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激流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顾泽慕脸色微沉,声音也有些暗哑,眼底一片青黑,显然彻夜未眠,捏了捏拳头,道:“猫耳胡同那边传来消息,据他们窃听南安王和萧睿的谈话,为了此次夺位能够万无一失,他们勾结了南越和辽东。”

    猫耳胡同那里,借着青梅抄写那根本就用不上的佛经,顾泽慕派了两个隐军里擅长侦查窃听的人过去,日夜蹲守,只等着听隔壁南安王的响动。

    听到顾泽慕此言,顾玉青登时大惊,“和南越辽东勾结?”

    顾泽慕点头,“想要利用外敌入侵来使朝廷动乱,届时,南安王再凭一己之力,击退敌军,稳固朝局,如此,来获取朝中重臣的推崇,成功将不学无术的萧煜排挤掉。”

    说罢,顾泽慕苦笑,“曾经,这不学无术是萧煜的护身符,如今,却是成了他的催命符。一旦南安王引狼入室,萧煜若是不能成功,并且以最少伤亡最少支出来平定战争,那他在朝中的地位,便岌岌可危。”

    “更何况,南安王既然敢引狼入室,他就必定做足了准备,到时候,萧煜面临的,可是内忧外患。”

    想到这些,顾泽慕都替萧煜头疼。

    顾玉青心头犹如惊涛骇浪,层层叠叠,猛烈的撞击着,“不是定下了在初八行动吗?怎么,他们不打算今日动作了?”

    顾泽慕摇头,“倒不是,今天,他们照常进行,毕竟引入外敌的风险有多大,南安王心里也清楚,若是能自己解决的,他必定是不会引入外敌的,这辽东和南越,是他最后的一张王牌。”

    顾玉青这才听明白,“也就是说,若是在萧煜登基之前,他能成功地取而代之,那就没南越和辽东什么事了,若是不能,一旦萧煜登基,他就制造祸乱,让萧煜在朝臣面前自暴昏晕无道,而他,则在萧煜的衬托下,自然而然落入朝臣视线。”

    顾泽慕点头。

    顾玉青冷哼,“这算盘,打的还真是好!还好我们提前得知,尚且有准备的时间,不然,若是两眼抹黑,南越和辽东那面真的打起来,父亲又不在,一时间,朝中可用之人又不多,那才真是……”

    顾泽慕嘴角噙着一抹浅笑,“父亲不在,有我啊!”

    笑起来的样子,虽是与顾臻相似,可更像他外祖父祁北姑苏老将军。

    张扬、不羁,却又从容自信。

    顾玉青横他一眼,“你才十一岁,你觉得,满朝文武疯了,会让你领兵出征?”

    虽然她倒是相信,弟弟一定有这个本事,不然,他这隐帝也白做了,可她相信不管用啊,得朝臣相信。

    战争无儿戏!

    顾泽慕则自信满满,“他们不让也得让,到时候,要真打起来,没准儿我是第一个被提出来的人。”

    顾玉青一怔,顿时恍然……

    明白过来,跟着就有些心酸不甘。

    弟弟如此说,不过是看透人情世故罢了!

    倘若真有南安王引入外敌那一日,朝中局面,怕是已经动乱了,人心都是趋利避害,一面是实力强大的南安王,一面没有母家支撑又不学无术的萧煜,这两杆秤,可想而知……

    这个时候,谁愿意送命去替萧煜扫平外敌。

    而赤南侯府和萧煜的姻亲关系,弟弟作为赤南侯府唯一的男丁,自然而然,落入众人视线。

    旁人才不会顾及弟弟年仅十一岁,那些动了心思的朝臣,为了巴结南安王,还不知要耍出什么手段来逼顾泽慕出征呢!

    大不了,弟弟是个副将,还有董策呢!

    萧煜能用的,也就这两个人。

    思绪及此,顾玉青看向顾泽慕的目光不由心疼,可心疼的视线才落到他的面上,竟是在顾泽慕的眼底看到隐隐的兴奋。

    兴……奋?!

    “啪”的抬手,朝着顾泽慕脑门就是一巴掌,“你兴奋个什么!”

    顾泽慕忽的受顾玉青一巴掌,登时嗷的跳脚躲开,嚎啕大叫,“哪个男儿不想建功立业!乱世出英雄!”

    顾玉青横他一眼,“你都已经是隐帝了!”

    顾泽慕嘟嘟囔囔,“隐帝隐帝,暗庭暗庭,那就是隐藏起来的,见不得光的,我可是想要做万人敬仰的大英雄,就像父亲,就像祖父,就像外祖父。”

    “战事一起,必定生灵涂炭,百姓民不聊生!”顾玉青又横了顾泽慕一眼,“这件事,若是能不发动战争,自然是最好。”

    语落,停顿一瞬,顾玉青转头幽幽看向顾泽慕,“你暗庭的人,能悄摸直接把南安王和萧睿给杀了不?”

    他俩一死,一了百了!

    顾泽慕登时用一种看二愣子的表情看向顾玉青,“姐姐,做梦呢?我要能杀了南安王和萧睿,早在好几年前就杀了,哪用等到现在!”

    顾玉青不由咂舌,“他的实力,那么强?”

    顾泽慕抱臂耸肩,“你以为呢!”

    幽幽一声叹,顾玉青只觉愁云积压头顶,“要真是让你带兵前往战场,你有多少胜算?”

    顾泽慕笃定道:“单方面击溃他们任何一方都不是问题,但前提是粮草充足,不过,这一点,只怕难以保证,而且,朝廷供应的粮草,我怕都根本不能用,南安王必定做手脚,到时候,仗没打,将士们已经就被自己的粮草给撂倒了。”

    顾泽慕所言,并非妄断。

    顾玉青头顶的愁云,就又浓了一层。

    顾泽慕继续道:“而且,情况可能比姐姐想象的,还要糟糕。”

    顾玉青……

    顾泽慕道:“南越和辽东不是傻子,先前父亲在辽东一战,将辽东彻底击溃,辽东虽不能立刻组织起来大军压境,可一旦辽东和南越联手,想要趁着南安王自掘坟墓之际,咬上我们一口,那就糟了。”

    顾玉青立刻明白顾泽慕所指为何。

    南越和辽东,从地图而看,分别位于我朝东南和东北方向,两国与我朝有共同的交界地,便是函谷。

    一旦,南越和辽东双方集中火力,一起进攻函谷,那前去迎战的将士,就势必要被分成两支,一个对抗东南的南越,一个对抗东北的辽东。

    如果一切按照最坏的打算来预计,在南安王的暗地破坏下,我朝可用将士,最多十万。

    可为了不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南越和辽东,必定倾力出击。

    如此一来……

    函谷一旦被攻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