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八章 不知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此言一出,不光是穆峥邵惊讶,就连西山大营副统领也着实意外。

    往年买马,的确也是会给看中的马匹盖章,然后牵入养马场。可能有资格盖章的,都是二皇子或者三皇子,他一个小內侍,竟然要盖章!

    这个内侍莫不是疯了吧!

    顾玉青扫过西山大营副统领一眼,对上穆峥邵一双隐去惊讶的眸子,道:“这个章,是我的私章,盖上了,届时刑部陶大人那里,你们也好有个说法不是。”

    一副我完全都是为你着想的样子。

    西山大营副统领顿时恍然,立刻道:“对对,那个陶大人,不是个好说话的,这个章该盖,那个,我明儿让人也来盖个章,我俩都盖过章了,他那里,就算是再事儿多,也会答应的。”

    听着西山大营副统领也要盖章,穆峥邵顿时满心复杂。

    顾玉青不容他多想,在西山大营副统领语落,立刻到:“如此,明日便能请四殿下来验马,马一验过,立刻就能牵入养马场,你放心,到时候,我会亲自去养马场,保证这些盖过章的马一匹不漏,都进去。”

    盖过章的马……穆峥邵顿时脸都绿了。

    见他愣怔在那里,西山大营副统领好心情的说:“怎么,欢喜傻了?”

    穆峥邵嘴皮一颤…..欢喜……他能说他想哭吗?

    他们要送到养马场的马,还在乌青村呢,这里的马,不过是为了应付人罢了,谁能想到,这个该死的内侍竟然要给这些马盖章,还要亲自看着这些他盖过章的马进养马场……

    深吸一口气,穆峥邵竭力扯着笑,道:“两位痛快,没想到,这事情,竟是成的这样快,的确是…..欢喜。”

    西山大营副统领听着他的声音,眉头一皱,“怎么?你是冷吗?怎么说话咬牙切齿的!”

    顾玉青……头一次,她发现这个西山大营副统领竟然也有可爱的一面。

    穆峥邵……

    轻咳几声,遮掩满面要死的尴尬,穆峥邵道:“这里空旷,风又大,是有点冷。”

    西山大营副统领当即瞥了一眼穆峥邵身上那件厚实的掉绒大氅,眸中露出一个不遮掩的鄙夷,穿成这样还冷的脸色发青说话咬牙,啧啧……

    穆峥邵本就颤抖的心,被西山大营副统领这一蔑视的目光一扫,顿时颤抖的就更厉害了。

    说话间,马夫扮相的吉祥折返回来,朝着顾玉青回禀,“公公,章都盖好了,按着您的吩咐,盖在了旁人察觉不到的位置,绝对不会有人为了以次充好,私自雕了章蒙混过关。”

    她的话说的字正腔圆一字一顿,穆峥邵险些听着吐血。

    他刚还琢磨,要不就私自雕刻一个和这小公公的章图纹一样的章,盖在乌青村那些马的身上,以假乱真,结果……

    西山大营副统领见穆峥邵脸色又青白了几分,连嘴皮都抖上了,立刻就道:“瞧你这小身板,既是受不住这里的风,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反正今天马也看了章也盖了,回去你也好赶紧让八王联系四殿下。”

    穆峥邵……他是得赶紧回去,赶紧回去将这里的情况回禀给父王,让他早做准备。

    不再闲话,一行人当即折返。

    等顾玉青回了赤南侯府,已经是华灯初上,一番洗漱,用过晚饭,便安心等着知秋那边传来消息。

    若是她估计不差,不足一个时辰,苗疆八王就会让他儿子再行通知西山大营副统领,明日到乌青村看马。

    果然,不及顾玉青饭后一盏茶用完,消息就传了过来。

    听那暗卫回禀完,顾玉青当即吩咐吉祥引了那暗卫到乌青村,“不需其他,你只盯好那些马就是。”

    暗卫领命,同吉祥一同离开。

    他们前脚才走不足一刻钟,如意和黄嬷嬷就匆匆折返回来,顾玉青当即将手中茶盏转手搁下,满目急色,“如何?”

    黄嬷嬷坐在顾玉青面前绣墩上,一脸凝重,“小姐,那些马看似与寻常马匹无异,且高大彪壮,一瞧就是良驹,可的的确确被下了药,只是药性尚浅,还未发作出来。”

    “嬷嬷可能解的了这药?”明明知道那些马必定会被下药无疑,可得了黄嬷嬷的话,还是忍不住心头一沉。

    黄嬷嬷摇头,“奴婢连它们被下的是什么药都尚未看出。苗疆的毒物,绝非虚名,小姐还是早请清泉寺的太洪方丈的好,免得耽误了事,奴婢这里,竭尽全力去研究那毒物。”

    说着,黄嬷嬷从腰间取出一个小布包,布包展开,里面放了一小把干草和一个血糊糊的布条子。

    “这是他们喂马的饲料草,这个是奴婢采的马身上的血。”黄嬷嬷一脸坚毅的凝重,眼底是不服输的执拗。

    她的性子顾玉青最是知道,只怕不弄清楚这毒物究竟为何,黄嬷嬷又要不休不眠了。

    忽的,心头涌上莫大的懊悔,顾玉青有些自责让黄嬷嬷参与进来,她都一把年纪,若在熬心费血的熬上几个日夜,这身子怎么受得了。

    可劝慰的话,顾玉青更是知道,纵然说了,也是白说。

    忍着心疼叹出一口气,顾玉青道:“嬷嬷,有没有一种毒药,能慢慢的蛰伏在体内,等到一定时间,通过某种方式,让它一下子爆发出来,并且具有极高的传染性,就像瘟疫那样。”

    黄嬷嬷晦暗的眼底倏忽泛起一丝亮色,抬眸去看顾玉青,“寻常药物自然做不到这样好的操控,可苗疆之毒,一定做得到。通过剂量来控制马儿身上的毒素,等到需要的时候,猛地加大剂量,让这病爆发出来…..”

    随着话音儿响起,黄嬷嬷眼底之光越发闪亮,“小姐方才说传染性强?”

    顾玉青点头。

    黄嬷嬷略略一个思忖,顿时嗖的弹起身来,“奴婢好像有点方向了!”

    连礼也顾不得行,拿了她的小布包,拔脚就朝外奔出去。

    眼见她如此,顾玉青忙吩咐如意,“告诉小厨房,夜里给黄嬷嬷熬些鸽子汤什么的,每隔一个半时辰,送一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