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十九章 可能,这就是天赋?

作者:晨星LL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我在女人堆里的那些年刘良纣临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你的爱似水墨青花小说章节目录重生隐婚:Hi,高冷权少!重生之绝世皇帝全能修炼至尊异界大村长武极神王我老板是阎王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肘子,刘瑞,我们走了,你俩保重。”

    “两个月后再见啊。”

    拖着行李箱,史尚和黄光明挥了挥手,留下了一个潇洒背影,空荡荡的寝室里就剩下了陆舟和刘瑞两人。

    暑假开始了。

    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整个学校便会冷清下来,一直到8月底,才会有人陆续返校。到了那时,学校会重新回归热闹,不只是返校的学生,新鲜的学弟学妹们也会补充进来。

    陆舟写完了留校申请,和刘瑞打了声招呼,便提着电脑包离开寝室,先去了一趟宿管那里,把留校申请的表格给交了,然后去了图书馆。

    金陵大学的学风还是没话说,虽然大多数人都离校了,但图书馆里依旧被考研大军占得满满的。有些座位即便没有人,也堆着一大摞书,把位置给占着。

    有时候陆舟不禁想,这些人究竟图个啥,有的人书上都落好厚的灰了,也不见人来一次。

    看到自己常坐的位置上放了本书,陆舟正准备换个位置,却见坐在旁边的陈玉珊,把那本书悄悄拿掉,并对自己招了招手。

    陆舟恍然,原来这位子是替自己占的呀。

    随即他也不客气,径直向那边走了过去。

    将笔记本电脑放在了桌上,陆舟没急着坐下来,而是去了旁边的书架。

    回想着书单上的内容,他犹豫了一会儿,最终从书架上取下了《线性代数(国防工业出版社版)》。

    虽然系统给出了一份适合他的书单,甚至通过只有他能看见的全息图像,标出了每本书在书架上的位置,但遗憾的是,这次系统并没有标出每本书的价值系数,他只能凭着自己的判断,选择阅读顺序。

    别小看了阅读顺序的选择,知识与知识之间是存在一定连贯性的,甚至学科与学科之间都会互相影响。

    没有学过《半导体物理》和《基础电路设计》这些基础课程,很难理解《微电子学》的知识点,而没有微电子学的基础,直接读《IC设计入门》更会感到无从下手,像在看天书。

    从数学类学科入手,无疑是个保守的选择。

    通常情况下,都是数学基础影响对其他理工类学科知识点的理解,很少出现其他理工类学科反过来影响数学的情况。而且正好,数学是陆舟擅长的领域,有些东西虽然同样是新知识,但至少不会让他感觉到无从下手。

    正好,他在数学这方面的知识点还存在较大的漏洞,很多地方都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

    比如因为第一篇兑换的论文的缘故,他对复变和实变以及泛函分析的部分知识点都有了相当深入的了解,但论文不涉及到的那一部分知识点,他则是完全处在两眼抓瞎的状态。

    也亏没人无聊地拿着教材考他,否则一考肯定要出问题。

    一个连泛函分析的教材都没学完的人,在核心刊物上大谈“线性算子和线性泛函的最优反演理论”,当成笑话讲只怕都没人信。

    “要是有水就好了。”从兜里取出了纯白色的药瓶,站在书架背后的陆舟,看着陈玉珊桌上的水杯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放弃了那个大胆的想法。

    取出一粒胶囊,陆舟闭着眼睛将它扔进嘴里,憋了口吐沫强行咽下去。

    等待了一会儿,就在他奇怪没有任何变化的时候,忽然间,一阵微微的刺痛感从他的后脑勺向四周扩散,最终扫过他的双目,向着他的眉心汇聚过去。

    很难形容那种感觉,就好像一只只看不见的蚂蚁从自己脑袋上爬过。

    纳米机器人?

    还是某种特殊的化学激素?

    陆舟不清楚,因为系统提供的黑科技,已经超出了这个世界现有知识的范畴。唯一的感想仅仅是,他只觉得此刻自己的大脑无比清醒,思维无比缜密,犹如牛顿爱因斯坦黑默丁格附体。

    而且这种感觉就像是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陆舟意识到,这是药效来了。

    没有任何犹豫,他拿着书回到了位子上坐下,一丝不苟地翻开了书本第一页。

    专注胶囊的效果,与上次做任务时沉浸式阅读的体验不同。

    上次那种沉浸式阅读的体验,更类似于一种全身心的投入,一种长鲸吸水的吞食。

    而专注胶囊带给他的感觉,却更像是激发了他大脑细胞的活性,让他在接受知识的同时,更附上了一分关于自己的思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从中午到了晚上六点,窗外的天色泛起了昏黄。

    陈玉珊伸了个懒腰,往陆舟的方向瞄了一眼,见他还是跟一个小时前同一个姿势,心中不禁暗暗敬佩。

    人才啊!

