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强人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狡猾

第一百二十九章 狡猾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最快更新强人最新章节!

    ,为您。

    老吴一听顿时也傻了!然后他就哆嗦着开始拨号——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情,第一想法还是找警察。

    张舒信一把按住了他的手道:“不能报警!他们……有可能会伤害晓亮。”

    老吴也反应过来了,他颤声道:“对方跟你提什么要求了?”他知道张舒信条件不错,但似乎也没有钱到让坏人朝思暮想的份上。

    “我手上有一些他们需要的商业秘密……”张舒信只能尽量直白地解释。

    吴嫂扑过来抓住张舒信道:“张大哥,我刚才不该说那些混蛋话,他们要什么你就给他们吧!你要是把他们逼急了,两个孩子就都完了啊!”她也知道这么说太自私了,但母爱有时候本来就是自私的。

    老吴把她推在一边,小声问张舒信:“可以给他们吗?”

    张舒信苦涩道:“都到这份上了,没有什么是不能给的,可是——”

    这时张念祖带着李家叔侄和雷婷婷进了病房,后面跟着徐赢东,张念祖本来还有说有笑的,可一进门就发现气氛不对,不禁愕然道:“怎么了,晓亮呢?”

    “晓亮被人绑架了,绑匪跟张大哥要一个……什么秘密……”老吴虽慌了手脚,倒是很快把情况说明白了。

    张舒信道:“他们要的东西,类似于一些图纸,上面是一块地的规划和预算。”

    满屋的人尽皆默然,张念祖的眉头紧皱,他问张舒信:“那东西有多重要?”

    张舒信扶着病床虚弱道:“再重要也没晓亮重要,可是东西不在我手上。”

    众人七嘴八舌问:“那在哪?”

    张舒信道:“为了保险起见,我把它装进U盘交给了晓亮,而且只此一份。”

    张念祖道:“晓亮知道实情吗?”

    张舒信含混道:“我没告诉他,但以这孩子的早熟程度,他应该是猜到了。”

    吴嫂急切道:“如果我们把这些告诉绑匪,他们在拿了东西以后会放掉晓亮吗?”

    张念祖摇头道:“那样的话我们就没有谈判的筹码了,谁也不知道绑匪恼羞成怒以后会干什么,这个险我们冒不起,而且晓亮既然没有说出来就说明他有他的考虑。”

    李长贵口气从容道:“那些人居然绑架了一个强人族的战士?”

    张念祖小声道:“可是你别忘了晓亮还没能拥有战士的力量。”

    张念祖问道:“你处处小心,说明知道有人在针对你是么?”

    张舒信讷讷道:“有是有,可是……也没有证据……”

    雷婷婷急道:“哎呀都这时候了还讲什么证据,有就赶紧说!”

    张舒信道:“有几家公司都试探过我,不过长风集团的人出格一些。”

    “又是这个顾长风!”张念祖握紧了拳头。

    雷婷婷二话不说道:“我去打几个电话,一旦知道他的行踪我们就直接去找他!”她出去不大会工夫就板着脸回来道,“顾长风今天出国旅游,现在在飞机上。”

    众人面面相觑,是巧合还是耍金蝉脱壳的手段谁也不确定,但想从顾长风入手无疑暂时是不可行了。

    张念祖又问张舒信:“他们要的那个东西,你能临时做一个假的应付过去吗?”

    张舒信道:“绑匪也不是傻的,他们肯定要验货以后才放人,那东西我熬了一个月才做出来,临时做一个……真假一眼可知。”他看了看时间道,“而且作假也来不及了。”对方要十一点看到东西,现在已经十点一刻了,显然只留给他一个赶路的工夫。

    “不需要真的。”徐赢东忽然脱掉白大褂,淡淡道,“一会绑匪让你们去哪你们照做就好,我来帮你们找出幕后主使。”

    张舒信和老吴同时发呆道:“徐大夫?”他们不明白一个医生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霸气。

    徐赢东道:“我解决技术问题,需要动手的时候就看你们的了。”

    张念祖感激道:“那多谢了。”徐赢东虽然是强人族的斥候,但他并无意卷入他人争端,这次肯出手帮忙真是让他意外。

    徐赢东道:“我的本职工作是治病救人,张晓亮暂时也算我的病人,我有义务让他平平安安地躺在手术台上。”

    这时张舒信的电话又响了,对方没说具体的交接地址,只让张舒信离开医院一直往东开车。

    张舒信挂了电话以后全身都抑制不住地发抖道:“我该怎么做?”

    徐赢东道:“你有没用的U盘吗?”

