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顾臻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九皇子一手握拳一手捏剑,双手发出咯咯响声,一双眼睛却是直直朝门口看去,含着巨大的期冀,眼底荧光闪动。

    内侍的话登时引起水榭内巨大的轰动,嗡嗡议论声如同炸药引爆,“轰的”就在人群中响起。

    端王爷双目瞪圆,充斥着震惊和愤怒,足足愣怔半盏茶的功夫,才幽幽缓过神来,满面喷火一样直直看向那内侍,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一样,“你说的是顾臻?”咬牙切齿问道。

    正说话,又一个内侍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冲了进来,满面带着血,不知是他受了伤还是别人的血溅在他的脸上,殷红一片,让人看了不禁心底打颤。

    “又怎么了?”一把将手中捏着的内侍甩开,端王爷又转头看向那刚进来的内侍,形若一头被围困的暴怒的狮子。

    顾臻二字的出现,早就一举直接打破他心底的所有防线。

    这个名字背后的含义,让他胆战心惊。

    那是唯一一个可以和姑苏将军相提并论的名字。

    只是端王爷不解,分明是在寻丹问药正与道士和尚辩法的顾臻,怎么就出现在了这内侍的口中。

    根本不及他多思,那冲进来的内侍便一脚瘫在他脚下,惊恐万分的说道:“王爷,顾大将军已经率军冲来了。”

    “什么!”

    与端王爷一党的所有人登时噤若寒蝉,连呼吸都在颤抖,有胆子略小的,干脆脚下一软,栽倒在地。

    而胆子略大的,则目光朝皇上扫去一眼,在端王爷耳边提醒,“王爷,只要逼皇上写下诏书,一切还有挽救机会。”阴测测的话语里,带着恶毒的目光又朝皇上看了一眼。

    端王爷眼中精光一抖,指着皇上,转头吩咐身侧禁军统领,“让你的人把这里围住。”

    只要劫持了皇上,顾臻天大的本事,量他也不敢擅动分毫。

    届时只要利用皇上将顾臻活捉或者直接一剑击毙,便一了百了,只是他的话刚刚说下,话音儿还未落,一眼就看到倚在慧贵妃怀里的顾玉青,顿时眼中闪出一抹恶毒笑意,抬脚就朝顾玉青走去。

    萧煜一瞬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登时颧骨处肌肉一跳,挥剑朝他刺去,与此同时,却是有另一把剑与萧煜并身齐发,直直指向端王爷胸口。

    “一个不学无术,一个连毛都尚且不全,怎么,你们也想挑战挑战本王手中这柄剑?趁着本王此时还不想要了你们的命,赶紧滚开!”端王爷根本不把挡在他面前的萧煜和九皇子萧恪放在眼中,甚至露出鄙夷一笑,抬手就要用手将他们的剑拨开。

    萧煜和萧恪却是并不回击他的话,双双二话不说,手起剑落,就朝端王爷刺去。

    端王爷怎么也没想到,皇子中他最不放在眼里的两个人,剑锋竟都如此犀利,出手便是绝杀之技。

    萧煜也就罢了,毕竟当年师承顾臻。

    可这老九萧恪怎么也……这手法,分明与顾臻如出一辙,甚至比萧煜都要高出许多。

    怎么会……

    震惊疑惑划过脑尖,却没有更多地时间细思,剑已扑面,他不得不甩手回击。

    只是,对方似乎并不想要了他的命,还未有动作,就觉得手掌一阵剧烈的麻感传来,逼得不得不松开手中紧握的佩剑。

    “咣当!”剑身落地,端王爷登时呆住。

    萧煜和萧恪双双对视一眼,各自收手。

    一个继续回到皇上身侧站定,另一个,则是回到他原先的位置,与顾玉青不过一个人的距离。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结束的又太过迅速,还不及众人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水榭外便传来一阵整齐的“哒哒”脚步声,紧接着便有一个身着银色铠甲手持锋利长枪的将军飒飒走进。

    器宇轩昂的姿态,给空气凭添一份光亮。

    “臣,顾臻,护驾来迟!”单膝跪地,铿锵说道。

    话虽不多,却让这剑拔弩张人心惶惶的气氛瞬间回归常态,空气里带着的都是胜利后的喜悦和盈动。

    顾臻这个名字,本身就是胜利的象征。

    九皇子目光唰的落在顾臻身上,长而细密的睫毛一阵颤抖,转瞬,眼中光亮平息,面上又是一片平静,只是眼角余光看到顾玉青怔怔望着顾臻时激动的样子,心中涌出一丝别样柔情。

    “何出此言,恰是时候。”皇上从桌后绕出,抬步上前,亲自躬身扶了顾臻起身,面上没有一丝意外,那样子,只像是两个久别重逢的故友。

    端王爷胸口剧烈的起伏,指了一旁的禁军统领说道:“让你的人将这里围住,为何不听我的!”

    禁军统领闭口不言,皇上却是转头冷睨他一眼,定定说道:“因为他,从头到尾,都是朕的人,不过是与你做一场戏罢了。”

    “什么!”端王爷怒火攻心,当即挥掌就朝皇上劈去。

    禁军统领只是抬手一挥,便用手中佩剑将端王爷逼开,与此同时,萧煜拔步站到了皇上面前。

    眼见萧煜如此,萧铎萧祎不甘落后,唰唰挪步,与萧煜并肩而立,剑锋直指端王爷。

    那些端王爷的党羽,已经悉数被禁军控制拿下,瑟缩之际,面若死灰。

    一直沉默在一旁的端王妃深吸一口气,不知是从哪来的勇气,直扑上前,对着顾臻说道:“皇上弑母,这样的行径,畜生不如,天理难容,顾将军一世英名,难道就要拥护这样的暴君!”

    她话音刚落,背后响起皇后含了笑的声音,“端王妃大约是失心疯了,话可不能乱说。”

    宫灯照耀,她的面上,是不容侵犯的尊贵,与端王妃的癫狂形成鲜明对比。

    端王妃闻言,倏地转头,披散的头发被夜风吹得愈发凌乱,满面怨毒,盯着皇后咬牙说道:“皇上连亲生母亲都能鸩杀,我真是替你忧心。”

    皇后嘴边盈盈一笑,头上一只金步摇在宫灯的照耀下,闪着奕奕光泽,优雅大方走到太后身侧,凝着太后已经红润过来的面色,说道:“谁说太后娘娘被鸩杀了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