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男人在床上的承诺靠不住!

作者:玖月心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暴升级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82835小说刘子光大叔别走小说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10088小说叶谦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辣妻当家:调教军门痞少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王春兰理直气壮地梗着脖子,“天儿,我和老白有孩子了,这怎么就成丢人的事儿了?我是偷了?还是抢了?”

    白常喜老脸通红,使劲搡了一下她的肩膀,“别说了!臊死人了!你都多大岁数了?还生孩子?”

    “臊啥人?我多大岁数?我40岁才出头,生孩子怎么啦?刘婶子都50了还生呢,一辈子生了13个孩子,最小的儿子比她孙子还小呢?”

    白常喜冷哼一声,“你跟刘婶子能比吗?她自从嫁过去,肚子就没闲着,一直不断的生!大家都习惯了,就算她生到80,也没人说什么啊!你能一样吗?咱俩是二婚,我都快奔60岁的人了……”

    “五十六!”

    王春兰立刻纠正,“周岁五十六!”

    “你听我把话说完!”

    白常喜有点儿急了,“我姑娘都这么大了,孙子也五岁了!哦,我自己还生孩子?我这老脸还要不要了?村里村外的人还不得把大牙都笑掉了?”

    “咱俩生儿子和人家有什么关系?自己过自己日子,他们凭什么笑?”

    “你少放没味的屁!”

    白常喜大力的挥了挥手,“反正这事儿你不能到处张扬去,明天就上县里的医院把孩子给我做了!”

    “做掉孩子?我偏不!老白,我告诉你!你要是再逼我,我就干脆永远在外面住!等孩子生下来了,我也不让他管你叫爹……我再给他找个后爸去!”

    “你放屁!”

    白常喜骂上了,“王春兰,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惹急了,我让妇女主任找你谈……直接拉着你去医院!”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两个话赶话的,一声比一声高,连院子里的南夜都听到动静了,赶忙撞了进来,“干什么?这是吵什么呢?”

    白常喜这才低着头不说话了!

    白天儿算是听明白了!

    捂着嘴儿“噗嗤”一笑……

    白算盘的脸越发红了……几十岁的人了,可爱的像个孩子!

    王春兰可不在乎那些没有必要的脸面,直接转向了白天儿和南夜,“正好你俩都在,这事儿该怎么办吧?你们给评评理!”

    白天儿敛住了笑容,认认真真的说,“这有什么怎么办的?我个人的意见,怀了孕,就得生!毕竟孩子是个小生命啊!凭什么剥夺他来到这个世上的权利?”

    白常喜不以为然,立刻反唇相讥,“生什么啊?王春兰,我告诉你,坚决不行啊!我这一辈子有个女儿就满足了!没想再生第二个!”

    他这话张嘴就来……完全没经过思考!

    有女儿就满足了?

    不想再生第二个?

    白天儿心里属实感动……自己本来不是白常喜亲生的,可人家对她呢,却是实心实意的好,比亲生的孩子还要好。

    微微侧着头,“爹,你能听我说两句吗?”

    白常喜不说话了,扭身靠在了门框上,双手拢在袖口里……用眼角瞄着女儿,“说吧!”

    “爹!生吧!别管别人怎么说,别管别人怎么想!那些都是虚的!你只问自己的心……”

    只问自己的心?

    这话大概是戳了白常喜的心窝子……

    气哼哼地一甩头干脆出屋了!

    白天儿立刻追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还没忘了跟南夜交代一声,“哎,你在家看好孩子,我劝劝我爹,一会儿就回来!”

    “快去吧!放心!哎……别忘了穿大衣!”

    穿大衣?

    此刻,白天儿是什么都顾不上了!

    一路小跑的跟着白常喜,“爹,你等等我啊!”

    白算盘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越发地走得快……

    父女俩一前一后到了村委会……白常喜开了门,往办公桌后一坐,扭亮了台灯,假装开始看文件了。

    白天儿进门站在他的身边……昏暗的灯光下细看,见白常喜额角的皱纹又深了几度,两鬓的头发也都斑白了,心里不尽感慨岁月的匆匆。

    喘匀了气,才一把在白常喜的面前抢下了文件,“爹,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你好好看着我!”

