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98冒险一战

作者:锋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旗门传奇从我是歌手开始太上剑典韩娱之心里的声音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妙手天师在都市荒野直播之求生大师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平行宇宙里的黑暗圆环笔下的另一个世界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沈牧领着手下奋勇苦战,遂寸逐尺的往西推进,追随他的将士不断倒下,四周则是杀之不尽,密密麻麻的敌人。

    在他左方的单雄信忽然一声惊叫,随着倒地的战马抛滚地面,原来战马因多处受伤,失血过多,终捱不住。

    沈牧心中叫糟,却是无法分身,十多名敌军立把单雄信团团围住,剑剑矛斧齐下,单雄信就此完了。

    沈牧瞧得睚眦欲裂,心中大怒,长剑闪电劈出,敌骑纷纷坠地,沈牧像失去理智般,只知向前冲杀,不顾己身,但求伤敌,在敌人中硬杀开出一条血路。

    “当!”

    长剑给对方硬震回来,同一时间背心传来锥心剧痛,他自然而然生出抗力,后方本已命中他背心要害的长戟在他真气冲击和身体晃动下,滑往一旁,在他宽肩上拖出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沈牧清醒过来。

    就像从一个噩梦中醒过来,发觉自己正陷进另一个噩梦中。

    四周全是敌人狰狞可怖的脸容,在火把照耀下,他被敌人重重包围,身边再无手下追随,剑、剑、矛、戟四方八面向他不停招呼,而他已接近油尽灯枯的境地。

    洛水东岸的林区就在百许步的距离外,可是其中却不知隔着多少重敌人,他能闯得多远呢?

    有人在前方大喝道:“沈牧!你死期到哩!让老子把你的鸟头割去领功。”

    长剑旋飞一匝,把击来的四、五把兵器挡飞,定神瞧去,赫然是李元吉的心腹将领宇文宝,难怪有能力挡自己一剑。而对方的长枪连消带打,正破空而来,直插他脸门。

    沈牧心中涌起一个念头,就是此刻绝不能死!待要举剑挡格,忽然发觉整条右臂酸麻之力,原来刚才再被人在肩胛处划了一剑,只因身体受创过度,没有平时应有的感觉,纯凭护体真气不让敌剑深进伤及筋骨。

    他心叫吾命休矣时,对方长枪竟在他头顶以毫厘之差划空而过,而他却往下跌坠。爱马千里梦往左倾颓,四周敌人蜂拥而来,各式兵器由上而下齐往他攻至,务要把他刺为肉酱。

    沈牧明白过来,他一直以人马如一之术支撑着爱马的生命,所以千里梦虽多处受伤,仍能撑到这刻,适才他真气不继,再无法以真气照顾千里梦,爱马支持不下去,立毙当场。

    他想起早前单雄信坠马惨死的可怕景象,千里梦死前的悲鸣像来自第二个世界的呼唤,沈牧心中燃起仇恨的火焰,左掌按地,“哩”的一声往前窜起,避过往下击来的七、八种兵器,移到宇文宝马腹下。

    宇文宝大吃一惊,沈牧虽浑身浴血,伤痕累累,可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是名震天下的少帅沈牧?若他胆子大一点,拼着不顾死伤一枪下击,保证可向世民、元吉领取击杀沈牧的大功,可是就在如此占尽上风的情况下,岂肯犯险,竟跃离马。

    沈牧暗叫天助我也,拼尽余力以背脊弹地,就那么以单手双脚紧夹马腹,又以长剑狠刺马股,战马吃痛长嘶人立,沈牧从马腹暗施人马如一之术,宇文宝的坐骑立即向前直冲。

    战马惨嘶。

    沈牧从半昏迷的状态下醒转过来,发觉自己正滚下斜坡,尚未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时,忽然身体又再悬空,朝下急跌,但见斜坡尽处竟是危崖峭壁,以他现时失血虚弱的情况,十多丈深的高度足可跌他一个粉身碎骨。

    心叫死得冤枉时,“蓬”的一声水花四溅,竟掉进一个不知在何方何处的湍急水潭中,流水旋又把他冲离水潭,随着一道急瀑,掉进向下层层湍奔的急流去。

    沈牧放松肢体,力图收集仅余的少许真气,运气调息。

    “蓬!”

