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她到底想干嘛?!(二更)

作者:凤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大叔别走小说82835小说刘子光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我们的爱回不来小先生请赐教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千金重生:妻色撩人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容颜目光骤然转冷,冰刀似得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蓝若依。

    但是蓝若依却依然一脸的平静温和,脸上是此项的笑容。

    “我怎么觉得,蓝姨你好像很怕我去查似得,难道蓝姨知道什么事情?”

    “怎么会?我这不是担心你的安全吗?你这孩子,我跟你妈妈关系那么好,我能怕你知道什么啊!”

    蓝若依淡淡笑了一下,之前微微有些慌乱的心,此时也沉静了下来。

    容颜冷笑一声,“为了我妈,危险一点也无妨,总归,我是会保护好自己的。这就不用蓝姨你操心了。”

    “那好吧,既然你执意要查,那我也不好阻拦,但是记住,一定要小心,至于你妈妈当年的事,你也知道,你要是想知道她结婚之前的事的话,我知道的还多一些,但是结婚以后,说实话,我们的联系就少了。

    你也知道,女人结婚以后,总是以家庭为重的,你妈妈结婚以后,跟我们这些同学联系就很少了,我也就是偶尔才去看看她,说的也都是一些再家常不过的话了,可能,给你提供不了太多的线索。

    不过,你之前说的,从你妈妈的遗物中找到了线索,是什么线索啊?明显有所指吗?还是你猜的啊颜颜?要不我帮你分析一下?”

    “不用了,蓝姨也说了,那很危险,我怎么忍心陷蓝姨于危险之中呢?”容颜直接站起了身,“对了,听说蓝姨最近也去看过我妈妈的老师了?真是多谢蓝姨还替我妈妈挂念着她的老师。”

    “都是应该的。”

    “嗯,希望到最后,蓝姨也能一直保持着这样一副温和的样子。”

    容颜说完转身离开。

    这句话什么意思,她相信蓝若依听得懂。

    蓝若依也确实听得懂,在容颜离开以后,她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消失了。

    而后脸上出现了一抹从不在外人面前显示过的狠厉。

    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修炼的太好了,不过片刻,她就又恢复了原本的温和,沉静如玉,淡淡温暖。

    而后她拿出手机来,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那个老家伙做了吗?”

    “老家伙还好说,就是他身边的那个闵毓不好对付,他的防备心太强了,我们才刚刚动手,他就有所察觉,带着老家伙就跑掉了。现在我们还在查找他们的下落中。”

    “废物!”蓝若依狠狠的吼了一声,而后深吸了一口气,“动作快点,容颜应该也已经在找了,你们动作尽量快点,务必赶在容颜前面把那个老家伙做掉,记住,手脚干净点。”

    “……”那边犹豫了一下,“你真的下定决心了?真要做掉他?他可是…”

    “废话,不然我派你过去干嘛?我告诉你,敢把这件事办砸了,你就别回来见我!还有,以后不要让我听到你在我面前提他一句!”

    “是!”

    挂了电话,蓝若依才稍稍松了一口气,至于叶敏当年的遗物,她不觉得会有什么,当年她把她留下的那点东西里里外外的翻了不知道多少遍,确定没有问题以后才留了下来。

    应该是容颜来试探她的。

    想到容颜,她就一阵阵的头疼,现在想动容颜并不容易,孟少远把她护的太好了,而且,不要说是现在,就算是以后,将来,只要容颜在孟少远的势力范围内,她想要动她都不容易。

    那么,最近来说,唯一的机会就是国际比武大赛了。

    在华夏,动容颜不容易,那就等国际比武大赛的时候,出了国门,她就不信,到时候孟少远还能把容颜护的密不透风?

    而且,据她观察来看,此次华夏的国际比武大赛,容颜绝对是主力人物,若是能把容颜除掉,华夏的实力就能缩减一半。

    呵,谭斳,你想要保住的东西,你一直在保的东西,我偏偏要毁掉!

    不管是你要保住的女儿,还是你想要保住的华夏!

    想到此,蓝若依又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再合作一次怎么样?”

    “怎么合作?”

    “和以前一样,各取所需。”

    “说。”

    “你不是一直想要除掉容颜吗?等到她国际比武大赛的时候,我给你创造机会,怎么样?”

