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九章 谣言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吉祥如意……

    大晚上的……

    只是不等吉祥如意反应,那匹叫做顾大的狼就嗖的从马车里蹿了出来,左右瞧瞧两侧的灯红酒绿来往人群,满眼兴奋,扭头朝着马车里的顾泽慕嗷的就是一嗓子。

    一嗓子狼叫,就这样突兀的在京都最为繁华的鼓楼大街,破空而起,顿时他们成了舞台的中央,万众瞩目。

    齐刷刷各色眼睛瞧过来的时候,顾泽慕已经跳下马车,顾玉青正扶了吉祥如意下车,顿时下车的身子就结结实实一颤。

    稳稳站在地上,幽怨的瞪了顾泽慕一眼。

    顾泽慕一脸理直气壮,“姐姐,你不能嫌弃你哥呀!”

    顾玉青……

    他们停车的地方,恰好是八珍阁,顾泽慕撂下一句话,转头瞧见八珍阁的门头匾额,摸摸肚子,凑到顾玉青跟前,“姐姐,我肚子好像叫了,听说八珍阁的爆炒腰花好像不错。”

    ……

    提脚进八珍阁,才点了二楼雅间,正要上去,行至楼梯拐弯处,顾玉青就听到背后大堂里有人议论,不由顿了脚。

    “听说了吗,原来云南滇阳王王妃,出自赤南侯府。”

    “听说了听说了,我今儿一早听说的,真没想到,赤南侯府藏得这样深,家里有人做了王妃,咱们愣是一个字没听到过。”

    “唉,那个滇阳王妃,真是个命苦的。”

    “此话如何说起?”

    “对呀,好端端的,人家做了王妃,怎么就命苦了?”

    “你们不知道呀!”说话的人将嗓音高高拖起,引得四周几桌的人也侧耳来听,“着滇阳王妃可是顾侯爷嫡亲的姑妈,她这么高贵的身份,怎么就远远地嫁了云南呢,而且,还是悄无声息的出阁,你们当中,在此之前,有谁知道赤南侯府还有这样一号人物?”

    众人纷纷摇头。

    那人又道:“所以我说滇阳王妃可怜啊!好女不远嫁,这可是京都名媛圈的规矩,赤南侯府倒好,不仅嫡女远嫁,还嫁的悄无声息。”

    他的声音颇高,立刻引来大家的赞同。

    语落,有人接话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好像再次之前,咱们谁都不知道,赤南侯府有这么一号人物吧!当年老侯爷老夫人病故,也不见这么个人,后来顾侯爷夫人病故,也不见云南滇阳王府的人。”

    “谁说不是呢!真真是奇怪!赤南侯府一向挺光明磊落的呀,谁能想到,竟然还有这样一段藏着掖着的事。”

    “说的就是!这事啊,但凡藏着掖着,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没错!我就听说,当年老侯爷老夫人病故,这位王妃是要回来的,好像是被顾侯爷半路拦住了,硬是没让她进京。”

    “还有这事?”

    “可不是嘛!这些年那位王妃还不知道有多想念赤南侯府,就是顾侯爷偏偏不许人家回来,这不,趁着顾侯爷去沧澜当值,这位王妃愣是大过年的离了王府直奔京都了。”

    他的话立刻引起周围一众人的议论,声音此起彼伏,不外乎皆是:什么?那位王妃来进京了?

    那人便道:“也不知道消息是不是真的,我也是听说,听说而已。”

    话说完,那人便趁着人群议论声嘈嘈切切之时,悄无声息的起身离开。

    八珍阁的二楼雅间和一楼大堂虽然外表看来是一个整体,可里面却是被隔开的,有一个专属楼梯直通二楼,大堂里的人,并看不到这个楼梯,可楼梯处的人,却是可以一清二楚的看见大堂里的人。

    眼见那人离开,顾玉青当即便道:“快去,跟上他。”

    顾玉青吩咐的是吉祥如意,可她话音儿才落,顾泽慕便丢下一句“姐姐且先上去等我。”拔脚离开,顾大晃着尾巴跟了上去。

    顾玉青瞥了一眼大堂里兴奋议论着她家这位姑祖母的人群,蹙着眉头上楼。

    人还未到,流言已经飞满京都。

    连她都是昨日夜里才知道,还有这样一位姑祖母,那这消息自然不是从赤南侯府出去的。

    看来,她这位姑祖母,还真不是什么善茬。

    顾玉青正凝着窗外川流不息的攘攘人群出神,二楼楼道便响起一阵脚步声并着狼的粗重喘气声,顾玉青登时收了思绪转头朝大门看去,就见顾泽慕一脚蹬开雅间大门,提脚进来。

    他身后,跟着一个眼角乌青面色素白嘴角带血的男子,正是方才在一楼大堂里说话的人,那人身后,跟着顾大。

    顾泽慕在顾玉青身侧落座,指了那人,道:“什么话,你同我姐姐说罢。”

    那人眼皮一抬,朝顾玉青看过去,正沉默,他身侧顾大抬头朝着他衣袍就是一口拉扯,“嗞”的一声,不算太好的锦缎就被顾大扯下一条来,吓得那人“妈呀”一声叫,登时腿一软,跌坐在地上,一张脸霎时灰白若死人。

    “我收了人家的银子,人家让我在八珍阁连坐三天,将这些话散出去。”浑身打颤,飞快说道,一面说,一面警惕的朝他身侧那匹狼看过去,一眼看见那狼正两眼盯着他,一张脸苦的要哭了。

    “你收了谁的银子?”顾玉青冷脸问道。

    “就是一个年轻姑娘来找的我,给了我一大笔银子,然后嘱咐了我这些话,至于她是什么人,我不知道。她只说,这是定金,我若是做的好,事后再给我银子。”

    “你是什么人?”顾玉青又道。

    “我……”他就是个吃喝嫖赌的小混混,这种身份,如何启齿,憋了半瞬,又怕那匹狼扑上来咬他,不敢多耽搁,那人当即道:“我是做短工的。”

    顾玉青瞥了一眼他身上那劣质的绸缎衣衫并腰间香囊香袋,眉宇微动,做短工的,会穿绸缎?会挂香囊香袋?

    心头一个冷笑,没有揭穿他,继续道:“那找你的人,是哪里口音?”

    那人便道:“哪里口音不知道,就知道不是京都人。”

    “你若再见她,可见认得出来?”

    那人点头,“认得出来。”

    “她让你散播三日谣言,今日是第几日?”

    “第一日,就被小姐抓了个现行。”

    原本以为是天上掉下的馅饼,随便编排人几句,就能赚上一大笔。

    没想到,让赤南侯府的大小姐小少爷齐齐给抓了!

    这人倒霉怎么就能倒霉到这种地步!

    收了人家银子,没把事情办妥了,人家必定不饶他,而赤南侯府又知道是他在散布谣言,必定也不饶他。

    横竖都是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