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我怕我会忍不住宰了你(一更)

作者:凤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暴升级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82835小说刘子光大叔别走小说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10088小说叶谦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千金重生:妻色撩人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比赛开始,容颜的目光就没有从蓝舞身上离开。

    蓝舞所在的场地离容颜他们所坐的位置稍远,但是,她却依然能把蓝舞的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

    蓝舞的水平确实有点琢磨不透了,因为此时,她根本就看不出她的真实水平来。

    正如骆浩然和时光所言一般,蓝舞的水平好像遇高则高遇低则低,根本没有一个限定一般。

    而且,她很会精巧的利用场上的每一个机会,抓住每一个漏洞,伺机而动,以巧取胜。

    “蓝舞的修为,不在你之下,丫头。”

    正待容颜看不出蓝舞的真实水平的时候,孟少远忽然说了一句。

    容颜猛的一怔,居然是不在她之下?

    她的修为按照孟叔叔和蛋蛋的说法来说,在这个年龄段,绝对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了,可现在却忽然冒出一个修为不在她之下的。

    容颜眯了一下眼,“蓝若依说,她是半路出家,而且从资料来看,她拜师到现在,也才不到一年时间,那她的天赋,也实在是有点太逆天了。”

    孟少远此时也眯眼看着场上的比赛。

    蓝若依的修为确实是高,但是,孟少远却总觉得不对劲儿。

    似乎,她并不是真的在隐藏实力,而是,她本身就只有那么多的实力。

    她对战弱的对手的时候,只有一点的实力,对战强的对手的时候,实力也会变强,这不是她把其他的实力隐藏了起来,而是像是其他的力量像是被封印住了,只有遇到对手才能激发出来一般。

    刚开始看的时候,孟少远以为是错觉,但是后边就越看越觉得像,越看越觉得是。

    为什么会这样?居然连他都想不透猜不明,而且,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所谓封印,一般是把力量全部都封印住,这样不管是什么情况都使不出来。

    但是现在,这种封印却是一种能随时激发出来的,至于激发多少,完全看对手的强弱,这就比较新鲜与诡异了。

    “这个蓝舞很有意思。”

    孟少远忽然说了一句,容颜皱眉看向他,“什么意思?”

    孟叔叔怎么会忽然说蓝舞很有意思?

    孟少远淡笑一下,凑到她耳边,把他刚才的发现跟容颜说了一遍。

    容颜听到以后一脸的不敢相信。

    “孟叔叔是说蓝舞她根本就不是在隐藏实力?”

    孟少远点头,“隐藏的话,多少是有迹可循的,不管从灵力的运用方面也好,还是灵力所蕴含的力量方面也好,只要有心,就都能看得出蛛丝马迹。但是蓝舞这个…是真的一点都看不出来,要么是像我想的那样,要么,就是这个蓝舞的水平太高,高到我都发现不了她的隐藏痕迹。”

    容颜抿了下唇,她并不觉得这个蓝舞,以一个十九岁的年纪就能水平高到孟叔叔都看不出来。

    那么也就是说,这个蓝舞真的没有隐藏她的实力了?那就太诡异了,如果说,她所谓的实力就是,不管遇到谁都能把自己的水平给激发到跟对方一样,或者更高对方一筹的话,那这个人将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存在!

    正在想,那边蓝舞已经从比赛场上走了下来,毫无疑问又赢了。

    昨天今天,两天时间,蓝舞已经在这个体育场中成了红人。

    长的漂亮,气质好,更重要的是,实力好还低调,一下子就赢得了太多人的好感。

    所以,她从比赛场上走下来的时候,观众席上是一片掌声。

    蓝舞淡定从容的笑了一下,而后冲着容颜这边就走了过来。

    到了容颜面前,冲着容颜伸出了一只手,脸上笑容清浅,却恰到好处,因为刚才的比赛,额角薄汗,却彰显着不一样的活力,站在容颜面前,竟显得拨容颜还要耀眼几分。

    “容颜,希望我顶着这张脸,没有给你丢人。”

    容颜淡淡勾了一下唇角,“是争光。”

    “我也这么觉得,我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如今这样,觉得轻松和自在过。”

    容颜目光闪了一下,蓝舞脸上的轻松和快乐一点都不假,此时的她,似乎干净的像个孩子。

    这跟她想象的阴暗的带着某种目的,带着什么阴谋的那种样子,根本不是一个样。

    蓝舞就这么在容颜身边坐了下来,跟她一起看起了场内的比赛。

    容颜没有理会她任由她坐了下来,这样,在别人看来,这就是一对儿引人注目的双胞胎。

    “咝…容董事长居然是双胞胎?”

    “是啊,没听说过啊,只听说她有一个弟弟,没听说有姐姐妹妹的啊。”

    “啧,就算是没有听说,现在看到眼里了,也应该明白吧,这两人长的简直是太像了,这绝壁的双胞胎啊,不过,这样你们还能分清哪个是容董事长吗?”

    “额…咱们肯定分不清,但是孟二爷肯定能分得清。”

    “那要是分不清呢?”

    “哈哈哈…。你懂得…”

    远处的谈话和调笑声传进了三人的耳中。

    孟少远目光暗沉,容颜眼睛微眯,蓝舞的注意力却似乎仍在比赛场上,没有听到周围人的谈话一般。

    容颜面容冷沉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往后边看了一眼。

    冰冷的目光,让后边那些还在调笑的人瞬间噤了声。

    “再敢让我听到一句关于你们乱说孟叔叔的话,小心你们的狗命!”

