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你怎么能自私自利到这种地步

作者:公子苏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暴升级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82835小说刘子光大叔别走小说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10088小说叶谦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神秘恋人:总裁晚上见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第379章

    萧茵对着镜子,转了好几圈,越发喜欢这套婚纱,一想到明天就要成为苏靖欢的新娘,心跳便不由自主的加速。

    提起裙摆从试衣间出去,苏靖欢穿着一套黑色新郎装,背对着他,站在窗户边。

    曲挽歌过来帮她拉了拉裙摆,笑着感叹,“我们茵茵要嫁人了,终于长大了。”

    萧茵面色欢喜,小声唤道,“靖欢。”

    苏靖欢正看着窗外发怔,听见萧茵的声音,不由自主的转过身。

    萧茵身上的这套婚纱,是曲挽歌亲手设计,派人连夜加班赶制出来的,虽然时间紧迫,做工却异常精细,萧茵身材高挑,穿着很显身材,跟她平时的甜美风不太一样,性感中多了些小妩媚,更加吸引男人的眼球。

    “好看吗?”

    她带着点小女儿的娇羞,咬着嘴唇,怯怯的询问。

    苏靖欢展颜一笑,走过来,牵起她的手,“很漂亮。”

    “那你喜欢吗?”

    趁着曲挽歌不注意的时候,她又偷偷问了句。

    苏靖欢没说话,伸手将她裙摆上的褶皱,轻轻扯了扯,“这么漂亮,没有人不会不喜欢吧。”

    他并未正面回答她这个问题。

    苏靖欢一向不擅长撒谎,他这么说,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心里并不觉得有多喜欢,这么回答,只是为了敷衍。

    萧茵脸上的笑容淡了很多,刚才的娇羞之姿,也荡然无存,转身,淡淡道,“妈,你先出去,我跟靖欢有话要说。”

    曲挽歌身为萧茵的母亲,自然能看得出女儿的异样,但是女儿毕竟不是小时候了,她成年了,有自己的想法,作为母亲,她要做的事护她成长,而不是过多干涉。

    曲挽歌离开后,房间里就只剩下萧茵跟苏靖欢。

    “怎么了茵茵?”

    苏靖欢笑着问。

    萧茵转过身,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靖欢,我问你,你是真的想娶我吗?”

    苏靖欢动作顿了一下,柔声道,“不想的话,当初就没必要跟你订婚。”

    “那高歌现在在你心里占着什么样的地位?”

    萧茵盯着他的眼睛,不容许他有一丝的回避。

    苏靖欢沉默着,没说话。

    时间对于萧茵来说,变得漫长起来。

    她在等着苏靖欢的答案,就如同等着上帝给她的宣判一样,度秒如年。

    “她是我,不能忘记的过去,你是我即将迎接的未来。”

    好久,苏靖欢才慢慢说出则么一句话。

    萧茵怔了怔,“你真这么想?”

    苏靖欢抿唇微微笑了笑,伸手将她脸颊上的发丝往耳后勾了勾,“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萧茵闭着眼睛,脸颊轻轻在他掌心蹭了蹭,嗓音轻轻地说,“你不知道,我有多庆幸自己能遇见你。”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不管是离开高歌,还是遇见萧茵,这一切,大概就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吧,他跟高歌,大概真的就是有缘无分,哪怕再爱,也没有未来,而萧茵,才是他的未来,才是他该珍惜的一切。

    “叮——”

    苏靖欢的手机突兀的响起,他微微松开萧茵,摸出手机摁了接听。

    “你好,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阴冷的笑,“苏总,听说明天是您大婚的日子,恭喜啊。”

    苏靖欢眉头一蹙,只觉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却一时间想不起在哪儿听过。

    他皱着眉,沉着声音道,“你是?”

    “贵人多忘事啊,这么快就忘了我是谁了?”

    对方桀桀的笑了两声,“我可是那个被苏总骂的,该死无葬身之地的人渣。”

    苏靖欢眉峰一蹙,嗓音沉了几分,“李潮生?”

    “难为苏总还记得我这个人渣,那天苏总的一席话,令我豁然开朗,特地打电话过来感谢你呢。”

    嘲讽至极的声音,丝毫听不出有感谢的成分,苏靖欢不由得提起警惕。

    “你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

    李潮生哼笑了两声,“听说明天是苏总的婚礼,我特来恭喜,苏总似乎挺爱自己的妻子,光是酒席就宴请了四五十桌,来的全是海城达官显贵,排场可真够大。”

    苏靖欢终于冷了脸,“你想威胁什么?”

    “你在意什么?”

    李潮生直接反问。

    苏靖欢冷笑,“你觉得,我会给你机会?”

    “那就不妨试试,看我能不能捏到你的软肋!”

