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进宫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落座之后,董雪仪冷眼低垂,长而密实的睫毛遮盖了她眼底的情绪,老镇国公无颜面对儿媳妇,可身为一家之主,却不能逃避,重重一声叹息,对董雪仪说道:“如果你妹妹不愿嫁进来,也可以,咱们家竭力弥补她。”

    他本是一腔好意,哪个女子愿意嫁给对自己施暴的男人呢,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他的姐夫。

    董雪仪没有抬头,依旧是勾着脖子垂首,淡淡说道:“若是不嫁进来,她怕是要青灯古佛一辈子了。”

    老镇国公面上顿时讪讪,眼底浮上尴尬之色,心中对老妻越发不满,横了老夫人一眼,又对董雪仪说道:“湖州离京城甚远,我又在那里任职,你若放心,不妨我在湖州替她找一户人家嫁过去,未必是什么富足大户,却也委屈不得她。”

    董雪仪闻言抬头朝老镇国公看过去,脑袋微偏,一脸茫然,“父亲能帮她找一户人家,难道也能为她在洞房夜的元帕上作假?”

    她的眼睛极大,此刻一瞬不瞬的直直盯着老镇国公,原本公公媳妇之间就是大防,此时讨论的又是这样的话题,老镇国公登时脸色涨成猪肝红。

    董雪仪却心底冷笑一声,又道:“哪怕是贱民之家,也不愿娶一房已经破了身的媳妇吧!”

    老镇国公尴尬的一阵咳嗽,咳过之后,端起茶盏一连喝了几口,将将掩了不安的情绪,说道:“可以说成是和离了的。”声音却是不自觉已经低了几分。

    明知最后一句话,老镇国公不过是为了强撑场面故意而说,董雪仪却是目光滑过老夫人,紧蹙的眉头一松,说道:“好啊,那就依您的,让她嫁到湖州去吧。”

    老镇国公原本也是为了身份面子随口说说的,没想到董雪仪竟真的同意,顿时一口气提上来却喘不出去,憋得胸口直疼。

    偏偏董雪仪一副什么都看不出来的样子,嘴角含笑,说道:“还是您见多识广知道的多。”

    老镇国公登时脸色就更难看了,张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朝老夫人一眼看过去,使个眼色,让她赶紧救场。

    自从老镇国公回来,老夫人就一直受他白眼,此刻他用眼神求救,老夫人毫不客气的瞪了他一眼,满眼写着:活该!再让你胡乱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但到底也是老两口之间的矛盾,媳妇面前,他们是一体的,老夫人便说道:“把雪仪的妹妹嫁到湖州倒是不错,可你又不能一辈子在湖州任职,万一你调离了,她怎么办,离得远,就是受了委屈也无处哭诉,谁给她做主去!”

    语气里,竟是对董雪若的关切之意,董雪仪听着,心中只觉得恶心。

    这老两口,和宋浙一样,都是虚伪自私又自以为是的,仿佛这天底下,除了镇国公府的人,全天下都是任他们玩弄于鼓掌的傻子。

    董雪仪本就是想要趁机给老镇国公添堵,老夫人此言一出,此事也就算是揭了过去,之后一家人便围在一起讨论董雪若的进门事宜。

    而在京城的另一处院落里,三皇子萧祎正拿着一把剪子修建院子里的一株山茶,留下他想要的,剪掉他认为多余的,每每心中烦乱难安时,萧祎最爱做的事便是当园丁。

    此时他手里已经掌握了足够置老镇国公于死地的一切证据,只待一个契机,一个可以让他顺理成章名正言顺的向皇上举报老镇国公的机会。

    可这样的机会,却是可遇不可求,他不知道究竟要等多久,何时才是最佳上禀时间。

    正在他心焦难耐,一剪子剪掉一朵开的正艳的花朵时,骆志松远远走了过来,依旧是一声石青色长袍杭绸直缀,依旧是眼底一团雾气,让人看不清他的思绪。

    及至面前,还未及骆志松行礼,萧祎便急急说道:“可是又有什么发现?”

    既是萧祎张口问,骆志松干脆也不再行礼,嘴角含了笑意,说道:“有人看到老镇国公回京了,此刻就在镇国公府!”

    萧祎闻言顿时大惊。

    外地官员无召不得入京,若有急事,须得上禀皇上知晓,得到皇上应允后,才能进京。

    如若不然,便是重罪!

    老镇国公此时入京,可有诏书?皇上可否知道?

    震惊过后,萧祎忽的仰头朗声大笑,“天助我也!”一叠笑声落下,萧祎吩咐骆志松,“快去查查,他回京我父皇可否知道。”

    骆志松得令却未动身子,而是笑意越发浓重的说道:“这样的事,何须殿下吩咐,已经查了,他是无召私自回京。”

    “无召回京!无召回京!无召回京好啊!”激动之下,萧祎一连说了三个无召回京,摩拳擦掌,将手中修建花枝的剪子一把塞到身侧小厮手中,转身直奔书房,步伐轻盈如飞。

    此时不进宫,更待何时!就是要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望着萧祎的背影,骆志松面上笑容更盛,脑袋微扬,看着一碧如洗的天空,只觉得今日的天气,格外好。

    萧祎进宫的时候,皇上正和兵部户部礼部几个重臣商讨事情,太监通报他求见,皇上想着让他历练,便点头让他进来旁听。

    待到要事说毕,几个大臣还未来得及离开,萧祎便一步上前,将早就准备妥当东西捧了出来,高声说道:“父皇,儿臣有要事禀报。”

    一听他的话,几个大臣原本要走,却立刻又缓了步子,深怕错过什么似得,赖在那里,不再离开,只是低眉顺眼,缩小存在感。

    现在皇上还未定皇储,这几个皇子中,虽然二皇子夺嫡的可能性最大,可不到最后关头,谁又能说得准呢!

    皇上身侧的内侍公公立刻几步上前将萧祎手上的宣纸拿走,送至皇上面前。

    目光扫过宣纸上的蝇头小楷,皇上面上的笑容顿时僵住,随着目光下移,笑容一寸寸收敛,到最后,已经是面色铁青,眼中怒意滔天!

    十几页的宣纸被如风一般哗哗翻过,皇上盛怒之下,一把将那宣纸摔倒桌案之上,太阳穴突突直跳。

    一时间,御书房的空气凝若寒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