    原来学霸就是这样炼成的!

    可一直这么坐着,难道脖子不会酸吗?

    “喂,学弟,你去不去食堂?”戳了戳陆舟的胳膊,陈玉珊小声问。

    “你先去吧,我还不是很饿。”陆舟摇了摇头。

    五个小时已经过去,药效正在缓缓下降,但还有一点残留的感觉在。

    他想试着看看,这种感觉最大能持续多久?

    “那我就先去喽……”陈玉珊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儿,小声继续说道,“对了,我和你说的兼职,你还记得不?”

    陆舟问:“记得呀,啥时候开始?”

    陈玉珊小声提议道:“明天就是周六,要不早上咱们约个时间碰面?我带你去见见我姨妈。”

    陆舟想了想,点头:“行。”

    正好他明天也没事儿,想再嗑药看书也得等24小时。

    一小时两百块的高新,干个几次他下学年的学费都有着落了。

    两人约定明天九点在校门口碰面,之后陈玉珊便简单收拾了下桌上的东西,起身去了食堂。

    随着陈玉珊走后,陆舟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书本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可以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专注力正在逐渐下降,向着平时的状态靠拢。

    原本看一眼便能理解的知识点,现在可能要来回读几遍。

    而且最明显的一点是,失去了药物的约束,他走神的现象有些严重,甚至比平时还要严重的多。

    看了眼本子上密密麻麻的笔记,还有已经自动关机的笔记本,陆舟叹了口气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

    现在已经是7点半。

    一直撑到现在,他的肚子也饿得不行了。

    “药效持续时间五个小时,持续时间过后,药效将在一个多小时之间内持续衰减直至没有。”

    “不靠嗑药完全看不进去书,这可不行啊……”

    想了想,陆舟拿起书去了图书管理员那里,掏出借阅卡登记了借阅,然后便收拾东西离开了图书馆。

    在返回寝室的途中,他顺路去了一趟食堂,随便吃了碗面,算是解决了晚饭。

    回到寝室后,陆舟在位子上坐下,继续看书。

    不管接受知识的效率怎么样,能看一点是一点。

    虽然在一般状态下对知识的接受速度很慢,但这并不妨碍他巩固那些已经学过的知识点,并且在此基础上进行一定程度的延伸。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不希望自己对这种专注胶囊产生过度的依赖。

    毕竟这玩意儿一瓶只有40颗,用完了就没有了,以那个位数的暴率,下次抽到这玩意儿不是得等什么时候去了。

    大概到了九点钟的时候,去参加完数学建模大赛培训动员大会的刘瑞,背着一大包参考书回来了寝室。

    眼尖地看见陆舟在学习,他放下了单肩背包,立刻凑了过来。

    “肘子,考试都考完了,还在看书呢?”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最近也没什么事做。”陆舟笑了笑说道。

    看了眼陆舟在看的书上的内容,刘瑞什么话也没说。

    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他发现自己的心态反而平和了许多。

    如果是一两分的差距,他还有希望追一追,然而这种九十分与满分的差距,让他连奋起直追的勇气都没有了。

    想想还真是难受。

    考前一个月,每天两眼一睁就开始学习,两眼一闭还在做题。结果别个肘子考前前两个星期还在兼职,就考前“醒悟”过来,稍微动了那么两下,然后就把他和罗润东全爆掉了。

    刘瑞还是想不通,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变化如此惊人。

    终于,他忍不住,将心中的困惑问出了口。

    “肘子,你学数学,是不是有什么窍门啊?能不能教教我?”

    说这话的时候,刘瑞有些微妙的脸红。

    毕竟以前的时候,每次室友向他问题和借笔记,他都是相当不情不愿的。

    陆舟停下笔,认真想了一会儿。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天赋?”

    “……”

    听到这句话,刘瑞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要不要这么装比,学渣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

    看着刘瑞木然回到座位的背影,陆舟默默叹了口气,心说这友谊的小船多半又翻了。

    可他能怎么办?

    他也很绝望呀。

    总不能告诉别人,自己的脑子里装着一个系统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