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出事!(二更)

作者:凤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大叔别走小说82835小说刘子光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我们的爱回不来小先生请赐教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千金重生:妻色撩人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王思安跟上大部队以后,就开始前边后边的开始来回看护着这些学生,还好大家即便是越野,也都没有乱了队形,都还排着整整齐齐的队,所以,他照顾起来并不算太费劲。

    不多时,身后的齐玉松,就跟了上来。

    王思安看了他一眼,就让他先行过去,超过了大部队。

    “连长,这小子怎么负重六个沙袋?”

    “他自己要求的,要跟容颜和沈默涵做同样的训练。”

    “可是,他的身体素质…”小严皱眉说了一声,旁边的王思安也不禁皱起了眉。

    “你再调两个人过来跟你一起带队,务必保证他们的安全,我跟着齐玉松过去。”

    “是!”小严应了一声,去旁边打电话叫人去了。

    而王思安,则超过众人,跟着齐玉松跑了过去。

    *

    五公里越野就在师部的周围,有人护着,没多长时间,大家就都跑完了。

    而二十公里,这一条路,则是绵延进了大山里边。

    容颜和沈默涵起初跑的还算轻松,但是渐渐的,就觉得跑山路真的是要难太多。

    因为即便是容颜这样的,额角也渐渐的有了少许的汗珠。

    沈默涵就更差了,这条路他以前听过,被叫做魔鬼训练之路,最长绵延进去四十公里,是专门为了训练而开凿的一条山路,崎岖不平,忽上忽下,偶有悬崖,在这条路上,跑二十公里,绝对顶得上外边跑个五六十公里了。

    沈默涵低头看了眼手中的牌子,才十个,才跑了一半啊!

    他都有点坚持不住了,不过,看看前边那个已经跑的快看不见影子的,沈默涵又咬了咬牙,调动着体内仅有的那一点点灵力,尽量的让自己跑的轻快一些,他得追上容颜,不然,被落太远,太丢人了。

    容颜在前边,远远的能听得到沈默涵的脚步声,虽然越来越重,但是她还不担心他的状况,如果连这点路都坚持不下来,那他那么好的身体素质就真的白瞎了。

    而容颜不知道的是,沈默涵确实是不需要她担心,现在,真正需要人担心的,是齐玉松!

    齐玉松跑进山路以后,不过两三公里,就有些喘不过来气的感觉,他这些日子,没日没夜的照顾着林暖暖,还要忍受着她不断的无理取闹,本来就有些神情憔悴,再加上,这段时间,对容颜的那种不清不楚的感情也在不断的折磨着他。

    可以说,这段时间,回去以后,他就没有睡过一个完整觉。

    再加上昨天晚上他返回军营的时候,本来是只想从女生宿舍楼下过一下,如果足够幸运的话,说不定能见到容颜一面,却不想,他刚到那里,就看到了容颜和沈默涵两人说说笑笑的从远处走了过来,而且,他甚至还看到了容颜主动的去拉沈默涵的手。

    这一幕,简直让他昨晚一下眼都没有合。

    满脑子想的都是容颜跟沈默涵在一起的时候,轻松的样子,满脑子都是容颜主动拉住沈默涵的手的那一幕,他不断的在问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可是,他得不出答案。

    一夜没睡的结果,就是整个人都心慌心悸的厉害,头也有些晕,而在看到沈默涵和容颜一起成双成对的跑出去以后,原本想请假的齐玉松,最后居然一个任性,跟王思安说了个他也要跑二十公里。

    二十公里,放在平时的他,应该是能完成的,但是今天他的状态实在是不佳,不仅整个人晕的厉害,现在更是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

    崎岖的山路不断的在他面前来回变幻着,一会儿一阵的天旋地转,让他忍不住的皱起眉来,想停下来休息,可是,想着已经跑出去太远的容颜二人,就是一阵阵的不甘心,沈默涵能做到的,他也能。

    所以,他在坚持,可他不知道的是,他此时的身体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一个不慎,即便是猝死都是有可能的。

    王思安就在他身后跟着他,留下了五十多米的距离,他有事,他能及时的冲过去。

    沉着脸,王思安看着前边还在坚持一点点的往前跑的齐玉松,不由的,叹了口气。

    齐玉松为什么坚持要来跑,他明白的很,他并不比他们大多少,所以说,代沟基本不存在,而且,即便是存在代沟,就齐玉松这样的表现的这么明显,他不傻也就能看出来了。

    可是,容颜是什么状况,他昨晚以后就知道了,这小子,即便是在执着,估计也是白搭。

    “我说,跑不动就算了。”

    王思安在后边喊了一声。

    齐玉松转头往后看,而后,是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

    “操!”王思安看到不对劲儿的时候就赶紧往前跑了,可是他的心还是在往下沉,因为齐玉松晕倒的地方,太靠近路边,而,边上正好是一个悬崖。

    晕倒的齐玉松,则不偏不倚的,倒在了悬崖的边上,只是一个边,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晕倒后的身子格外沉重,顺着悬崖的边直接就滚了下去。

    “齐玉松!”王思安扑了过来,结果,却只抓到了他的一个裤脚。

    “赤拉”一声,裤脚断裂,王思安眼睁睁的看着齐玉松从自己的手下掉了下去。

    “齐玉松!”王思安此时即便是青肿交加的脸上,也能看出泛着一阵阵的煞白。

    “操!”