    沈牧再随另一短瀑坠往最下层的水潭,水流至此转缓,沈牧睁目一看仍是在密林之内。

    水潭一端是一道在林内蜿蜒而去的小河,非常隐蔽。

    沈牧顺水浮沉十多丈,到气力稍复,才爬到岸上,再没法动弹。

    天色逐渐明亮。

    惨痛的长夜,终于过去。

    ……

    跋锋寒一手搂着失去知觉的徐子陵雄腰,另一手提着偷天剑,从一株老树飞泻而下,在黎明前的暗黑中,来到洛水东岸。

    后方追兵自远而近,火把光在林中闪烁移动,杨虚彦长笑声至,只见他现身一棵老树之巅,冷然笑道:“跋兄果是不凡,竟能逃至此处,我此刻就给你两人一个痛快。”

    跋锋寒暗感自豪,他利用密林的掩护,多番误敌惑敌,令杨虚彦摸错门路,否则早被追及。

    跋锋寒施展内视之术,晓得自己目下状态,根本没资格跟杨虚彦一决生死,何况大批追兵将至,他更没能力抵挡。哈哈笑道:“希望杨兄的水性像你的轻功那么好吧!”

    杨虚彦卓立老树颠顶,影子剑遥指岸旁的跋锋寒,哑然失笑道:“小弟怎敢妄自菲薄,跋兄请投水一试。”

    就在此时,船橹声响,一艘小舟从对岸暗处箭般射出。

    跋锋寒和杨虚彦愕然瞧去。

    一人操舟驶来,大喝道:“跋兄上船……”

    杨虚彦一声叱喝,人剑合一,从树顶滑翔而下,疾击岸沿的跋锋寒。

    跋锋寒大喝道:“希白兄来得正好!”右手还剑归鞘,左手夹着徐子陵,先一步腾身而起,向侯希白驶至的小舟降去,安然落在小舟上。

    杨虚彦落到岸沿,目送小舟迅速望南远去,双目杀气大盛,却已追之不及。

    ……

    沈牧调息近半个时辰后,体内真气逐渐凝聚,回复平常三、四成功力,身上十多处大小创伤在长生气的神奇功效下大致愈合,但大量的失血仍使他有虚弱的感觉。

    不过这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他信心意志所受到的严重挫败和打击,目睹手下逐一惨死眼前的愤慨无奈,以及对众兄弟生死未卜的焦虑,形成心头难以舒解的重担。

    他移到溪水旁,颓然下跪,头往下探进湍急的水流中,大喝两口水后,又把头仰起来,面对自己在水中的倒影,生出想痛哭一场,却是欲哭无泪的感觉。

    阳光从林木间洒射下来,照在身上暖暖的,可是他一颗心却冷若冰雪。

    这一切究竟是怎样开始和结束的?为何会弄至现今这样子?

    突围战是彻底失败了,李世民以高明的策略,把他的大军摧毁粉碎。

    自决定争霸天下后,他尚是首次生出后悔的念头。假若跋锋寒、徐子陵和其余一众手下全部战死阵亡,他如何面对这残酷的事实?至于对宋缺的期望,彭梁的少帅军,在这一刻是既遥远又不切实际,他再没心思气力去顾及。

    破风声在头顶响起。

    沈牧近乎麻木的神经立作出反应,骇然上望,无名疾冲而下,降至他肩头,以鹰喙磨擦他的头发表示亲热和眷恋。

    沈牧苦忍着的热泪终夺眶而出。

    无名冲飞而起,在头顶上方盘旋。

    沈牧心中暗颤,又生出一丝希望,无名究竟想领他到什么地方去呢?

    ……

    小舟在侯希白操纵下朝洛水南端疾驶,徐子陵躺在船头,跋锋寒正勉力为他以真气疗伤。

    侯希白焦急的道:“子陵情况如何?”

    跋锋寒放开紧按着徐子陵的双手,目注前方,沉声道:“我不杀杨虚彦,誓不为人。”

    侯希白剧震失声道:“子陵!”

