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寿宴!(一更)

作者:凤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大叔别走小说82835小说刘子光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我们的爱回不来小先生请赐教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千金重生:妻色撩人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爷爷,您了解她吗?您就认她做孙女!她是什么家世,她为人怎么样,您怎么连问都不问就直接说认她做孙女?万一她对咱们…”

    “你给我住口!”谭老爷子怒吼一声,马上热闹的大厅就安静了下来。

    谭老爷子的脾气但凡是跟谭家接触过的,那都是知道的,爆,格外火爆。

    一般在家里没人敢忤逆他,当然,老人家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也因为他讲道理,所以一般也很少有人忤逆他。

    而谭子健今天是自己气不顺,所有看什么事都不顺眼。

    原本容颜刚出来的时候,他看的也迷了眼,但是在看到他跟孟少远在一起以后,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一下子他就想起了那个在他身下娇吟但是却喊着孟少远的女人。

    现在这个女人居然也跟孟少远有关系。

    不仅有关系,还是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为什么好女人都特么的看上孟少远了?!

    他心里窝火,想他谭子健比孟少远一点都不差,以前他也从来没有觉得他比孟少远差,可是从安逸桥那里,他居然有一种被孟少远踩在脚下的感觉。

    而且,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居然也成了他的未婚妻,他越想越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平时,他也不是爱冲动的人,而且在谭家长大,察言观色的本领他学的一打一打的,按平时他的处事风格来说,老爷子主动提出要认人做孙女的时候,他应该是第一时间站起来说容颜好,说的老爷子越高兴越好的。

    但是今天居然被孟少远给气的忤逆了老爷子。

    大厅中人都在悄悄的看着谭子健,有纯粹看热闹的,也有面带嘲讽的。

    此时,谭子健身边的一个中年男人站了起来,先是狠狠的瞪了谭子健一眼,而后转过身,笑着对着老爷子说了句,“爸,您别生气,这孩子刚才进来就喝了几杯酒,有点不清楚了,他没有那个意思。”

    “哼!不管他有没有这个意思,这个谭家,还轮不到他说话,即便是我糊涂了,也还有子睿呢,子睿,我收容颜这丫头做孙女,做你的妹妹,你可愿意?”

    谭子睿坐在谭子健的对面,听老爷子这一番话,跟着也站了起来,目光从谭子健着了火一般的脸上掠过,最后对着老爷子点点头。

    “爷爷,容颜姑娘对我们谭家有大恩,即便是认,也应该是问容颜姑娘,她若愿意,便是我谭家之福。”

    言外之意,在她面前他有什么资格说愿意不愿意,真正能做主这件事的,是容颜,而不是他。

    他这么一番话,可谓是让整个大厅的人都惊了一下,这话什么意思?这把容颜抬的也太高了吧?

    她若愿意,便是我谭家之福?

    这句话说的,仿佛不是容颜扒上谭家,而是谭家扒着容颜似得。她一个小姑娘家,何来这么大的面子能让谭子睿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而且这番话是谭子睿说的啊,不是那个爱拍马屁的谭子健,众所周知,谭子睿为人正直,从不做曲意逢迎之事,那就是说,他这番话全是发自内心的!

    难道这个容颜真有什么特殊的,能让谭子睿这样?

    众人心里百转千回,想到了各种原因各种可能,但却都忽略了谭子睿说在最前边的一句话,容颜是他们谭家的大恩人。

    不过,别人没有注意到,在老爷子这一桌的这么一群老人精却都是注意到这句话了。

    这丫头居然是谭家的恩人?这是连孟老爷子都没有想到的。

    “还记得我上一次闹得特别凶险的那一次吗?”谭老爷子转头轻声问了孟老爷子一句。

    “记得。”怎么不记得,那一次他还专门去看了他,本来以为,那会是最后一面了,却没想到,这老东西后来又好了。

    “难道是颜颜?”孟老爷子瞪着眼睛,满眼都是惊讶,不过,前后想想,也觉得只有这样才解释的通,那样凶险的病,能短时间内康复成这样,除了这丫头,还能有谁?

    到现在,他也算是彻底明白了为什么这老东西一见他孙媳妇儿就想抢了。

    既然是有着这么一层关系在呢,那他也就没什么不放心了,“行了丫头,你谭爷爷这怪老头子,让他开口施谁点恩惠可是不容易,你还不快点认了?!”

    说完,又悄悄的凑到了容颜耳边,“这样,你在京城也就有娘家了,孩子,以后没人敢欺负你了!”

