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慧贵妃(八)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你可知道,陛下为何要将心妃关进冷宫?”

    董慧才将落座,主位之上,梅妃便问道,声音不高不低,却是让董慧不由心颤,总觉得,她做的事,梅妃都知道。

    董慧摇头,“臣妾不知。”

    梅妃便道:“一月前,舒贵人刚刚满五个月的腹中胎儿,被一碗落胎药打去,这碗落胎药,正是心妃端给舒贵人的安胎药。”

    董慧闻言,倏忽大惊,“她怎么会明目张胆的给舒妃端落胎药!”

    梅妃浅笑,“你也觉得,她一定不会明目张胆的给人端落胎药,对不对?所以,你也觉得,她是受人陷害了,是不是?”

    董慧不由点头。

    梅妃便道:“所以啊,这就是皇后的高明之处。”

    董慧越发茫然,“皇后?”

    “当然是皇后,不然,心妃好端端的,去害舒贵人做什么,舒贵人的娘家,可是兵部尚书何家,心妃的母家,就算是依仗了永宁侯府,现如今的永宁侯府,怕也是抵不过兵部尚书府吧!”

    董慧微微咬牙,却也不得不承认,梅妃的话不错。

    现如今的永宁侯府,早就不成气候。

    可……“皇后让心妃害舒贵人腹中胎儿做什么?”

    梅妃一脸诧异,看向董慧,董慧被梅妃的眼光看的面颊通红,捏着丝帕解释,“兵部尚书和英国公府,素日并无恩怨,舒贵人又怀有龙嗣,皇后害舒贵人,不就是等于害了陛下的子嗣!”

    梅妃眼见董慧是当真无知,便叹一口气,道:“你放眼瞧,整个皇宫,除了我膝下的大皇子,可还再有一个皇子?”

    受梅妃一句提点,董慧登时脸色煞白,“你是说……”

    巨大的惊骇让董慧哆嗦的说不出话。

    梅妃眼见她顿悟,便道:“你可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心思,才把心妃送进冷宫,欲要通过她这一条线,来顺腾摸到皇后这颗瓜,我苦心布局,竟是被你亲手给遏制!”

    董慧手足无措。

    梅妃同她说的话,每一句,都是一个惊雷,她根本反应不过来。

    梅妃转手端起手边茶盏,一口一口喝起来,让董慧自己慢慢体味。

    沉默不过片刻,董慧道:“娘娘知道,心妃中毒,是我做的?”

    梅妃点头,“你入宫便大病一场,明明外面传言,你病的起不的身,却偏偏又要去冷宫见心妃,那毒药,该是去见她的那一次,你就给了她吧?”

    董慧已经被震惊的麻木,“娘娘既然知道,为何不拦下我,娘娘只要让人将我当场捉住,我和心妃便……”

    不及董慧说罢,梅妃轻笑,截断了她的话,“你以为,知道你去了冷宫的,就只有我一人?”

    饶是麻木,董慧还是眼波一颤,略略一个思忖,“莫非皇后也知道?”

    “皇后当然知道,并且,皇后所知道的,还是心妃亲口告诉的。”梅妃说道。

    董慧瞠目结舌。

    心妃……

    隐隐约约,董慧只觉一个真相渐渐浮出,可她却是拼命的想要按住这真相,不愿见到它。

    然而,她再不愿面对,梅妃却是由不得她。

    “皇后明知,你扮作皇后的宫婢去给心妃送丸子汤,心妃中毒,便会种种矛头直指皇后,却依然默许一切,你可知道,皇后所图为何?”

    董慧脱口而出,“皇后是为了娘娘。”

    梅妃点头,“不错,你住在我的寝宫,你出了事,自然我是脱不得干系。”

    说着,梅妃目光忽的悠远,“从我将心妃送进冷宫那一刻起,皇后和心妃,就在绞尽脑汁的将我彻底除掉,而我,也想将皇后连根拔起,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皇后和心妃,最终会把主意打在你的身上,从你上了选秀名册那一刻起,我便知道,你进宫是何目的了。”

    董慧有些不信,“我是永宁侯府的嫡女,年纪事宜也未婚配,参加选秀,再正常不过!”

    梅妃抿唇一笑,“是啊,再正常不过,除非,方卓然没死!”

    董慧心头剧烈一缩,整个人嚯的站起身来,“你说什么?”

    梅妃眼底微微一震,转而恍然,“难怪,我一直想不通,你为何拼死都要帮心妃,原来,你根本不知道,方卓然已经死了!”

    董慧如遭雷劈,一张脸,倏忽煞白,“你说什么?你说谁死了?”

    激动之下,董慧几步上前,直抵梅妃面前。

    梅妃则幽幽道:“早在你进宫前三日,方卓然就已经死了!”

    巨大的悲痛劈头盖脸砸下,董慧只觉浑身虚软,扑通瘫坐在地。

    表哥死了?

    早在她进宫前三日,就死了?

    表哥怎么会死?

    质疑之间,想起她进宫之前,屡屡去见表哥,都被舅母拦在门外,从那日一别,她一次也没见过表哥。

    勉强支撑了身子抬头,董慧定定看向梅妃,“你如何知道,我表哥死了?”

    “你一进宫,永宁侯府就拉出死人,却不扔向乱葬岗,而是在西山脚下劈了一处坟茔,石碑之上,刻着爱子方卓然,你说,方卓然死没死?”

    董慧难受的喘不上气。

    正在此时,一个宫女急急奔进来,“娘娘,娘娘不好了,陛下和皇后娘娘一起过来了,一起来的,还有心妃,奴婢听说,心妃一醒来就去见陛下,说她中毒,是娘娘指使惠贵人做的。”

    董慧倏忽转头,悲痛欲绝的面上,又刷上一层惊愕难耐……

    梅妃面色不动,只对董慧道:“现在你清楚了?方濯心让你进宫,为的就是这一局。”

    说罢,梅妃起身,抬手虚扶了耳边珠花,朝外迎出。

    董慧双目呆滞,跪在在地。

    她从方濯心寝宫出来之前,方濯心曾说,她若想要安然无恙的离宫和表哥团聚,就需得再帮她一忙。

    原来,方濯心所说的忙,是这个忙!

    嘴角慢慢漾出一抹笑,笑得寒凉沁骨。

    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气,董慧深吸一口气,起身,拍拍身上灰尘,跟着梅妃出去。

    董慧才在梅妃身后立稳,就听到脚步声逼近,急急杂杂,不等她心头有所反应,眼底,一抹明黄已经略过,明黄之后,是大红凤裙,再之后,是一抹翠绿。

    今日她去看望方濯心,方濯心的床头,挂着的,就是一件翠绿的衣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