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愤怒!(三更)

作者:凤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暴升级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82835小说刘子光大叔别走小说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10088小说叶谦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千金重生:妻色撩人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先是因为偷戒指的事对他躲躲闪闪,后来忽然又给他打电话,说被强暴了,而后他去救她,又莫名其妙的要他上她。

    这些事,一桩桩,一件件,让肖锐总觉得有些回不过神来。

    一夜间,他以为他得到了她,而后才发现她是那么的陌生,他不傻,相反,他没有家世背景,能在这样一个豪门世家子弟聚集的部队中打拼到营长这个位置,他不仅不傻,他还聪明的厉害。

    只是,他之前不愿意往那个方面想罢了。

    伊冮叹了口气,像是也想好怎么说一般,“你走之后,我进去,就看到她在床上来回挣扎,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不是她身体哪里不舒服了,于是就靠近了点,问了她一声。”

    “结果,呵,结果她直接让我要,一丁点拐弯抹角都没有,直接让我要她,而后我骂了她一顿以后,离开房间,就给你打了那个电话,可后来我还是觉得不妥,毕竟一个小姑娘,再怎么样,也不应该是那个样子,所以,没过多长时间,我就又返回了那个病房。”

    “可,我还没进去,就见她急匆匆的从病房里跑了出来,跑到外边,找了辆出租车就离开了。我不放心,就跟了过去,结果,却看到她径直去了烟火巷,呵呵,进去以后,就抱住了一个男人。”

    “然后呢!?”肖锐现在整个都气的上汽不接下气的,双手紧紧的攥成了拳,额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呵呵,还然后?难不成你还想我在那看她的春宫大戏吗?肖锐,我跟你说这些,不过是为了提醒一下你,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是清纯的小花,内里却是留着毒化着脓的烂货,我知道也许你听了会生气,但是,作为兄弟,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至于你听不听,那就是你的事了,好自为之。”

    说完,伊冮便挂了电话。

    肖锐失神的看着手机,脚下忽然一软,瘫坐到了走廊的椅子上。

    “靠!”使劲的抓着头发,肖锐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引得医院中来来往往的人不住的驻足围观。

    为什么会是这样?

    他还在好心的给她报仇,他还在来回奔波的给她找整容医生,他还在想着,等她好了,就把她带回家给他老娘看看呢!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为什么雷静颜忽然变成了这样,而且,他昨天晚上居然还在那些人之后,又跟她做了,现在想想都他妈觉得心里一阵阵的恶心。

    肖锐使劲的抓着头上的头发,努力的克制着心里的怒气,就在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

    打开一看,居然是伊冮发来的一条短信,“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你要是想看个究竟的话,自己可以去烟火巷找找看。”

    肖锐抓着手机的手一紧,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几乎是没有片刻停留,出了医院,他直接开车就奔烟火巷去了。

    一路上,他一直在想的是,如果他到了以后,雷静颜真的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会怎样?或许他会直接宰了那个男人。

    又或许,他会给雷静颜一巴掌而后离开,从此再也不见她。

    可是到了以后,肖锐却看到了更加让他愤怒的一幕。

    他在烟火巷里转了几圈也没有看到什么可以的人,最后,还是来到了他之前救雷静颜的那个破旧的房间前。

    里边细碎的低吟让他本就紧绷的面皮瞬间陷入了狂乱。

    “雷静颜!”你果真…

    肖锐一脚踹开了那个破旧房间的门,而里边的一幕,几乎让他傻眼。

    躺在地上几乎陷入昏迷但依然在低吟着的人是雷静颜没错,但是,里边的,却不是一个男人。

    而是一条毛色污脏,身上还有着几处烂疮的恶心到不行的巨大黑狗。

    狗依然在动。

    舌头还在舔着她脸上几乎蔓延到整个脸的烂肉。

    肖锐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是,实在找不到男人了,找了条狗吗?

    操!

    而这时,半昏迷状态的雷静颜似乎也感觉到了有人进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当看清来人时肖锐的时候,猛的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而那只狗,也似乎感觉到她的异样一般,一下叼住了她的脖子。

    肖锐直觉得整个胸膛都要炸开了。

    上前一脚把雷静颜身上的狗直接踢飞了出去。

    而雷静颜,也因为肖锐的这个动作而发出了一声尖叫,撕裂般的疼痛直接把她疼晕了过去。

    可就这,肖锐依然觉得不解气,这女人,凭什么?他妈的她到底凭的什么来这样的折磨他?

