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0章 你得允许我犯错

作者:公子苏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大叔别走小说82835小说刘子光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我们的爱回不来小先生请赐教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神秘恋人:总裁晚上见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十几分钟后,韩昭雪裹着一件浴巾从浴室出来。

    他身上水渍未干,水珠顺着肌肉的纹理蜿蜒而下,没入浴巾。

    白素的视线在他身上停顿了一秒,然后不动声色的移开。

    看似平静,实则拿着电风吹的手已经紧了又紧。

    韩昭雪似乎没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妥,他直接走到衣柜前,拿出一条毛巾随便将身上擦了一把,就披上了浴袍。

    不一会儿,便走过来问白素吹好了没。

    白素回过神,将电吹风放在床边,起身走到床尾凳上坐了下来。

    韩昭雪看着她的背影,动作顿了几秒,然后打开电吹风,开始吹头发。

    嗡嗡嗡的声音,不时的传入耳中,房间里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墙上的挂钟一分一秒的走着,白素恨不得一下子将时针往后拨几个数字,这样自己就能赶紧离开了。

    韩昭雪吹完头发,走到客厅拿了一个苹果,坐在床边开始削苹果。

    他的动作很慢,也不熟练,白素的记忆里,。韩昭雪是很少做这种事情的。

    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最擅长的是在键盘上敲击,或者是在文件上签上自己龙飞凤舞的名字。

    而现在,这双手整个笨拙的拿着一个苹果咋就慢慢的削。

    削的皮很厚,拳头大的苹果,几乎都要被他削去三分之一,

    白素忍了又忍,没开口吱声,她想的是,以前她都管不了韩昭雪,现在都要离婚了,多管什么闲事呢。

    她刚移开视线,就听见韩昭雪“嘶”了一声,她几乎是本能的就看过去,韩昭雪紧拧着眉,一只手还捏着水果刀,拿苹果的那只手,食指却被切了一道一公分长的血口子,鲜血一下子就冒出来,将苹果上也沾染了不少血。

    他皱着眉,将苹果放在床头柜上,捏着那只受伤的手,抬头问白素,“能帮我把药箱拿来吗?”

    白素没说话,起身走到柜子前,将药箱拿过来,取出消毒水帮韩昭雪清理伤口。

    这个场景实在是太熟悉了,他上高中那会儿打球,膝盖上,胳膊上的创伤总是不断,那时候贪玩,又怕父母知道,大热天里穿着长袖长裤,结果天太热,把伤口给捂化脓了,疼得他几乎走不成路。

    那天他躲在房间换药,门没有关,白素端着韩妈妈刚切的西瓜往他房间送,一进来就看到这幅场景,当场就吓坏了。

    他一把将人拉进来,关上门,瞪着她,凶巴巴的威胁她,不许她跟父母说,不然就送她回孤儿院。

    白素当时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怎么的,当场就哭了。

    那时候还是老房子,家里膈应效果不好,他生怕楼下的父母听见,捂着白素的嘴巴,半是诱哄,半是威胁,总算让她停止了哭泣。

    然后白素就坐在床边,眼巴巴的看着他处理伤口。

    化脓的地方看上去非常恶心,消炎药弄上去的时候,韩昭雪的脸都疼白了,硬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等他处理完的时候,一抬头,就看见白素眼巴巴的在那儿抹眼泪,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用那种稚嫩软萌的声音问他,“哥,你疼不疼。”

    那一年,白素只有十岁。

    他有些想笑,明明受伤的是她,现在倒像是受伤的是她一样。

    那天之后,每次只要到了他上药的时间,白素就会眼巴巴的跑过来,他怎么骂都骂不走,她就蹲在旁边看,然后默默掉眼泪,后来他实在受不了了,就使唤她帮忙上药,小丫头那会儿高兴坏了。

    一边小心的帮他上药,一边小心的帮他吹伤口,然后抬起头,用那双水汪汪的,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问,“哥哥,疼吗?”

