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遗憾!(一更)

作者:凤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暴升级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82835小说刘子光大叔别走小说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10088小说叶谦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千金重生:妻色撩人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谭老爷子恍惚了一下,就恢复了正常,抬头赶忙看了一下孟老爷子和容颜的神情,见两人没有任何的异样,才放下了心。

    算了,有些事,他这辈子就不奢望了,能看子睿成亲不也错,“丫头啊,你可得让我多活几年,你看看子睿,这到现在了,眼看三十了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爷爷看着都着急,这要是等着抱重孙子,不知道等到那年去了,所以你可得让我多活几年!”

    “哈哈,爷爷,您放心,我说过让您抱重孙子,就必定不会食言,您的身体状况真的是比我第一次见您的时候好多了,所以,要调理并不难,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容颜调皮的对谭老爷子眨了下眼而后又想起什么事情一般,撇了下嘴。

    “这丫头,一会儿笑一会儿又撇嘴的,这是又怎么了?”谭爷爷看着容颜的样子忍不住的想要逗逗她。

    容颜郁闷的看着谭老爷子,“爷爷,您前边还说把我当亲孙女,难道我的孩子就不算您的重孙子了吗?虽然我我知道我确实不是您的亲孙女,但是您却只惦记着子睿哥的孩子,这也太厚此薄彼了吧?”

    “啊?”谭老爷子愣了一下,“哈哈,爷爷错了,对对对,你跟阿远都已经领证了,应该先盼着你们的,是爷爷不对,爷爷跟你道歉,啊,丫头别气了,都是爷爷的错,爷爷不该厚此薄彼的,颜颜你可得快点努力,赶紧的给爷爷生个重孙子出来。”

    “哈哈哈,老东西,你算是,不是我打击你老孟,别说颜颜不是你亲孙女,就算是,她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那也首先是我孟家的,轮不到你呢啊!”

    “小气了老孟,重孙子是大家的,不要划分的那么严格嘛,再说了,颜颜这不还…等等,老孟,你刚才说,颜颜肚子里的孩子?颜颜,丫头,你有了?”

    “嗯,两个多月了。”

    “这,这,这俩孩子这速度也太快点了吧,不行不行,我还是得催催你我们家那个臭小子,子睿,子睿臭小子你赶紧给我过来!”

    谭子睿跑过来的时候手上还沾着面粉,着急忙慌的样子,过来一看老爷子没事,才松了口气。

    “爷爷,怎么了?”

    “哼!怎么了?阿远这臭小子比你还小两岁呢,现在人家都要有儿子了,你呢?今年你要是再不把孙媳妇儿给我领回来,就怪我逼你去相亲了!”

    谭子睿担心了半天,怎么也没想到老爷子要说的居然是这事。

    不过,阿远要有儿子了?看看容颜,在看看孟少远一脸得意的样子,谭子睿冷哼了一声,“爷爷,放心,缘分到的时候,我自然会给您把孙媳妇儿领回来的。”

    “你这臭小子!”谭老爷子冲着谭子睿的背影又骂了一声。

    孟爷爷看到以后忍不住的大笑,这一次可算是让他领先一次了,不错,阿远这小子争气,不仅早早的娶了媳妇儿,还早早的有了孩子,这点他实在是不要太满意。

    在看看自己老战友那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子,孟老爷子很不厚道的上前拍了拍谭老爷子的肩膀,“老东西,别气了,子睿不是都说了吗,缘分到的时候自然就给你把孙媳妇儿领回来了?”

    “缘分缘分,谁知道他缘分什么时候到啊,要是他一辈子不到,我就被想抱重孙子了!”

    “哈哈哈,实在不行,到时候我重孙子借你抱两天,这总算行了吧?”

    “那也是我的重孙子!”

    ……

    两位老人越吵越欢喜,容颜心里也难得的轻松,只守在两人身边脸上带着笑,看着两人争吵,既不劝他们,也不帮任何一个。

    直到两人把战火再次引到了容颜身上。

    “颜颜,你身边有没有想一样的好姑娘,快点给你哥介绍介绍。”

    “颜颜,不帮他,这老东西脾气那么坏,人家小姑娘来了,还不得被他吓到。”

    “我脾气再坏有你坏吗?”

    “怎么没有…”

    ……

    实在是被两人这幼稚的吵架方式逗的想笑,容颜再也忍不住了。

    “好啦,两位爷爷,别吵了,你们就算是让我介绍,我身边现在也没有合适的啊,不过谭爷爷您放心,有好的的话,我必定先想着子睿哥。”

    “哈哈哈,老孟,看到没,到底是我孙女,向着我!”