    “有。”

    “给我。”

    张舒信从包里掏出一个U盘交给他。

    徐赢东问众人:“谁有手霜一类的东西,只要有味道的就行。”

    雷婷婷举起那瓶劣质香水道:“这个行么?”

    徐赢东拿起香水往U盘上喷了一下道:“可以了。”他把U盘还给张舒信道,“你就当这里是货真价实的资料,见到绑匪以后一切都听他指挥,剩下的交给我,一会你只管开你的车,不用找我们在哪。”

    张舒信的情绪渐渐趋于稳定,这时强自镇定道:“好!”

    徐赢东又对张念祖道:“我坐你的车,你要做的就是听我指挥,不用刻意跟踪谁。”

    “明白!”

    男人们一起转身向外走去,雷婷婷则留下来陪着老吴夫妇。

    吴豆豆扑闪着眼睛,终于放声喊道:“念祖哥哥,你们要都好好地回来才行!”

    张念祖冲他做个鬼脸道:“放心吧,除了和我们作对的人,谁都不会有事。”

    ……

    到了停车场,徐赢东对张舒信说:“记住把车窗开一条缝。”

    张舒信照做后开着自己的车出发了,张念祖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车没影了徐赢东还是没下达开车的指令,忍不住道:“我知道你有本事,可万一……”

    徐赢东安之若素道:“没有万一,绑匪在没有确认安全前绝不会贸然出现,所以我们跟踪张舒信只会暴露,我们要跟的是U盘,看它最后到底落在谁手里。”

    张念祖只能点头。

    又过了片刻徐赢东才道:“出发。”

    张念祖发动车子,上路好一阵都没看见张舒信出现在视线内,徐赢东却不急不忙地指挥着方向,在一个十字路口他抽了抽鼻子,眉头皱了起来。

    张念祖恐慌道:“你不会是跟丢了吧?”

    徐赢东道:“不是,你该给你女朋友买瓶好点的香水了,这味儿太冲鼻子——左拐。”

    张念祖只能嘿嘿一笑。

    这时张舒信打过电话来惶急道:“绑匪让我把U盘放在路边的垃圾箱上了,我现在该怎么办?”

    徐赢东道:“没你的事儿了,等消息吧。”

    张念祖四下张望道:“哪个垃圾箱?”

    “已经不在垃圾箱上了——跟住那个骑摩托的人。”

    事情终于到了最关键的一步,张念祖发现自己的手心居然有些出汗。

    前面的摩托手把车骑得飞快,一边通过电话说着什么,他骑出几条街,把摩托停在了一家已经歇业的商场对面。

    阿三阿四摩拳擦掌道:“要抓人吗?”

    徐赢东凝神坐着,耳朵微微耸动,忽道:“不抓!他只是个外卖小哥,有人花钱让他把东西带到这里。”

    张念祖咬牙道:“狡猾!”

    这一招既是找替死鬼也是遗祸江东,如果小哥被警察跟踪,现在确实该“落网”了。

    李长贵道:“那我们继续跟着送外卖的吗?”

    徐赢东又竖着耳朵聆听了片刻,抢先一步道:“不用跟了,给他打电话遥控他的人就坐在商场旁边的肯德基里,他操南方口音,面前摆着一杯咖啡——现在你们可以抓人了!”

    张念祖他们一涌而下,飞跑着冲进了肯德基,一张双人座上,有个男人正举着电话一边说一边向外张望,他的面前,摆着一杯喝了一半的咖啡……

    阿三阿四不由分说上前把他按在了桌子上,这时那个外卖小哥才走进来,他虽然对面前的场景有些诧异,还是把U盘放在桌上道:“先生,您的东西送到了。”说完拍拍手走掉了。

    张念祖托起男人的下巴,厉声道:“你把张晓亮绑到哪去了?”

    男人惊恐地看着眼前这几个人,操着南方口音道:“你们干什么?我不认识张晓亮!”

    阿四拿起U盘放在他面前道:“不见棺材不掉泪!这个你怎么说?”

    男人拼命反抗着,怒道:“这个怎么了,传输资料也犯法吗?”

    “你还嘴硬!”阿三准备要使劲了。

    张念祖阻止了他,问男人:“你说什么?”

    男人用下巴指了指桌子上电脑:“有人花钱让我把外卖送来的资料发送到指定的邮箱里,这也犯法吗?”

    张念祖道:“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男人咧嘴道:“我就是边上电脑城卖电脑的,那人找我的时候很多同事都亲眼看见了,不信明天上班的时候你问他们!”

    徐赢东没有下车,但他在车上把男人说的每一个字都听得很清楚,他的心在使劲往下沉,因为他知道,这次很可能因为他的过度自信而中了别人的计!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