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供词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不过,转瞬萧煜却是对太后说道:“皇祖母一贯疼爱顾玉青,难道就不知道顾侯爷的性子,纵是父皇许他停留,他也绝不肯为了家事耽搁国事的,更何况他又知道,顾玉青安然无恙,此次开拔,了无牵挂。”

    说罢,萧煜朝皇上挤眉弄眼,满脸赫赫写着:儿臣这也算是救驾了,记得儿臣记一功哦!

    皇上瞧着萧煜的样子,哭笑不得。

    明知萧煜和皇上的话都有理,可太后就是念念不忘她的阿青没见到父亲一面的委屈,哼哼嘀咕道:“什么了无牵挂,你又不是顾臻,你就知道他了无牵挂!”

    萧煜嘿嘿笑道:“皇祖母,这个,孙儿还真是知道!”

    顾玉青就想起吉祥如意的话,“侯爷唤了四殿下到书房说话”,他们所谈的内容,必定是和自己有关吧!

    隐隐的直觉,父亲该是在临行前,对萧煜嘱咐了什么,思绪纷飞,不禁有些心神荡漾,脸颊飞上红云,忙捏了帕子低头掩饰。

    皇上抖了抖眼皮,给萧煜使眼色:想让朕给你记一功,你就赶紧送了太后离开。

    福至心灵,萧煜读懂皇上的这一暗示,登时心头失笑,他实在是想多看一会父皇被皇祖母逼的满头包的样子,更何况,皇祖母如此,还是一心一意为了给他的姑娘讨一个公道,他就更是乐见其成了。

    只是一想到顾玉青递给父皇的那份供词,苟胜德是萧铎的人,他的供词里,必定是涉及了萧铎的。

    陆久政所为之事,归根到底还不是因为受了萧铎的蛊惑。

    热闹虽是百年难遇的好看,可正事必定更为重要。

    萧煜当即使出浑身解数,连哄带骗,带了太后离开。

    当御书房的大门被推开又合上的一瞬,皇上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从未发现,原来御书房的龙涎香,味道竟是这样的好,简直让人神清气爽。

    顾玉青则惊骇在方才萧煜带走太后娘娘的一幕,几乎是连拉带扯,什么鬼话他都敢说,这种事……也就萧煜有这个胆子敢做吧!

    太后娘娘是谁,当年凭着一己之力,灭掉身边所有竞争者,将皇上推上这九五之位,更是在新帝登基的最初几年,因着朝局动荡,人心不稳,亲自辅佐将近八年。

    这些年,纵是颐养天年,不再干涉朝政,甚至连宫宴都甚少出席,可顾玉青却是深知,这些年,皇后之所以在后宫没有形成独霸一方的局面,全凭太后暗中动作。

    难说,慧贵妃不是太后用来抗衡皇后的一颗棋子。

    只不过这颗棋子聪慧,捕获了皇上的心罢了。

    这样精明的老人,岂是萧煜几句连她都能辨得出真假的鬼话骗得了的。

    至于今日,太后为了自己,逼着陛下认错道歉之事,顾玉青倒是不觉得太后是另有所图,在耍什么手段诡计,毕竟前世今生,太后对她的垂怜是真真实实的。

    辛辛苦苦活了一辈子,到老了,大概是想要随心所欲几次吧!

    随着太后离开,皇上深吸几口气,调了呼吸,开始落目到手中宣纸之上,顾玉青也敛了心思,静等皇上反应。

    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不到,目光略过纸上最后一个字,皇上当即“啪”的一声,怒拍手边桌子,将手上宣纸甩在桌上。

    “这供词,是苟胜德亲口所言?”语气与方才,判若两人,带着浓厚的戾气,一个帝王的威严,因着此刻心中的盛怒而毕现。

    顾玉青当即起身,规规矩矩点头,语调却是沉稳,不惊不慌,道:“这些供词,皆是府上嬷嬷逼问而出,整个过程,苟胜德从未接触过除嬷嬷以外的任何其他人。”

    言下之意,这些话,皆是苟胜德本意,并无受过其他人教唆指使。

    皇上闻言,阴鸷如鹰的眼底迸出寒光。

    他知道萧铎费尽心思的保下陆久政是因为得了陆久政的好处,当初之所以点头答应,一则因着萧铎屡屡立功表现颇佳,不想为着这些事屈了儿子的面子,二则,想着是暂且随便给陆久政一个什么官,过些日子,寻个由头再料理了他就是,如此也算是一举多得。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从那个时候起,萧铎竟就是存了这样的歹心

    苟胜德的供词上清清楚楚写着,萧铎早就对顾玉青心怀恨意,留着陆久政,不过就是想要让他做他除掉顾玉青的挡箭牌罢了!

    他的儿子……他一向引以为傲的儿子……

    萧铎行事恶毒固然惹得皇上大怒,可皇上此刻几乎无法压制的怒火中,十有八九却是因着萧铎的欺骗。

    一种被至亲之人的背叛之感油然而生,君王至高无上的威严被人挑衅,这样的事情,让他如何忍得下!

    当即,皇上咬牙切齿便道:“去,把那个逆子给朕绑了来!”

    内侍总管得令,立刻转身而去。

    天子动怒,谁敢在这个时候触霉头,从命令发出,到萧铎推开御书房的大门抬脚进来,也不过是短短半柱香的时间。

    一进门,便被屋内浓浓的杀气逼得心神一凛,目光略过顾玉青,萧铎当然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阴翳的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冷光,吸一口气,萧铎若无其事的抬脚行至皇上书案前数步远的距离,顿足行礼问安,“父皇召儿臣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语气从容镇定,仿佛当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他话音未落,皇上就怒气冲天将手边一叠宣纸用力甩出,沸沸扬扬,顺着萧铎头顶落下,洒在他跪着的脚下身边。

    心头猜测浮上,眼角余光划过一旁立着的顾玉青,萧铎一怔,指了地上的宣纸,满面迷茫,“父皇,这是……”

    皇上冷声阻了他的话音儿,“你且看过再说!”

    萧铎弯腰,将其一一捡起,甚至有条不紊的整理的整整齐齐,才放眼去看。

    顾玉青立在一侧,嘴角漾出一抹冷笑。

    且看你还能镇定到什么时候,不过,她到真的是好奇,萧铎一会,要怎么样辩解脱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