    跋锋寒叹道:“子陵尚未有性命之虞,不过内伤严重至极点,恐怕永远难以完全痊愈,且要看他的造化。希望他能凭本身清纯的真气,为自己创造奇迹。”

    侯希白一呆道:“竟严重至此?”

    跋锋寒道:“杨虚彦的黑手邪功霸道恶毒,入侵子陵五脏六腑和奇经八脉,使我无法驱除。唉!你怎会这么巧于此生死关头出现来救援呢?”

    侯希白道:“我到梁都找你们,知你们仍在洛阳,遂立即赶来,途中遇上沈落雁,得她告知情况。早前在洛水等候机会,便是她的安排,只因她不宜现身,才由我单独来接应你们。”

    跋锋寒恍然而悟,难怪侯希白来得这么合时。

    侯希白沉吟片刻,道:“天下间,或者有一个人可治愈子陵的内伤。”

    跋锋寒大喜道:“谁?”

    侯希白道:“就是石青璇,她得乃母医道真传,又深悉石之轩魔功,只她才会对子陵的内伤有调治的办法。幸好子陵曾告诉我她目前隐居的地方,离此只是十天许的路程,我立即送子陵去。”

    跋锋寒喜道:“我陪你们去。”

    侯希白摇头道:“此事由我负责。跋兄得设法找到沈牧,再赶来和我们会合。”

    跋锋寒点头道:“只要沈牧未死,我定可找到他。希白一切小心,以杨虚彦和李元吉的为人,定不会放过你们。”

    侯希白哈哈笑道:“他们要伤害子陵,首先要问过我的美人扇。”

    跋锋寒长身而起,一声长啸,往左岸投去,转瞬消没在林木间。

    毛毛细雨,漫天洒下来,自午后开始,天上的云愈积愈厚,遮日蔽天,到黄昏时终落下小雨点。

    整个伊洛平原被茫茫雨粉笼罩,如烟如雾。胜利的大唐军对整个战场的清理,搜索敌人的行动,到此时才告一段落,开始在伊阙城西南方的平原集结和重组。

    沈牧比任何人更明白李世民想在他壮大前抹杀他沈牧,他绝不会罢休。

    大规模的搜索行动,即将全面铺开。

    沈牧带着无名和一颗正在受伤淌血的心,来到能遥眺大唐军行动的小山上,感觉孑然一人的孤独滋味。

    成则为王,败则为寇。他终尝到惨败的痛苦和失落。

    雨点洒到脸上,凉浸浸的。

    猛地一个人影从左方密林闪出来,哈哈笑道:“好小子!原来你真的没死!”

    沈牧一声怪叫,扑下山坡,与跋锋寒拥个结实,欢喜得眼睛充满热泪。

    跋锋寒叹道:“子陵他!唉!子陵……”

    沈牧如受雷殛,脸上血色褪尽,往后跌退三步,颤声道:“子陵……”

    跋锋寒苦笑道:“不要误会,子陵仍未死。不过被杨虚彦以石之轩的魔功加上《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的歹毒武功重创。幸好侯希白想起有石青璇在,她已成能令子陵复元的唯一希望,我们只能听天由命。”

    沈牧一呆道:“侯希白?”

    跋锋寒把经过说出来后,目光投往远方的唐军,双目立即杀机大盛,淡淡道:“我要李世民双倍奉还我们所受的折辱和痛苦。”

    沈牧晓得徐子陵仍健在,立即龙精虎猛起来,道:“李小子今趟杀不死我沈牧,叫人算不如天算。事实上我们的突围战非是一败涂地,至少我们三个仍是活生生的,子陵醒过来后便不会有事。我们去找杨公、麻常、王玄恕和陈老谋那队兄弟,他们理该成功突围逃出生天。”说罢发出命令,无名冲天而起,侦察远近。

    两人仰天观察无名飞行的姿态,跋锋寒道:“若我所料无误,李世民现在是故意予我们足够时间收拾残兵,继续南下,而他因有水路之便,根本不怕我们飞出他的手指隙缝。”

    沈牧点头同意,以李世民的力量,本可把搜索范围扩展至伊阙和寿安南面的山野,但他却没这么做。摆明是让沈牧与残兵败将会合,令他难以独自逃亡,再挥军追击,置沈牧于死地。

    蹄声在南边响起。

    沈牧一震道:“该是我们的人,见到无名故赶来相会,我们去看看!”