    容颜淡笑看着孟老爷子,她想说,其实真没有人能欺负得了她,可是,看着老人乐呵的表情,再看看这边谭爷爷期盼的眼神,她忽然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那,以后谭爷爷可要多疼我一点。”

    “哈哈哈!好!”谭老爷子高声叫了一声,那兴奋的样子,已经有几十年不曾在这个老人脸上出现过了。

    “以后,容颜就是我谭建明的孙女,跟谭子安在谭家的地位一样,谁要是敢欺一下她,就是欺我谭家!”

    老人又郑重的说了一句,而后拉着容颜对着对谭子睿招招手,“子睿,把我早准备好的东西给了丫头。”

    “是,爷爷。”谭子睿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了容颜,“容颜妹妹,欢迎来到谭家。”

    容颜对谭子睿笑了一下,第一次两人见面还是在秦川给谭老爷子医病的时候,现在再见面,居然成了这样一种兄妹关系,不得不说,缘分有时候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谭子睿冲着容颜眨了下眼,“以后孟二敢欺负你,你就直接来找我,别人怕他,我可不怕!”

    容颜怔了一下,随后跟着谭子睿笑了起来。

    不远处的孟少远看到这一幕,目光从谭子睿身上掠过的时候,不自觉的暗了一下。

    “行了行了子睿,赶紧回去坐吧,真是没想到我们家老爷子办生日宴,倒是让你们谭家人先出了个风头,爸,咱们也不能就这么落后吧?!”骆歆苒此时走过来说了一句。

    不能让人觉得只有谭家疼颜颜啊,他们孟家也是很疼媳妇儿的好吗?

    “对,歆苒说的对!不能让他们谭家人占了风头!”

    老爷子往大厅中看了一眼,回头看骆歆苒,“把我让你带过来的东西都拿出来吧。”

    老爷子从容颜手中接过来样东西看了一眼笑了起来,“大家都看到了,这是一份孟氏集团的股权转让协议,分别是阿远他爸,还有阿远他妈给儿媳妇儿的,一共是百分之十。

    虽然不多,但是之前,我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也给了颜颜了,所以,从今天起,颜颜手中一共拿着的是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跟阿远一样。

    这也就意味着,颜颜,以后在我们孟家享有的地位,也是跟阿远一模一样的!从今天起,颜颜这孩子,就是我孟家最具实权的一代掌家主母!谁敢对她有一点不敬,就是对我孟家不敬!”

    老爷子说完整个大厅又静了下来,大家一个个都目瞪口呆的,不知该说些什么,今天这个生日宴,这一个个重磅炸弹,是要把他们都轰晕吗?

    前边有一个谭家,说谁欺她,就是欺谭家,后边有一个孟家,说谁对她不敬,就是对孟家不敬。

    这,敢问整个京城,还有人敢对她说一句不是的吗?

    这两家,是要把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孩子捧上天啊!

    容颜也呆呆的看着孟老爷子,这份礼,有些太贵了吧?

    “爷爷…爸…妈…这,颜颜不能收。”是真不能收,她已经有孟家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了,她在孟家的分量已经够重了,这份礼,她实在是不能再收了。

    不是她的身份拿不起这份礼,而是,这会让外边人怎么看孟家,怎么看孟叔叔?

    “是看不上这份礼?”老爷子看着容颜。

    “不是,爷爷,是我不需要,即便是没有这百分之十,我也一样是孟家的主母,也一样没有人敢对我不敬,即便有,也有孟少远护着我,谁,都不会从我这里占得半分便宜的,孟家,只要一个控股人就行。”

    见老爷子还要说什么,容颜又凑到老爷子耳边,“爷爷,你们疼我,我知道,但是我也疼孟叔叔,我得给他这一家之主留点面子啊,所以,这东西我就不要了。”

    “哈哈哈,你这孩子,好,随你,思琛,歆苒,虽然这东西孩子不要了,但是咱们可说好了,什么时候颜颜想要,你们可要随时给出来!”

    “放心,爸。”

    “好,那就这样,寿宴开始。”

    老爷子说了一句坐了下去,容颜远远的冲着孟少远眨了下眼。

    “既然疼我,那今天回去多做几次?”

