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暂时的和平

作者:海棠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异能小神农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大叔别走小说82835小说刘子光强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奉子成婚:二嫁新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陆以霆见她哭也不是没有触动,但两个人还是僵持着,陆晓宏和干妈连忙上前去劝,公公也终于是被吵醒了!

    他背着外头缓慢的冲我们这便走来,威严而嘹亮的嗓子跟在喊操似的,陡然就是一声爆喝:“闹什么?没规矩了?”

    顿时一片肃静!公公的出现无疑给了大家希望,毕竟,他是那样一个刚正不阿的存在,家里的绝对权威。只要他态度有所偏向,那就代表着事情有了个定局。但我也知道,不管胜负,今天我和陆包子是绝对走不了了!

    自我感觉受尽委屈的婆婆嘴一瘪就嚎哭着冲着公公去,手指着我就冲他声嘶力竭的控诉着,字里行间全是她占理。

    她说:“他们小两口嫌我呀,生怕我老了给他们添麻烦,现在连孙子都不让我带了,养儿有什么用啊,娶了媳妇忘了娘,心都是向着外人的。”

    我:“……”

    迫于公公的压力,陆以霆也只是站在原地不动,一张脸黑着任凭婆婆怎么说,倔劲儿上来了就是不做声!

    公公睨了他一眼,干妈看不下去了,也插了一嘴道:“如意啊,大家伙刚都听见你说话了,你不能这么诬赖你儿子媳妇的呀!”

    到底是女儿贴心,陆晓宏见婆婆哭了也就不再为难她,转而为她说起好话来,带了盈盈的笑意:

    “其实就是一点误会而已,何必弄成现在这样子,大家都检讨一下自己各退一步不就行了嘛!”

    “儿女大了不由娘啊,一个两个的都跟被人灌了迷魂汤似的向着外人呐,我没什么好活了呀!”

    作为婆婆张口闭口的外人,我表示很尴尬,怀里的烧麦动作越发的大了起来,怕他哭,我连忙颠了颠!

    公公啥也没先说,眼睛往我身上一瞟,先安置道:“先把孩子弄睡了再说,大人的事情,孩子跟着受什么罪!”

    干妈脸色不霁,被婆婆这么一闹心里不爽快也正常,但听见公公这么一说她也就抢在婆婆先从我手里接孩子!我舍不得,微微偏了偏身子不肯放。

    干妈冲我示意了一下,劝道:“你月子还没出来,不要抱孩子,会留病根的。”

    我正准备放手呢,婆婆泪眼朦胧的迎了上来,也不哭闹了只是殷切的说:“我来我来,我给送进房里休息去!”

    一直冷静着的陆以霆突然就开口了,他沉声道:“不劳烦,我和蓝心带着睡就行了。”

    婆婆一听,原本抱孩子的动作变成了抢孩子,干妈很反感她这样子就死活不撒手了,动作再轻柔,两方对峙,最难受的始终是孩子。

    烧麦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公公冲陆包子吼道:“你这是要闹什么?陆以霆,给我回答!”

    “妈嫌带孩子累,不满蓝心这个月子坐的太清闲,不满我们为人父母的不带,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来带!”

    婆婆听了,感觉毛都炸开了,她回头就吼:“我什么时候说了?你胡说!”

    这……

    陆以霆不看她,只是看向公公,认真道:“她刚说的,我没有撒谎!”

    这家人什么性格,关起门来谁不知道呢,但问题是婆婆再不是那也是这家的女主人,公公态度能公正,做法却始终有偏向。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冲所有人道:“这件事,到此为止,大家回去睡觉。”

    婆婆连忙答应说好,转身来抢孩子的手就更重了,我不忍心,就有些不满的冲婆婆道:

    “妈,你弄疼他了。”

    婆婆张口就是:“那你们赶紧放手啊,我要带家睦睡觉去了,对了他饿了,我给他冲奶了。”

    陆晓宏也连忙帮着打马虎眼:“是啊是啊,大家都睡觉去吧,林姨,开心,你们也累了,赶紧上去睡觉吧!”

    就连陆以霆也不做声了,看得出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快要妥协了。

    但干妈似乎当了真,在婆婆行为嚣张了几秒钟之后,她有点儿忍不住了,压着嗓子就冲婆婆道:

    “你抢什么呀,那么心疼孙子怎么忍心弄疼他呢?瞧他哭的……”

    干妈说着就用手指了指婆婆怀里的孩子,没想到,婆婆竟然皱了眉就转身,一副半点不想让干妈碰到的样子。

    她这副样子终于还是激怒了干妈,干妈压着怒气用了平常的语气道:“诶,我说你这什么意思啊!”

    婆婆逗着孩子笑了,旁人的话,基本上都听不见,或者说,故意装作没听见!

    干妈就更火了:“亲家母,你这样子我就看不得啦,你这总不让别人碰的是什么意思啊,外孙也是孙啊,怎么着,差你一截?”

    婆婆颠了颠孩子往自己的房间里头去,嘴里还在用不大的声音碎碎念着,但刚好大家都听得见。

    她说:“外婆始终是外人的,哪里有奶奶亲!”

    干妈气得脸都白了,一副向往前冲的样子又陡然止住了脚步,公公见状满眼怒意的看了婆婆一眼。

    干妈的脸并不面对着我这边,所以是晓宏先发现了她的不对劲,连忙急匆的上前扶了,她惊诧的问:

    “林姨,你怎么了?是不是心脏不舒服?房间里有药没有?以霆,赶紧拿药去!”