    他现在在部队中为了她偷了那个戒指每天提心吊胆的不说,没有得到一点的汇报,居然这个女人还这样对他!

    这是他肖锐连条狗都不如吗?

    肖锐直接上去一巴掌扇到了雷静颜已经烂的差不多的脸上。

    只是两天,他的生活已经被雷静颜折磨的面目全非,操!他怎么就会看上她这样的女人!

    “雷静颜!你他妈的最好给老子醒过来!不然老子现在就弄死你!”

    肖锐一巴掌一巴掌的扇在雷静颜脸上,然而,雷静颜却死去了一般,一点动静都没有。

    肖锐手一缩,伸到了雷静颜的鼻子下试了一下的她的鼻息,还好,还好没死。

    但是,此时的肖锐也已经看都不想再看这个女人一眼了。

    可是出于对过去的情分的缅怀,和对她的那份憎恨的报复心理,肖锐直接托起雷静颜的身体。

    把一件宽大的衣服批到了她的身上,而后开车,带着她,往京城大学驶去。

    夜色已浓,一辆汽车驶过,京城大学的门口忽然被人重重的抛下了一个东西。

    凄凉的夜色中,如果有人经过的话,必定会发现,这个被人抛下的东西,居然是一个人,一个一丝不挂,面目全非,身上斑驳着各种伤痕的人。

    *

    肖锐把雷静颜抛下以后,就直接开车了,从后视镜中,看着雷静颜光果的身体,躺在没有一人经过的马路上,他的唇角忽然诡异的勾了一下。

    雷静颜,既然你不让我好过,那就来相互折磨吧,他知道,这件事之后,他必定会被雷静颜出卖,偷戒指的事已经再隐瞒不住,所以,从把雷静颜丢在学校门口的那一刻起,他就做好了决定。

    他要回去主动的承认错误。

    肖锐把车开到了军营以后,接给师长费建树打了个电话。

    大半夜的,费建树接到肖锐的电话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了,因为今天肖锐请假的时候脸色算不上好。

    “出什么事了?”

    “师长,麻烦您了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向您汇报。”

    挂了电话,肖锐站在空旷的营地,整个人显得格外的沉重。

    不多时,费建树就急急忙忙的从家属区赶了过来。

    “走吧,什么事,进去再说吧。”

    可到了办公室以后,肖锐反应的情况让费建树有点坐不住了。

    容颜是谁,经历过那天格斗场上王思安和容颜那场比试的他是知道的。

    孟少远的未婚妻啊,孟少远,孟二爷,孟将军的未婚妻的戒指,在他们师部军训的时候,居然被他们师部的营长给偷走了。

    “戒指呢?还在你这里吗?”

    费建树沉着一张脸,问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见肖锐无力的摇头,他的心不禁往下沉了沉。

    “交给谁了?”要说肖锐是缺钱了偷那个戒指想要卖掉,他根本就不信,因为他对肖锐还是了解的,可是,他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偷这个戒指呢?

    费建树深深的看了肖锐一眼,起身点了根烟,片刻后才听到肖锐说,“孟思业。”

    费建树猛的怔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是交给了孟思业,那,是不是说明事情还有一定的转机呢?

    犹豫了片刻,他最终拿起手机拨了出去。

    *

    容颜刚被孟少远折磨了个遍,正浑身酸软无力的躺在他的怀里,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孟叔叔。”容颜的声音微微带着一丝沙哑和事后的慵懒,只一声,就让孟少远忽然又是一阵情动。

    “唔。”孟少远压着身上一点点燃起的火苗,虽然没有要够,但是,丫头现在是学生,明天要上学,他还是知道的。

    抬起容颜的手在的她的手心吻了一下,孟少远勾唇看着怀里的小女人,“怎么了宝贝?”

    “没事,只是觉得这样很安心。”容颜抱着他,在他结实的胸膛蹭了蹭,片刻后又开口,“孟叔叔,你那么紧张那个戒指,是有什么原因的吗?”

