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算账!(四更)

作者:凤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暴升级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82835小说刘子光大叔别走小说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10088小说叶谦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千金重生:妻色撩人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快闪开!”秦思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容颜把她推开以后,她刚刚站稳,就马上又冲了过去,把站在那里安稳不动的容颜一下拉到了一边。

    而林暖暖的妈妈是没想到,临到头了,容颜居然躲开了。

    而她却拿着刀,一下扑到了容颜身后的桌子上。

    哗啦一声,桌子一下被她推倒在地,而秦思雨刚刚拼起来的容颜的杯子,也因为这一摔,由原来的三四瓣,直接摔成了十来块了。

    容颜刚刚缓和一点的脸,瞬间如暴风雨来临一般笼上了一层乌云。

    可还没等她动手,那边跟着桌子一起趴到了地上的林母就尖叫了一声。

    “啊!”

    而后,就看到一股股的鲜血从她的手心中冒了出来。

    原来,刚才扑倒的瞬间,她手中的水果刀没有扎到容颜,反而是因为她这一扑倒,那把水果刀直接扎进了她的手心。

    “啊…”

    又是一声尖利的叫声。

    容颜挑眉看着地上的女人,眼中满是嘲讽,“还没见过这么笨的女人,难怪林暖暖被教成了那样。”秦思雨原本看着从林母手中溢出的血有些害怕,可听了容颜这话,还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颜颜,别说的那么直白,有钱人都号面子,咱们要委婉一点。”

    “呵,太笨了,实在是委婉不起来。”

    容颜满不在乎的又说了一声,蹲下身收拾她那个已经碎到不可能在修复的杯子去了。

    “天呐!林阿姨,您这是怎么了?”从外边回来的安逸桥看到这幅场景,不禁大叫了一声。

    赶忙上前扶住了林暖暖的母亲。

    “呜呜呜,乔乔啊,快,快,把阿姨扶起来,阿姨疼的都不知该怎么动了。”

    安逸桥忙点点头,用出全身的力气,想要把林母扶起来,可是由于她身形比较娇小,而林母属于身材比较高大的那种,所以,即便是她用了全身的力气,依然难把林母扶起来。

    安逸桥眼巴巴的看着秦思雨,想要让她上前帮一帮她,可是秦思雨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两人。

    “林阿姨,您自己也用一些力气,我,我有些扶不动。”

    趴在地上的林母身体一僵,脸上就更难看了,这是在说她胖吗?

    刚要发飙,就听到了宿舍门口又传来一阵嘈杂。

    “天哪天哪,真的见血了。”宿舍管理员在一边叫了一声以后就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

    而被她带进来的人,则是几个男人,走在最前边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留着两撇胡子,看起来倒是有几分修养的样子。

    “素琴,你这是怎么了?”男人到了前边看到见血的不是别人而是直接的老婆的时候,不禁愣了一下,马上带人上前把林母扶了起来。

    “呜呜呜,老公都是她,就是这个贱人,是她伤害了我!”林母被扶起来以后,顾不上手上的疼痛,用一只血淋淋的手,指着容颜。

    “她不仅伤了咱们的女儿,还上了我,江哥,你可要好好的教训教训她。”

    林江听了自己老婆的哭诉以后,脸马上就沉了下来,目光冷冷的就瞪向了容颜。

    而容颜却在一边,云淡风轻的看着林江,甚至,唇边还挂着一抹笑。

    “是你!害了我们家暖暖不算,还让她被警察抓走了?”

    林江瞪着容颜,仿佛很不是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呵呵,这话说的,警察是我能命令的吗?麻烦您考虑清楚了在说话,你们家女儿之所以被抓,不过是因为她做下的那些事!你们都想不到吧?二十三个女孩子的清白,都是败落在你家女儿的手里的,甚至,还有两个整出了人命!”

    “你胡说!我们家暖暖从小连个蚂蚁都不敢踩,怎么可能会做出那么狠的事情?”

    “唔,做没做,事实都摆在眼前,你跟我说有什么用?”

    容颜淡淡的笑了一下,实在是懒得跟这些人说下去,一个小时的时间马上到了,等会儿孟叔叔没准儿就冲进来了。

    容颜收拾好那个水杯的残片以后,拿在手中让秦思雨看了一下,“还能再修复吗?”

    秦思雨皱了下眉,说实话,刚才那样能修复是真的,而现在,她还真不好说了,“不然你还寄过去,让我爷爷尽量的给修复一下吧。”

    “嗯。”容颜收好那些碎片以后,冷笑一声看向了林家一家人。

    “你们的女儿到底怎么样,我现在一点都不关心,我关心的,只有我的这个杯子,林江是吧?来,来看看我的这个杯子,被你太太弄碎的这个杯子,你估算一下,看看能值多少钱?估不出来的话,你太太的命就拿来陪我这个杯子吧!”