    “哼!”孟爷爷冷哼一声,没有再跟他吵下去,倒是在听到他说,到底是我孙女的时候,目光忽然晃了一下。

    *

    吃饭时,谭子睿见老爷子难得的高兴,就跟容颜说,让她以后有空多到大院来,来陪陪谭爷爷。

    谭家跟孟家不一样。

    因为都是从政,所以外边没有太奢华的别墅,谭子睿跟谭老爷子住的都是大院,跟孟爷爷离的不远,所以这一提议刚一提出,就得到了孟老爷子的支持。

    “对,颜颜以后周末多过来,我们两个老头子平时无聊,你过来我们还能有点新鲜气,你都不知道,你谭爷爷是有多少年没有像今天这么笑过了。”

    孟爷爷这话一出,房间中的气氛马上有点沉重了,尤其是知道内情的那几人,都人忍不住的打量谭老爷子的神情。

    倒是谭爷爷,无所谓的摆了一下手,“哎,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还提什么,其实后来也不是不高兴,就是没有遇到过什么大的值得高兴的事而已,现在不一样了,有了孙女了,我睡觉都能乐出声来,颜颜啊,你以后可得过来多陪陪爷爷。”

    “好,爷爷放心。”容颜干净明亮的眼睛转了转,冲着谭爷爷点了点头。

    吃完饭,容颜孟少远二人跟谭子睿一起把孟老爷子送了回去,顺便认了一下家门便离开了。

    两人手拉着手走在大院的路上,深秋的夜晚微微有些凉,孟少远直接把身上的外套脱了批到了容颜身上。

    容颜抬头看着他,“孟叔叔,谭爷爷好些年不开心是因为那个牺牲掉的小儿子吗?”

    其实这个问题,若放在平时她根本就不会问的,毕竟,她从来都不太热衷于别人的事,即便是孟家的事,她也都很少问,但是今天晚上她见谭爷爷脸上那一瞬间的落寞时,总觉得忍不住的心疼。

    “嗯。”孟少远没有任何的隐瞒,谭家老爷子曾经有一个极其出色的有一个小儿子,这个小儿子从来都是老爷子的骄傲。

    据说,若是谭家那个小儿子还活着的话,不论是他还是谭子睿,都不会有他优秀,而谭老爷子之所以现在这么宠谭子睿,也正是因为谭子睿比较像他那个小儿子。

    只可惜,天妒英才,谭家的那个英才,在他刚满二十岁的时候,出国去执行任务,却牺牲在了国外,这成了谭家老爷子今生最大的遗憾,这件事,是全华夏人都知道的,孟少远当然也不会傻到拿这件事去隐瞒容颜。

    “哎,还真是天妒英才,也苦了谭爷爷这么多年。”容颜说了一句,声音依然清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孟少远勾唇看着她,“我的小丫头今天怎么忽然多愁善感了?”

    容颜挑了下眉,“有吗?呵,可能是看到谭爷爷就想到我外公了吧,毕竟我妈也是早早的就不在了,那种失去儿女的遗憾,只有经历过才会知道,但是至少我妈还留下了我跟清扬给我外公做念想,谭爷爷他就更可怜了。”

    孟少远看着她,眼中闪着心疼,轻轻在揉了下她的发,把她带入怀里,“今天谭爷爷见到你难得的高兴起来了,以后咱们周末有空,就多过来。”

    “好。”

    月影疏斜,月光下两人的身影紧紧依偎,在清凉的深秋中,温暖着人心。

    而此时,同样是在这样一片月色下,京城市郊的一个仓库中却上演着另外一种大戏。

    安逸桥瑟瑟缩缩的站在仓库里,身体忍不住的打颤,又是这里,又是这里!

    这个仓库,对她来说已经太熟悉了,因为从她想逃跑后来被抓回来后,每一次谭子健想要折磨她,都是会把她带到这里。

    这个地方,她来过多少遍,每一次在这个地方,谭子健给她的都是生不如死的折磨。

    原本她已经在好好的讨好谭子健了,两人的关系也一点点的缓和了,谭子健已经好几天没有带她来这里了,她本以为,她能继续一点点的感化谭子健,就算他不肯放了她,也总有一天会跟她好好相处的。

    她觉得,谭子健之所以会折磨她,左不过是因为吃醋,等她让他觉得她喜欢的人是他,相信他就会好好待她了,跟孟二爷无缘了,说不定她还能进得了谭家,谭家,那可是一点都不必孟家差的啊!

    可就在她觉得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的时候,今天谭子健居然又把她带来了这里。

    以前一次又一次的噩梦袭上心头,安逸桥又忍不住狠狠的打了个冷战。

    “今天不做,你不是喜欢孟少远吗?今天,我就来跟你说说孟少远,怎么样?我够好吧?”