    说完这句话,对方率先掐断了电话。

    苏靖欢绷着脸,拿着手机打给沈离。

    “李潮生现在在哪儿?”

    沈离愣了一下,“您那天离开后,李潮生就走了,之后就再没来过写字楼,怎么了?”

    苏靖欢绷着脸,过了一会儿才道,“明天婚礼,多加派些忍受,尤其是茵茵身边,多找几个保镖跟着。”

    “到底怎么了?”

    萧茵插嘴道,“结婚搞那么多保镖做什么,刚刚谁来的电话?”

    她一连串的问题,炮轰过来,苏靖欢心烦意乱,摁住她的肩膀,低声道,“明天婚礼别乱跑,别一个人单独呆着,小心为妙。”

    萧茵扁扁嘴,“别人要真想对我动手,我身边就算围着一群人,人家也能找到机会。”

    “别胡说八道!”

    苏靖欢脸色很沉,看得出来,他很担心。

    李潮生那就是个泼皮无赖,这种人对付起来,最麻烦,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对方会选择什么时候,用何种方式出手。

    他有点懊悔,懊悔自己那天为了逞一时的口快,激怒这种精神身体都处于紧绷状态的无赖,要是明天萧茵真因为这个除了什么事,他怎么都不能原谅自己。

    “我先打电话报警。”

    他说着,就要拿手机,萧茵忙拦住他,一脸无语道,“人家都没动手,就是打来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你报警跟警察说什么呀,警察多半会把你当神经病。”

    果真是病急乱投医,苏靖欢深呼吸了几口气,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萧茵看着苏靖欢,眼波流转,心里一个念头闪了闪,忽然道,“我倒有一个注意,或许可以试一试。”

    “什么?”

    苏靖欢皱眉看着她,显然是不太相信的。

    她请轻咳了一声,缓缓开口,“你不是一直觉得高歌跟我长得很像吗?”

    苏靖欢瞳孔一缩,猛然明白了萧茵所想,想也不想就拒绝,“不可能!”

    萧茵脸色也沉了下来。

    “你自己说她是你的过去,我是你的未来,现在只是让你舍弃过去,迎接未来有什么错,李潮生明天会不会动她另说,就算真抓了,又能怎么样,她又不是我,李潮生知道这一点后,难道还会扣着她不放吗?他又不傻?”

    苏靖欢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怎么能自私自利到这种地步?”

    “我为了我们的未来,我怎么就自私自利了,难道真要等明天我出事了,你才后悔吗?明明有机会救我,却因为高歌放弃我,这就是,你口中的在意我?”

    萧茵咄咄逼人,苏靖欢脑子乱作一片。

    一边是道义让他否决萧茵的提议,另一边却又是对萧茵的担忧,

    如果萧茵出了事,他一定不能原谅自己,如果是高歌……

    高歌有慕云泽,慕云泽会护她周全,就像萧茵说的,李潮生发现自己搞错了对象,肯定不会对高歌动手,他又不傻。

    可是,如果他被逼急了呢,高歌会不会有危险,就算是慕云泽,也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守在高歌面前。

    “在你躺在病床上,什么都干不了的时候,是她抛弃了你,转而投向我表哥的怀抱,守在你床前,悉心照料的人是我!她对你那么狠心,你为什么还要对她念念不忘!”

    苏靖欢烦躁的皱起眉,“你让我再想想。”

    萧茵眸色一沉,冷笑一声,“行,你想吧,不用等明天,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他说着,抓起桌上的水果刀,就朝胳膊扎去。

    苏靖欢脸色一变,上前一把将萧茵手里的水果刀夺掉,即便这样,刀子也在她手腕上割了一道一公分左右的小口子,汩汩的往外冒血。

    “砰——”

    房间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曲挽歌站在门口,刚要开口,就瞧见萧茵胳膊上的血,脸色一边,声音就冷了下来,“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就弄伤了。”

    楼下的萧振东闻声上来,瞧见这情景,也是心疼不已。

    萧茵挣扎着,躲开曲挽歌的碰触。

    “妈,我没事,你跟爸先出去。”

    萧振东皱眉,“你这孩子,什么叫没事,都流血了,赶紧处理一下,明天都要举行婚礼了,还这么毛毛躁躁。”

    “都说了没事,你们能不能别管我!”

    萧茵猛地拔高声音。

    曲挽歌动作顿了一下,收回手,眼神望向苏靖欢。

    苏靖欢站在原地低垂着眼帘,好久,才轻声道,“上药,我答应你。”

    萧茵的表情这才好看了些。

    萧振东疑惑道,“你们俩怎么回事?”

    “没事,”萧茵笑得很甜,完全不像刚才任性的样子。

    萧振东也没多想,拍了拍苏靖欢的肩膀,笑着道,“我这闺女,从小就惯得厉害,但是心不坏,结婚以后,靖欢你可要多担待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