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四章 揭穿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世子闻言,当即就道:“你瞧瞧,连阿青都知道,瑶儿的年纪正合适,她不放心,你这做娘的,怎么就不明白!”

    “你就会同我胡搅蛮缠!”世子妃横他一眼,“我哪句话说我不明白了!我又不是说不让瑶儿嫁,只是觉得,就这样背着瑶儿,她一无所知,就把她给嫁了,瑶儿心头不喜,将来,必定要闹出怨怼!”

    “贺之年是我们看着长大的,那孩子品貌如何,难道你不清楚?他家的身份,虽然没有我们府上高,可一时间,他也算是条件鼎好的了,你又要彻底调查贺之年,又要让瑶儿心满意足,这样拖下去,我们拖的,皇上那里可不拖,万一他点了我们平西王府的名,怎么办!”世子急的脖子发梗。

    顾玉青闻言却是心惊肉跳。

    贺之年……镇宁侯府嫡出幼子,贺之年,品貌双全,谦和有礼,公子如玉,莫过如此。

    可就是这样一个如玉公子,却是在上一世的三年后,被人爆出龙阳之好,狎机(妓)之癖,男女通吃,且不分年龄,只要对方肤白丰腴即可。

    他在京都小柳树巷有一处私宅,宅中设有密室,密室中关着被他瞧上眼的各色男男女女。

    此人之变态,不仅喜欢自己取乐,更喜欢偷窥别人取乐。

    密室之外,他设有一室,墙上凿有小洞,他最喜在自己纵乐之际,安排人在密室内与他行同样之事,然后他从小洞偷窥,以寻求刺激。

    上一世,镇宁侯府是萧祎的追随者,萧祎倒台,镇宁侯府自然不得善终,贺之年的恶行才被曝于天光之下。

    洛瑶……这样牲畜不如的东西,洛瑶怎么能嫁给他!

    只贺之年人模狗样,掩藏极好,莫说洛瑶的父亲没有察觉,就是贺之年他爹,都不知道他儿子是如此败类!

    这种事,顾玉青自然不能明说,只略略思忖,绞了丝帕道:“伯父说的是镇宁侯府的贺之年吗?”

    “阿青也觉得他不错,是吗?”世子当即道。

    顾玉青摇头,“他人品如何,我从未接触过,倒是不知,只是听四殿下曾经提起过,说他花巨资从葵花楼秘密买了三五个舞娘。”

    贺之年从葵花楼买舞娘是事实,可顾玉青却不是从萧煜口中得知,眼下,她这瞎话,也唯有如是编了,不然就连平西王府世子都不知道的事情,她一个闺阁小姐却知道,岂不是太过奇怪!

    顾玉青言落,世子当即震惊的面皮一跳,“你说贺之年?”

    世子妃更是拿眼睛死死横了世子一眼,对顾玉青道:“好孩子,还好你来了,不然,瑶儿可就要落入魔坑泥沼了!能私下买舞娘的,能是什么好东西!亏你还是瑶儿亲生父亲!”说着话,世子妃又将不满的矛头直指世子爷。

    世子爷不理会世子妃的脾气,只盯着顾玉青,“你确定是贺之年?”

    顾玉青点头,做出一副诚恳至极的样子,重重点头,“是他,不会错的,镇宁侯府的嫡子,贺之年。当时四殿下当做趣谈同我提起,我还震惊了许久,贺之年仪表堂堂,才华横溢,谁能想到,他竟然私下花巨资做出那种事情!”

    京都名门子弟,纨绔不羁也好,放浪形骸也罢,真正的世家子弟,再怎么无样,却从来做不出给花楼里的姑娘赎身之举,家族底蕴所具有的独特威力,不许他们做出这种令家族蒙羞之事,他们自己,更是不屑!

    玩乐归玩乐,却绝不肯自降身份。

    “我听四殿下说,他有个外宅,在小柳树巷,具体在哪里,我不甚清楚,伯父不信,可以派人到小柳树巷查一查就知道了。”

    顾玉青一说罢,世子妃当即就道:“阿青都说道这个份上,自然没错!”

    世子顿时面皮涨红。

    老太君就道:“那孩子瞧着斯斯文文,见了人也知礼貌懂礼数,怎么就做出这种事情来!”

    这话,就是在给儿子找台阶了!

    世子当即道:“是啊,儿子同他家,也算是旧相知,想着知根知底,他家家中情形也不算复杂,瑶儿嫁过去,必定吃不得亏,哪成想……”吁一口气叹出,“可见知人知面不知心。”

    既然夫君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世子妃何等聪慧之人,自然不肯再为着这件事情念念叨叨持续不断,给夫君下不来台的难堪,只面上到底还有愤愤之气没有褪尽,“世子爷再给瑶儿定亲,可要仔细调查清楚了,好在今日阿青来得及时,我们也没有与贺家将此事说定,不然,如何是好。”

    世子重重吸一口气,“既是他家不行,那就再看看其他人家。”

    没了贺之年,还有王之年,赵之年,李之年,孙之年……只要皇后之位未定,洛瑶未出阁,平西王府总要再给洛瑶选定其他人家。

    而他们选来选去,怎么也选不到那商户嫡子头上去!

    顾玉青心头急的冒火,不知该如何向她们将洛瑶那桩完美姻缘提出,“洛瑶的婚事,怎么也要等她从杭州回来再定才好,伯母可是去接她回来了?”

    平西王府世子妃便摇头,道:“没有,现在情形这样微妙,我怎么好让她回来,我已经想好,若是实在上天不佑,让陛下选了瑶儿,我就拿她从杭州回来的路上做文章,总之,到时候,必定不能让瑶儿进宫。”

    世子闻言,登时眼睛一瞪,“忒!你不是说已经派人去接瑶儿了吗?”

    世子妃闻言不说话,老太君便横了世子一眼,“你呀!何时才能和你媳妇一样沉稳,当真接了瑶儿回来,若是一时半刻定不下她的婚事,陛下那里又选定了她,你要如何!难道真要让瑶儿入宫不成!”

    听这话音儿,顾玉青知道,这是老太君和世子妃早就商定下的,不要洛瑶回京,只在杭州避着,却是共同瞒了世子。

    难怪方才进门,世子爷和世子妃剑拔弩张,老太君却和没事人一样,一脸看戏的表情……

    一想到刚刚进门时世子脸红脖子粗的争执样子,顾玉青看他,不由多了一份同情。

    也就是说,方才就算她不来,她不揭穿贺之年为人,平西王府这里,也不过是世子上蹿下跳闹上一通,世子妃为此和他争执一通,而洛瑶的婚事,却是绝不会定下。

    老太君分明一切都安排好了,却是不肯提前和儿子通气,只同儿媳通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