    谭子健鬼魅般的声音响起,安逸桥第一反应是躲闪,然而,在听清谭子健的话以后,她忽然怔在了那里。

    不敢置信的看着谭子健,她眼中满满的都是惊喜,“子健,你肯放过我了吗?今天不折磨我了对吗?我知道,子健你对我最好了。”

    谭子健看着眼前欣喜的小姑娘,还真有那么一秒钟心疼了,如果不是她第一次的时候叫的是孟少远的名字,面对着这么一个楚楚可怜的美人,他还真有可能就忍不住心动了。

    伸手掐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抬起来,强迫她看着自己。

    “安逸桥,你来说说,我到底是哪里不如孟少远?”

    安逸桥一怔,眼中的欣喜瞬间幻灭,变成瑟缩的恐惧,她怎么就忘了眼前人是个恶魔了?

    面对恶魔,一味的装可怜博同情是没有用的,但是现在,除了这条路,她还有别的办法吗?

    谭子健虐待她,但是也防着她,他不让她接触他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她想找人求助,都找不到。

    “说!”

    感觉到安逸桥的走神,谭子健又恶狠狠的吼了一声,随后手上一抽,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根小皮鞭来。

    冰凉的皮鞭,在安逸桥的脸上蹭了蹭,谭子健一把把安逸桥推倒在了地上。

    坚硬的地面磕得她浑身发疼,但是她却根本顾不上那些疼痛,因为她刚刚一倒下,谭子健手中的皮鞭便甩到了她的身上。

    由于进来这里以后她的衣服就被他扯掉了,所以那皮鞭就那样直接甩到了光luo她的身上。

    瞬间皮开肉绽的疼痛,安逸桥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子健,求你,求你放了我,我保证,保证跟你在一起的时候绝对不会想别的男人一下,我保证!”

    安逸桥忍着疼痛猛爬几步抱住了谭子健,她得想尽一切办法保全自己,在她想到脱身的办法之前,她最起码不能被这个男人折磨死。

    然而谭子健却冷笑一声,一脚踢在了她的胸口上。

    “安逸桥,想让我饶了你?好啊,只要你说,说说我到底是哪里不如孟少远,说的我满意了,我就饶了你,嗯?可是,你要是没能说的我满意,一句话,一鞭子,如何?”

    “不不不,子健,你没有不如他,只是我遇到他比遇到你早而已,如果我早点遇到你,我也一定会爱上你的,子健,真的,你不必为这些事情吃醋。

    其实我也没有多爱他,我现在爱的人是你,女人都是这样,身体给了谁,最后就会爱上谁,子健,我爱上你了,我真的爱上你了,求你,别再折磨我了,我保证跟你好好过好吗?”

    安逸桥说的情真意切,似乎她真的爱谭子健多深一般,谭子健冷笑一声,手中攥着鞭子走到她面前,蹲下身来,右手食指抬起她的下巴,轻轻的在她下巴上摩挲了一下。

    “你说,身体给你谁,最终就会爱上谁?”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谭子健的转变太过明显,面对着忽然温柔下来的男人,安逸桥看到希望一般,猛地点头,“嗯嗯,子健,我现在爱的真的是你!咱们俩好好的,好不好?”

    安逸桥眼中含泪,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一般人真就心软了,但可惜了,她的对手是谭子健。

    安逸桥含着泪,看着他,为了讨好他,她甚至想忍着恶心去吻他,然而,她还没有吻上他,却赫然发现,刚才还温柔的不像话的男人忽然又变了脸。

    谭子健冷着脸,一把把安逸桥推开,随后一鞭子就甩到了她的身上。

    “贱人,就凭你也有资格爱我?呵,吃醋?安逸桥,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还爱我,安逸桥,我告诉你,从始至终,你都不过是一个玩具而已,你,就连爱我的资格都没有,以后不要跟我说爱,嗯?

    呵,还身体给了谁你就会爱上谁?那好啊,我等会儿叫一帮兄弟过来,轮着番的把你上了,如何?”

    “不不不…求你,子健,不要,求你不要这么对我!”这下,安逸桥时真慌。

    “子健,求你,求你,不要!不要…我只想把身体给你…”

    安逸桥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谭子健垂目看她,虽然不在乎她,但是不得不说,她那句只想给他取悦了他,没有哪个男人是不喜欢女人这句话的。

    目色深了深,谭子健弯腰捞起地上的女人,毫不怜惜的把她扔到了一边的一个破旧的垫子上,俯身压了上去。

    安逸桥闭着眼睛,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流,她知道,她躲过了一劫,但是,却始终躲不开这个叫谭子健的男人。

    ------题外话------

    二更在中午,二更在中午,二更在中午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