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告知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这孩子,这是怎么了,太阳要落山了,你却走出一身汗来,瞧瞧这小脸上,红扑扑的,不知道的,还当你是一路跑来的。”一面迎了顾玉青,一面牵着她的手朝内室走去,慧贵妃嗔笑着说道,神态极是亲昵。

    一想到那日沉香阁中慧贵妃的那番话,再联系今日太后娘娘的话,顾玉青不禁面色潮红,只心中有要事记挂,也顾不得害羞,瞥了一眼内室宫人,对慧贵妃说道:“娘娘,我有些话想与娘娘私下说。”

    说的直截了当,毫不委婉。

    习惯了宫中说话绕三绕,猛地听她开门见山,慧贵妃登时一怔,片刻后才缓过神来,却是嗤的一声笑出,“这孩子,有什么当紧话,你只说就是,她们几个不碍事的。”

    言外之意,眼下跟前伺候的,皆是值得信赖的心腹。

    顾玉青抿了抿嘴,朝那几个宫婢扫过一眼。

    这几个人,皆是低眉垂眼,记忆中,上一世慧贵妃暴毙后,皇后那里,的确也没有她们几个的面孔。

    一口悬在心头的气舒出,顾玉青将方才所见细细说出,为了以防万一,她半个细节都没有漏掉。“……此事兹大,娘娘要尽快对应才是。”

    慧贵妃听着,面色不禁凝重,“这个贱婢,本宫一早察觉她不轨,却是不成想,竟是攀了这样的高枝来,想要攀附皇后,那也要看本宫是否应允。”

    捏着丝帕的纤纤细手紧紧捏拳,舒妃转头吩咐身侧宫女,“待她回来,不动声色将她带到这里来,急着,不要打草惊蛇,更不要引得旁人注意。”

    宫女得令,转身而去。

    待她离开,慧贵妃转头,再看顾玉青,面上已经就带了笑意,“好孩子,今儿多亏了你,不然,我与煜儿还不知要面临什么呢!”

    顾玉青抿嘴摇头。

    慧贵妃则是当着她的面,毫不避讳的唏嘘道:“宫中繁花似锦,未得进宫的人,皆是钦羡,可一旦入得这宫中,才知道,什么是龙潭虎穴。”

    说话时,她眼底凄凉的神色,浓郁且粘稠,如同一颗包裹了一团灰色浓雾的琥珀。

    顾玉青心头微颤。

    受宠如慧贵妃,都是如此,何况旁人。

    不过,旁人她也无心理会。

    只是看着慧贵妃满面凄凄之色,不禁跟着心头难过,想要出言安慰,却不知究竟该说些什么,只捏着帕子垂头坐在那里,眼底郁郁心中戚戚。

    慧贵妃叹息几声,转眸就见顾玉青如此,不禁心头一暖,嘴角漾出笑意,伸手去抚顾玉青的头发,“你这孩子,我不过是随口感叹几句,你就当真,我的日子还能过得差了去吗?我若过得不如意,旁人更是连过都不要过了。”

    顾玉青抿嘴,抬眼朝慧贵妃看过去。

    风华绝代的女子,眼底蓄着慈和的笑意,看着她的目光,犹如看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手掌温热,摸在她的头上,让她想起幼时母亲的宠溺。

    可眼底的深处,她却是看的真切,那分明是一种绝望过后的无奈和认命。

    认命……一朝入宫,无论先前你是如何的女子,在此后,都要为了生存,双手沾满鲜血。

    更何况,盛宠如慧贵妃,不仅自己的地位与日俱增,几乎与皇后并肩而立,更是一路走来,将萧煜保护的分毫不受伤害,这背后,她所付出的心酸努力,纵是不去细想,顾玉青也能体会。

    她的对手,又是皇后那样心机城府手段家世样样皆备的皇后。

    说着话,寝宫的木门“咯吱”一声被人推开,顾玉青羽睫微颤,转眸朝门口方向看过去,就见慧贵妃的贴身宫女引了那与皇后贴身宫女说话的宫婢进来。

    此时,她尚且不知,她要面临的是什么,几步行到慧贵妃面前,目光一瞬在顾玉青面上略过,低眉垂眼,行礼问安,“娘娘唤奴婢有何吩咐。”

    谁能想到,这恭敬的皮囊下,包裹着的,是一颗怎样的黑心。

    慧贵妃本是与顾玉青相依坐在床榻上说话,此刻,却是松了顾玉青的手,扶着身侧宫女起身,遥遥走到一旁倚墙而放的木椅边,款款落座。

    手边桌上,立刻有人捧上一盏热茶,端起茶盏,送至嘴边,隔着氤氲而起的雾气,轻启朱唇,吹散了表面一层茶叶浮沫,却是又将那茶盏拿开,“你到我这边来说话。”

    声音闲适,无一丝怒气。

    那宫女闻言,忙跪着挪了身子,从直面顾玉青的方向,变成了直面慧贵妃,与顾玉青成九十度的视角。

    待她刚刚身子跪定,慧贵妃身子慢悠悠向前一探,端在手中的茶盏缓缓移动,直至她的面前。

    茶气飘飘,模糊了那宫婢的视线,热气熏的她面上有些难受,可这难受,怎么抵得过心中惊慌分毫。

    愣怔一瞬,那宫婢忙缩了脖子绕开面前茶盏,磕头道:“奴婢不知犯了何罪,求娘娘责罚。”

    顾玉青冷眼瞧着她,倒是聪慧乖觉,知道事情不对味,立刻就磕头求饶。

    难怪上一世,会被皇后选定,送到了萧祎的床榻上去。

    慧贵妃则是嘴角漾着淡淡浅笑,“你既是不知所犯何罪,为何又要求本宫责罚,莫非在你心中,本宫是那不问青红皂白就要责罚宫婢的恶主?”

    她的声音不高不低,甚至带着软软糯糯的温柔,可就是有着让人心神一凛胆战心惊的气势。

    “娘娘一向仁慈,定是奴婢犯了错却不自知,才让娘娘如此。”那宫婢连连磕头。

    慧贵妃“嗤”的一声笑出,“如此?我倒是不明白了,如此是什么,我怎么样你了?让你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宫女磕头的动作顿时就一滞,转瞬,额头撞击地面的声音就更响了,“娘娘仁厚,是奴婢失言,奴婢有罪。”

    许是因为端着茶盏的手有些发酸,慧贵妃将手中茶盏转手递给了一旁伺候的宫女,让她继续维持方才的位置,把那冒着热气的茶盏端在跪罪求情的宫女额前。

    她自己,则是身子向后一靠,倚在椅背上,一手撑了手边扶手,道:“本宫既是仁厚,你为何又要背叛本宫,效忠皇后呢?可见,还是本宫比起皇后来,不及皇后分毫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