    容颜觉得,孟少远可能不光是因为那个是订婚戒指,所以才会那么紧张那个戒指。

    孟少远剑眉微微皱了一下,刚要开口,被他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响了起来。

    “孟将军,刚刚肖锐跟我反映,他偷了您未婚妻的戒指。”

    电话里的声音容颜听得清清楚楚,所以猛的怔了一下,容颜从孟少远的怀里坐了起来,快速的穿上了睡衣。

    同时又一只手拉过孟少远的睡衣,帮他披到了身上。

    虽然两人的体格都不会怕这一点入秋来的夜凉,但是这么坦诚相对,还是有点别扭。

    孟少远拿着手机,脸上没有一点情绪波动,只对着手机说了一声,“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怎么回事?戒指有线索了吗?”

    容颜眨着眼睛看着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没事人般的男人,戒指有线索了,他居然一点都不激动?

    “小丫头,激动什么呢?”孟少远勾着唇,邪邪的看着容颜,“看来还是很精神的嘛!”

    说完一把拉住容颜,倾身把她压到了身下。

    容颜只觉得身子被拉了一下,而后就成了男上女下的姿势。

    “孟少远!再胡闹我以后不来这里住了啊!”

    孟少远深邃的眼中碎光闪动,没有理会容颜的反抗,直接低头吻了下去。

    正在好奇心满满的时候,被人拉着做少儿不宜的事情,容颜是真的一点心情都没有,直接一脚就踹向了孟少远。

    “唔!”孟少远闷哼一声,已经从容颜身上躲开。

    而容颜却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缠着他,便跟他打了起来。

    两人也是很久都没有交过手了。

    初一交手,孟少远还愣了一下,看来他的丫头在最近这段时间内进不还是蛮大的。

    不过,虽然进步大,但是要想在孟少远手中占得一点便宜,也还是不容易,不过幸亏孟少远一直在让着她,同时,也在指引教导着她。

    就像容颜那时候指引教导王思安一般,孟少远不经意的一个动作,似乎都能让容颜眼前一亮一般,快而迅速的找到窍门,而后反手给孟少远一记猛攻。

    孟少远好心情的一点点的教导着她,没多长时间,他发现,丫头居然能一直在他手中过上十几招了。

    孟少远眯了瞎眼,反手一勾,把容颜勾进了他的怀里,下巴放到了她的颈窝处,“丫头确定要这么一直运动下去吗?”

    容颜皱着眉,对孟少远的这个挟制很是不满,她才刚刚找到一点感觉。

    “不行吗?”

    孟少远淡淡勾唇笑了一下,“如果丫头精力十足的话,我倒是更喜欢另外一种床上运动。”

    “想得美。”容颜从他怀里一挣,便挣脱了开来,两人迅速的又打了起来。

    也还好,这个卧室的空间足够大。

    容颜鬼魅的身影随着她的动作越来越快,快到,到后来连孟少远都有点招架不住了。

    孟少远皱着眉,思索了片刻,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丫头是水属性的灵力,水属性,主速度,再加上,她体内的那个小东西,现在应该快醒来了吧?

    等它醒来,丫头的速度只怕会比现在还要快上好几倍。

    啧,再这样下去,或许有一天,他真的就拿她没辙了呢。

    “咝!”一个不留神,孟少远眼前暗影一闪,容颜竟直接挟制住了他的脖子。

    看着眼前淡笑的小女人,孟少远无奈的勾了下唇,“丫头进步很大,不得不说,丫头的天赋,是孟叔叔所见过的最好的。”

    容颜眨了下眼,微微有些喘息,跟孟少远过招,是前所未有的累,伸手抹了一下额角的汗,容颜看着孟少远,“孟叔叔,这世上,有很多咱们这样的人?”

    孟少远那她的手拉下来,点了一下头,“对,很多。”

    这个回答,可以说是在容颜的预料之内,也在她的料想之外,这世上,既然会有她,有孟少远,有沈默涵,那么有其他人也不算奇怪,但是,这个很多,还是让她小小的吃了一惊。

    “你所见过的,浩然带领的那30个人中,我从M国带回来的几个,都是有灵力的,不过,他们却不是主修灵力罢了。”

    容颜怔了怔,那群人她都是见过的,但是却没有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过灵力波动,“是他们把灵力都隐藏了起来了?”