    陆以霆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往干妈住的客房跑,我也连忙跑过去扶了她往沙发上坐下,她的表情有些痛苦。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明明是一件喜事,现在竟然闹成了这样!

    婆婆啥都不管就关起房门哄孩子去了,公公脸上有了些歉意,缓慢的走过来安抚道:

    “林巧啊,她那个人性格就是那样,你别跟她计较!”

    干妈摇摇头,接过陆以霆递过来的药就着水一块咽了之后,她喘着气说:

    “她倒是说对了,我啊,就是个外人,我现在就回去,这里我待不下去了,不然真的会出人命!”

    “亲家母啊……”

    “你别劝了,老陆,我知道你是很好的,但也请你理解一下,我这辈子就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今天的事情我半个字都不会说出去,权当我身体不行自己回去的!”

    干妈确实一副很不舒服的样子,我也了解她的脾气,忍了这么久了,估摸着也到头了,我就点头道:

    “那行,要不明天早上让陆以霆送你回去吧!”

    干妈想了想后同意了我这话,但当她起身准备回房间休息的时候,她又犹豫的看向我:“你也跟我一起回去吧!”

    所有人都是一愣!

    其实我是真的很想跟着干妈回娘家去坐完月子,但依着婆婆那性子她是绝对不会放了烧麦的。而我,想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最起码,多少还能喂点母乳!

    所以最终,我还是留了下来,陆以霆不放心也彻底不去公司了,就一直在家里听着我的使唤,端茶倒水的很是尽心。

    公公应该是说了婆婆,因为从那天晚上之后婆婆的行为有了极大的改善,而且这种改善时刻的带着一种不情愿。

    比方说,我能亲自和孩子相处一阵子了,然而这种时候,婆婆总会找尽理由过来盯着。好像生怕一个不小心,我就能怎么着她孙子一样!

    对此,陆以霆很想找她再说说的,但我不肯,婆婆那天的话刺痛了我,对于她来说,我始终是个外人。

    如果陆以霆再跟她作对,那她一定会潜意识里觉得是我挑拨的,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事,何必这样去闹呢?

    这些方面虽然是达成了一种共识,或者叫默契,但值得一提的是,我和婆婆似乎陷入了一种冷战的局面。

    可能说冷战又严重了一点,反正我们彼此之间没有什么交流了,而她和陆以霆之间更是僵得不行。

    大概,对于她来说,儿子偏帮媳妇真是一件很痛心的事。至于对错,那并不重要!

    出了三十天的小月,我终于在没人管的情况下洗了个淋浴,足足两个小时,澡搓了半个小时,头发洗了两遍。没敢让陆以霆帮我动手,起初是怕他动色心,干妈让我必须等到满四十五天的大月才行!

    然后我发现,这是个多么明智的决定,因为,我的身材真的变形了,不是身形,是身材!

    因为是顺产,我是缠了束腰带的,所以总的来说可能胯骨是宽了些,但不至于变形的厉害,最主要的是腰腹部的肉。

    松了,没有多少脂肪。那种松就是皮肤的松懈,软哒哒的皱得像橘子皮,一条黑黑的妊娠线笔直往下,所幸的是,妊辰纹始终没有长多少,而且最主要的几条是长在了大腿上,瞧着也并不那么吓人!

    可是相对比较以前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现在,我是终于能够体会,为什么男人喜欢婚后出轨了!

    女人的变化就意味着男人的嫌弃,总会有些绷不住外面的诱惑的,甚至有可能是大部分。

    但目前最大的感觉就是洗完澡舒服了,从浴室里一出来,我就感觉神清气爽。

    我蓝心,重生了!

    日子其实还是好过的,但最重要的也是我始终没能适应过来的一点就是:饭菜真是太难吃了!

    当然汤汤水水的都是为了下奶,我也别无选择,也就那几样,鲫鱼、猪脚、肉丸子……

    但在这天,我发现了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肉丸子汤的味道好像变了。

    而且这回,竟然是婆婆亲自笑呵呵的端上来的,显得特别的宝贝,仿佛过去这几天的过节都不存在了。

    她把东西往床桌上一放,满是慈爱的冲我说:“蓝心呐,来,喝了这肉汤,可补了!”

    我喝了几口,闻见了点泥腥味,但碍于婆婆的面子,只能强行喝了……

    我发现怪异的地方了,不仅仅是她态度的突然转变,我还发现了一件事。

    那种带着泥腥味的肉汤竟然成了我的主食,按道理来说,之前一直都是换着来的,可最近这一个星期,全变成了这个汤!

    刚开始的几天,我碍着婆婆刚缓和过来的态度很是痛快的就喝了,但随着我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我开始抗拒了。

    我很怀疑,她是不是在里头掺了点别的东西!

    可每次我要细看的时候,她就会用很强烈的态度来搪塞我,直到我妥协,我太无奈了!

    还有,婆婆对于我下奶这件事愈发的关心了,但我想的是,她反正一直这么关心我也就没有觉出异常来。

    满月酒本来是满月就要办的,但干妈坚持得让我坐满四十五的大月,婆家也就顺着往后推了半个月。

    反正就是个意思,现在也没人太过注重这些规矩不规矩的。

    那天,家里正在填写请柬,陆晓宏嫌一个人写太无聊了就上来找陆以霆,可他正忙,于是我就自然而然的下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