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九章 生死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能进御书房伺候,自然是知道轻重的。

    慧贵妃娘娘多年未孕,好容易怀了这一胎,若是被这里的事惊得动了胎气,那他的罪过,就不是被砍头这样简单了。

    床榻那边,顾玉青不顾身份场合,顶着红肿的眼皮立在萧煜床榻前,竭力压低声音的哭泣让她几近断气,皇上则是铁青着脸坐在萧煜身侧,浑身散发着噬人的杀气。

    几个擅长毒物的御医,满面肃重,屏气凝神,使尽手段。

    顾臻立在人群外,隔着人群看萧煜和女儿的目光,犹如当年姑苏彦突然暴毙时那样,哀恸,绝望,愤怒。

    他好容易寻回儿子,一家团圆,难道女儿就要遭此横祸?

    虽是萧煜毒发,可顾玉青心头那种肝肠寸断的痛,顾臻却是再熟悉不过。

    当年姑苏彦离世,他……

    心头的绞痛将顾臻的脸色,越发难看。

    而御书房的当地,几个内侍欲要按照皇上的吩咐将苗疆八王绑了,可那只被顾泽慕换作大哥的狼,却是丝毫没有离开苗疆八王身上的意思。

    狼爪死死按住苗疆八王的咽喉,狼毛立起,分明是已经动了杀心,只等执行的命令。

    而它身后,顾泽慕一脸凝重,偏头死死盯着苗疆八王,深邃而超越他年纪的凌厉目光里,带着微微浮动。

    不过片刻,屈膝蹲身,食指挑起些许洒落在地的药粉,放至鼻尖轻嗅。

    顾臻回眸间,恰好看到这一幕,登时吓得眼皮一跳,“你做什么!快丢开。”

    顾泽慕闻言,将手指上的药粉抖落,直起身来,面色却是一层沉过一层。

    那边,御医已经看诊完毕。

    “如何?”皇上低沉的声音说出,带着让人心尖发抖的气势。

    几个御医相视一眼,同时摇头,“臣该死。”

    言落,皇上倏忽变脸的一瞬,苗疆八王登时爆出一阵笑,“亲眼看着你儿子在你面前死,你却无能为力,这种滋味,不错吧!”

    原本他是想悄无声息的将药粉抖落到衣衫上些许,既让萧煜毒发又不露痕迹,如此,不仅能泄愤,还能打破了晨妃和那两个逆子的好算盘,更能给自己争取更多地机会和时间来实现抱负。

    却不成想,竟是被顾玉青发现端倪,暴露了自己。

    被狼扑到,惊恐,不甘,恼怒过后,早已知道等着自己的是个什么后果,此刻,苗疆八王只想在死前给皇上添更多地堵。

    皇上和顾臻越是愤怒难过悲伤哀痛,他就越是心头顺了一口气。

    御医的话,等于是给萧煜判了死刑。

    愤怒使然,皇上霍然起身,提脚走到苗疆八王跟前,丝毫不顾及他身上还骑着一只狼,只提脚踩到他的脸上,“解药呢?”

    戾气爆棚,以至于那匹炸毛的狼不自觉向后缩了缩脖子。

    一脚落下,苗疆八王登时槽牙松动,面上迸出狰狞的痛苦之色,嘴上却是依旧在笑,“我早说了,没有解药,这毒,必死无疑,我不过是早送他上路罢了!”

    说着,苗疆八王眼底闪出如同地狱之魔一样的笑,“放心,慧贵妃那里,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了,想必,不就慧贵妃同她腹中胎儿就会同他九泉之下见面了。”

    皇上心头登时咯噔一声。

    不等皇上发话,内侍总管当即拔脚就朝外奔去,不知苗疆八王究竟买通了那个眼皮子浅的,他务必要在那人赶到之前,严禁任何人出入慧贵妃寝宫。

    内侍总管这辈子,怕都没有跑过这样快了。

    皇上咬牙切齿,眼底阴云浓成黑墨,“朕再说一遍,交出解药。”

    苗疆八王嗤的一笑,“没有!”

    说罢,闭眼,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

    皇上脚上用力在他脸上一拧,道:“拉下去,用刑!还有晨妃,一并带了去!”愤怒的声音,犹如从胸腔直接破肉而出。

    “回来!”皇上言落,顾泽慕唤了那匹狼。

    得令,那匹狼立刻从苗疆八王身上一跃而下。

    周围内侍立刻冲上,将其五花大绑,拖出御书房。

    “陛下,不若请了清泉寺的太洪方丈来瞧瞧,他出身萧宿派……”萧煜倒下之际,顾臻便动了此念想,只是还留着一丝希冀苗疆八王能交出解药,便暂未提及。

    许是哀恸过度,直到顾臻提起,顾玉青才猛地反应过来,立刻道:“求陛下召清泉寺太洪方丈即刻进宫,他一定有法子。”

    浓重的哭音让她的声音听上去灼人心肺。

    皇上立刻挥手,“快去,请太洪方丈。”

    顾臻却是提脚,“臣去吧!”

    从京都到清泉寺,路途不近,若要速去速回,谁能快的过他去。

    丢给顾泽慕一句,“照顾好你姐姐。”顾臻拔脚离开。

    顾臻一走,整个御书房的空气便若凝固了一般。

    反身坐回萧煜身侧,皇上深邃的眸光凌厉的扫过一众太医,转头朝萧煜素白的面上看去。

    一众太医噤若寒蝉,瑟瑟发抖。

    萧煜倘若真的活不过来,他们这些人,怕也是凶多吉少。

    天杀的,都是那个苗疆八王……

    良久,御书房凝重的空气终是被皇上率先打破,“你看看慧贵妃那里有没有事。”

    一个小內侍得令,立刻执行。

    皇上点了七八个御医,“你们跟过去,有事没事守在那里,若是无事最好,但凡慧贵妃有一丁点事,你们也不必来见朕了。”

    那几个被点名的御医,立刻缩着心尖跳着眼皮应诺。

    一脚踏出御书房的大门,仿若起死还生,却不知前路是福是祸。

    留在御书房,萧煜一死,他们必死,去慧贵妃处,看似有一线生机,可……

    冷风扑面砸来,几个寒颤打过,这才惊觉早就浑身湿透了。

    只是此刻,哪里还顾及得到这些,跟着那小內侍,一路急跑,朝慧贵妃寝宫奔过去。

    心里求遍了所有能想到的神灵,千万保佑慧贵妃平安无事,保佑内侍总管极是控制住了一切。

    不然,他们便是从一个死坑挪到了另一个死坑。

    御书房中,皇上终是在漫长的沉默之后,略略缓过一丝惊骇哀恸,一双锋利的眼睛看向顾玉青,幽幽说道:“你都知道多少?”

    顾泽慕闻言,立刻转头飞快的瞥过皇上一样,挪步立到顾玉青身侧。

    他身边,是那匹随时待命的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