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人命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一  吉祥得令,应声而去。

    顾玉青则是披了外衣款步朝外,顺着抄手游廊,一路行至院中小亭。

    天高气爽,秋风飒飒,南归的北雁列队而行,划过长空,不时留下眷恋的嘶鸣。

    倚栏而坐,眉头略蹙,凝着几乎败了一池的荷花,顾玉青神思冥冥,陷入到前世往事中。

    上一世,皇后的这个生辰,过得可并不太平,宫中发生连环命案。

    先是怀孕六个月的佟妃在席间意外腹痛,等到被送回寝宫得太医救治时,胎儿早已化作血水离开母体,佟妃悲痛欲绝,禁不住这莫大的打击,激动之下,以头撞柱,当场而亡,母随子去。

    生辰宴上闹出这样的事,皇后盛怒,在查明缘由的同时,第一时间却是将佟妃跟前几个侍奉的宫女,悉数杖责而死。

    罪名,自然是她们看护主子不周。

    这头杖责宫女的板子还未打完,那头,皇后宫中一个宫女便在御花园的池塘边失足落水,被救上时,早已是断气良久,再无生还的可能。

    只她手中,死死捏着一方丝帕。

    凭着那方丝帕,皇后很快摸出蛛丝马迹,寻到舒妃宫中,舒妃尚未矢口否认,她宫中的贴身宫女就被人发现,自缢在屋中梁上,犹如飘摇浮萍,彰显着某种令人遐想的心虚。

    一环环人命事故发生在皇后生辰这日,皇上心头,怒不可遏,再加上那失足落水的宫婢手中捏着的帕子,又正是舒妃那悬梁自缢的贴身婢女所有。

    一切矛头指向舒妃,纵然并无直接证据证明,舒妃与这些人命有关,更无证据证明,这两个宫婢的死于佟妃落胎有关,可皇上心头信了的事情,有无证据又如何。

    自此,舒妃失宠,诺大的皇宫,一时间,几乎无人可以与皇后相抗衡,几个得宠的贵人妃嫔,也不过是依傍皇后而存,直到半年后,舒妃才渐渐又得圣欢。

    那时,顾玉青尚且没有辅佐萧铎,故而对宫中这些腌臜事,也不过只是听听罢了,并不去细究。

    现如今想来,接连死了三人,虽是生辰宴被搞得乌七八糟,晦气不堪,可这件事,到最后的受益人,却是只有皇后。

    舍了一个生辰宴的吉利,却让那时风头正盛的舒妃险些被废,实在划算。

    深吸一口气,幽幽吐出,秋风拂动,带着些许寒意,顾玉青拢了拢身上的外衣,思绪从过往中渐渐走出,长而卷翘的羽睫轻轻的颤抖,仿似轻盈的蝶翼。

    这一世……皇后生辰,佟妃恰好,又是六个月的身孕。

    因着她的重生,许多人的命运发生改变,本该暴毙的慧贵妃依旧集万千荣宠于一身,而上一世熬到最后的舒妃,此时却是冷宫中的一缕幽魂。

    那皇后,还会在她的生辰宴上,再出波折吗?

    若是再掀风浪,她的目标又会是谁呢……一种强烈的预感萦绕而上,顾玉青几乎可以肯定,依着皇后的性子,这次生辰宴,她必有动作,而目标,非慧贵妃即她。

    思绪及此,心头微动,那日青红托如意转告的话便丝丝缕缕浮上心头。

    贪吃橘子的猫……身怀六甲的佟妃……皇后究竟要如何将这二者联系起来……

    心潮浮动,脑中画面闪烁,渐渐勾勒出一副完整的逼真的情景,顾玉青不禁被自己的想象骇的满身大汗,霍然起身,紧紧捏在手中的丝帕,因着那脑中勾勒的画面,“嘶”的一声,被她指甲戳出一个口子来。

    她如此一番动作,将立在一侧的如意吓了一跳,不禁抬步上前,紧张道:“小姐,怎么了?”

    听到如意的声音,顾玉青怔怔转头,朝她看去,眼底弥漫汹涌着震骇之色浓浓郁郁,片刻后,才一层层散去,轻抚额上细汗,摇头道:“无事!”

    缓了几口气,终是心绪平静下来,顾玉青道:“去告诉黄嬷嬷,让她调制一些孕妇专用的不伤胎气的安神药。”

    虽不知自己的想象是否就是事实,可这一世,她却是不能由着皇后再拿佟妃肚子中的胎儿作孽。

    若皇后的目标当真就是她与慧贵妃,那佟妃落胎,无疑等于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这种有损阴德的孽事,她不做!

    如意得令,应诺而去,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手中拿着一个瓷白小瓶儿,折返回来。

    接过那葫芦状的小瓶儿,顾玉青深吸一口气,敛眉回房。

    三日的时间,一晃而过,眨眼便是皇后生辰的正日子。

    因着皇后身份,此番宴席,京中贵女名媛朝臣妻室几乎无一不来,马车栉比鳞次,密密麻麻,排满宫门前的宽阔地,这其中,自然包括骠骑将军公孙牧的幼女公孙琦。

    公孙夫人因着卧病在榻,不得而来,故而此次,她又是只身进宫。

    上次在皇后宫中发生的事情,她已经一五一十告知父亲公孙牧,彼时也知其中要害,明白自己究竟惹下什么祸端,举目望着眼前巍巍宫阙,心头胆怯。

    正惆怅,就见赤南侯府的马车遥遥行来,稳稳停下,不偏不倚,恰好在她马车一侧,看着顾玉青被吉祥如意扶着,徐徐下车,公孙琦脑中登时犹如惊雷滚滚,浑身血液,就激荡起来。

    若非顾玉青,那日她又怎么会去皇后宫中求情,若是不去皇后宫中,自然也就不会见到陛下,自然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

    这几日,父亲每每在家叹息,说起近些日子陛下对他的疏离,公孙琦心头就如同被鞭笞针扎。

    此刻再见顾玉青,恨不得将其一把掐死!

    扶着吉祥,将将站稳,抬头一眼看到公孙琦,正满目冒火的盯着自己,面上表情,可谓狰狞,顾玉青心头,就是幽幽一叹。

    这周秉德也真是的,就算是想要和公孙家的马夫套近乎,刺探消息,也不用当真就让两家马车这么肩并肩的停着啊!

    大早起的看到公孙琦这张脸,若说不影响心情那是假的。目不斜视,朝着宫门,顾玉青转身而去。

    刚刚抬步,就听到被她转身留在背后的公孙琦咬牙切齿一声叫:“顾玉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