    他只要稍微露出点痛苦的神色,小姑娘就开始哭,后来吓得他疼也不敢表现出来。

    那时候,他还不明白,有一个因为你受伤,心疼的直掉眼泪的人是多幸福。

    现在,白素蹲在那儿,帮他处理伤口,跟当年完全一样的姿势,状态,可是却物是人非,她不知道落在她身上他的视线有多炽烈,就像是一把火,要将她焚烧一样。

    白素消毒完,翻了翻药箱,顿了顿,低声道,“没创可贴了。”

    韩昭雪动了一下指头,低声道,“我床头的柜子里有有个盒子,里面有。”

    白素便起身,走到韩昭雪睡的那边,弯腰拉开床头柜,寻找他嘴里说的那个盒子。

    很快,她便看见了一个深蓝色的丝绒盒子,包装非常的精美,白素动作顿了一下,有些迟疑,这种盒子里,怎么会装创可贴?

    但是柜子里,却没有其他的盒子里,她正犹豫着,就听见韩昭雪的声音传来,“就是它,拿过来。”

    白素看了看,没再多想,起身拿了过来。

    韩昭雪接过来,轻轻摸了摸盒子,然后打开。

    里面根本不是什么创可贴,而是一堆墨绿色的玉镯。

    白素怔愣的原地。

    韩昭雪拿出镯子,放在掌心轻轻摸索着,“F市有一个玉雕师,我那天过去,除了参加那个竣工仪式,就是为了见他,结婚这么多年,我没有亲自买给你一件趁手的礼物,我总觉得时间还长,我们有一辈子的相处时间,可是时间并不长,它甚至都不肯给我悔改的机会。”

    他拉过她的手,灼热的温度,几乎要烫伤白素的手,她想挣扎,韩昭雪的力道却很大,根本不给她反抗的机会。

    “我打了这对儿玉镯,心心念念的想着,你回来看见了,会不会喜欢,可是你连给我送出去的机会都不给。”

    他动作缓慢的将桌子套在了她的手上,“你走的这些天,我每天都在想你。”他抱着他的腰,将脸贴在她后背上深深嗅着他身上的味道,嗓音沙哑道,“白素,我们结婚的时候,我太年轻了,看不清自己的心意,你得允许我犯错,你不能这样,一点机会都不给,就不要我了,在我对你不能自拔的时候……”

    他的声音太深情,白素从来都没有听过,哪不像韩昭雪,至少不像她认识的韩昭雪,她心里特别慌乱,使劲儿的掐着掌心,直到指甲陷进肉里,痛觉刺激了神经,她才从这种情绪中抽离出来。

    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白素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道,“韩昭雪,我给你了太多的机会了,七年,人生有多少个七年?你不是年轻,你是从来都不觉得自己错,你后悔,是因为事情超脱了你的掌控,我超脱了你的掌控。”

    “不是这样!”

    韩昭雪收紧手臂,“不是你说的这样!”

    “七年,”白素嗤笑一声,“七年的时间,韩昭雪,你从来就没有因为许安颜的事情跟我道过谦,你不是不知道那件事对我有多膈应,我不提不是因为我忘了,而是因为每一次提起,都会让我觉得恶心!脏,太脏了!”

    她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不顾一切的开始挣扎。

    尖锐的指甲划破了韩昭雪的手臂,他吃痛,下意识的松开手,

    白素几乎是迅速跑进了洗手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韩昭雪心里慌乱不安,他追上前敲着门板,喊着白素的名字,“白素,你怎么了?你出来!”

