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慧贵妃(十)

作者:苹果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向胜利前进继承两万亿太上剑典大神曾是路人甲玉澜心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总裁的呆萌甜妻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梅妃的突然介入,让皇后一盘棋,有些陷入死局。

    而梅妃,却是不急不躁,缓缓看向心妃,“心妃妹妹口口声声说,是慧妹妹穿了皇后寝宫宫女衣装,给你送去一碗毒丸子汤,别的是否合理,暂且抛开不提,我只问你,你可记得,慧妹妹是在何时给你送去的汤?”

    心妃心虚,朝皇后看去一眼,道:“今日上午巳时的样子!”

    梅妃轻笑,“巳时?巳时可是一个不短的时间断,可否再精准些,别入,她是在宫人送饭之前呢,还是宫人送饭之后呢?”

    心妃道:“送饭之后,宫人送饭过后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她提了食盒进来,旁人只当她是皇后娘娘跟前的人,并未相拦。”

    梅妃点头,转而看向皇上,“陛下,今日上午,整整一个上午,从陛下来到用午饭这段时间,慧妹妹一直在看臣妾同陛下下棋,中间虽然离开一会,可那样短的时间,怕是不足以让她从臣妾寝宫到冷宫打个来回吧。”

    皇上脸色,倏忽难看。

    皇后更是心头咯噔一声,眉头一瞬蹙起,转瞬放松,脸色甚至比皇上还要难看,“心妃,你好大的胆子,才被人发觉残害舒贵人腹中皇嗣,陛下将你禁足冷宫让你反省,不成想,你不但不反省,反而生出这么些是非来!就连本宫,也险些被你骗了!”

    说着,皇后转头,“陛下,事到如今,哪里还用刑罚,明摆着就是心妃嫉恨梅妃检举她残害舒贵人,欲要报复,才设下此局,不想却是漏洞百出,一场闹剧!”

    皇后此话,无疑等于撇开自己。

    心妃顿时满目惶恐,“皇后娘娘……”

    皇后深深看她一眼,“亏得方家还将你当做满家荣耀,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

    一句方家,吓得方濯心不敢多言。

    董慧欲要再说,却是被梅妃一个眼神制止,虽心头不明,却也本分住嘴。

    一场闹剧,终是以方濯心被褫夺妃位贬为贵人,继续罚足幽禁冷宫而结束。

    皇后,依然是皇后,不受分毫牵连。

    为了安抚董慧和梅妃,皇上赏下无数珍宝。

    一时间,董慧风光无限。

    宫中却也有流言传起,说董慧才进宫就能如此风光,还不是踩着方濯心的位份露脸。

    这种无稽之谈,却是愈演愈烈。

    董慧无心理会旁人说什么,却是在此事告歇两三日之后,寻上梅妃,“娘娘,那日,我分明离开很久……”

    董慧去的时候,梅妃正拨弄着宫婢新采摘来的鲜花,修修剪剪,并不看董慧,只淡淡道:“陛下和我下棋用的更漏,被略施手脚。”

    董慧登时恍然大悟。

    只要梅妃将那更漏调慢,皇上心头的时间,便会跟着改变。

    她来回明明用了将近一个时辰,可在皇上印象里,她离开,怕也最多半个时辰。

    更何况,她这番回来,梅妃的贴身宫婢立刻就端着一个乌漆木托盘塞到她的手中,让她给皇上和梅妃送进去,说,这是她亲自炖的银耳羹。

    恍然之际,董慧心头,冷汗连连。

    这后宫,还真是吃人不吐骨头。

    皇后和心妃,原本是想利用无知又痴情的她来对付梅妃,却不成想,反被梅妃利用一把。

    那日,即便她如方濯心预想一般配合方濯心,只怕梅妃也早就做好应对之策。

    只是她一念之间,信了梅妃的话而对方濯心生了戒心,梅妃的那些准备,才没有用上。

    心头唏嘘之际,不免对梅妃折服,“娘娘真是好谋算。”

    梅妃轻笑,“你还想着离宫吗?”

    董慧一怔,“娘娘连这个也知道?”

    梅妃含笑不语。

    董慧微微失神,“这皇宫如泥沼,既是进来,那就能真的离开!”

    梅妃点头,“你清楚就好,那我便提醒你一句,这皇宫如泥沼,稍有不慎,就是万丈深渊,想要保全自己,就要慎言慎行,要不隐忍不发,要么,一击便中。”

    董慧似懂非懂,默默点头。

    董慧进宫,方濯心非但没有被从冷宫放出,反而位份被贬,继续幽禁,方家人得了消息,董慧的舅母立刻给她写来一封信。

    洋洋洒洒许多字,内容不过一句:若是救不出方濯心,让她后果自负!

    董慧一面将舅母的信在火烛上烧掉,一面冷笑。

    后果自负……用自己儿子的生死,去威胁别人。

    她舅母,这是对她有多么的吃定了,才能如此!

    方家送来的信,董慧置若罔闻,宫外得不到消息,不过一天的功夫,永宁侯夫人便递了牌子进宫。

    坐在董慧的寝殿,永宁侯夫人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为何还不救你表姐出来。”

    这么些年,母亲对她,从无半分关心,可董慧心头,总是不免有期盼希冀升起。

    然而,期盼越大,这失望,也就越大。

    心下寒凉,董慧的语气,也是寒凉,“倒是救出来一次,但是,表姐才出来,就要将我置之死地,没办法,我只能再送她进去!”

    董慧话音才落,只觉一只巴掌劈头盖脸砸下,转瞬,左脸颊火辣辣疼的钻心。

    抬手扶脸,董慧入目便是永宁侯夫人咬牙切齿的恨,“你说什么?你把你表姐送进冷宫?你怎么能这么做!”

    董慧一颗心,寒到谷底,“母亲,她要女儿死!”

    永宁侯夫人咬着牙,双目喷火,“我给你三日时间,你若不把你表姐救出,第四日,皇上就会知道,你究竟为何进宫!”

    永宁侯夫人说话间,每一个,都带着彻骨的恨。

    董慧被她这强烈的情绪刺激的手脚冰凉,“我到底是不是母亲的亲生女儿?”

    永宁侯夫人却是不理董慧,言落便起身离开,行至门口,不忘提醒她:“你若不想连累卓然,不想你自己送命,你就胡作非为好了!”

    董慧结结实实一抖,“表哥是不是已经死了?”

    永宁侯夫人刚刚转过的身子,猛地一颤,僵持一瞬,提脚离开。

    望着永宁侯夫人的背影,董慧满眼阴晦,低垂的手,拳头捏的如同铁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