    两人展开脚法,越过另一座小丘,漫天风雨下只见麻常和七、八名手下,正朝他们方向奔来。

    两方相见,恍如隔世。

    麻常隔远便泪流满脸,悲泣道:“少帅快随我来,杨公不成哩!”

    这句话有如晴天霹雳,震得两人浑身发麻,呆在当场。

    沈牧和跋锋寒在附近一座密林见到杨公卿,他挨着一棵老树躺在林内,脸如死灰,致命的是一支从背而入的劲箭。

    陈老谋、王玄恕、跋野刚、邴元真团团围着他,却是回天乏术,一筹莫展。

    沈牧一眼看出杨公卿生机已绝,性命垂危。他强忍热泪,来到杨公卿旁跪下,抓起他双手,送出长生真气。

    林内蛰伏着近五千突围逃至此处的杨家军、飞云卫和来自洛阳的将兵,人人身负创伤或躺或坐,在凄风苦雨下,一片穷途末路的气象。

    杨公卿眼帘颤动,终睁开眼睛,见到沈牧,躯体微颤,嘴角逸出一丝笑意,哑声道:“少帅!”

    沈牧涌出英雄热泪。

    跋锋寒在杨公卿旁蹲下,探手抓着他右肩,察看他背后箭伤,神情一黯,摇头无言。

    沈牧强忍悲痛,道:“一切都没事啦!”

    杨公卿不知是否受沈牧输入真气影响,双目神采凝聚,脸上抹过一阵红晕,反手抓紧沈牧双手,道:“我早知少帅不会出事,胜败乃兵家常事,只要少帅坚持下去,终有直捣关中的一天。”

    沈牧晓得他回光反照,心如剑割,自第一天认识这位亦师亦友的名将,他一直像慈父般关怀和照顾着他,义无反顾全力的支持他,而他却因自己的策略斗不过李世民而身亡,悔恨像毒蛇般噬咬他早伤痕累累的心。

    “噗!”

    麻常在杨公卿旁跪下,脸孔埋在双手中,全身抽搐,却强忍着没哭出声来,其他将士无不凄然。

    杨公卿像用尽生命仅余的力气般松开抓着沈牧的一对手,露出最后一丝笑意,柔声道:“有生必有死……少帅……”

    沈牧大骇,把耳朵凑到他颤震的嘴旁,杨公卿以微仅可闻的声音道:“给我杀死李建成。”

    喉头“鼓”的一声,就此断气。

    漫天风雨的黯黑中,沈牧、跋锋寒、麻常、陈老谋、跋野刚、邴元真和王玄恕七人,立在密林旁靠近伊水一处山头,瞧着三艘大唐巨舰,沿伊水驶来,望南远去,人人心头沉重,感到前路艰难灰暗。

    只有沈牧双目神光闪闪,不知又在打什么主意。

    杨公卿的死亡对他造成严重的打击!可是杨公入土为安后,他立即回复过来,杨公之死反激起他的斗志。

    不计徐子陵,他们七个人是突围军仅存的七位领袖,洛阳群将中只跋野刚、邴元真和王玄恕二人能追随沈牧到此地。其他大将如段达、崔弘丹、孟孝文、单雄信、郭善才、张童儿等十多人均命丧当场,可见战况的惨烈,突围军伤亡之重。

    沈牧忽然道:“假若我们背崇山结阵而战,可以守多久?”

    众人均明白沈牧的意思,由于敌人有水路之便,可迅速调动大批兵员,无论他们往任何一方逃遁,必给敌人截击于途上,不要说南下千里逃往钟离,襄阳那关他们肯定闯不过去。

    换句话说,他们绝没有逃脱的侥幸。但若就地冒险一战,虽终难逃全军覆没的命运,但却死得轰轰烈烈,不用似丧家之犬般给人赶得窜南遁西,死得窝囊!这是所有人对沈牧说话的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