    里面听不见白素的声音,只能听见哗哗的流水声。

    他心里一急,后退几步,猛地一脚踹开了门。

    狭小的洗手间里,白素站在洗手台前,拼命的擦洗自己的手,胳膊,脖子。

    她的动作非常粗鲁,力气也很大,泡沫冲洗掉,又重新倒上洗手液,继续搓洗,反反复复放重复着那些动作,就像一个机械人一样,令人感到可怕。

    “白素……”

    韩昭雪有些失声,他伸手去拉白素。

    白素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继续洗着那些地方。

    韩昭雪注意到,她清洗的那些地方,都是刚刚他碰过的。

    一种从未有过的可怕念头涌上心头,韩昭雪的嘴唇有些哆嗦,拉住她的胳膊,哑声道,“别洗了,干净了。”

    “没有,”白素固执的搓洗着身上的皮肤,韩昭雪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刚刚还白嫩的皮肤,瞬间就变得通红,甚至有些地方渗出了血丝,她嘴里却嚷嚷着,“洗不干净,怎么会洗不干净……”

    他忽然早些年,刚结婚的时候,他在白素身上发现的那先的那些破皮的伤口,那个时候出现的特别频繁,他问过白素,那是怎么回事。

    白素只是轻描淡写的说是皮炎,发作的时候很痒,酒不小心抓破了。

    他竟是从来都没有怀疑过。

    那根本不是什么皮炎,是她反复擦洗自己的时候,在身上搓破的伤口。

    韩昭雪心头冒出一股寒意,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恐慌,他抱住白素的身子,急切的叫她的名字,白素不为所动,韩昭雪直接强硬的将人拉到门口,抵在门上,嘶吼道,“别洗了!”

    白素终于抬起眼帘看向他,眼泪突然掉了下来,“你为什么,为什么要碰她……”

    那是她心里一辈子过不去的坎儿,直到今天,韩昭雪才清楚,当年的事情带给她的伤害有多大,而他这个罪魁祸首,却自以为自己站在道义这一边,完全忽视了白素该有多疼。

    她不是嫌自己脏,她是嫌他脏,可是即便这样,她也没有离婚。

    就像她自己说的,她给了他太多机会了,而他吗,从来没有认识到自己错在哪儿。

    “对不起,白素,对不起……”

    他眼睛发酸,抱着她一遍一遍的说着对不起,“不管是七年前还是七年后,我从来就没有碰过许安颜,这辈子,我就只有你一个女人,当年的事情,是我错了……”

    白素在那里哭得不能自已,韩昭雪的话,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知道她止住哭声,才抬起头,毫不犹豫的推开韩昭雪,还带着哭腔的嗓子,哑声道,“囡囡睡了,我该回家了。”

    她说着,就要往外走,韩昭雪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人拉回来,“你要回哪儿的家,这里就是你家。”

    白素摇头,红着眼看着他,“这不是我家,这是你家,韩昭雪,当年的事情不管是怎么样,伤害已经造成,即便是解释,也来得太晚了,如果是七年前的白素,或许会选择留下,因为她爱着你,卑微的爱着,可是我不爱了,我不爱你了,韩昭雪。”

    她说的那么平静,那么冷静,韩昭雪想在那张脸上看到一点端倪,或者撒谎的痕迹,没有,什么都没有。

    白素走了。

    从洗手间离开,换上衣服就走了。

    韩昭雪坐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拿着瓶子往嘴里灌酒。

    落地窗打开,已经初冬的天,温度可想而知。

    冰冷的风,将他身上的热度全都吹散,坐在那里的,像是一个没有感觉的植物人,如果不是他还在重复着喝酒的动作的话。

    韩昭雪,你从来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

    这不是我的家,这是你的家。

    我不爱你了,韩昭雪。

    白素的话,字字锥心泣血的响在耳边,每一句,就像是一把刀子,狠狠的插进韩昭雪的心脏。

    真疼。

    可是再也没有人,因为他疼,而在旁边心疼的掉眼泪,再也没有人……

    他站起身,摇摇晃晃的回去了卧室。

    掀开被子,里面赫然放着一件白素平日里经常穿的睡衣,

    他就像是犯了毒瘾的人,蜷缩着身体躺在床上,紧紧的抱着她的睡衣,嗅着衣服上她的气息,身体轻轻发抖,直到很久,才发出一声低吟,“白素……”

