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 争锋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 就来《www.ranwenxs.com

    “这些年,慧贵妃与萧煜那里,看似松懈如一盘散沙,可我却是丝毫不能将人手打到他们跟前,既然不能从他们二人下手,便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永宁侯,逼得永宁侯休了白氏,让他令娶一房能替本王做事的续弦。”

    “殿下行此事,为何不同我商量?”

    萧祎解释过后,骆志松的反问,有些咄咄的味道。

    萧祎听着,心头不悦,骆志松再怎么能干,毕竟只是他养在府里的一条狗,一条狗,就应该有狗该有的老实本分,主人欣赏你的才能,日日给你肉骨头吃,可并不代表,你可以冲着主人狂吠。

    面带薄愠,萧祎道:“先生难道觉得本王做事,事事都要同先生商量?”

    听出萧祎语气中的怒意,骆志松心头哂然,毫不客气回击道:“殿下若是所行之事妥当得体,万无一失,自然不用同我商量,可眼下这种时刻,眼见就要为扳倒顾臻和四皇子而奋力一博,殿下却是闹出这样的事情来,难道殿下就一点意识不到其中的危机?”

    他将话说的笃定,萧祎听着不由心动。

    骆志松的心机智谋他是知道的,难道这件事真的会影响到扳倒顾臻那件事?

    蹙眉神思,神思飞转,萧祎却也想不到丝毫这二者之间的关系。

    “眼下婉晴已经死了,死了,便是死无对证,她的话,就没有可信度,纵然永宁侯得知真相,告到父皇面前,难道先生觉得,父皇会为了一个大臣家的妾室临死之前一番话而去怀疑自己的亲生儿子?”

    “更何况,永宁侯越是去父皇跟前哭诉告状,按着父皇的性子,他就越要怀疑,永宁侯这番话的真实性和目的性,毕竟,且不提萧煜的品行如何,按着年龄,他是唯一和本王有竞争关系的皇子,父皇一定不会信他的。”

    说着,幽然一笑,“说不定,他公平道理讨不到,还要惹得一身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不说,还要给慧贵妃和萧煜惹上许多麻烦。”

    说着话,再联想永宁侯的性子和能力,萧祎甚至有些巴不得永宁侯去告状。

    看萧祎面上流出一副自以为是的傲然自得,骆志松眼底泛上冷笑。

    待他语落,骆志松道:“殿下倒是好盘算,殿下只估量了永宁侯的能力,却是忘了慧贵妃的能力,几次三番,慧贵妃能把皇后娘娘送到冷宫,此人只怕由不得殿下小觑。”

    “殿下指使婉晴毒杀董雪若,难道殿下觉得慧贵妃能干休?”

    萧祎抬手一摆,“等到顾臻和萧煜被本王扣上通敌叛国的帽子,她慧贵妃再大的本事也掀不起浪花来!”

    骆志松冷哼,目光一瞬不瞬,咄咄看向萧祎,带着一种萧祎看不懂的逼人气势,让他不由心颤,耳边却传来骆志松并无多少情绪在内的问话,“那如若慧贵妃先行一步呢?凭着慧贵妃的心思手段,只要她在陛下面前说上几句玄妙之言,只怕,到时候殿下揭发顾臻和四皇子通敌叛国之时,效果就未必如殿下所想。”

    萧祎闻言,不由眼皮一跳,眼睛微眯,迸射出惊疑的光泽来,“通敌叛国何等大罪,父皇不会……”

    骆志松丝毫不顾及尊卑有别,毫不客气的阻了萧祎的话,“那皇后娘娘通敌苗疆歹人,人证物证一应俱全,结果如何,英国公府依旧是英国公府,而皇后,尽管被禁足,可依旧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威严尊贵不可侵犯。”

    提起皇后一事,萧祎太阳穴突突一跳,“皇后那件事,到底如何,还是要等本王见了皇后再行定夺,未见面之前,我是不会相信,精明如皇后,能做出那种事情来。”

    骆志松则是勾嘴抿出一个冷笑来,“殿下信不信又如何,当日白猫之事一出,陛下盛怒,将皇后禁足,殿下与英国公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在朝堂之上给陛下施压,企图如同沉香阁一事那时,将皇后救出,结果如何?”

    不及萧祎作答,骆志松缓出一口气,继续道:“结果却是皇上对于殿下与英国公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殿下难道就不曾想过原因?”

    他的语气冷冽如霜,却像是醒人心神的清风,让萧祎一瞬间如同醍醐灌顶,脑中浮光掠影,忽的意识到了什么。

    “先生是说……”

    白猫一事之后,骆志松便称重病在身,需要静养,这一阵子,并未给萧祎出谋划策,萧祎寻到他屋里征求意见,他也只说静观其变。

    此刻,骆志松却是直言不讳,道:“先前沉香阁一事,皇后被禁足,殿下略施手段就能将皇后救出,那是因为当日还有舒妃在,朝中还有何敬中,皇上需要皇后一族的势力去与何家抗衡,眼下,何敬中不在了,朝中皇后一党独大,这个时候,皇上又怎么会轻易将皇后放出!”

    萧祎闻言,心头一跳。

    骆志松不给他反应的时间,继续说:“然而,皇后谋逆,这是九族重罪,按理,皇上应该先行废后,再施生杀大权,可皇上却是仅仅将皇后禁足,这些缘故,难道殿下就不曾想过?”

    “先生是说,如今父皇是在拿永宁侯府代替当日何敬中,与皇后抗衡,既不让一方独大,又……”萧祎不觉说道。

    骆志松哼的一声冷嗤,“这些事,殿下未必就想不到,只是殿下心中太过轻视永宁侯,不曾将他放在眼中,才会犯了今日错误。”

    被骆志松如是直指犯错,萧祎面上挂不住,“一个永宁侯,也值得父皇培植?父皇若要寻求抗衡英国公一党的势力,大可将平西王府扯进来,又何必去扶一坨烂泥。”

    骆志松便道:“平西王府?殿下这话说的可笑,难道殿下不知平西王府的老太君对赤南侯府的顾玉青的感情有多深?难道殿下不知,慧贵妃进宫之前与平西王府世子妃乃手帕交,平西王府是什么实力,一旦平西王府做大,皇上面临的,可不仅仅是朝野倾倒,更面临赤南侯府,慧贵妃,四殿下,所有这些皇上看重并且倚重的人,都要成为他提防的对象,而永宁侯则不同,他能力有限,实力微弱,正好做皇上手中一把听话的利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