    容颜最后一句,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所以听起来格外的狠厉,那边一直在期期艾艾的抹着眼泪的林太太,听到容颜的这话,忽然怔了一下,而后冲着容颜就咆哮了起来。

    “混蛋,你这个贱人,你害了我女儿还不算,现在居然还要害我?不就一个破杯子吗?”

    “呵…破杯子?林先生也这么觉得?”

    容颜饶有兴致的看着林江。

    却见林江面上一片凝重。

    “呵,估计林先生也看不出来,不要紧,我叫了玉器鉴定师,就在路上,马上到,等会儿杯子的价值估算出来的时候,是不是该林夫人留下点什么当做赔偿呢?一根手指?还是一只耳朵呢?”

    林江还没有说话,就听到他的身后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声音,身子一僵,当他回头看到来人时,更是满眼的不可思议。

    孟少远唇边挂着一抹淡笑,越过众人来到了容颜身边,“丫头,一个小时过五分了,剩下的事交给我?”

    容颜嘟着嘴,“我才不要什么手指和耳朵呢,恶心死了,而且,她的一个手指或者一个耳朵能抵得上我的杯子吗?”

    孟少远沉吟了片刻,随后点头,“嗯…丫头说的对,那丫头说,想要她们怎么陪?”

    “孟少远,你不要太过分了!”林太太在一边听到两人的对话,气的肺都要炸开了。

    她今天本来是找容颜算账来的,她唯一的女儿,不仅被容颜整成了那个样子,还被警察给抓走了,她托人问了,说暖暖这辈子怕是都出不来了,那可是她这辈子唯一的女儿啊,安逸桥说的对,都是容颜害的,所以,她来找容颜算账来了。

    可是,帐没算成,现在居然还要她的手指和耳朵?

    “你难道为了这个小妖女,真要得罪我们林家吗?”

    “够了!”此时林江终于忍不住,在旁边叫了一声,什么叫得罪林家?孟二爷想要灭掉一个林家还不就是勾勾手的事,还得罪林家?这个词反过来用还差不多。

    难道真的要为一个婆娘一个女儿得罪孟家吗?

    林江在心里把这个问题过了好几遍,最终还是决定,不能得罪孟家,孩子,以后想要还能有,而老婆,就更不重要了,何况还是一个不知道深浅轻重的老婆。

    “江哥!”林夫人瞪着眼睛看着林江,从结婚到现在二十多年了,林江还是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你别忘了林家是谁扶植起来的,你居然这样对我说话?”

    “哼,这么多年给你们辛家做牛做马的,我做的还不够多吗?你也不看看现在这里是个什么状况,你就在这里乱说话!”林江也是一脸黑沉的看着林夫人。

    “你,你,你这是过河拆桥啊林江,她可是说要砍掉我的手指和耳朵,你难道真的不管吗?”

    “你给我安静会儿!”林江没好气的把林夫人拨到了一边,很是歉意的对着孟少远和容颜笑了一下。

    “对不起孟二爷,内人不懂事,冲撞了您的地方,请您见谅,那个杯子我看了,是极品的玻璃种翡翠,世值应该是不下两个亿,您放心,我一定会照数全部配给您的。”

    “你说什么?”这时,被拨到了一边的林夫人又叫了一声,“两个亿?林江你要赔这个小贱人…啊!”

    小贱人刚一出口,林夫人就直接被打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是孟少远打的,虽然没有用多少的力气,但是也够林夫人受的了。

    林夫人被这一巴掌打的只觉得一阵阵天旋地转,嘴里一股子血腥的味道弥散开来,而后就觉她的牙齿,一个挨一个的掉了下来。

    “唔…噗!”林夫人被打的直接喷出了一口血,这一口血中,一共带出了三颗牙齿。

    “这三颗牙齿是你叫的三声贱人的结果,辛素琴,以后开口前最好想清楚,我的丫头,也是你随便能说的?”

    林夫人也就是孟少远口中的辛素琴刚想开口骂,又觉得一阵风扑面而来,而后是又一巴掌扇到了她的脸上,“你给我闭嘴!把夫人给我弄走!”

