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对你好一点

作者:公子苏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大叔别走小说82835小说刘子光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我们的爱回不来小先生请赐教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神秘恋人:总裁晚上见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还行,”韩昭雪扯了一下嘴角,“比起当年我揍你,你这真不算什么。”

    蒋一凡淡笑,“韩总,十年时间,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你跟我置气,有劲吗?”

    “我也觉得没劲,”韩昭雪淡声道,“而且我有一个问题挺好奇的,一直想问问蒋总,自己女朋友变成嫂子是什么滋味?不好受吧?你也真算是个男人,也能咽的下这口气。”

    蒋一凡的眼神倏地沉了下来,“韩总还有打听别人私生活的癖好?”

    “你错了,我对蒋总的私生活一点都不关心,你愿意跟谁玩什么虐恋情深的戏码,那是你事,但是你敢把白素拉下水,我绝不放过你!”

    蒋一凡轻声笑了下,“韩总,你这未免管得太宽了吧,你怎么知道是我拉白素,不是白素自愿的呢,您忘了,我可是白素的初恋,初恋,多让人心动,韩总不也一直忘不掉许小姐吗?”

    韩昭雪嗤笑,“小蒋啊,自信是好事,但是过分自信,就有点丢人现眼了,你以为白素还是十七岁的小姑娘,你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蒋一凡微眯起眸子,“信不信无所谓啊,至少现在陪在她身边的是我,我时间还长,韩总,”他忽的压低声音,一字一顿道,“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韩昭雪攥紧手机,手指在微微发颤。

    白素进来的时候,就见蒋一凡便收起表情,微微一笑,道,“韩总的电话。”

    白素皱了一下眉,看了他一眼,推着架子走过去,拿过手机,说话的时候,心里就不由得紧张起来,“喂。”

    韩昭雪没说话,白素以为他挂了,刚要看一眼手机,韩昭雪的声音才传过来,“也没什么事,就是提醒你一下,明天上午十点,带好证件,民政局见。”

    白素手指轻轻颤了一下,良久,才沙哑道,“好。”

    那边又沉默下来,空气似乎都变得凝固起来,安静的,似乎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你昨天,为什么要跟爸妈那么说。”

    氛围压抑的喘不过气,白素出声打破了这份沉默。

    “哦,”韩昭雪似乎是笑了一下,随后轻声道,“结婚这么多年,都没护着你,离婚了,总不能再让你再让你担着。”

    白素突然就说不出话来。

    她的眼睛很酸,她怕自己掉眼泪,所以努力的瞪大眼睛。

    “行了,早点睡吧,明天见。”韩昭雪顿了一下,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却什么也没说,他挂断了电话,话筒里传来的忙音,让白素有些发怔,好一会儿,才呆呆的挪开手机。

    “他刚刚,跟你说什么了?”

    她抬头看向蒋一凡,问的很直接。

    “也没说什么,”蒋一凡顿了一下,缓缓道,“他说祝你幸福,我接的电话,他应该是误会了什么,你要不要跟他再解释一下。”

    “不用了。”

    白素爬上床,小心翼翼的将被子盖在身上,低着头把玩着手机,好久才道,“你能出去吗,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好。”

    蒋一凡将剥好的橘子放在桌上,伸手帮她掖了掖被子,“那我在外面呆着,你有事喊我。”

    白素没说话。

    蒋一凡垂下眼帘,轻叹一声,悄然离开。

    白素翻了个身,抓着被子,闭上了眼睛。

    蒋一凡从病房出来,电话就响了。

    他皱起眉,这一晚上,他的手机不知道响了多少次,他都没去接,那边的人似乎不知疲倦,到了现在还依旧再打。

    他沉吟片刻,按了接听。

    “蒋一凡,你在哪儿!”

    蒋一凡拿着手机朝走廊尽头的窗户边走去,“我在哪儿,需要向你报备吗,顾组长?”

    “你别跟我打岔,”顾欣语气很冲,“我告诉你,爸爸前段日子出院了,过段时间,他就会回公司,你那点破事儿,到时候我可替你瞒不过去,趁早抽身。”

    “原来顾组还替我瞒着呢,”他嗤笑一声,“还真不用,我就没打算瞒着,你乐意跟谁说就跟谁说。”

    “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意思,顾组这么聪明还会听不懂?”

    “蒋一凡,玩也要有个限度!”

    “我没玩,”蒋一凡站定身体,语气认真,“顾欣,你当初的选择,我现在理解了,你没错,错的是我们从来都不相同的价值观。”

    顾欣变了脸色,“你跟白素的价值观就相同了?”