    白算盘无奈地将身子坐正,微微抬头望着女儿,“说吧!”

    白天儿这才叹了口气,“爹,现在就咱们父女俩,旁边也没有外人,咱们就说几句体己话吧!实不相瞒,前几天赵雪莲到我家去过了!”

    “啊?”

    白常喜眨巴了两下眼睛,明知故问的说,“赵雪莲去找你了,她找你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要认自己的亲外孙呗!”

    白天儿也没打算瞒他,“爹,实际上我早就知道她是我的亲妈!不过血缘这种东西,对我来说远没有恩情重要!不错,她是生我的人!可她没养过我!你说我自私也好,无情也罢!反正,我人生的前25年里一直没有她,以后的25年里……也不需要她!”

    “……”

    白天儿小心翼翼的望着父亲的脸,“还有,她给我讲了一个秘密……关于我身世的秘密!”

    白常喜微微垂着眼角,都是明白人……也不用装糊涂,“天儿,你都知道了?”

    “知道了!”

    “那……那……”

    白算盘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迟疑,“那你是怎么打算的?那一年赵雪莲来,就说让你去认亲爹……说……说你亲爹现在有钱有势,还说……”

    白天儿立刻打断了他,“什么亲爹?我只有一个亲爹,那就是你!咱们也不提她了,提她也没有用!亲爹亲妈都没养过我,再有钱有势,对我来说也是陌生人!我今天之所以把这件事讲出来,只为了说一句话……爹,你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吧!这样才不辜负你一辈子!”

    “你就是我的亲孩子啊!”

    “那不一样!我是说有一个流着你自己的血脉,长得和你一样的孩子!不论是男是女,都是你生命的真正延续!”

    白常喜叹了一口气,“天儿,你以为我不矛盾吗?这两天光想这件事,我的头就大了!一方面想,我年纪慢慢大了,现在再生孩子,以后,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谁照顾他们母子?可另一方面呢,我又不是铁石心肠,能愿意自己的女人去做流产?能愿意孩子还没成形就被拿掉?我这辈子大概只有这最后一次机能有个孩子了……这次也不知道是老天可怜我,还是故意折磨我,左右都为难,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选了?”

    白天儿斩钉截铁的,“还选什么?坚决生!你也不用担心以后!你的孩子……当然是我照顾!”

    白常喜望着女儿的脸,由衷的说,“天儿,我真没白疼你!我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把你拉扯大了,眼看着你嫁给南夜,现在又有了一对儿漂亮的孩子,说实话吧,我的人生圆满了!”

    白天儿走过去挽住了他的胳膊,“爹,万事不能强求!既然孩子来了,那就是老天的安排!自然是有原因的!我以为……老来得子,是男人一辈子最大的幸福,你值得这样的幸福!别再多说了!留!生!我也想有一个小弟弟!”

    白常喜撇着嘴,“还小弟弟呢?亏你说得出口!我想想都丢人!你25了,抱着孩子出去,别人一问……这是谁呀?哦!你答了……这是我弟弟!”

    他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呸!我这张老脸……都被王春兰给丢尽了!五六十岁了还生孩子,村里的人……不得在背后笑死我?败家娘们,自打我娶了她就没得过好!四十几岁的人了,偷偷摸摸的还给我怀上孕了……她连个避孕都不会?我琢磨着……她就是故意的,她就是……”

    白天儿劝他,“爹,即便人家故意的?那也不犯啥毛病!王春兰想给你生个孩子,那是说明人家爱你!再说了,我刚才进屋打眼一看,咱们家收拾的里里外外干干净净,井井有条!你就知足吧!有一个这样的女人在你身边,一心一意的伺候你,陪着你……我看着都替你高兴!”

    又使劲一拉他的胳膊,“走吧!别在这里坐着了!你办公室里连盆炉火都没有……有点儿冷呢!”

    白常喜一听这话,立刻站起了身,把自己身上的大棉袄脱了下来,披在女儿的肩上,“天儿,冷啊?你看看你……是不是傻病又犯了?大冷天儿的,你穿这么少,还在后面追我……啥事儿这么着急吗?”

    父女俩锁了村委会的门……这才快步的回了家。

    进了屋……

    南夜立刻迎了上来,用双手焐着女人冻得通红的小脸儿,“这傻丫头!外面冷吧?”