    林江黑着脸打了辛素琴一巴掌以后,直接想让身后的人把她弄走,如果由着她再留在这里的话,只怕是两个亿都陪不清那个水杯了,或许还会赔上辛素琴的一条命。

    “谁说她可以走了?”那几个黑衣人正要把辛素琴弄走,此时,清清淡淡的一个嗓音又响了起来。

    林江一怔,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来路,但是能让孟二爷这么宠着的,估计也就是孟二爷前段时间只听其名不见其人的那个未婚妻了。

    “那个,这位小姐,她不懂事,那个杯子我们会赔的,希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她这一次,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让她再出现在您面前。”

    容颜眨眨眼,长而翘的睫毛随着她的动作一颤一颤的,眼睛干净的像个精灵,但是她说出的话,却让人浑身发寒,寒的,让人觉得,她就是一个地狱来的使者。

    “赔,是必须要赔的,但是,你觉得区区两亿就能打发我了?”

    区区,两亿?

    此时在场的众人都忍不住的深吸了口气,这个形容词好像用的不太对吧?

    两亿啊!即便是林家这样一个京城出了名的豪门大户,只怕两亿也没那么容易拿出来,就算是拿出来,恐怕也得跟挖心掏肺一样的疼。

    可这个小姑娘居然敢说区区两亿,她居然也敢说!

    可是,有孟家二爷在她身后站着,众人也就觉得,可能,这世上也只有她敢说,区区两亿了。

    林江的额角不知什么时候浸出了一层薄汗,此时已经变成豆大的汗珠,正在一滴滴的往下落。

    别人不知道,但是他却是知道的,虽然林家一直自称是京城的豪门大户,但是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谁在暗地操控,使得林家的资产在无形中居然缩水了一半,本来,说赔偿这两个亿,已经算是他使了劲儿的说的,这已经是他最大的极限了。

    现在这个小姑娘却还不知足。

    “那,”林江说了一个字,额上的汗就又滚了下来,“那,那姑娘你想要我们赔多少。”

    容颜淡淡的勾了下唇,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张纸巾递给了林江,“林先生,用先擦擦吗?”

    林江慌忙摇头,扯着衣服的袖子擦了一下,开玩笑,他敢接这个姑娘递来的纸巾?万一孟二爷以这个为由灭了他林家怎么办?

    “谢,谢谢姑娘了,那个有什么要求,您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的,会尽量做到,只求,只求,孟二爷,您能大人不计小人过。”

    孟少远抿着唇,把容颜手中的纸巾拿到了自己的手中,“只要能让我家丫头开心了,我从不在乎一个林家。”

    林江一听这话,心里忽然轻了一下,只要孟二爷不气了,这个小姑娘的什么理由,他都能答应,“您说。”

    容颜点点头,叹了口气,“孟叔叔,看到了吗?那个女人,就是用流血的那只手,拿着一个水果刀来扎颜颜的,要不是思雨拉了我一把,估计我现在都住医院了。”

    孟少远的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一下,别人没有看到,但是容颜却看到了,伸手在他后腰处捏了一下,孟少远不受控制的轻哼了一声。

    而这一声轻哼却让那边的林江猛地打了个哆嗦,“孟二爷放心,那只手,我会砍下来的!”

    容颜一怔,眨眨眼,“砍啊?我原本还想说,就把指甲拔下了就算了,现在你一说砍,我觉得也不错,那就砍吧,记得,先把指甲拔了,然后再砍,嗯?”

    容颜刚开始的时候是声音中还带着一点天真的感觉,可是说到最后,声音直接冷到了冰点。

    林江猛的打了个颤,忙点点头,而那边的辛素琴,在听到林江居然答应下来以后,就闹了起来,只是,她的嘴被人堵着,身体也被人控制着,再闹,也只是发出几声呜呜声而已。

    “嗯,行了,哦,对了,刚才忘了说,我说的指甲,可不只是那一只手的指甲哦,是两只手,外加,两个脚的指甲,记清楚了?”

    “是是是!”

    林江抹了抹额头的汗,而后听到了一个让他如释重负的声音。

    “滚吧,记得,明天把钱打到我孟叔叔的账户上。”

    “是是是。”

    林江答了一声,而后对着孟少远深深的鞠了一躬,直接退了出去。

    出去以后,他才觉得腿上一软,一下栽倒在了楼道里。

    “老板,老板!”几人七手八脚把他扶了起来。

    可林江却一直面色苍白,生无可恋的样子,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整个林家,会因为他的那个被娇惯的不成样子的女儿给彻底败垮。

    她以前得罪人也就算了,那些都不是什么大人物,花点钱也就搞定了,却不想,她这一次,直接得罪的居然是孟二爷的未婚妻!

    ------题外话------

    林暖暖就这样领盒饭了,额,居然还是没有让那个,那个,那个雷渣渣领的了盒饭,不过明天一定让她领!玖玖保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