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铁券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顾玉青盈盈而立,候在一侧。

    欣贵人进门,见屋里只有顾玉青并无慧贵妃,一脸盛气越发逼人,斜斜昵了顾玉青一眼,径直气势凌然直奔主位坐定,杏眼微抬,带着乖张傲然,“慧贵妃呢?”

    尖悠悠的声音,在偌大的偏殿,格外响亮。

    欣贵人乃兵部尚书罗敬中的长女,早在今日晌午,其母借着跪灵歇息的机会,便让人传话告诉她,家里准备安排她的妹妹罗茜接近四皇子萧煜,趁着国丧期间,让罗茜引诱萧煜做下不轨之事。

    然后,以此威胁萧煜和慧贵妃,等到萧煜登基,立罗茜为后。

    毕竟,身为皇子,国丧之内行床榻之事,往大了说,可是杀头重罪。

    萧煜和慧贵妃必定妥协。

    就算赤南侯顾臻将来追究,那罗家也不过是受害一方,更何况,为了新帝的名声,为了顾玉青的名声,顾臻势必不敢将此事大肆闹开。

    罗家人,对于新皇后一位,势在必得。

    等到妹妹做了皇后,她便能利用妹妹之手,除掉齐妃和慧贵妃,稳坐太后一位。

    如此,这后宫,便姓罗了!

    有了这些念想,欣贵人再看顾玉青,眼底心头,便存了敌意。

    更何况,原先太后活着的时候,对顾玉青那份偏宠,远远超过对她膝下的七公主的宠爱,她对顾玉青,本就心怀嫉恨。

    此时太后没了,她当然肆无忌惮,敢对顾玉青下手。

    语落,眉目不善看向顾玉青,等顾玉青回答。

    只要顾玉青回答,她就有理由惩治她,想要惩治一个外臣的女儿,根本无需费尽心思的寻理由。

    面对欣贵人的不善,顾玉青眉目不动,盈盈道:“慧贵妃娘娘身子不适,太医嘱咐,不得劳累,灵堂诸事,娘娘已经悉数交由臣女来全权负责。”

    “娘娘说了,若无人生事则罢,一旦有人生事,便是对陛下和太后的大不敬,当场处决。”

    欣贵人当然知道,顾玉青这话,就是在说她。

    登时柳眉一立,“你?全权负责?你算什么东西,这后宫的妃嫔还没有死绝呢,哪里就轮得到你呢!”

    面对欣贵人的责难,顾玉青沉默不接话。

    狗咬你一口,难不成你还要咬回去,这种毫无意义的嘴仗,只能越打越没玩没了。

    最直接的解决办法,就是把这狗的一嘴牙拔了!

    顾玉青向来不是心慈手软之人。

    “本宫和你说话呢!”话说出口,却是不见顾玉青回答,欣贵人啪的一拍手边桌子,“来人,给我张嘴,本宫今儿教教你什么是宫规!”

    欣贵人身边的宫女一早就得了欣贵人的示下,只等这一句吩咐,闻言,撸起袖子就上前。

    欣贵人一脸冷笑,看着顾玉青。

    及至那宫女行到顾玉青面前,扬手一巴掌正要劈头盖脸打下,顾玉青从腰间不疾不徐拿出一块铁券金牌,扬手一立。

    这铁券金牌,还是当时中秋家宴,萧煜替顾玉青从皇上那里讨来的。

    这铁券的作用,可比什么尚方宝剑大多了!

    见铁券,如见皇上本人。

    那时皇后想要对顾玉青百般刁难,因着这铁券,都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忍了个牙疼。

    更何况欣贵人!

    那宫女一眼看见顾玉青扬出的铁券金牌,登时下意识身子一缩,扑通跪下,“奴婢不敢!”

    欣贵人面色一沉,朝那铁券瞧去,恨得牙根发痒,没想到,顾玉青手里,竟然还有这种东西,真是低瞧她了。

    一想到父亲身为兵部尚书,为朝廷鞍前马后劳心劳神,皇上都不肯赏他一块,顾玉青不过一个闺阁女子,竟是得了,心头嫉恨不平,越发浓重。

    只是,顾玉青手中铁券,货真价实,她就是嫉恨,也不敢无视,只得起身,不情不愿朝着那铁券屈膝行过一礼,却也不敢再次落座,只好站着对顾玉青道:“你将本宫叫到这偏殿,就是为了向本宫炫耀你手中的铁券?”

    顾玉青点头,“是啊!”

    欣贵人顿时有一种吐血的感觉,“你有铁券又如何?慧贵妃身为后宫之首,陛下太后的丧礼,她却独自躲清闲,这事,搁哪儿,她都是无理,四殿下即将行储君之礼,慧贵妃如此,就不怕天下人戳四殿下的脊梁骨!”

    “您若是不说,这天下人怎么能知道!”顾玉青幽幽道。

    欣贵人登时冷笑,一脸嘲蔑看向顾玉青,仿似在看一个三岁无知小儿,“就算我不说,宫中妃嫔无数,吊唁朝臣家眷无数,她们难道眼瞎口哑!没有我,还有齐妃呢!”

    提起齐妃,欣贵人眼底闪过一抹笑,“齐妃娘娘位份可是仅次于慧贵妃娘娘,如此身份,也算尊贵,更何况,齐妃娘娘年岁又比慧贵妃娘娘大,齐妃娘娘都没有装病躲清闲,慧贵妃却这般,怕是任谁,也看不下去吧!这可是国丧!”

    顾玉青听欣贵人口口声声将齐妃提出,不由心头生疑。

    原先她只觉,欣贵人如此,是受了齐妃的唆使,才当这出头鸟,可现在……欣贵人这话,根本就不像是在替齐妃说话,反倒是像要将齐妃拱出架起一样。

    心思微动,顾玉青含笑道:“贵人这番话,是齐妃娘娘教的吧?”

    欣贵人登时一愣,随即乐了。

    都说顾玉青名满天下聪慧过人,没想到,竟是这样好骗,她不过提了几嘴齐妃,顾玉青就顺着她的话音儿朝齐妃的方向想去。

    顾玉青认定是齐妃在唆使她闹事,那慧贵妃必定会将目光矛头直指齐妃。

    到时候,慧贵妃和齐妃斗法,她便坐收渔利。

    只要妹妹和萧煜的事成了,她太后一位,便稳稳当当收入囊下。

    如此一想,欣贵人便做出一副被顾玉青看穿的样子,道:“你怎么知道!”说罢,慌忙改口,“你休要胡说,齐妃娘娘生性温厚,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是我看不惯慧贵妃不知体统,才忍不住说的。此事,与齐妃无一点关系!”

    顾玉青挑眉,“当真和齐妃无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