    语气里分明带着又宠又爱!

    白常喜一叠声的喊,“小兰子,热点酒!天太冷了,我和我姑爷喝两盅儿!”

    王春兰在屋里听见了,立刻爽快的答应的,挑开门帘,倚着门框,“老白,那我今晚不走了?”

    “走?你往哪儿走?你生是老白的人,死是老白家的鬼!别说没用的了!赶紧张罗做饭去……还有,小心点儿!别伤着肚子里的孩子!”

    别伤着肚子里的孩子?

    王春兰一听这话……眼睛都笑的眯成缝儿了,“老白,你放心!我有感觉,孩子好着呢!这一胎,我一定给你生个大胖儿子!”

    白常喜的脸都红紫了,“这个败家娘们……可不是真虎吗?当着我姑娘姑爷……什么话都敢说!”

    一家人齐声地笑了……

    白天儿挽着袖口进了厨房……里里外外的帮着王春兰忙活。

    南夜见了,也挤过去要帮忙,被白常喜拉住了,“你就算了吧?人高马大的,站在厨房里碍事儿!嗯……孩子叫石头给你看着!咱们爷俩唠唠嗑儿!”

    翁婿俩进了东屋,往炕头一坐……

    南夜侧着头,支着小虎牙,“老丈人,行啊!老当益壮啊!那个……挺好使啊!一标就中地!哇!”

    白算盘举起了大巴掌,“啪”的一声,拍在了姑爷的大腿上,“小犊子,你给我滚,找抽是吧?”

    想了想……

    嘴上也不饶人,“南夜,你也不错呀!一下子给我弄俩孙子!还是一男一女双胞胎!咱村里也没有一家是这样的……”

    话说了一半,挑了挑眉头,拉着长声,“你也和一般人不一样啊!”

    南夜和自己的老丈人贫惯了……没羞没臊的挺了一挺腰板儿,“对!那敢情!我是谁呀?必须和别人不一样!不过,说实话啊,好秧还得有好地!没有白天儿,我南夜也不能有这么一对好儿女啊!爹,这就得谢谢你!你把白天儿养得好!你就是我南夜的大恩人!”

    收敛了笑容,他压低了声音,真心诚意地说,“爹,你放心吧!以后,我会对白天儿和孩子好!也会对你好!”

    语音一落……

    忽然又靠过去,搂住了老丈人的肩,腔调里带着调侃,“爹,你说实话,你是想要个儿子?还是想要个姑娘?当然了,我估计你是想两个都要,不过呢,生龙凤胎可不那么容易吧?”

    生龙凤胎不容易?

    这话啥意思?

    就他南夜能啊?

    白常喜不屑的瞪了他一眼……

    可转念一想……

    还真就是人家能!

    人家会生啊!

    白常喜听姑爷这么一问,不由得憧憬了起来,“嗯,实际上吧……”

    南夜接话也快,“实际上……你想要个儿子?给你们老白家传宗接代?”

    白算盘摇了摇头,“实际上吧,我心里真想要个女儿!天儿小时候就特别好看,长大了也特别乖,甜甜腻腻的跟在我身后,爹长爹短的,叫得我心都醉了,那些年有她在身边,其实我过的挺美!如果日子能倒回去,我还想再陪她走一段,养着她,宠着她,把她惯上天!”

    他这一番不经意的言语……

    说的南夜鼻子都有点发酸!

    一个男人,花了半辈子的时间,把别人的孩子养大了……还无怨无悔地愿意再重来一遍!

    这世上恐怕真没几个人能做到这样!

    翁婿两漫无目的的聊着天儿……

    不大一会儿,饭桌就摆上了……两个女人弄了满满一桌子的菜,七碟八碗的都放不下了!

    小石头抱着blue先坐下了,白天儿抱着女儿,一家人其乐融融的三代同堂,又吃又喝又笑,别提有多幸福了!

    南夜殷切的照顾妻女,给云儿面前的碟子都加满了菜,一个劲儿的低头问着女儿,“想吃什么?说话!爸爸给你夹!”

    “吃大虾!”

    “吃大虾呀?等一等!爸爸给你剥虾皮儿!”

