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混沌天帝诀 > 第3086章 入画(下)

第3086章 入画(下)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最快更新混沌天帝诀 !

    一时间,所有人都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楚剑秋居然和这位少宫主认识,而且瞧他们这副样子,恐怕都不是认识这么简单。

    这位大名鼎鼎的少宫主,居然叫楚剑秋少爷!

    难道,她以前是楚剑秋的丫鬟不成?

    想到这里,众人心中只觉一阵不可思议。

    这怎么可能,堂堂的天凤宫少宫主,会是这么一个区区半步天尊境的蝼蚁的丫鬟!

    这事怎么看怎么荒谬。

    祝旻在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脸色顿时不由难看无比。

    他本来已经作好了万千准备,想好了无数条的对策,来如何把这位天凤宫的少宫主骗到手。

    这位少宫主,十几岁就被天凤宫主带回天凤宫,平时深居简出,一心修炼,这种心思单纯的女子,最是好骗。

    以他纵横花间数百年的经验手段,祝旻有十足的信心,能够拿下这位少宫主。

    只是他精心准备了无数手段,却还没有等到他施展出来,这位天凤宫少宫主,便已经飞走了,飞入了那个他恨之入骨的蝼蚁的怀中。

    见到这一幕,祝旻眼中简直有如喷火。

    若是他眼中的妒火能够化作实质,恐怕楚剑秋早就被他焚成灰烬了。

    此时,祝旻恨不得施展他手中威力最大的攻伐秘宝,把楚剑秋和那天凤宫少宫主,一起轰成齑粉。

    他祝旻得不到的东西,他宁愿毁了,也不想别人得到。

    只是祝旻心中虽然有这种强烈的冲动,但是他却并不敢真的付之实行。

    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恐怕即使他父亲亲自出面,都保不住他的性命。

    除非他杀了楚剑秋和天凤宫少宫主之后,能够把在场所有人都杀了,保证没有丝毫的消息泄露出去。

    但他手中虽然拥有两件足以灭杀大通玄境巅峰强者的攻伐秘宝,但想要灭杀在场所有人,显然也不现实。

    要知道,这次跟随天凤宫少宫主一起过来的,还有一百多名天凤宫的弟子。

    这些天凤宫弟子,修为最低的,都是小通玄境巅峰的武者,半步大通玄境的强者,更是一大把。

    他祝旻拥有威力巨大的攻伐秘宝,这些天凤宫弟子,也不可能没有一些威力巨大的杀手锏。

    天凤宫在五大宗门之中,论起实力来说,都还在玄雾府之上。

    他要敢对天凤宫少宫主出手,恐怕这些天凤宫弟子,会立即把他给撕成飞灰。

    所以,祝旻虽然心中妒火熊熊,愤恨都了极点,但是再给他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对天凤宫少宫主出手。

    风歌阑见到眼前这一幕,整个人都瞬间懵了。

    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楚剑秋,居然和她天凤宫的少宫主认识。

    风歌阑心中震骇无比的同时,又是一阵的心慌。

    这可怎么办,她原本还想着利用天凤宫少宫主来对付玄剑宗呢,但瞧少宫主和楚剑秋的关系,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甚至,少宫主如果知道她的歪心思,指不定会一根手指,把她给按死呢!

    天凤宫少宫主,在天凤宫中,拥有极其崇高的地位,如果少宫主想要对付她这个小小的外门弟子,捏死她,不比捏死一只蝼蚁难多少。

    甚至此事如果被自己师父知道,都根本不用少宫主出手,自己师父为了讨好少宫主,可以可以百分一百地肯定,她会出手对自己清理门户。

    想到这里,风歌阑心中是真的慌了。

    以前她无论在和楚剑秋的斗争中,处于何等的劣势,她都有恃无恐,就是因为依仗着她天凤宫弟子的身份。

    但是现在,她这个最大的靠山,却已经靠不住了。

    其他那些天凤宫弟子,见到自家的少宫主扑入那个青衫少年的怀中,也都是一脸的懵逼。

    对于自家少宫主的性情,她们都是很清楚的。

    这位少宫主虽然脾气很好,性子柔和,心思单纯而善良,但是平时却并不喜和男子接触。

    但现在,这位少宫主,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一名陌生的男子相拥,这在她们看来,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一幕如果被天武大陆那些武道天骄知道,得让多少仰慕少宫主的年轻俊彦为之心碎。

    南宫染雪见到这一幕,眼中也是露出匪夷所思的神色。

    这究竟是什么鬼?

    前一刻,她还以为,玄剑宗又要平添一名劲敌了,她正自忧愁,接下来如此艰难的局面,楚剑秋要如何应对呢!

    但转眼之间,下一刻却发现,这位少宫主,居然好像是楚剑秋曾经的丫鬟。

    南宫染雪此时就站在楚剑秋的身边,对于两人的对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她明白无误地听到,这位少宫主,居然叫楚剑秋少爷!

    但从楚剑秋和这少宫主之间的表现来看,两人却又不像是什么主仆关系,更像是久别重逢的情侣。

    在风元皇城东边远处的天空中,一名中年妇人见到风元学宫中的那一幕,眼中也是露出了震惊无比的神色。

    她震惊的不单止是楚剑秋和少宫主的关系,她更加震惊的,是见到了那青衫少年之后,她不自觉地就想起了那个熟悉的人。

    “像,真是太像了!”中年妇人遥遥望着那一袭青衫身影,喃喃自语地说道,“这少年,莫非是那姓楚的狗贼的儿子?”

    这青衫少年的面容,和当年那个把宫主害惨了的姓楚的狗贼,至少有六七分相像,这由不得她不怀疑,这青衫少年和那姓楚的狗贼的关系。

    “真是想不到,这姓楚的狗贼,居然背着宫主,和那女人生下了儿子!”中年妇人看着远处那青衫少年,愤愤不平地说道。

    不过,中年妇人虽然推测这青衫少年和当年那姓楚的关系匪浅,但是为了谨慎起见,还是得找他确认一番,才知道这少年,究竟是不是那姓楚的狗贼的儿子。

    这少年和当年那姓楚的长得虽然像,但是世间人有同貌,鸟有同音,长得像,不一定就是他的儿子。

    在这种大事上,可轻忽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