    “好。”

    这一次,挂了电话,蓝若依才算是真的放下了心,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哼起了歌,而她的手指,却在手机屏幕上来回的摩挲着。

    眼中带着眷眷深情,而此时,她的手机屏幕上,是一张看起来有些年代的黑白照片,照片中,她满眼情意的看着一个男人,照片中看不出男人的样貌,有的只是一个背影,但是单从背影,就能看出他的卓越不凡。

    这张照片,正是之前容颜在谭家和在叶家都看到过的那张,放在信封中的照片。

    而蓝若依,此时手指只放在那个男人的背影上,带着无限的眷恋。

    “阿斳,你只能乎我一个的。”

    **

    容颜从这里出来以后,脸上一直覆着一层冰霜。

    “试探出什么了?”

    “哼,我妈的事,跟她必定脱不了干系,甚至…”

    容颜说,甚至上一世的家破人亡,她都觉得,跟蓝若依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上一世她的死,她觉得跟蓝若依有关,那么清扬和外公后来出事,是不是也跟蓝若依有关呢?

    今天蓝若依提起外公的时候,话里分明是带着威胁的意思的。

    “还是要把外公他们接到京城来住。”

    “好,我安排。”孟少远没有多说,直接应了下来,确实,把叶家一家人放到秦川去,确实是让人不放心,如果外公依然眷恋故土的话,等到这边这些事都解决了,等局势再稳定下来,再回去也不迟。

    “唔,对了,刚刚已经有了闵老的消息了,只怕蓝若依此时也应该在找他们,闵老和闵毓也算聪明,当初闵老对曾锦豪的母亲也算是有知遇之恩,那天在遇到你以后,他们就跟曾锦豪取得了联系,在发现有人要对他们不利的第一时间,他们就被曾锦豪转移走了。”

    “曾锦豪的母亲?”

    容颜挑了一下眉,居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啊,那这么说来,她的妈妈跟曾锦豪的妈妈不是算是同门是姐妹了吗?

    “嗯。”孟少远目光闪了一下,看向容颜,“曾锦豪联系我的时候,说是闵老不肯见你,说是让你最好放弃对那一段过往的追查。”

    容颜眼中冷光一闪,“到了这个时候了,明明知道蓝若依要害他了,闵老还是不肯见我吗?”

    孟少远点了一下头,眼中暗光徒然大胜,“这一次闵老的病,或许并不是蓝若依搞的鬼。”

    “什么意思?”

    不是蓝若依搞的鬼?难道真的是她的药出了问题?不应该啊,当时她虽然说是借着给闵老看病的机会想要看看闵毓会不会跟她说什么,但是她也确确实实是在认真的给闵老看了的。

    “据曾锦豪说,他这两天给闵老请了不知道多少医生,但是闵老就是不肯让那些医生给他治病,他甚至连见都不见那些医生,不仅不见,他见到好几次,闵老故意在吃一些跟你所配的药,相克的药。”

    容颜眉头皱的紧紧的,“你是说,闵老的身体,可能是他故意搞病的?那他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不让我去追查当年的那件事?难道是为了保护我?”

    孟少远挑眉点了一下头,又摇了一下头,他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他的病,应该是自己弄出来的,但是到底是不是为了保护丫头,那就不好说了。

    不然没道理好好的一个人,会一下子把自己弄的病的几乎弥留,谁会这么狠?若说是用这种方法来保护丫头?他不信。

    毕竟,就算是保护丫头,那他不想说,丫头也不会逼他,他没有必要把自己弄成这样。

    反而,他越来越觉得,这个闵老,看起来像是在保护丫头,但实际上却他却越来越觉得,他有点像是在保护蓝若依?

    甚至,现在明知道蓝若依一直在找机会对他下手,但是他却依然不肯说出当年蓝若依的所作所为,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说出来,好让蓝若依绳之以法,才会更合理吗?

    还有,他现在用自己的病,嫁祸给丫头,让闵毓觉得,他的病,是因为丫头的药造成的,使得闵毓对丫头百般误会,让这个原本有点希望会对丫头说点什么的人,此时也是,肯定什么都不会说了。

    孟少远看了眼身边的容颜,最终没有把这个猜想说出来,他不知道以丫头的聪明会不会想到,但是,至少,在她明确想到之前,他不想亲口把这个有点残酷的猜想告诉她。

    在她心里,她还是尊重闵老的,毕竟,他是岳母的恩师。

    而,若是一直到最后,她都想不到这一点的话,那等他查明闵老真的是为了保护蓝若依为陷害丫头的话,他会直接动手,除了让他吐出实情以外,他要的,还有他的那一条老命。

    一路上容颜都没有说话,只是在快到别院的时候,给曾锦豪打了个电话。

    曾锦豪说的,跟孟少远说的差不多,怀疑闵老是自己把自己弄病的,至于原因,他也不知道,还有闵老现在的住处,曾锦豪也告诉了容颜。

    “你想去的话,随时可以去,我不会因为他曾经帮过我妈就帮他不帮你,远近亲疏我还分的清,但是妹子,我没办法强迫他见你,他若是执意不肯见你,我也没有办法。”