    说完了话,真就认认真真的给女儿剥虾……

    剥完了一只虾,随手喂到云儿的小嘴里,眼睛睁的看着她咽了下去才满意!

    回手又剥了一只,喂进了老婆的嘴里……

    王春兰在一边看着,又开始多话了,“南夜,真不是我说,以前你在村里的时候,那就是头活驴!横踢竖卷的,谁看了你都打怵!可自从我嫁进老白家,亲眼看着你的所作所为,还有你对老婆和孩子的心疼样儿,我还真是没法想象,你就是从前那个人见人怕的南霸天!”

    小石头补了一句,“我姐夫是南霸天吗?这个我咋不知道?”

    王春兰说,“那时候你还小!你姐夫像你这年纪的时候……我记得啊,有一回他和村头老王家的三个儿子打架,抡着大棍子,追着人家哥三鬼哭狼嚎的满村子跑,谁都拦不住,后来还是老白去了,才解决了问题!”

    小石头侧头看着南夜,“还有这故事?要说吧,我姐夫即便再牛,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反正我是掌握了他的软肋!”

    白天儿有些好奇,“你姐夫的软肋?”

    “啊!过去这一年,我在城里上学,周末有时候去他军区的家里住……反正,别管我求他什么吧,也别管起初他多不乐意,只要我一叫姐夫……他就屁颠儿屁颠儿的,什么都给我办了!姐夫这两个字,就是他的弱点!”

    南夜在桌下伸着大长腿踹了他一脚,“滚!你个小兔崽子!得了便宜还卖乖!”

    小石头不服,“切!我得了便宜也是拖我姐的福!我心里明白着呢,我要不是白天儿的弟弟……你能搭理我?”

    白常喜用筷子敲了敲碗边儿,“石头,别说没用的啊!你姐夫说的对,咱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不管是因为什么吧,只要人家对咱好,咱们就得记得这个情儿!这才是做人的道理!”

    石头低着头,“嗯!我知道啦,我就是和他逗着玩儿呢!”

    白算盘不大高兴,“你姐夫比你大十岁?用你逗?我可告诉你……你把他逗急眼了,人家动手打你,我可管不了!那就是你自找的!”

    南夜一见老丈人护着自己,美滋滋的一抬下巴,“白耀祖,你就是欠咱爹收拾你!”

    王春兰瞪了儿子一眼,“对,就欠你爹收拾你!”

    她倒不护孩子……

    因为相信白常喜的为人,所以才心甘情愿的把自己和儿子都交给老白家了。

    **

    吃完了晚饭……

    全家人有说有笑的看了会儿电视……

    一看时间也不早了……

    就准备安排睡觉了!

    白常喜不了解南夜现在的处境,也不知道blue对这个爸爸还有抵触情绪,直接就对小石头说,“耀祖,把你的被褥搬过来,让你姐一家去西屋住,你和我们在东屋!啊,还有,帮他们把炕被铺好,炉子烧旺点!”

    南夜立刻答,“我来吧,我能弄!”

    用眼角瞄了瞄blue,向他招了招手,“来,跟爸爸上西屋去铺床?”

    blue假装没听见,偎着白天儿的大腿不挪步。

    小云儿娇滴滴的说,“爸爸,我跟你去!”

    南夜直接把女儿抱了起来,跟着石头回西屋收拾去了……

    白天儿逮了个空儿,把儿子叫到了一边小声的说,“blue,你出门的时候怎么答应妈咪的?说过要听话吧?爸爸刚才跟你说话,你那是什么态度?”

    blue有些委屈,“他干嘛一定要跟我们住?”

    白天儿狠了狠心,干脆直接说,“他以后都要跟我们住!”

    blue不说话了,撅着嘴,一扭头进了西屋……

    见南夜铺好了床,他二话没说,脱鞋上了炕,直接躺在了中间……

    脑袋也不躺在枕头上,故意斜着身子在中间站了一大片地方,唯独剩下了两个把角儿。

    他那小心眼谁不明白呀?

    唯恐南夜和妈妈睡一起呢!

    白天儿跟了过来,“你好好躺着,你这样……别人怎么睡?”

    blue依旧不动!

