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沉浮 > 第831章 太不留情面了

第831章 太不留情面了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最快更新都市沉浮最新章节!

    乔梁之所以发懵,邵冰雨之所以困惑,是因为安哲竟然跳过了这一段,直接讲了后面的内容。

    为什么?难道是安哲出于什么考虑,临时又改变了主意?

    乔梁一时不得其解。

    安哲讲完话后,大家鼓掌,唐树森边鼓掌边看了一眼楚恒,心里犯嘀咕,尼玛,你的消息似乎不准啊,老子都准备好给你打圆场了,安哲竟然没提一句这方面的话。

    楚恒此时边鼓掌心里边意外,安哲为什么没讲那内容呢,难道是讲话稿里没有?不对啊,那是他特意让乔梁加进去的,秦川和乔梁都告诉了自己。

    嗯,不管什么原因,不讲更好,正合自己心意。

    楚恒感到了轻松和愉快。

    接着唐树森开始做总结,因为安哲没讲那段话,自己自然不用提那方面的内容,也算解脱了。

    散会后,安哲和唐树森准备回江州,楚恒送他们。

    站在车前,安哲看着楚恒:“楚部长,在我今天的讲话稿里,有一段内容,是我后来让小乔加上去的,不过我今天没讲。”

    “哦……”楚恒心跳了几下,“那是什么内容啊?”

    “你猜猜。”安哲似笑非笑看着楚恒。

    楚恒笑了下:“这个,我一时还真猜不到。”

    “猜不到我告诉你,是关于宣传系统各级领导班子要加强团结,主要领导要带头做好表率的。”安哲道。

    “哦,这么重要的内容,安书记怎么没讲呢?”楚恒道。

    “你说呢?”安哲又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乔梁站在一旁注意听着。

    唐树森则面带微笑,不动声色看着安哲。

    楚恒干笑了下:“安书记,我还真不知道。”

    安哲看着唐树森:“楚部长不知道,那唐书记知道不?”

    唐树森呵呵笑了下:“我也不知道。”

    安哲点点头:“不知道那我就不告诉你们了。”

    唐树森和楚恒都笑,心里不停揣测。

    乔梁在旁边观察着他们的微妙神情,心里突然一动,似乎模模糊糊意识到了什么。

    安哲接着道:“虽然不告诉你们我不讲的原因,但楚部长,我还是想问你个事。”

    “安书记请指示。”楚恒道。

    “我给你配的副部长邵冰雨,你对她工作上满意不?”安哲直接道。

    楚恒一怔,没想到安哲直接问这个。

    楚恒接着道:“这个……基本是满意的。”

    “基本满意,那就是还有不满意的地方,什么地方?”安哲利索道。

    “这个……邵部长在工作中,似乎有不尊重历史,不尊重前任的情况。”

    “你说的历史和前任,是叶心仪还是柳一萍?还是二者都有?”安哲接着问。

    “是,是柳一萍。”

    “这么说来,你对柳一萍当时的工作是很满意的了?”

    “这个……”楚恒当然不能说很满意,柳一萍担任副部长期间连续出了大错,让安哲很不满呢。

    看楚恒吞吞吐吐,安哲接着道:“我接到反映,说因为邵冰雨纠正柳一萍之前分管那一摊的错漏之处,受到了你的批评,随之邵冰雨在部里的工作也不顺利,甚至被排挤架空,有没有这事?”

    “没有,没有。”楚恒忙否认。

    “真的没有吗?”安哲犀利的目光看着楚恒。

    楚恒心里感到发虚,又有些紧张,一时不语。

    安哲沉默片刻,接着道:“楚部长,当初叶心仪和你搭档,就不合你意,现在换了邵冰雨,还是不行,那么,你到底想要谁才合适呢?”

    安哲这话说地很不客气。

    楚恒心里更紧张了,一时不知该怎么说。

    安哲又道:“楚部长,作为市委常委,作为宣传系统负责人,你认为自己这么做合适吗?应该吗?不客气地说,在宣传系统各级领导班子团结方面,我认为你没有带好头,甚至不如下面单位做得好。

    其实,我今天本打算在会上笼统提下这事,含蓄提醒一下你,但出于某些因素,我又改了主意,决定直接和你面谈,既然是面谈,那大家就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

    楚恒心里叫苦不迭,尼玛,早知道安哲会后这样批自己,还不如在会上含沙射影讲好,这让自己脸上太挂不住了,好歹自己是常委,安哲说话太不给自己留情面了。

    唐树森琢磨着安哲这话,心里一动,他说的出于某些因素,难道是意识到自己要在总结的时候给楚恒打圆场,所以临时改了主意?

    如此一想,唐树森不由感到浑身不自在,尼玛,安哲直接批楚恒,也似乎在间接讽刺自己啊。

    看楚恒被安哲批地如此狼狈,乔梁感到很痛快。

    乔梁心里又突然一亮,意识到了什么,安哲一定是觉察到楚恒和唐树森可能要在会上搞什么猫腻,化解自己讲那话的用意和效果,所以临时改了主意,改为当面批楚恒。

    这样的方式更直接,效果更厉害,楚恒显然更难堪。

    安哲之所以有觉察,显然和自己告诉他秦川知道加进去那段话有关。

    乔梁暗暗庆幸自己告诉安哲那事很及时,又觉得安哲实在有大智慧,他能走一步看两步,甚至看三步,这实在值得自己学习。

    楚恒此时也意识到了安哲说的某些因素,他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对自己和唐树森的猫腻有所预防。

    而安哲之所以能觉察,自然是因为他想到,这讲话稿乔梁写完后,是要给秦川看的,而秦川看到对自己不利的地方,会告诉自己。

    如此,自己虽然和唐树森想好了化解的办法,却还是没玩过安哲,被他轻而易举避开了。

    虽然避开了,但他还是没放过自己,这顿批可比在会上笼统讲厉害多了。

    楚恒不由感到很懊丧。

    安哲接着道:“楚部长,邵冰雨是我提拔安排到宣传部的,你要是不满,你要是认为我有什么个人目的,可以直接说出来,我们坦诚交流交流。”

    安哲这话说的不可谓不重,让楚恒感到了巨大压力。

    唐树森觉得自己有必要说几句了:“楚部长,我认为安书记的批评很正确,很有道理,你应该理解安书记的良苦用心,这说明了安书记对宣传系统的重视和关心,说明了对你的爱护……”

    唐树森这话,带有几分打圆场的意味。

    楚恒知道,面对安哲的严厉批评,自己是必须要有个态度的,不得不违心道:“安书记,我虚心接受你的批评,我要认真反思自己,今后我一定带好头,一定搞好班子内部成员的团结……”

    安哲点点头:“楚部长,你的话我记住了,今后我会关注部领导班子的情况。”

    说完安哲上了车,唐树森也上了自己的车。

    乔梁看了一眼楚恒,此刻他神情很沮丧。

    乔梁内心哈哈大笑,接着也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