    容颜唇角紧泯,但是冰冷的声音却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那些人瞬间脸色一白,当他们发现容颜没有开口竟然说了话的时候,心中就更是一颤。

    这个是真的容董事长吧?居然跟孟二爷一样的心狠手辣,而且,还诡异的厉害,不张口就能说话!

    说完,容颜没有再坐下,而是抬起脚离开了座位。

    孟少远在她起身的时候,也不动声色的站起了身子,目光一一从那些人身上扫过。

    那些人,原本因为容颜的一句话心还悬在嗓子口呢,现在被孟少远一看,七魂直接少了六魄一般。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叫孟二爷叫夺命阎王了!

    他弑杀是一方面,手段狠辣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他的目光。

    操,刚才那一刻,他们简直觉得掉进了无边黑暗的地狱中一般,恐惧,压抑,喘不上气来,那感觉,真特么跟被阎王盯着没什么区别了,他的目光往这边一扫,众人都只觉得背后一层冷汗,全都冒了出来。

    孟少远的目光从那些人身上移开以后,直接落到了蓝舞身上。

    “以后不要出现在我周围百米之内,不然我怕我会忍不住宰了你!”

    蓝舞原本脸上一直带着轻松的笑意,在听到孟少远的这句话以后,脸上的笑意徒然僵了下来。

    “孟先生,我有做错什么吗?”

    蓝舞很是不服气的问了一声,语气中太多的委屈,听得周围的人顿觉孟二爷这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错就错在,你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一个长得跟丫头一样的人,居然这么大喇喇的来丫头面前示好,谁给了你胆子了!

    孟少远冷哼一声,直接转身,跟上了容颜的脚步,把她圈进了怀里。

    薄唇在她额角吻了一下,“丫头永远都是独一无二的。”

    蓝舞看着二人相拥离开的背影,双手骤然变掌为拳,眼中的委屈也消失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怨恨,是毒辣,是波涛汹涌的狠意!

    就在这时,走在前边的孟少远,忽然回头,蓝舞在想收回这表情,已经是来不及,孟少远,把她的这一表情看的一清二楚。

    那双深邃不见边际的眼中的杀意仿佛汹涌的波涛一般,向她席卷而来。

    蓝舞面色瞬间煞白,那一刻,她真的觉得她要死了,这个男人,怎么会这么的强?!

    神色慌忙间,她赶忙收回了那不该外露的情绪,转过身,坐回了座位上,微颤的双手覆在胸口位置,想要平静一下慌乱的心跳,可是却没有丝毫效果,最后,实在平静不下来,拿起手机,跑出去拨了一个号码。  **

    蓝若依今天一大早就被谭老爷子约了出来。

    此时,京城市中心最为高档的一个茶楼,门口从一早,就直接挂起了停业休息的牌子。

    蓝若依来的时候看到门口的那个牌子,目光闪了一下,给侍者说明了来意以后,就被带进了一个包间。

    包间中,谭老爷子背对着门口坐在那里。

    老人依然是前段时间她才见到的老人,但是气势却完全变了。

    谭老爷子,华夏绝对的地位最高的人,多少年上位者的气势此时在他身上彰显无疑。

    他平时的时候不是没有架子,不是没有气势,只是随着岁数越来越大,他平时不愿意把这一套都摆出来放到自己亲近的人面前。

    但是今天,他却直接毫无掩盖的全都显露了出来。

    蓝若依看到老人家通身上下的气势,猛的一怔,这种感觉,仿佛二十多年前,她还在部队的时候,第一次见到这位老时一样,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仰视,想要敬佩。

    “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吧!”

    谭老爷子的声音传来,蓝若依才回过神来。

    唇上淡淡一勾,来到老爷子身边坐了下来。

    “谭伯伯,您今天怎么有空找我出来了?”

    坐下来,蓝若依一边说,手上就一边拿起桌子上的茶壶,为老人沏了一杯茶。

    动作熟练的,像是练过千百遍一般。

    谭老爷看着他的动作,脸上却一点表情都没有,年岁虽大,但是却丝毫不显浑浊的双目,一瞬不瞬的盯着蓝若依,仿佛要把她看穿一般。

    蓝若依被老人盯的有些不自在,终于才放下了茶壶,“谭伯伯,怎么了吗?”

    “小蓝,当年谭伯伯对你不薄吧?”

    蓝若依听到他提起当年,贝齿轻咬薄唇,轻轻点了点头,“是,谭伯伯您对我不薄,是我没有这个福分做您的儿媳妇儿。”

    蓝若依笑的微微有些失落,“谭伯伯您怎么又说起这些了?”

    谭老爷子眯着睿智的眼睛看着她,“我记得当年我就跟你说过,你跟我们家谭斳,有缘无分,他不喜欢你是事实,我说过,让你看开,让你放下,让你放过,是吧?”

    蓝若依又是艰难的点了点头,“是。”

    “那你,放下了吗?!放过了吗?!”

    谭老爷子的声音中带着怒气,蓝若依一惊,瞬间眼中泛起了泪花。

    “谭伯伯,您也知道我当年爱阿斳爱的有多深,我放不下,我放不下啊!”

    “哐当!”谭老爷子忽然拍了一下桌子!

    “在我这里,你就不必再装了!之前我之所以肯好好对你,本是不想再提以前的事的,但是你现在居然想要加害颜颜,那,我就不会再坐视不理!”

    ------题外话------

    今天尽量三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