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萧铎被怼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姐姐,那宫女是畏罪自杀了吗,阿禾好怕,会不会有鬼魂作祟?”顾玉禾忽的伸手抓住顾玉青的衣衫,脸色发白,状作惊恐。

    看着顾玉禾埋在自己衣衫中骨节分明的纤纤素指,顾玉青本要信她。

    毕竟只有十岁,这些年自从母亲去世,自己对她又是竭尽全力的保护,不让她接触一丝半点的阴暗,突闻死了人,或许她真的要怕。

    到底是一母同胞的嫡亲姐妹,血脉亲情摆在那里,顾玉青心中不忍,伸手轻抚顾玉禾的手背,“没事。”语气柔和。

    却是在转眸之际,眼角余光看到顾玉禾嘴角匆匆而逝的一抹笑意。

    顾玉青倏然转头,果然看到萧铎正看向她们。

    顾玉青心中对顾玉禾刚刚升起的一丝温情顿时荡然无存,只有厌恶,像是潮水般一潮一潮漫过心头。

    顾玉青松开紧握顾玉禾的手,清清淡淡说道:“若是怕得紧,不妨我和皇后娘娘求情,让你先行离席,可好?”

    顾玉禾顿时小嘴一撇,“不要,阿禾要和姐姐在一起。”说着就要去缠顾玉青的胳膊。

    犹如三两岁的女童在痴缠母亲一般。

    顾玉青看的心中烦腻,反手一挡,顺势将她推开,“既是不那么怕,就赶紧坐好,这种场合能是你胡闹任性的吗!”

    言语间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抽回胳膊,顾玉青兀自坐好,不再多看顾玉禾一眼。

    “姐姐和阿禾说话,好凶巴巴。”顾玉禾委屈的小声嘀咕,声音略带一丝哽咽。

    若是从前,顾玉青早就转身为她拭泪,温言软语细细安慰了。

    可现在,顾玉青只觉得顾玉禾这姿态让她心中厌恶至极,眼皮没动,直朝皇后那边看去。

    见顾玉青不再理会自己,顾玉禾装模作样擦擦眼泪,无趣的转身复又坐好,眼中阴霾滚滚。

    彼时绯红自尽的消息惹得锦棚内宾客思绪纷飞,自然无人有心注意顾家姐妹这边的异动。

    “绯红倒是死的很是时候呵!”舒妃闻言合欢殿的绯红死了,嘴角微颤,轻轻一怔后凉凉说道。

    任谁都能听出她话里昭然若揭的意思。

    顾玉青却是发现,舒妃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似有若无朝萧铎看去。

    母子俩一个短暂的对视后,各自匆匆错开视线。

    萧铎嘴角露出一个极浅的弧度,眼中满是遗憾。

    顾玉青心头失笑,看来这绯红的身份还真是不简单!

    难怪这个时候皇后娘娘要把她推出来,皇后娘娘是早已发现了绯红与舒妃私下的关系。

    方才派了贴身宫女去合欢殿查证青衣宫女口中所言的青砖是假,要找个替死鬼倒是真的。

    保护萧静毓的同时还不忘替她拔掉一颗毒瘤,皇后娘娘手段城府当真了得。

    “妹妹我真是好奇,惠贵妃姐姐对绯红做了什么,怎么就让这合欢殿的一等宫婢对你如此记恨呢!”舒妃缓了一口气说道,面上笑容恣意。

    继续攀咬萧静毓的同时,不忘顺便恶心惠贵妃。

    一直沉默坐在一旁的萧煜指了跪在地上的青衣宫女挑眉说道:“她不是说她是受人指使的嘛!细想来,这可是一箭双雕百利无害的绝好法子,纵然不能如愿害了我母妃,也会在我母妃和皇后娘娘之间埋下一根深刺,之后何人受益不用我说大家也明白。”

    说罢,萧煜又仿佛怕大家不明白似得补充一句,“就是舒妃娘娘您受益最大呀!”

    萧煜的话让舒妃恣意发笑的面容顿时僵住,脸上一阵青白。

    后宫女人说话,向来讲究绕三绕。

    这样的话被萧煜这么直截了当的点出,舒妃脸上怎么挂的住。

    看到母妃被萧煜戗住,萧铎立刻摆出一副兄长教训幼弟的姿态说道:“你越发不成体统,我母妃不过是关心慧贵妃娘娘,问上几句罢了,你就说的这么难听,哪有一个晚辈该有的样子。”

    将一顶大不敬的帽子扣给萧煜。

    萧煜毫不客气的白了萧铎一眼,“你脑子有病吧,傻子才以为她那是关心我母妃呢!”

    方才见到萧铎和顾玉青前后脚相继进来,萧煜心里早就不痛快,得了这个机会,特别小人的又补充道:“我看指使她的就是舒妃娘娘,谁不知道她一贯眼红我母妃得父皇恩宠。”

    萧铎被萧煜放荡不羁的用词气的眼皮直抖,“绯红畏罪自杀,明显指使这个宫女的人是绯红,关我母妃什么事,你可不要乱说话!”

    顾玉青看着萧铎一副吃瘪又发作不得的样子,心里一阵发笑,觉得特别解气。

    萧煜嗤的嘲讽一笑,“得了吧,绯红和她同在合欢殿伺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什么话不能当面吩咐她,非得整个青砖机关么,你脑子果然有病。”

    萧煜放纵惯了,他说话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本就对萧铎没有什么好感,再加上此时心里吃着飞醋,说起话来就更是肆无忌惮,不顾及萧铎的颜面。

    可怜萧铎,在人前一直是做出一副温文尔雅懂事守礼恪守本分的样子,明明心里气的都要骂街了,却一句反击的话都说不出来。

    萧煜话音才落,皇后娘娘先前遣派出去的贴身掌事宫女便袅袅回来。

    萧铎的尴尬处境才略略被冲淡一点,转脸去听那宫女回禀。

    “回禀娘娘,合欢殿的后宫门处的确有如她所言的青砖,机关布置精巧,不细看绝不会被发现。”

    掌事宫女与方才来回禀绯红自尽的宫女交错进来,在时间上各自错开,她又闭口不提绯红自尽的事,给人营造了一种彼此互不知情的景象。

    皇后到底是皇后,不愧是统治六宫的女人。

    顾玉青暗赞皇后娘娘心思缜密,那样惊骇匆忙间,竟还能布置的如此妥帖。

    以慧贵妃的聪慧,必是不会当众揭穿皇后娘娘所耍的手段。

    故而皇后只需在众人面前营造一个恶奴害主的假象,将整个案件干干净净的切断,不牵扯萧静毓分毫。

    哪怕人人都知道这个假象就是假象,可只要慧贵妃不多言,这假象便就是真相,谁又敢在明面上质疑什么。

    至于暗地里旁人如何议论,皇后有的是时间和手段来善后。

    “祸起萧墙!”皇后切切说道:“可是查出,绯红为何自杀?又是何人用这青砖机关给这个宫女下发指令?绯红和这个宫女之间究竟什么联系?”瞟了一眼地上瑟缩成一团的青衣宫女,皇后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