    “也不相同,但是她身上有我跟你都没有的东西。”

    “那就是真挚,”蒋一凡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变得柔和起来,“她不会像我们一样在一段感情里步步为营计算自己的得失,不管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我当年会对她心动,因为我喜欢的,就是她眼睛里只装着我的样子。”

    顾欣冷笑,“别自以为是了,蒋一凡,你十年前,你追求理想,放弃她,十年后你功成名就,又想起她,你以为谁都像是十年前一样,一点不变吗,你摸摸自己的良心问问自己,她现在眼睛里装的还是你吗?”

    蒋一凡脸色沉了沉,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不需要顾欣告诉他这个事实,就像他自己跟韩昭雪说的,他的时间还长,十年前他能让白素为他心动,十年后也一样可以。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好一会儿,才回头朝病房走去。

    病房的灯还亮着,白素在里面没有一点动静,他有些担心,过了一会儿,伸手敲了敲门。

    “白素。”

    他低声叫她的名字。

    里面却是没有一丁点的回应。

    蒋一凡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伸手握住门把,低声道,“白素,我进来了。”

    他说着,慢慢拧开门,门一开,他的脸色就沉了沉。

    病房里空荡荡的,病号服被随意丢在床上,衣服手机全都不见了,而白素也不见了踪影。

    这一晚,注定是不眠之夜。

    第二天,天气突然转晴。

    冰雪消融,温度却是更低了。

    白素穿了一件焦糖色的羊绒大衣,一件深灰色的绒裤,脚下是一双很平常的白色运动鞋。

    她化了妆,只是为了遮住自己厚重的黑眼圈,至少在韩昭雪面前不至于太狼狈。

    打车赶到民政局的时候,韩昭雪就已经到了。

    他穿了一身灰色西装,外面搭了一件黑色的风衣。

    他身材颀长,头发似乎精心修理过,连发梢都透着一股精致。

    他像一个暗夜贵公子,举手投足都透着高贵,小时候的韩昭雪就出类拔萃,长大后,自己开了公司,事业做得越来越大,品位也是越来越高,每一天,白素都会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差异,这种差异在有了许安颜的对比之后,就更加的明显。

    而白素,太平凡了。

    “来了。”

    他看着她走近,轻声道,“走吧,去里面等,外面凉。”

    他说着,转身先进去了。

    白素看着他的背影,怔愣了几秒,然后才慢慢跟上去。

    七年,民政局办公的地方不知道重修了多少次,白素已经记不清当年他们来的时候的情景了。

    “你昨天出去了?”

    落座之后,韩昭雪突然问了一句。

    白素一愣,垂眸点头,“昨天……跟朋友聚会。”

    韩昭雪双手交叉放在桌上,听她说完,沉默了一会儿道,“晚上还是早点回去吧,一个女孩儿家,太晚了不安全。”

    “嗯。”

    他们有多久没有坐在这儿心平气和的说过话了,气氛安逸的,突然让人不不舍得打破。

    直到有人提醒轮到他们了,这段对话才终止。

    办离婚证的过程非常快,几乎连十分钟都不到。

    白素拿着离婚证出来的时候,还有些恍惚,韩昭雪喊了她两声,她才回过神。

    “这个是我找律师做的财产公证,这些已经全部划到你名下了,公司的股份,暂时还不能动,但是我会每个季度将股份分红打进你的账号,囡囡的抚养费,我会打进这张卡里,密码是囡囡的生日,还有西郊那套别墅给你,公寓我想自己留着。”

    他将手里的文件递过去,“你看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我回头再找律师弄。”

    薄薄的几张纸,白素捏在手里却觉得有千斤重,她手指颤了颤,哑声道,“囡囡的那份,我拿着,别的,我不要。”

    “干嘛不要啊,”韩昭雪浅浅的笑了一下,“你给我生儿育女,帮我照顾爸妈,给多少都应该。”

    “那也是我爸妈!”

    白素的声音在轻轻打颤,她的心很慌,慌的她不由自主的拔高声音。

    周围不少人看过来,韩昭雪抿起嘴唇,没说话。

    白素盖住眼睛,哑声道,“对不起,我有点……不太舒服……”

    韩昭雪看着这样的白素,微抿起唇,突然弯下腰蹲在了白素脚边。

    白素下意识的要后退,韩昭雪低声道,“别动,鞋带开了。”

    白素没再动,韩昭雪单膝着地,一边帮她系鞋带,一边道,“可是我想让你过得好一点,你说在一起的时候,就没让你跟着我享福,如今分开了,总想着对你好一点,再好一点。”

    好的让你舍不得离开。

    白素眼睛酸胀,捏着协议的手,轻轻颤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