    那带着思念的声音,无端的让人心疼。

    白素坐上出租车,刚才波澜起伏的心情,才慢慢平静下来。

    她再也不想跟韩昭雪接触了,那颗心爱了他太久,只要韩昭雪露出一点深情,她就会慌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讨厌这样的自己,她现在唯一想的,就是快点离婚。

    至于韩昭雪跟许安颜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样,她已经不在乎了,不在乎了……

    回到公寓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白素拿出来一看,是蒋一凡发的短信。

    她点开一看,上面只有简短的两句话,“白素,生日快乐,希望明天能给你一个好心情。”

    白素一看时间,刚好过了夜里十二点,她慢半拍的想起,今天是她的生日。

    或者说,是她被收养进孤儿院的日子。

    白素忽然看到手腕上,韩昭雪给她套上的,她忘记摘掉的手镯,他是不是也记得她的生日……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被白素掐灭了。

    一到家,她就将手镯摘下来,找了一个盒子放进去,等复试过了,找机会还给他吧。

    第二天一早,囡囡生物钟七点就醒来了。

    她自己穿好衣服,上好厕所,就跑去主卧找白素。

    主卧的房门没有关严,囡囡就直接推门进去。

    结果床上只有韩昭雪,白素却不见踪影。

    小姑娘跑到床头,站在那儿,小声的叫着,“爸爸。”

    她叫了好久,韩昭雪才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女儿,他伸手揉了揉小姑娘软软的头发,低声道,“怎么了,宝贝。”

    囡囡扁扁嘴,“上学要迟到了。”

    韩昭雪这才看见时间,已经快七点半了。

    他说了声抱歉,坐起身,捏了捏眼角,好一会儿才道,“你等一会儿,爸爸一会儿送你去学校。”

    小姑娘点点头,又问道,“妈妈呢?”

    韩昭雪动作一顿,背过身子,一边穿衣服一边道,“妈妈今天有事情,所以先走了。”

    囡囡“哦”了一声,也没有想太多,只是有点泄气的问韩昭雪,“可是妈妈不在,我不会梳头发。”

    韩昭雪转过身,将女儿抱起来,“我帮你梳。”

    小姑娘眼睛亮晶晶,嘴上却是怀疑道,“爸爸吗,你会吗?”

    韩昭雪面不改色的扯谎,“妈妈小时候的头发就是我帮着梳的。”

    囡囡从来没有听父母提过小时候的事情,听见韩昭雪这么说,顿时惊讶道,“爸爸小时候就认识妈妈吗?”

    提起这个,韩昭雪的眉眼不由得温和起来,“妈妈跟爸爸是青梅竹马。”

    囡囡想了想,道,“一起长大就是青梅竹马吗?”

    韩昭雪点头。

    “那囡囡跟乐乐也是青梅竹马吗?”

    韩昭雪动作一顿,板着脸道,“以后不许跟那个坏小子玩。”

    囡囡有些委屈,“乐乐对囡囡很好,每次都给囡囡糖吃。”

    韩昭雪有些头疼,囡囡什么都好,怎么容易受骗这一点这么像白素,要知道他当年也是一块糖将白素给哄乖了……

    想起白素,就想起昨晚的事情,韩昭雪的心不由得一疼,手上动作也慢了下来。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韩昭雪回过神,给囡囡扎好头发,起身去开了门。

    门外,一个快递小哥,手里捧着一大束粉色玫瑰,花朵非常新鲜,一朵紧挨着一朵。

    快递小哥大概没想到开门的是一个男人,怔了一下,才迟疑的开口,“请问白素白小姐是住在这里吗?”

    韩昭雪打量着他,淡淡道,“是。”

    “那能不能请她出来签收一下?”

    “她不在。”

    韩昭雪的态度太冷淡,只是几句话的交流,就让人冷汗涔涔,连句话都说不利索了。

    这时候囡囡探出头,歪着脑袋道,“你找我妈妈做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