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四章 不在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甘氏的话,犹如一道惊雷,在九姨娘心尖劈过,九姨娘红着眼白着脸,摇头,“不可能,秀儿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自己身上掉下的肉,自己最是知道。

    她许是会在田庄与表哥私会,但却是绝对做不出与人私奔这样的事……

    可甘氏的意思,分明就是秀儿已经不在田庄了。

    可……难道是甘氏派人将秀儿接走藏起,又怕侯爷回来动怒,故意演上这样一出,好吧所有的责任都推到秀儿上……

    心思转动,九姨娘缩在地上颤抖的身子渐渐平缓下来。

    甘氏觑着她的眉眼变幻,不由冷笑一声,“你也太抬举你们母女,我会为了你们惧怕侯爷动怒?曾几何时,你见过我惧怕侯爷!”

    凉悠悠的声音,宛若一条毒蛇,顺着九姨娘的脊梁骨爬上。

    “当着侯爷的面我都敢打你,就像打一条狗一样,难道我要接了她回来,还怕侯爷问罪……你可真是……”吁出一口气,甘氏竭力将她不宁的心神转移到九姨娘身上,“身为亲生母亲,女儿失踪,你竟是一点也不着急,还在里想这些有的没的,在你心里,女儿还比不上你一张脸重要!”

    一面说,一面不断地在心里告诉自己,映秀的失踪,与府上生意,无分毫干系。

    心思被甘氏戳穿,九姨娘有些臊的挂不住脸面,可甘氏越是如是说,九姨娘心头却是越发觉得,映秀的失踪,就是甘氏在捣鬼。

    她的女儿,才不会与人私奔。

    更何况,那田庄是威远侯府的庄子,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去绑架了映秀……

    甘氏语落,九姨娘跪在地上不接话,一时间屋内静的落针可闻。

    地上烧的通红的地龙里,不时有火红的银霜炭发出啵啵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屋里,显得格外的大声。

    一尊八角香炉,有极好的沉水香,袅袅升腾着令人心神气定的青烟,可九姨娘定的了心神稳得住身子,甘氏却是一颗心始终惶惶不宁。

    眼皮跳的厉害。

    九姨娘本就是京都百姓,当年因着貌美被威远侯瞧中,接了府里做第九房妾室,她的娘家,距离威远侯府,不过半柱香的时间。

    不过多久,那被甘氏打发出去要人的嬷嬷便顶着一身寒气,打起帘子进来,一只脚跨进门槛,满面慌色,急急走到甘氏面前,及至与九姨娘并肩处,道:“夫人,映秀小姐,不在他家。”

    九姨娘因着心头笃定是甘氏在做鬼,闻言不惊不惧,反倒有一种瞧热闹的姿态,倒要看看甘氏还要如何。

    甘氏却是闻言呼的坐直起来,“不在?是你确定不在还是他们说不在!”

    嬷嬷抿抿嘴唇,道:“奴婢去了他们家,开门见山,直接要人,当时九姨娘的哥哥嫂子就蒙了,一脸震惊,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这嬷嬷是甘氏的陪嫁嬷嬷,一路得甘氏信任,说话办事,气势上几乎不逊色于甘氏。

    凭着威远侯府的地位,凭着她的能力,想要用气势去威慑两个小百姓,该是不成问题。

    甘氏心口突突跳着,听那嬷嬷继续说。

    “他们的话,奴婢自然是不会信,当时就要求见九姨娘的侄儿,夫人,奴婢去的时候,那侄儿正卧床不起,奴婢怕他是为了掩盖罪行装病,还特意让人去叫了德众堂的苏大夫来,苏大夫瞧过脉象,说他这病情着实严重,几乎不能下地。奴婢瞧他那样子,是断然做不出与映秀小姐私奔的。”

    甘氏越听越觉身上发寒。

    唯一的一丝侥幸,彻底破灭。

    既然不是与人私奔,那便是……巨大的惊恐让甘氏连呼吸都是颤抖的。

    究竟是什么人,能查得出威远侯府那样隐秘的生意又能在威远侯府的田庄,这样悄无声息不惊动任何人的把映秀劫持走。

    他究竟为何劫持映秀!

    甘氏怕的心口直发慌。

    心神激荡之下,眼睛滑过九姨娘。

    却是见九姨娘只白着脸跪在那里,连气息都不乱一分,不由心头大怒……你的女儿丢了,我在这里急的火烧火燎惴惴不定,你倒好,没事人一样!

    怒气攻心,抄起手边一个茶盏,冲着九姨娘门面砸过去。

    不偏不倚,一杯已经凉透了的茶直扑九姨娘面上,而茶盏,则是直直打在她的鼻梁处。

    甘氏用的力气大,凉茶上脸不过一个激灵,可那青花瓷的茶盏却是险些将九姨娘的鼻梁骨砸断,猛不防受这样一记,九姨娘登时疼的一声尖叫,眼泪跟着落出来。

    只是不及眼泪掉下,鼻血就簌簌流出。

    殷红一片…九姨娘又惊又骇,下意识连疼也忘了,忙去伸手摸脸,一番细细摩挲,脸上并无伤,才吁出一口气……

    甘氏眼见她这个动作,更是气的怒气直窜,“拉下去,拉下去…”朝外摆了摆手,一眼不想再看到她。

    正说话,忽的一个丫鬟一脸急色打起帘子急急走进来,“夫人,宫里来了个面生的小公公,说是陛下传话,让侯爷即刻进宫。”

    为了保平安,威远侯不惜花重金打点了皇上跟前所有侍奉的小內侍,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在这些内侍传话之际,能透露些风声好有个准备。

    那些小內侍来威远侯府传话,不仅能得了分量十足的红封,更是得威远侯贵宾级别的招待,这样的肥差,自然不是人人都能抢到手,故而每次来的,左不过就那几个。

    这次,竟是来了一个面生的……

    威远侯夫人心头一惊,忙道:“你没有告诉他,侯爷不在吗?”

    那丫鬟白着脸说:“内侍公公说,侯爷不在,就让夫人进宫也是一样的。”

    甘氏……

    到底是侯府的夫人,惊骇之下,传出一口气,“你去领了那公公过来。”

    究竟什么事,总要先问清楚,丫鬟得令离开,甘氏又吩咐嬷嬷去准备了一个厚红包。

    说话间,那丫鬟便打起帘子引了那小內侍进来,手里捧着一把佛尘,生的眉清目秀,却是脸色极冷。

    甘氏眼皮一跳,一面示意嬷嬷将红包递上,一面陪笑道:“公公可知,陛下急召,是何事?”

    接过嬷嬷捧上的红包,那公公拿在手里捏了捏,眼底满意之色拂过,红包收好,这才脸上的冰冷渐渐退去,带了一丝温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