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成功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眼瞧着如此,顾玉青越发嘴角噙了一抹戏谑的笑意,偏头朝他看去,“难道二皇子殿下吃肉,给你喝了一口热汤?”

    说着,顾玉青不理会他面上的潇潇怒气,兀自说道:“按理说,你们四个人中,唯有苟胜德在二皇子面前最得脸,可他的日子依旧过得捉襟见肘,想要养一房外室,都要靠私下接活……”

    说着,顾玉青一眼溜过另外两个黑衣人,见他们面上若有所思,本是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挑拨的话,何须说的那样直白,留些余地任人遐想岂不更好,说的越多,反倒让人心生警惕。

    猝然而止的话音儿让另外两个黑衣人沉默一瞬,再看面前驾车黑衣人的神色,就有了些许的复杂。

    他站在前面,浑然不觉,只是满面怒气对着顾玉青,“二皇子殿下何其尊贵,岂能由得你在这里胡搅口舌是非!”说着,就要拿了屋角一块积满了灰尘的脏破抹布去塞顾玉青得嘴。

    顾玉青既是有意挑起这一场攻心战,心里自然就有准备,莫说是一块脏破的抹布,换作其他更不堪的东西,她也忍得,只要她的话起了作用就行。

    可到底是不是真的管用……随着那黑衣人弯腰将抹布拾起朝她走来,顾玉青一颗心紧紧缩起。

    该说的,已经都说了,眼下能赌的就是陆久政的心性了。

    被绑在身后的手心,滑唧唧一层冷汗,十指冰凉,有些发颤。

    就在黑衣人的身影遮盖了顾玉青面前所有光亮,带着逼人的怒气,一把揪住顾玉青后脑勺的发髻,将其头部拽着直直面向天花板,手中一块抹布就要塞到她的嘴里时,身侧陆久政终是张口。

    “稍等!”

    顾玉青闻言,一颗紧缩的心忽的就松了口气。

    黑衣人手上动作僵在那里,扭头看向陆久政,“陆大人,我们几个的任务只是帮着你把她绑架至此,任务完成,似乎我没有理由再听你发号施令。”

    陆久政紧紧凝着的眉头略动,面色阴沉,看不出眼底情绪,却是直直看向他:“你想做什么?”

    “她废话太多,在殿下来之前,还是让她闭嘴的好。”说着话,心头疑惑,分明行动前殿下就曾说过,他一定会提前到达,怎么过了这么久,还不见殿下影子。

    该不会是出什么变故了吧!

    思绪划过脑海,语毕,一双长满老茧的粗糙大手反手捏住顾玉青双颊,将她嘴巴挤的大张,另一只手中的抹布便顺势塞入。

    铺天盖地的灰尘随着这抹布入嘴,顿时呛得顾玉青剧烈的咳嗽起来,可脸颊被他用火钳一样的手钳着,一动不能动。

    屋顶上,透过漏风的小洞,萧煜将室内情形看的真真切切,分明被钳住的是顾玉青的脸,可他的心,却是如同被十只同样的手捏住一样,疼的他直痉挛。

    瞪着黑衣人的目光,犹如削铁如泥的匕首,拳头捏的咯咯作响,却是一动不能动,此刻他若翻身闯入,此人必将顾玉青挟持在前,稍有不慎,便足够他懊悔一辈子。

    陆久政斜昵了顾玉青一眼,对那黑衣人说:“我不知道殿下搞出这样一出是何目的是何居心,也体会不到殿下究竟是要如何利用我,不过……在殿下来之前,我盘问她几句话总是可以的吧,毕竟……我的一批数量不菲的金砖在她手上。”

    金砖二字,陆久政咬的格外清晰,一面说,一面目光溜过三个黑衣人面上。

    “诸位今儿随我劳苦一夜,还折损了苟胜德,论情论理,我也该给诸位些好处才是。”陆久政先前并没有对此次计划做过多设想,故而根本没有带任何随从护卫。

    再说,就算他带了,他的那几个虾兵蟹将,怎么抵得过这三个人。

    眼下,他能做的,也只有循循诱导了。

    “若那金砖落到二皇子殿下手中,诸位能分多少我不知道,不过,若是让我提前寻到,我保证,只要诸位拿得动,让你们拿个够,疑惑着我们四人,平分也可。”他蛊惑的话说的极是豪迈。

    顾玉青听着心头冷笑,蛇鼠一窝,可见此话不假。

    萧铎能和陆久政搞到一起,也绝非偶然。

    陆久政若当真能做到与他们平分那些金砖,也不至于就有今夜这一出了,他也就不会被萧铎当枪使!

    顾玉青听得出他这是唬人的假话,可有人却是当真。

    毕竟那是货真价实的金砖啊……他们跟着萧铎一辈子,每每执行任务,必是冒着生死危险,就说今日,分明是绑架手无寸铁的顾玉青,可还死了一个苟胜德呢。

    谁知道明儿就会轮到哪一个!

    执行任务,做的好那是本分,理所应当,任务失败便是一通臭骂,至于所得银钱,萧铎已经算是大方的主子,每每赏赐皆不在少数,可比起金山银山,那又算的了什么。

    十次那样丰厚的赏赐,也抵不过几块金砖来的实在。

    更何况……

    另外两个黑衣人彼此相视一眼,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与自己心头所想一模一样的心思,登时两人勾嘴一笑,长脸黑衣人就上前一步,扯了一把那驾车黑衣人,“我说,殿下也没有吩咐不让陆大人审问,虽不知殿下为何还不到,可陆大人说的也没错,他审问几句也无妨。”

    驾车黑衣人立刻面露警惕,狐疑看向他,“你该不会是被她的话引诱,动了什么不该动的心思吧!”

    长脸黑衣人就嘿的一笑,笑中带着尖利的味道,“不该?什么是该,什么是不该!”

    说着话,伸手就要去抽开顾玉青嘴里的抹布。

    驾车黑衣人顿时身子一横,当在顾玉青面前,“有我在,殿下来之前,谁也不许审问,要问也行,等殿下来了!”语气咄咄气势凛凛。

    顾玉青眼底,就漾出笑意来。

    长脸黑衣人被他身子一带,向一侧偏了几步,登时面上带了怒气,“你?你算个屁!老子还没发话呢,苟胜德死了,难道你就接了他的班?”

    说着,他眼中波光一颤,狐疑看了顾玉青一眼,转头锋利的目光落到驾车黑衣人身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