    “我明白。”

    容颜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电话挂断的时候,车已经停在了别院门口。

    “走吧,先回家,闵老在曾锦豪那里,至少可以确定安全,现在选拔赛期间,你也不便离开,干脆就等到这边选拔赛结束以后再过去吧。”

    容颜点了一下头,跟他一起下车。

    别院里,骆浩然和时光已经结束今天的比赛,早早的就回来了。

    今天容颜那样离开了体育场,大家都有些担心,见她回来,就都围了上来。

    骆歆苒谭爷爷,孟爷爷等人见骆浩然等人担心的样子,才知道今天在体育馆出事了。

    不放心了问了好几遍,骆浩然才把今天在体育馆里发生的事,跟大家都说了一遍。

    “这孩子,这种事你怎么就不跟我们说呢?怎么样?现在心情好点了没有?”

    骆歆苒是一早就看出了容颜对那个蓝若依不待见,此时听说蓝若依竟然有一个女儿跟颜颜长的一样,心里瞬间就不是滋味了。

    她蓝若依的女儿,凭什么跟我们家颜颜长的像?她也有资格?

    不管怎么说,从一开始,骆歆苒的心都是偏向容颜的,在知道容颜不喜欢蓝若依以后,她也就讨厌上蓝若依了,所以在听说了有这么回事以后,她对蓝若依的讨厌瞬间就激发到了最大。

    哼,也难怪颜颜不喜欢她,居然弄出一个跟颜颜长的一样的人来!这让谁,谁能喜欢的起来啊!

    不行,有空她得去见见这个蓝若依也好,还是蓝舞也好,他们家颜颜不能让他们这么欺负了。

    对,还要带上一个整容医生,她倒要看看,那个说是长成那样的女人,到底是长成了那样,还是故意整成那样的,若真是整容成了颜颜的样子,看她不毁了她那一张脸,让她再到处顶着他们家颜颜的脸招摇撞骗!

    骆歆苒听到这些事的反应,虽然有点过激,但是也算是正常反应。

    孟少远对骆歆苒的了解,一眼就看穿了她想要干嘛。

    但是他却没有阻止的意思。

    丫头以前是没有妈,但是她现在有了,有时候,该当妈的出头的时候,她这个当妈的就该出去,不然,还总有人以为丫头这个没妈的孩子好欺负呢!

    至于安全问题,就不用考虑了,在京城,有人想要动他孟少远的妈,还没有人能做得到。

    而此时,相对于骆歆苒的过激反应,谭爷爷却陷入了深思。

    对于蓝若依有一个跟颜颜长的一样的女儿,他跟大家的反应不一样,别人更多的是对蓝若依的讨厌,而他,更多的则是惊讶。

    惊讶于蓝若依有一个女儿,更加惊讶于这个孩子竟然跟颜颜长的一样?

    谭爷爷目光闪了几闪,眼中的惊讶却越来越深。

    至于他想到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他没说,众人此时的注意力都在容颜的身上,也没有人注意到他。

    容颜跟众人说了几句以后,表示自己没事,就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众人走后,谭爷爷的副官才来到了谭爷爷面前。

    “您是不是想起当初蓝若依怀孕的事了?”

    谭爷爷一惊,回过了神。

    而后目光转了几下,点了一下头。

    当年蓝若依怀过孕的事,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而且,知道的人经过了这么多年,大多也都死了,剩下的,估计也就他和副官两人了。

    “我觉得应该不可能吧?蓝若依当年那孩子不是说没了吗?而且刚才我可听浩然说了,蓝若依的那个女儿,到现在才十九岁,跟颜颜一样大。您想想,当年蓝若依怀孕是小谭斳走的那一年的事,那时候距离现在,有21年了。就算孩子在肚子里呆十个月,出来的话,那孩子也应该有20岁了。而且,就算再怎么样,蓝若依的孩子,也不会跟颜颜长的一个样子啊。”

    “我觉得,这个孩子,八成是蓝若依后来收养的。”

    “那就算是收养的,她收养一个跟颜颜长的一样的孩子是要干嘛?”谭爷爷说这句话的时候,像是在质问蓝若依一般,话语中带着怒气。

    蓝若依,她到底想干嘛?

    副官淡淡笑了一下,“您老心里不是都已经清楚了吗?她收养一个跟颜颜那么像的孩子,她还能想干嘛?”

    ------题外话------

    下午会有三更四更应该也会有,但是估计会比较晚因为今天事比较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