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激怒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萧祎倒是着实没想到,在这里,会遇上萧恪,不过萧恪在他眼中,一向可有可无,根本不被他放在心上。

    “你不是也在这里嘛!”随口丢了一句,萧祎脚下步子并不停下,而是越过萧恪,径直朝皇后寝宫方向行进。

    萧恪眼底阴霾蓄上,只是低垂的羽睫将其遮掩,从身后扯了萧祎的衣裳,“三皇兄,顾大小姐正去向母后问安呢,眼下顾大小姐已经与四皇兄定亲,三皇兄这个时候进去,怕是不合适吧?”

    一向人前人后都是透明人的萧恪,此时猛地说出这样一番话,萧祎抬起的步子顿时停住,转身回头,阴翳的眼底浮上狐疑之光,“你怎么知道,母后正和顾玉青说话呢?”

    萧祎回头一瞬,萧恪眼中阴霾尽散,取而代之的,是被一侧灯火照的熠熠生辉的一双清澈明眸,抬头朝他看去,“我瞧见了呀。”

    萧祎不禁皱眉,“顾玉青才进去?”

    按着她与皇后的约定,此刻顾玉青应该已经被皇后责罚下跪才对,所以他才掐着时间而来,正好赶进去,来一场英雄救美。

    而那时,皇后特意燃着的香料,应该也开始在顾玉青体内发挥作用,神志迷乱,可任由他摆布。

    最近他来皇后寝宫处问安的次数略显频繁,已经惹得皇上几番询问,为掩人耳目,他才与皇后定下今日一局。

    既得到了顾玉青的人,又让众人以为,他为了顾玉青,已经与皇后闹翻,可谓一箭双雕。

    忽的听到萧恪如是说法,萧祎心头不禁微动。

    萧恪则是笃定点头,“是呀,刚刚进去,此刻只怕还没走到母后寝殿呢!”说着,萧恪指了一侧的明路,“你瞧,四皇兄跟前的明路还立在那没有离开呢!”

    明路立在皇后宫门口的一侧,洗耳倾听,忽闻此言,心头一跳,对萧恪的谎话感到惊疑,他要做什么!

    可既然是被点了名,不得不上前行礼问安。

    萧祎眼皮不动的扫了明路一眼,既然顾玉青是刚刚才进去,他此时进去自然不妥,眼下无法,又不能转身离开,只得勉强顺势和萧恪攀谈起来。

    “三皇兄,前儿我听母妃说,父皇立下一道密旨……”萧恪说着,忽的想到什么一般,朝明路撇过一眼,打住话头。

    听闻密旨二字,萧祎浑身神经顿时紧绷,只是想到贤妃一贯并不得宠,她怎么会知道这样隐秘的事情,又狐疑浮上,目光闪闪,朝萧恪看去,“什么密旨?”

    萧恪却是不安的看了看明路,抿抿嘴唇,指了一侧的树影,“我们还是过去说话。”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萧祎转身,跟着萧恪朝远处树影行去,明路望着他二人的背影,眉头紧紧蹙起。

    密旨……什么密旨,这九皇子萧恪,何时变得如此,他不是一贯独来独往,不与任何人处事的吗?

    想及眼下朝中局面,几乎人人都以为,萧祎就是下一任新帝,明路嘴角带上一丝略显复杂的嘲讽之笑。

    人心不古,谁也逃不过势利二字!

    萧恪与萧祎才走远,明路转头正欲回到寝宫门前,就看到萧静毓从远处怒气冲冲行来,上次遭到一顿暴打,此刻面上的伤痕还未散去,眼底一片乌青,行在这月色宫路上,带着几分瘆人的气息。

    不愿与萧静毓打照面,身子一闪,明路躲到宫门的另一侧暗处,后背紧紧贴着墙壁,耳朵竖起,直到听得萧静毓带着青红行进皇后寝宫,才身子一松。

    萧静毓走的极快,不过片刻,人已经冲进了皇后的寝殿,裹着凉风寒气,都压不住她浑身的怨毒怒气。

    皇后显然是没想到,这个时候,她竟然会来,平静沉稳甚至带着隐隐得意之色的面上,顿时浮现出慌乱之色。

    原本手中正端着一杯热茶,方才送至嘴边,手指轻颤,茶水四溢,飞溅出来,落到手背上,烫出一片通红。

    头上一直鎏金步摇,随着她心底剧烈的震动,左右摇曳,闪着灼灼金光,辉映在皇后紧绷的面上,照出一个一个的小圆斑。

    本就是疑心顾玉青的气定神闲,觉得有些非同寻常。

    萧静毓不在计划内的出现,让皇后心头突突一跳,“你怎么来了?”目光不自觉的朝墙根角落处的那香炉瞥上一眼。

    回眸之时,却是在顾玉青的面上,看到一抹神情复杂的笑意,含笑的眼睛,正一瞬不瞬的看着她,那目光,犹如锋利的刀刃,似要将其刺穿。

    皇后顿时心神一凛,嚯的做起身来。

    顾玉青却是不动声色的心底冷哼,果然……那香炉,果然有问题,萧静毓才一进门,皇后第一反应便是不安的朝那香炉望去,可见,她此次一局,并没有将萧静毓算计在内。

    嘴角微扬,顾玉青转头朝萧静毓看过去,“自沉香阁一别,已是数日不见公主殿下,殿下可安?”

    语气幽幽,泛着寒意。

    萧静毓根本无心理会皇后的那句饱含震惊的问题,一双眼睛赤红的冒着精光,从进门起,便一直死死盯着顾玉青,犹如黏在她身上挪不开一般,顾玉青话音落下,萧静毓立刻便道:“贱人,你竟然敢进宫!”

    说的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带着熊熊怒火。

    顾玉青瞭了一眼萧静毓面上的乌青,“都说公主殿下横遭暴打,我还不信,今儿一见……”啧啧一叹,顾玉青嘴角噙着一抹冰凉的笑意,“传言果然不假!下这样的狠手,也不知那动手之人,心头是该有多恨公主。”

    皇后听着顾玉青的话音儿,分明就是蓄意在激怒静毓,登时朝萧静毓说道:“这里没你的事,快回你合欢殿去,若是真的想玩,且先去后殿等我。”

    催促她离开。

    待皇后语毕,顾玉青嘴角微弯,扯出笑意,目光略过萧静毓的肩头,朝她身后的香炉瞥过,面上笑意更盛一分,转身对着萧静毓逼近,“公主对着我怒目而视,这样子,该不会公主以为,是我着人将你暴打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