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发怒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萧煜没有说话,只微微点头,算作同意。

    反正今日的事,越多的人知道,越好。

    萧恪凝重的面上,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留了董策与萧恪在院中候着,萧煜抬脚复又进屋,进门就听得皇后撕心裂肺的低低啜泣声,颤颤巍巍哭的人头皮有些发麻。

    “……臣妾素日瞧着董策心性还算好的,原还想着亲自做媒,给他指一门好亲事,哪成想……”转头看一眼萧静毓,皇后红肿的眼睛越发哭的泪流满面,“哪成想他竟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若细论,静毓与他,也算亲戚,他怎么就下得去手,可怜静毓……”

    皇后泣不成声,萧煜立在里屋门槛边,靠着门柱眯眼朝皇后瞧去,眼底泛起冷光,幽寒如冰针,直直朝她射去。

    “今日的事,尚且没有调查清楚,母后为何就一口咬定董策不放呢,您如此,纵然董策被冤枉,他的名声也被毁了。”萧煜一副替董策打抱不平的样子。

    反正以他和董策的交情,以他素日混账的性子,此时说出什么也不为过。

    皇后正低头以帕拭泪,闻言手上动作一滞,接着便又继续抹泪,仿佛没有听到,只是哭的声音越发大了一些。

    皇上听着心下越发不是滋味,吸了一口气长长吐出,转头冷脸看向萧煜,“董策呢?”满面怒容。

    萧煜不知,方才他不在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刚刚还对他和颜悦色的父皇,此时竟是这种态度,不禁目光似有若无朝慧贵妃瞥去,只一眼落在慧贵妃面上,登时惊得心跳。

    也顾不上皇上问话,闪电般冲到慧贵妃身侧,指了她面上五根触目惊心的手指印,嘶吼一样问道:“怎么回事?谁打的?谁打的?”那样子,如同发狂的野兽,锋利的眼光朝屋内每一个人扫去。

    这屋里,敢对慧贵妃动手的,除了皇后,也唯有皇上了。

    难道是父皇?

    思绪及此,萧煜心头顿时一阵痉挛,只是眼睛落到舒妃面上时,见她一双眼似有若无瞥向皇后,顿时心头了然,再看皇后,眼中迸发的光芒则如同淬了毒液的枪林箭雨。

    生生逼得低头落泪呜咽不止的皇后背心一凉,结结实实打了一个激灵。

    慧贵妃本只红着眼边咬唇低头,被萧煜如此一闹,登时蓄满眼眶的热泪扑簌簌滚滚落下,吧嗒几滴,落到萧煜握着她手的手背上。

    滚烫的液体激的萧煜越发像是失去理智的怒狮,也不顾究竟慧贵妃为何挨了这一巴掌,指了皇后就说:“母后说,你待我母妃情同姐妹,我问你,既是情同姐妹,为何我十岁那年,我母妃妊娠三月的时候,你要让你的贴身婢女在她饭菜中加入红花。”

    “既是情同姐妹,为何我去你宫中玩耍,你要在我喝的果子酒里下毒,若非我恰好打翻酒水,惹得静毓怀里的猫儿来抢食,眼见那猫喝了我的酒一命呜呼,才躲过一劫?”

    “既是情同姐妹,为何春日赏花宫宴,你要让人在我母妃素日最爱的鱼汤粥中参放毒蘑菇,若非恰哈我母妃将那粥赐给顾玉青,而静毓怀里的猫又忍不住鱼汤诱惑,误食了顾玉青失手打翻在地的粥,只怕我母妃亦或顾玉青早就一命呜呼。”

    怒极之下,萧煜口不择言,像是连发炮一般,将不为人知的辛密之事当众揭穿,如同解开伤疤,露出里面溃烂流脓的烂肉。

    不及众人反应,萧煜连口气都不喘,继续说道:“情同姐妹,情同姐妹你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若不是情同姐妹又如何,你当我不知,舒妃娘娘去年小产,究竟为何?”

    说着,萧煜冷笑一声,“舒妃只当是她自己不小心,没有保住那尚不足三个月的腹中胎儿,她又怎么会知道,是皇后你在她一贯用的香料里加了麝香。”

    舒妃闻言,顿时心惊,满眸震惊惊骇朝皇后直直看去,“他说的是真的?”

    以皇后的心机城府,若是素日,她定能不露痕迹将此事解释过去,甚至反噬萧煜,可今日,一则她早就哭的昏头涨脑,有些体力不支,二则萧煜发难发的突然,她来不及反应边受舒妃责问,当即面上飞过一丝慌乱,磕巴一声,“胡,胡说,本宫已是堂堂正宫,何须谋害你们,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萧煜却是不及舒妃接话,就冷笑道:“那是因为你多年来都除了静毓外再无所出,你嫉妒所有生育皇子的妃嫔。”

    也不顾及身份尊卑,萧煜把话说的赤裸裸的难听,却是直击皇后心底。

    皇后顿时心神大乱。

    原本还因为萧煜的放肆而恼怒的皇上,眼见皇后如此形容,登时心中将萧煜的话信了三分。

    可在帝王心中,三分怀疑,便足矣。

    一鼓作气,萧煜气势汹汹的将腰间一个香囊样的东西解开,几乎是手撕一样,掏出里面的东西,将其奋力摔倒地上,“这是母后端午时送给我辟邪的东西,里面装的什么,母后想必清楚,若非今日宴席之上酒水洒在其中,我担心酒水会浸湿里面的除虫药物,将其打开来看,也断然不会发现此物。”

    随着萧煜的话音,大家目光嚯嚯落到被他扔到地上的东西上,顿时倒吸冷气声“嘶嘶”不断。

    香囊中放着一个黑褐色纽扣大小的东西,虽不知是什么,却可以肯定,绝非好物。

    舒妃更是吓得面色一白,几乎没有犹豫的转头将挂在萧铎腰间的香囊一把扯下,解开来看,只是还未解到一半,便被里面的东西吓得手一抖,失手将其滑落在地,一枚一模一样的黑褐色物块滚落出来。

    萧祎心惊,迅速低头去解自己腰间香囊,打开的瞬间,顿时眼皮一抖,却是没有扔至地上,而是深吸一口气,转脚走向皇上,“父皇。”递了过去。

    三个皇子身上,竟是出现一模一样的药物,皇上再看皇后的目光,就不仅仅是滔天怒意了。

    萧煜发难来得突然,先前慌乱,可随着萧煜话音渐起,皇后已经迅速的强自镇定下来,只此刻突然见得此物,不由心下一跳,也顾不得其他,只吩咐贴身婢女将地上物什捡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