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杖毙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群臣之中,登时议论声嘈嘈响起。

    齐焕就想起今日一早进宫去齐妃寝宫处取圣旨的那一幕,心头狠狠一颤。

    陶晔一看齐焕迟疑一瞬,立刻就道:“好啊,齐大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你堂堂大理寺卿,竟然做出这样秽乱宫闱忤逆不敬的事情来!”

    “萧祎,他是被陛下夺了皇子身份的人,怎么?你就想凭着这么一道圣旨,就让他登基?拜托,搞搞清楚流程,萧祎想要登基,得先恢复了皇子身份再谈下一步!我堂堂万里江山,总不能被一个白衣百姓给夺了吧!这与草莽造反,有何区别!”

    “还有,你大晚上的,把萧祎塞到齐妃的寝宫,是什么意思?啊?你说说啊,什么意思!”

    齐焕一个愣怔过后,所有的恐惧都化作破釜沉舟的动力,理直气壮道:“我手中的圣旨,就是陛下亲手给我的,至于其他的,我不知道!”

    陶晔冷笑,“我不知道?你以为你一个我不知道就能解决一切?别妄图用无知做挡箭牌!且不说这圣旨真伪,咱们现在单单说齐妃一事!”

    齐焕下垂的手剧烈的抖动。

    陶晔继续,“齐大人作为大理寺卿,最是清楚我朝律法,齐妃在陛下驾崩两月之后,被人诊断出怀有一月身孕,这件事,齐大人认为,该当何罪!别告诉我,这是梦魇怀孕啊!”

    齐焕……

    齐妃朝着齐焕喊叫,“父亲,莫要被她们骗了,我没有怀孕,没有!我真的没有,父亲信我!”

    齐焕深吸一口气,“我女儿乃堂堂一品妃子,怎么能容得你们玷污清白,这究竟是不是怀孕了,需要验证了,在做决断!”

    萧煜嘴角带着讥诮,“你要如何验证?难道齐御医的医术,不值得信任?”

    齐焕低头朝弟弟齐御医看去,齐御医早就如同一滩烂泥,根本毫无意识,双目呆滞宛若被人抽了魂灵,齐焕心口一沉,抬头看向萧煜,“我要太医院会诊!”

    他不相信,齐妃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可……今日早上的那一幕,却又像是茅房的苍蝇一样,始终盘绕在他脑海,挥之不去。

    萧煜点头,“只要你不怕事情闹得大,会诊也罢!但是一点,齐妃本人必须被帷幔隔起,所有太医不得看到她,你不怕丢人,我们还怕呢!”

    齐焕脸色倏忽一绿。

    转眼,萧煜已经下令,命太医院所有太医齐聚金殿偏殿。

    隔着一道帷幔,所有太医排好队,一个接一个的给齐妃诊脉,等到所有人全部诊断完毕,除了齐妃继续留在偏殿,余下所有人,回到金殿复命。

    以太医院院正为代表,向萧煜回禀,“殿下,此人身怀有孕,一月有余!”

    一句话落下,齐焕脚下一软,连连向后跌撞数步才稍稍站稳。

    抬眼间,就见太医中,有一人眉头紧蹙,目露惊疑,齐焕宛若垂死之人抓到了救命的稻草,立刻朝那人飞扑过去,一把抓了那太医的领子,“是不是有话说,你是不是有话说!你是不是觉得有问题!”

    形容癫狂,倒是把那御医下了一跳。

    “我,我是觉得那人的脉象,有点问题!”

    齐焕闻言,顿时大笑,“苍天有眼!”高呼一声,一把扯了那太医,直直将他拖到萧煜对面,指着萧煜,道:“告诉他,脉象有何问题!”

    被齐妃有孕这一桩事情刺激的,齐焕几乎丧失了全部理智。

    萧煜面容不变,嘴角噙着嘲蔑的笑,目光轻飘飘略过齐焕,看向那太医,一脸洗耳恭听。

    一时间,整个金殿,静默无声。

    那御医狠狠吞了一口口水,道:“那人的脉象,像是受了什么巨大的刺激,胎气有些不稳,有流产的征兆。”

    他话一出,萧煜忍不住,噗嗤一笑,“好了,你们下去吧!”吩咐一众御医。

    齐焕一张脸,阴的黢黑。

    待到御医离开,陶晔立在齐焕身后,伸出食指朝着齐焕的后背捅了捅,“那个,大理寺卿,定罪吧!”

    齐焕身子剧烈一抖,转头双目喷火看向陶晔。

    陶晔冷笑,“你若是不定罪,那我刑部可就插手了!”

    “齐妃秽乱宫闱,论罪当诛!”齐焕咬牙切齿,一字一字,艰难的说出。

    陶晔问道:“如何诛?”

    齐焕道:“乱杖打死!”

    “可诛九族?”

    齐焕神情打颤,“此乃齐妃一人之为,更何况,先皇才去,新皇登基,不宜杀戮太重。”

    陶晔扭头就对萧煜道:“殿下,齐妃一案,大理寺已经给出决断,大理寺卿齐大人亲自审理,结论为:齐妃本人杖毙,齐家豁免!”

    萧煜一抬手,“立即执行!”

    陶晔是刑部尚书,这执行一事,自然就是他刑部的事了,“遵命。”

    瘫在地上的齐御医,顿时脸上缓出一点血色,呆滞的眼珠,转了几转。

    “好了,接下来,该轮到齐大人了,你说这圣旨是我父皇给你的,那么,我父皇是何时给你的?”

    齐妃的事,已经是无回天之力,此时,他要做的,只有竭力保全自己。

    咬住牙根,挺了脊背,齐焕道:“三个月前!”

    “也就是我父皇驾崩前的一个月?”

    “没错!”

    “那你是从何时开始寻找萧祎的?”

    “三个月前!”

    “可有证据证人?”

    齐焕……“没有,此事是陛下亲口嘱托我一人的!”

    “那总不会,也是你自己亲自去寻找的萧祎吧!”萧煜一笑。

    “当然不是!”齐焕道,心里一阵打鼓,不明白萧煜要做什么。

    “好,既然是别人去寻的萧祎,那你派谁去的?”

    齐焕……

    他当然是派了他府中死士去的,可朝中明文规定,一切朝臣,不得擅自私养死士,违者按造反论处。

    可……明文归明文,实际上,大家谁的府里没有几个死士,这也并非秘密,陛下活着的时候就知道,只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做理会罢了。

    现在……萧煜莫非是要拿这死士做文章?

    齐焕心中千回百转,当然不能说是他府中死士所为,深吸一口气,道:“我府中有几个机灵的小厮,派他们去的。”

    “何人,何名?”萧煜问道。

    齐焕……说出死士的名字,一旦那死士被抓进来,万一招出身份,正好给了萧煜把柄,可若随意编造名字,他做的这桩事机密,普通小厮又不知道,必定是一问三不知,岂不是漏了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