    王思安慌忙的从裤兜中掏出了手机,给师部去了个电话后,把手机扔下,抽出腰带做工具,自己一个人顺着齐玉松摔下去的地方就一点点的爬了下去。

    其实悬崖并不算太高,一是因为师部虽然是建在山上,可也是尽量选在了一些比较平坦的地方,二也是因为齐玉松才跑进这条路才没多远,但是这样一个满是石头的大山,掉下去,即便是没有摔死,也会别碰出个重伤的。

    王思安往下爬了一段,就看到了摔在了从另外一边凸出的一块大石上的齐玉松,身下一片血红。

    王思安一下也没有敢犹豫,几下爬到了那块石头的附近。

    可是,从他这里,到大石头上,还有三四米的距离,中间是空的,没有任何的着力点,从这里跳过去那边,太难了。

    王思安看了一下地形最后一手扒着岩石的边,一手拿着腰带,一甩,把腰带甩到了不远处的一个从岩石中冒出头来的小树上。

    看着那个细的只有小孩手腕粗的小树,王思安皱了下眉,可是,他不能耽误了,眼看着齐玉松的血越流越多,再耽误下去,估计要出人命了。

    深吸了一口气,王思安双手抓住腰带一荡,在他就要到了那块大石的时候,却听到咔嚓一声。

    王思安忽然凄凉的笑了一下,小树断了,他身形一个不稳,没有踩到大石,却也没有掉下,因为小树虽然折了,但是,却没有彻底断开,就这样,随着小树倒下,他也跟着撞上了崖壁上的山石。

    原本昨天被容颜打的鼻青脸肿的脸,一下撞到了一块尖尖凸出的小石料上。

    “啊!”钻心的疼痛让他整个人都汗毛炸了起来,鲜红的血,顺着他的脸颊就淌了下来,那块尖细的石料,就那么硬生生的扎进了他的脸里。

    可他手上的动作不尽没有片刻的停顿,居然趁着这个能碰到山壁的时候,又是用力的一荡,脚,这一次终于到了块大石上,但是他脸上的伤口,却因为他这一荡,被那块石料从脸颊上,直接划到了耳后。

    原本算得上阳刚帅气的一张脸,现在只看得到一道狰狞的大口子,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而王思安过去以后,却连管都没有管一下自己的脸,直接上前查看齐玉松的伤势。

    还好,还好,只是后脑磕出了一个大口子,别的地方还好,可他刚松了一口气,却忽然一怔,不,其实齐玉松的情况并不好。

    除了脑后的一个大口子外,在他的背上,也被磕出了一个大口子,而且,那一块,直接被磕的凹了进去,那个部位,正好是脊椎,这样的凹陷,王思安学过急救,学过人体工学知识的,一看就知道,这是,脊椎断裂,严重断裂,甚至,可能脊髓也已经受到了伤害了。

    太阳穴突突的一阵阵的跳。

    他执行过任务,见过比这更重的伤,甚至,有战友也曾牺牲在他面前,但是,却都不急现在这一刻来的让他更加心灰意冷。

    因为他知道,这一件事后,他的职业生涯,应该就此结束了,不管齐玉松能不能救过来,不管他能不能恢复如初,他在部队的日子,注定要划上句号了,他从小的梦想,也就此止步了。

    王思安眼中满满的都是凄惨,可是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慢。

    利索的从训练服上撕下了一块布条,帮齐玉松包扎了一下头上的伤口,而后站起身来,伸手抓住了那个断了一半垂在崖壁上的小树,用力的把它还连接着的那一部分拽断,而后,把那根小树,绑到了齐玉松的脊柱部位,以防等会带他上去的时候,再发生二次错位。

    处理好一切以后,王思安把他身上的裤子也都撕成了布条,把齐玉松牢牢的绑在了自己的后背上。然后背起他,开始沿着这个大石,一点点的往回爬。

    一个人过来的王思安还好,现在又背了一个,即便齐玉松只是绑在他身后,可不一会儿,他的手还是酸的用不上一点力气了。

    “呵呵,没想到,我王思安居然还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苦笑一声,休息了一会儿的王思安又往上爬了一段,就在这时,微微一走神的他,他脚下找的着力点稍微踩偏了一点,脚下一滑,他整个人带着背后的齐玉松一起又顺着大石滑了下去。

    没有穿上衣的他,身后在加上一个齐玉松的重量,等从新滑落到大石上的时候,胸口已经被山上的碎石划出了几道深深的口子。

    “咝啊!”王思安忍痛叫了一声,又一次站起身来,开始往上爬。

    就在这时,上边忽然传来一声喊声,“王连长!”

    王思安忽然一喜,“我在下边,扔绳子下来!”

    片刻后,一条绳子从上边扔了下来,王思安把自己和齐玉松拦腰捆好以后,喊了声好,而后,自己一边用力护着齐玉松,一边扒着绳子,终于被人拽了上去。

    “快,把他送医院,脊柱伤了。”

    王思安对军医吩咐了一声以后,自己就颓败的坐到了地上,满心的全都是说不出的复杂,为那学生担心,也为自己…感到悲哀,现在的他,倒是真明白了那种,宁可战死的感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