    孟少远没有张口,但是声音却响在容颜耳边,再看那边男人神采飞扬如意自得的样子,容颜很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老爷子说了一声寿宴开始,便开始有人过来敬酒给老爷子祝寿。

    容颜就在老爷子身边,过来一个人敬酒,她就帮着老爷子解一番酒气,省的这么多人,他一不小心喝多了。

    同时,她也粗略的在大厅中扫了一眼。

    由于谭子安之前的那番提醒,她刻意的在大厅中找了一下孟少倾的身影,但是却发现,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他居然没有在场,不仅他,长房一家都没有在场。

    是老爷子没有让他们来?还是他们故意没来的,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

    正在容颜纳闷的时候,忽然呼呼啦啦从外边进来了一群人,走在最前边的,正是容颜刚才在找的人,孟少倾。

    孟少倾进来以后就看到了容颜,眼中一抹嘲讽闪过,而后走到了老爷子面前,“爷爷,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老爷子冷哼一声,虽然对着一家人的迟到很是不满,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说什么。

    “这种场合都能来晚,赶紧给我滚过去坐好去,丢人现眼的!”

    孟少倾细长的眼中带着一丝玩味,看看容颜,又回头看了眼正从那边走过来的孟少远。

    而后对着老爷子笑了一下,“爷爷,先不急,我有事情要跟您说。”

    老爷子何等人物,对孟少倾的那点小心思一眼就看了出来。

    他能容忍两兄弟互斗,大家族,哪里还没有个纷争,也能容忍手段狠辣,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他很明白什么叫弱肉强食,但,那也只是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

    等尘埃落定之后,他想看到的是和平,是安定,是强者的服众是弱者的服输,所以,在后来,他即便是耍小孩子脾气,也把孟少倾接了回来。

    可回来后呢?老爷子眯着眼睛警告孟少倾最好别在这里胡闹。

    但是他要是真那么听话,他也就不是他了。

    “爷爷,您别那么看我,这件事毕竟关系着我们孟家的家门干净,所以,我觉得,还是说清楚的好,虽然我不是家主,但是作为您的长孙,我还是有义务做到让孟家越来越好的,您说是吗?大家说是吗?”

    “你!你这个混账!我!”老爷子一阵急火攻心,眼看脸色忽然涨红,容颜忙扶住老爷子一股医之灵进入他体内,帮他平复着情绪。

    “爷爷,您别气。”容颜清清淡淡的声音忽然响起,一股清凉的甘泉一般流入人的心田,让愤怒中的老爷子,莫名的一阵心安。

    “颜颜呐,这臭小子…”

    “爷爷,您为什么总是骂我呢?您不敢让我说,是不是您也知道说出来不好看?自己和二叔一家千宠百宠千娇百纵的儿媳孙媳,竟然是那样一个人,您是不是也觉得下不来台?”

    “你!混账!”

    老爷子怒红了眼,甩手给了他一巴掌。

    响亮的耳光声震的人心里慌了一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孟少倾要说的居然是关于这个京城地位最高的新宠容颜的事?

    难道这容颜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而且看老爷子的样子,很明显也是知道些什么事的,现在是故意阻止孟少倾说。

    看来,是真的有事啊。

    众人心里猜测,可当事人却在那里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

    容颜除了最开始的时候安慰了一下老爷子以外,后来就没有再开口,不仅没有开口,此时还看好戏一般的看着孟少倾,那双迷人的眼睛,仿佛是再说,“我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

    孟少远此时也已经到了近前,修长的手臂勾住容颜的腰,把她揽进了怀里,一双深沉的目,看着对面,他的堂哥。

    “你,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从今天起,我孟振华没有你这个孙子!我孟家没有你这么个人!”

    容颜一下又一下的帮老爷子顺着气,她知道,老爷子必定是气到了。

    其实不光孟老爷子,现在看到这样一番情景,就连谭老爷子也都脸上一片铁青。

    前脚他刚认的孙女,刚说,欺她就是欺他谭家,现在马上就来了一个。

    谭子睿看谭老爷子的脸上,马上上前递了一个药丸给了老爷子,让他吃下以后,也是一脸警告的看着孟少倾。

    孟少倾微怔,他没想到谭家是这个态度。

    他今天既然来了,就打算豁出去了,心里盘算着的是,反正他已经再孟家没有多少地位了,就连他爸,老爷子都放任孟少远去折磨了,就更不要说他了,所以,即便是在孟家地位再差,他也都无所谓了,至少,他还有谭子安,还有谭家,谭家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女婿落魄到被逐出家门吧?

    心思一转,料定谭老爷子是因为爷爷跟他生气了。

    “谭爷爷,二哥,你们别急,我是真的有话要说,这个贱人…咝!”

    “啪!”又是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在孟少倾说出贱人以后狠狠的甩到了他的脸上,是,谭子睿出的手。

    ------题外话------

    二更在中午~二更在中午,二更在中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