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密室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低头一面将天机从腰间解下一面朝床榻而走,脱了鞋,半躺在床榻上,将神玉搁置腿边,顾玉青笑道:“你还知道出来,我都以为你离家出走了呢!”

    说着话,心头的小鹿还在砰砰砰的撞个不听,满脑子都是萧煜,挥之不去。

    天机能够洞察顾玉青的心思,当即爆出一声奸笑,“哎呦喂,这是脑子里琢磨什么呢?”

    顾玉青顿时面红耳赤,闭口不答!

    这让她怎么答!

    她琢磨一个男人呢。

    虽嘴上不说,可她心头这句话,神玉却是“听”的清清楚楚,顿时夸张的一阵大笑,笑得顾玉青心头直发毛,才渐渐停下,“那臭小子若是知道你此刻想的这些,还不得……”

    话到一半,神玉忽的意识到什么似得,“嘶的”倒吸一口冷气,话音戛然而止。

    顾玉青嚯的将身子坐直,直直盯向神玉,“那臭小子是谁!”

    神玉口中时常冒出这个人,顾玉青简直要好奇死,这人究竟是谁。

    神玉一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一般的语气,说道:“不能说,不能说,不能说!”

    顾玉青恨不得掐住他的脖子一阵逼问,只可惜,这货没脖子,眼底波光微动,顾玉青干脆将神玉捻起,捏在手中,状似恰脖子一般,双手死死捏住它,“你说不说,你不说我就捏死你!”

    神玉顿时……阴阳怪气说道:“你是不是傻,我是一块玉,你要怎么捏死我?况且,我可是上古神物,大理石的榔头都砸不碎!”

    顾玉青嘴角登时一阵颤……你是不是傻……嚯的,手一松,手中天机被滑落在床榻上。

    眼瞧着顾玉青一脸囧相,“天机”得逞一般,捧腹大笑(当然,如果它有腹并且有手的话。)。

    顾玉青恨恨剜它一眼,幽幽说道:“你是砸不烂,但是你怕水!”

    神玉笑声猝然而至,“你敢!”尖叫着威胁道:“你若敢给我泼水,我就不送你嫁衣,到时候让你出不成阁,看谁着急!”

    顾玉青撇嘴一笑:“难不成我自己不会绣!”

    神玉当即怼道:“啧啧,这才刚刚过了及笄礼,谈论婚嫁,就这么坦然自若,啧啧,当真让我刮目相看啊!”

    “你……”它欠打的声音一响起,顾玉青顿时一口气堵上来。

    只还不及她这口气撒出去,它就又道:“眼瞧着秋意渐浓,听闻十八学士乃花中珍品,你们丰台祖宅就养了不少,明儿带我去丰台祖宅赏花去,左就你眼下端王也除了,楚天锗也灭了,闲着无事。”

    说任务就说任务,东扯西扯这些……顾玉青发现,这天机越发讨打,什么叫她闲着无事!

    这厢顾玉青与“天机”絮絮叨叨,相互怼来怼去,京城另一隅的萧煜府邸,明路将密室大门打开,露出一段通往地下的青灰色石阶。

    沿阶而下,手中通明的一盏灯将脚下的路照出一个见方大的圆形亮斑,四个人的影子绰绰倒映在左手边墙上,随着抬步向前,影子跟着移动。

    明路打头带路,后面跟着萧煜,萧煜身后,则是两个穿了斗篷的男子,看不清容颜,只从身姿来瞧,一个雍容富态,一个清隽精健,步子都是一色的轻盈,几乎落地无声。

    行至通道深处,明路在一铁门前驻足,将手中孤灯挂在门头栓钮上,从腰间拿了钥匙开门。

    “咔嚓”一声,钥匙转动锁孔,机关被触及,沉重的铁门发出“哐当”之声,被明路伸手推开。

    提灯而入,四人手中各持一盏,进屋后,悉数由明路挂到门边柱上。

    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随着这四盏灯中跳跃的火苗,室内顿时一片通明。

    黑暗中待久了,猛地一见如此耀眼的亮光,瘫坐在密室墙角处的一众人当即眯了眼睛将头埋置曲起的膝头。

    萧煜冷眼朝墙角扫过一眼,眼中蓄满厌恶与狠厉之色,浑身气势凛凛,与他素日放荡不羁的样子,实在判若两人。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时间,那些瘫坐在墙角,被铁链缚手脚铐栓脚的人才渐渐抬起头,朝来人看去。

    目光划过眼前四人,终是齐齐锁定在其中一个秃头和尚身上,登时一众人爆出一阵哭声,“大师救命,我们都是附近村落里的孩子,被人拐了带到这里来,大师慈悲为怀,救命啊!”

    一众人,七七八八零零落落的哭着,声音清脆软糯,放眼瞧去,不过都是些穿着普通的孩童,大的不过十一二,小的也就三两岁,一个个长得粉雕玉琢,乌漆漆的眼睛里,满满的祈求,面上挂着惊慌失措,让人瞧着不禁心下发颤。

    谁能下得去手,去伤害这样的孩子。

    被一众孩子相求的大师闻言,抬步走至一张椅子旁,肥胖的身子“咔嗒”落座,姿态随意,慈眉善目,根本就是一副如来相,拈着手中佛珠,笑眯眯的看着眼前人,偏偏张口却说:“那个……你们想多了,老衲不吃素。”

    一众孩子登时求救声猝然而至,满面狐疑,上下审视着他。

    待他言毕,萧煜转头亲自挪脚搬了一把椅子,放到身边人脚边,“顾侯爷请坐。”

    瞧着自己家主子对着赤南侯顾臻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明路心头一颤一颤的,殿下,您好歹也是个皇子,就算顾侯爷是您未来老丈人,也不至于如此啊!

    福至心灵,萧煜一瞬读懂明路这白眼的意义,立刻瞪他一眼,你懂个屁!

    顾臻倒是眉眼不眨的落座。

    眼瞧着就自己家主子还站着,明路叹口气,只好默默给萧煜搬去一把椅子,眼珠微动,放到了顾臻斜后侧。

    谁能想到,这个原本应该还在从祁北折回的路上的赤南侯,此刻竟是坐在四皇子萧煜的密室中。

    指了面前一众人,顾臻道:“谁是那个三岁的?”语气森然,带着凛凛杀气,仿似此地根本不是什么府邸底下的密室,而是他抛洒热血的战场。

    他浑身的戾气逼得墙角一众人眼底那份纤尘不染的澄澈褪去,换上他们原本的神色,浑浊,苍老,毒辣,狠厉……没有一种,是属于那张脸所应该有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