话,最后嘴角若有似无的勾了下,带着耳机,不过是个装饰罢了,耳机中的那点音乐,对于容颜的耳力来说,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所以,刚才两人的对话,她也都是听的清清楚楚的,现在,她只是转头看了对铺皱着眉的安逸桥,便又低头看起书来。

    林暖暖见两人一人一本书并没有继续理她的打算,便冷哼一声,拿出手机来,打了个电话出去。

    “过来帮我打水。”

    片刻后,门被推开,进来了一个男生,这男生,看起来有几分面熟,容颜皱眉想了一下,这不是班长齐玉松吗?

    不由的,眼睛眯了一下。

    今天是正式报到的一天,有不少家长是来送行的,或者来帮忙的,所以,今天的宿舍并没有严格的限制男生的进入,可是,这个一个大男生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连门都不敲就进了宿舍,怎么都让人觉得别扭。

    容颜眯眼看着齐玉松,齐玉松感觉到这道凉薄的视线,抬头看到容颜的时候,狠狠的怔了一下。

    “以后麻烦班长进门的时候敲一下门。”

    声音凉而单薄,直接把齐玉松脸上没有烧起的一团火浇灭,瞬间成了灰白。

    “那个,对不起,暖暖,你把你的壶给我送出来,我帮你打水去。”

    说完,齐玉松转身出了门,并没有看到,刚才因为他的目光在容颜身上停留而目光变的阴冷的林暖暖。

    林暖暖三两步把壶送了出去,回来的时候,哐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而后,就是一直瞪着容颜,那双眼睛,仿佛能喷出火来一般。

    “容颜,你勾引他。”

    容颜好笑的看了眼林暖暖,“不好意思,我没那么低的品味,你的齐玉松在我眼中,就像是我的水杯在你眼中一眼,一文不值!”

    “你,那你还勾引他!容颜,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那种穷地方出来的,一心想凭着自己的脸蛋进来大学,而后想攀个高枝,好毕业以后留在京城对吗?

    可是我告诉你,你找错对象了!齐玉松,他是我林暖暖的男人!你,就算是长着一张狐狸精的脸,也注定不会被他看上!而且你以为京城是什么地方?你以为你就凭着一张脸蛋就能留在京城了吗?我告诉你,你最后顶多是沦为别人的玩具!”

    容颜眯着眼,终于改掉了那一副懒散的模样,目光冷的让人心里发寒,林暖暖乍一看到容颜的目光,瞬间没有刚才的气焰,就连说话,声音也弱了几分。

    “你,你瞪着我什么意思?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容颜忽然纵身一跃,从床上跳了下来,来到了林暖暖面前。

    容颜的身高有一米六八的样子,可林暖暖却只有一米六,八厘米的差距,现在差的却是天差地别。

    容颜居高临下的看着林暖暖,不管身高气势还是容貌,全都把林暖暖秒杀,此时寝室的气压低到不能再低。

    就连此时距离两人还有一段距离的安逸桥,都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更不要说,此时完全被容颜的气势笼罩在内的林暖暖了。

    脸色苍白额角冒汗,已经是她强撑着的结果了,要不是为了她世家千金的面子,现在说不定她已经腿软的坐到地上起不来了。

    这个容颜身上怎么会忽然冒出这么强大的气势?

    容颜看着面前脸色已经灰白的林暖暖,冷冷的勾了下唇,冷艳的唇,在这样的环境下,完全像是吸食人血的魔鬼一般。

    纤白的手指,轻轻的挑起林暖暖的下巴。

    “以后,在骂人之前,最后过过大脑,这世上,有些人你能惹,有些人,你惹不起,惹不起懂是什么意思吗?就是你要是不小心惹了,那你,会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你胡说,我可是林家大小姐,在京城,还没人敢这样跟我说话!”

    “呵呵,是吗?那,今天起,就出现了第一个,记住,不要觉得你有林家撑腰就了不起了!一个林家,我容颜还不放在眼里,还有,你的什么齐玉松,我更是没兴趣,你,带着你的行李,你的大小姐脾气,还有…”

    容颜说着,看了眼林暖暖身后的门,门外,刚才的脚步声和微微粗重的呼吸声,必是齐玉松打水回来了。

    “还有你的男人,从我眼前消失!滚!”

    一个滚字,容颜的声音凉薄到了极致,林暖暖也不知道是被她的话刺激的,还是被她的气势给压的。

    瞬间暴起,上前就像去抓容颜的脸,可她的速度,怎么可能比得上容颜的速度,在她的手伸过来之前,容颜就一把捏住了她的手,轻轻一拉,咔,一声关节错位的声音。

    “啊!”接着,是一声惨叫。

    林暖暖脸色惨白的坐在地上,一只手臂无力的耷拉在身侧。

    此时,在站在宿舍外边的齐玉松听到林暖暖的惨叫声,终于忍不住推门走了进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