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紧张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记忆铺天盖地而来,那孩子的面容一寸一寸在他脑中清晰,再联系顾臻一番话,穆赫面上肌肉蓦地开始一阵疯狂的抖动,右手捏拳又松,松开复捏,手背青筋毕现,眼底波光如狼似虎。

    人群中忽的爆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

    方才抱着穆赫女儿的那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疯了一般将怀里孩子搁在地上,猛地从人群中窜出来,直扑穆赫脚下,声嘶力竭拽着穆赫被悬在高空的衣裤,道:“你告诉我说儿子相安无事的,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无疑,这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便是穆赫的发妻了。

    萧煜瞧着眼前这对夫妻,明明也算是被楚天锗搅合的凄惨一家,他却生不出半分同情,只觉头皮发麻。

    因着那“女孩”毫无理智的拉扯他的裤脚,悬着的穆赫开始在半空剧烈的摇动。

    本就被萧煜一掌劈的身体半瘫,方才急怒攻心一口鲜血吐出,依然是垂垂不行,此刻再左右剧烈晃动,穆赫当即只觉头晕耳鸣,心律失常,整个人天旋地转起来。

    眼瞧着穆赫开始翻白眼,浑身抽搐,口吐白沫,顾臻忙给立在一旁瞧热闹的明路示意,“让她下去。”

    明路得令,也不亲自动手,只回首转动墙上机关,登时,拴着那“女孩”的铁链发出“呲呲”声响,她整个人被横着拖回人群,为了防止她呜哇乱叫,惹得主子们心烦,明路效仿顾臻和萧煜,揪下一颗自己衣袖口的纽扣,弹指一挥,直接点中哑穴。

    “你自己是什么下场,恐怕你心知肚明,你若愿意告知我真想,我虽不能饶你性命,可你儿子,我可以将其从那不见天日的修罗场中接出,我虽非南越人,可这点本事还是有的。”顾臻身子斜靠在椅背上,随意的目光却始终带着天然的凛冽。

    “况且,你若说出药方,兴许我还能配出解药,你儿子或许还能过上几年正常人的生活。”

    顾臻嗓音低沉,语气里充满引诱性的蛊惑。

    “此言当真?”内心巨大的波动使得他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勉强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

    顾臻则是眉眼微动,抿嘴一笑,“真不真的,我说了不算,这得看你愿不愿意相信。”

    穆赫浑浊凄绝的眼睛凝着顾臻,沉默良久,眼底一道亮光迸闪,“我信你。”

    顾臻抬手一挥,做了个你继续的姿势。

    穆赫说道:“药方是什么,我的确不知,不过,我这里有一瓶药丸,正是殿下……正是楚天锗给我们吃的那种药。”

    “这药丸应该是楚天锗的绝密东西,怎么会到你这里?”顾臻眼中精芒四射。

    穆赫苦笑:“昨日他被你女儿一刀刺中,仰头倒地,药丸从他怀中滚落,我怕落入旁人之手,趁机收起。”说着,面上笑容越发森然可怖,“没想到,我这顺手一收,竟是替你收了。”

    顾臻摇头,“你是替你儿子收了。”

    穆赫一阵,随即眼底黯然下去。

    想要知道的已经全部知道,顾臻接了药瓶儿,小心放到怀中收好,起身对背后坐着的太洪方丈道:“这里就交给你了。”

    太洪方丈慈眉善目,弥勒佛一笑,“那药瓶儿你给我收好了,等我这里事情做完,你可要原封不动给我。”

    顾臻就笑:“难不成你还以为我要偷吃!”

    太洪方丈闻言,就笑得更弥勒佛了。

    萧煜不懂他们在说什么,眼见顾臻并没有再说话的意思,便问道:“方丈是要做什么?”

    太洪方丈胖胖的身子从椅子上坐起来,说道:“这些人靠药物作用改变容貌体量,还能活这么多年,实在匪夷所思,老衲对医术颇通,想要看看他们的身体到底是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化。”

    萧煜恍然,忙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眼见顾臻已经抬步朝外走去,也顾不上再招呼太洪方丈,只吩咐明路一声好生照顾,便抬脚急急追去。

    从密室出来,已经是子时。

    初秋的夜里,风中带着霜气,凛凛烈烈,直扑面上,若是寻常人或许会冷的打个激灵,可顾臻与萧煜皆是武学高手,只觉这寒气让人心神一清,将方才在密室中积攒了半腔的浊气尽数散去。

    “侯爷这边请。”指了一处亭阁,萧煜引路。

    顾臻扫他一眼,抬步走过去。

    虽是半夜,却依旧有小厮立即就捧了热茶上来。

    萧煜很是狗腿的问道:“劳碌半夜,侯爷要不要吃点东西?”

    顾臻摇头拒绝,萧煜只得含笑作罢,摆手让小厮告退。

    眼前坐着自己的准岳父,萧煜紧张的背心直冒汗。

    老天!就算是御书房里被父皇责训,他也从来没有紧张过,此刻怎么就到了连句话也说不出的地步,不仅说不出话,简直手脚都没有地方搁。

    顾臻只一口一口喝着热茶,面容悠闲。

    萧煜却是只觉得周身空气似乎都凝固了,要不,他怎么连口气都喘不上来呢!

    眼见顾臻一杯茶喝完,萧煜当即眼睛一亮,心头一动,嗖的起身去那茶壶续茶,“再茶一口喝。”

    再茶一口喝……

    顾臻忍着笑,绷脸朝萧煜看过去。

    萧煜顿时心头一抖,老天,他刚刚说了一句什么鬼话,颤着小心肝,忙补救似得,又道:“夜里风热,凉茶驱寒。”

    顾臻笑得肩膀一耸,端起萧煜给他斟满的茶杯,送至嘴边,嘴唇微扬,重复萧煜的话,“是啊,凉茶驱寒。”

    萧煜咧嘴一笑,复又落座,尴尬道:“凉茶驱寒,凉茶驱寒,凉茶……”

    越说越不对。

    凉茶怎么驱寒,分明是热茶驱寒!

    再一想刚刚补救的那句,萧煜一口气提上来却再也喘不出去,恨不能一头撞死在这石桌上算了。

    这可是自从父皇点头应允他与顾玉青亲事以来,第一次和顾臻接触,怎么就……

    顾侯爷一定觉得他是个傻子吧!

    含笑喝茶,瞧着萧煜一脸憋屈的囧样坐在那里,愁眉不展,顾臻心头只觉有丝暖意浮上。

    若非在意女儿,他堂堂皇子又怎么会在自己面前紧张到这般地步。

    欲要宽慰萧煜几句,只是……想到女儿,想到妻子死前曾常常念叨的那些话,顾臻到底还是硬了心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