    “不,他们没有隐藏,只是,他们的修炼方法和咱们不同罢了,咱们是住修灵力,而他们则是主修古武罢了。”

    “古武?”

    容颜又一次瞪大了眼睛,“就是能给他们练就的那种内家功夫吗?”

    孟少远笑笑,把好奇宝宝一般的容颜拉进了怀里,“其实,那些算不上是内家功夫,只是他们修炼灵力的资质有限,所以另辟蹊径,开创的另外一种修炼方式罢了。”

    “那咱们现在这样,是不是也可以称之为古武修炼?”

    好不容易抓住这个机会了,容颜直想一口气的把埋在心里的所有问题都问一边,她对于修炼这一方面,可以说除了蛋蛋给她灌输的那一点微薄的知识外,真的事一无所知。

    “不,咱们是古灵修炼者,比古武,要高大上许多。”孟少远忍者笑,刮了一下容颜的鼻子。

    “嗯?怎么说?”又是一个新鲜词,容颜再一次瞪着她干净透明的眼睛看着孟少远。

    对于她的这个样子,孟少远可以说是一丁点的抵抗力都没有,不觉得喉结上下滚了下,狠狠的在她唇上允了一下后,才又开了口。

    “其实,有灵力的人,都可以修炼古武,但是古灵,却是需要经过洗礼的人,才能修炼的。”

    “因为没有洗礼过的人,即便是天赋在高,也都只能是修炼到聚灵阶段,就像是沈默涵,他的天赋,说起来还算不错,但是,却因为他没有洗礼,也只能是停留在聚灵阶段,而他以后要修炼的,就是古武,尽量的利用体内的那点灵力,不断是塑造属于自己的力量,这样,他以后也会变的很强大。”

    说到洗礼,容颜忽然想到了什么,“孟叔叔,你说的那些人,都是你从一开始就带在身边的吗?”

    “有些是,有些不是,怎么?”

    “那当初他们刚开始修炼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让他们洗礼呢?”

    孟少远看着她怀里眨着大眼睛的小女人,不禁哈哈笑了起来,“傻丫头,你以为每个人都可以洗礼的吗?”

    不是吗?容颜呆呆的看着孟少远,忽然间想起她之所以能洗礼,是因为蛋蛋的原因,那孟少远呢?

    “孟叔叔,那你…”

    孟少远知道她想问什么,可却没有回答,只是呵呵笑了一声,没有等她问完,就一把抱着她又上了床,“今天先问这么多,来日方长,现在已经太晚了,明天还要上学呢,先睡觉,嗯?”

    容颜撇撇嘴,看了眼床头的表,已经两点多了,可是她却一点睡意都没有,不仅没有睡意,还兴奋的厉害。

    孟少远今晚的这一番讲述,像是为她开辟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般,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她们以外,还有着很多的跟他们相似的人。

    这,使得她原本一颗沉寂的心忽然跳动了起来一般,仿佛外边有着一个更强的世界,等着她去探索一般。

    可是,孟少远居然这个时候说让她去睡觉。

    “丫头,等你再强大一点了,你自然会解除到这一层次的东西,现在,不必着急,你一步步的来就好,在此之前,孟叔叔会为你撑起一片天,把你护的严严实实的,让你不会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丫头,孟叔叔等你成长起来,我们一起去看外边的世界。”

    容颜双手攀上了他的肩膀,抬头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而后才说了一句,“好,孟叔叔等着,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嗯,睡吧。”孟少远轻轻说了一句,他话音落,容颜就已经安静的睡了过去,等容颜睡过去以后,孟少远手上忽然多出了一个戒指,戒指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的温润,孟少远拉起容颜的手,轻轻的把那个戒指套在了她左手的无名指上。

    而后孟少远起身,穿上衣服,出了门。

    在他出门以后,容颜手上的戒指在黑暗的房间中忽然闪出一道蓝色的光芒,直接把容颜笼在了中间。

    ------题外话------

    咳咳,是不是有点重口味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