    白天儿刚要抬手打他,就被南夜给拦住了,“算了!这样吧!都听我的安排!这屋只有一张大炕,我在边上睡!然后是blue,然后是妈妈,然后是云儿!一个大人!一个孩子!这样行了吧?嗯?blue,你说行不行?这样安排,你和妹妹都可以挨着妈妈!”

    blue转着大眼珠子,一看也别无他法,干脆用被蒙上头……真睡在了妈妈和南夜的中间。

    白天儿也没理他,带着女儿洗漱了一番……为她换上了小睡衣,母女俩也躺下了。

    左边是儿子,右边是女儿……

    床头是老公……

    她觉得一家四口从来没这么近过……心里也觉得挺满足的!

    可南夜和她满足的不一样……

    一闭了灯,就开始起坏主意了!

    侧耳听了听女儿沉沉的呼吸……

    云儿睡着了!

    儿子好像也……睡着了!

    他开始小声的唤女人,“哎,天儿,你困不困?咱俩说说话呀!”

    “嗯?说什么?”

    白天儿实际上也睡不着!

    怎么能睡得着?

    她一躺在这张大炕上,就有点心潮小澎湃!

    这屋里有南夜和她最甜美的回忆,此刻旧地重温,又是一家四口,夫妻俩人虽然没变,心境和处境却不一样了。

    南夜侧过了身子,单手支着头,“天儿,我觉着吧,咱俩这么说话容易吵醒儿子……”

    白天儿立刻瞪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啊?南夜,你可别折腾啊!”

    “我折腾啥呀,我就是想挨你近一点!”

    “别……”

    白天儿的话还没说完,南夜就动作麻利的爬过了儿子,一掀女人的被窝,直接钻了进去,嘴里还不忘了小声的命令,“哎,你往那边儿点!”

    女人用脚踹他,“我往哪边点儿?哎……你起开!回自己被窝去!”

    “我不!我就不!”

    男人的一双大长腿缠上了她的,暖暖的,在冬日的夜里格外的吸引人。

    两只有力的臂膀也没闲着,紧紧地箍住她,往自己的怀里一带……白天儿的后背立刻贴上了他的前胸,贴的毫无缝隙,肌肤相触之际,仿佛都能感到对方的心跳!

    男人的呼吸渐粗……

    两只胳膊下可以感觉到女人的柔软,大腿处紧贴着女人的翘臀,黑暗里能闻见她诱人的发香,朦胧中能看见她雪白的后颈……这一切自动成形了一副香艳的画面,无论感官还是视觉,都冲撞着他男性的本能!

    白天儿挣扎了两下……

    南夜在她的耳边,“嘘!别动!你一动……我难受!”

    顺势把手伸进了她的睡衣,摩挲着她温热的肌肤……

    白天儿把声音压到最低,“南夜,你别这样!被孩子看见了……多不好!”

    “我就抱抱你!我保证!保证不干别的!”

    保证?

    男人在床上的保证……好像永远都靠不住!

    白天儿忍着他的放肆……

    渐渐的……

    南夜胡做非为的大手在她身上勾起了一串串战栗……

    也不知道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孩子睡在身边,两个人谁也不敢出声,倒越发添了些必须背着人的刺激……

    南夜有些情不自禁了,要脱女人的睡裤,白天儿用仅存的一丝意志,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不行啊!你滚!”

    男人拉过了她的手,引向了自己的腰间,“那……你帮我解决一下!”

    白天儿羞红了脸,“就知道你要磨人!”

    “嘘!别说话!”

    别说话?

    也对!

    有些事只能静悄悄的做!

    白天儿翻了个身,面对着他,眼里雾气如水……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微微一笑……

    在他的唇上轻啄了一下……

    将手搭上他的肩头,滑向了后背,用指甲轻轻的顺着他的脊柱刮下……

    小手摸向了他平实的腹肌……

    窗外的月亮渐满……

    像个圆盘似的,高高挂在半空!

    月光幽静……

    暧昧的洒向床头……

    南夜觉的身下的大炕好像是团火,烧得他昏昏沉沉的没了意志……面前晃来晃去的都是女人绝美的容颜,还有她那捉狭蛊惑的笑。

    他动情的轻叹,“天儿……我爱你!”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