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后宫笙色 > 第四百零八章 母女连心?

第四百零八章 母女连心?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最快更新后宫笙色最新章节!

    第四百零八章  母女连心?

    “苏眉笙,等着瞧,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攥着手心里,让你逃都逃不出!”

    黎靖之在心里暗戳戳的发誓,脸上,他却泛了一抹担忧,一边疾步往前走去,他一边冲着樊齐道:“怪不得诰命夫人又是祈求又是落泪的,非要求着我这大半夜的来入宫打探。原来还真是出事儿了。幸好,幸好!”

    他抬脚跟上樊齐的脚步,随意说道:“樊统领日后可得加强这宫里的守卫了,连皇贵妃都能被歹人弄到这种地方,这后宫里的其他娘娘岂不是更要人人自危了?”

    “可不是。”樊齐虽然觉得黎靖之所言有些越俎代庖的说教之意,但最近他在段景焕面前的风头正盛,一般人轻易不会去惹。是而樊齐便点头道:“今日好好的宫宴出了此等事情,听说皇上连皇后娘娘都斥责了。我等把皇贵妃护送入景宁宫,怕是也得负荆请罪去。”

    樊齐说着,使劲挠了挠头。

    眸光瞥过远处暗沉的天际,他的心中也仿佛浸过漫天的黑。那黑,让他一时半会儿的,竟有些看不明未来的方向。

    “黎大人向来会揣摩圣意,你瞧着,这皇贵妃可还受宠?我听着皇上近日已经连续月余不曾宿在景宁宫了。便是白日里,皇上似是也不曾多见皇贵妃娘娘。莫不是这后宫的天真又要变了?”樊齐说话间,已经踱步到废宫门口不远。

    他的话音飘进甜瓜耳朵中,甜瓜冲过来,双手叉腰,瞪着他便是一顿张牙舞脚的低吼:“樊统领你胡说些什么?有皇后娘娘罩着,皇贵妃焉能一直这样不受宠?如今肯定是有奸人挑拨,皇上才对皇贵妃有所误会的。你瞧着吧,皇贵妃肯定很快就会再度受宠的。”

    面对心上人这般斥责,他岂能有多余的话怼?樊齐没好气的摸摸鼻尖,连连道:“是,是,皇贵妃是被人冤枉的。”可谁知道皇贵妃先前就曾这般与人相约深宫?

    虽然那已经是多年前的情景,可往日情分才是最真诚的,不含半点杂质感情,更何况那晋王对她……也罢,不能再想下去了。晋王纵然糊涂,也是一往情深而致。他该庆幸,今日皇上捉奸之人并非苏眉笙和段景逸两人!

    否则今晚这后宫怕是更要热闹不已。

    从腰间解下佩剑,樊齐手起刀落间把门锁砍掉。

    “哐当”声,沉重的大锁落地。斜靠在酒缸上,嘴皮干裂,喉结干哑,几乎快要发不出声音来的苏眉笙这才眼睛一亮,跌跌撞撞的扶着酒缸就欲起身。

    甜瓜已经手举着火把率先冲了进来。

    耀眼的光在黑暗中亮的刺眼。苏眉笙下意识的抬手遮挡在额头,她的身子还维持在半站起的姿态。俏脸发冷,威严必露,整个人像是从十殿阎罗里走出来似的,她浑身上下都笼罩这一股阴霾。

    那气势,竟是唬的甜瓜愣在了当场:“皇、皇贵妃你没事儿吧?”她赶忙换了个手拿火把。

    苏眉笙这才直起身子冲她摇了摇头:“没事。”她的声音若布帛撕裂时候发出的声音,嘶哑难听。

    甜瓜惊得瞠大了眼睛:“皇贵妃你的嗓子……”

    “想来皇贵妃是喊救命喊哑了吧?”黎靖之身穿青色衣衫款步而进。

    站在离苏眉笙几步遥的地方,他规规矩矩的弯腰做了个揖:“微臣见过皇贵妃。诰命夫人昨日半夜忽然做了噩梦,便托小兰叫了微臣过去,千求万求的要微臣来入宫查探一番。微臣拗不过,便只能进宫一趟。我原以为皇贵妃该是在宫宴上大放异彩的,却……”

    他眸光扫过周围的酒缸,眼神黯淡不少:“怪不得诰命夫人情绪那般激动,直说她做梦看到了你被杀。想来这便是母女连心,心有灵犀吧,她才能事先洞察出你的危机来。”

    黎靖之说完这话,才缓缓抬眸,直眼瞧了一眼苏眉笙。

    淡黄色的宫装穿在身上,让她更显明艳。她矗立那儿,浑身清霜般的气质,却又出奇的勾人心魄。

    黎靖之心痒痒的,薄唇轻抿下,他有些不忍直视苏眉笙的再度低头:“微臣如今既然看到皇贵妃娘娘安然,便先行离开向诰命夫人复命去了。”

    “等等。”看他颀长的身子转身,苏眉笙哑声叫住他,长长地睫毛扑闪两下,她沉声道:“别告诉额娘在宫中发生之事,你告诉她,我很好,让她无需为我担忧。”

    “可皇贵妃娘娘如今的处境……”冯氏关心便会乱,他还想要让冯氏多坏点苏眉笙的好事儿呢。没她那个神助力,他又怎能在短时间内实现他的目的?黎靖之心中有他的小算盘,脸上却摆出一副担忧苏眉笙的模样。

    苏眉笙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着,薄唇紧抿,眸子里陡的迸射出一股锐利寒光。她张口道:“敢阴谋算计本宫之人,本宫势必不会轻饶。黎大人只需按照我的说辞转达便可。”

    那陡然变陌生的口气,那突然转变的凛冽气势,倒是让黎靖之暗暗心惊。不亏是在后宫摸爬打滚许久的人,这不经意间的一个眼神便能骇住了人。

    这样的苏眉笙没了以往的娇美,却更添几分矜贵。

    能把这样矜贵的人抓在他的掌心,想想便觉得特别有成就感!喉结微动,轻轻咽下一口口水,黎靖之把身子弓的更厉害些:“是,微臣谨遵皇贵妃之令。”他后退着往后走两步,直到后脚跟碰触到门槛,他才转身,抬脚离开皇宫。

    晨曦微露,黎明即将到来。可外边却陡然起了一阵风。

    寒风凛冽送来逼人的寒气,苏眉笙的身子激灵灵抖索一下。但她却半点不曾犹豫,直视前方,她抬脚跨出门槛。

    扑面的风吹过脸颊,她眉目中的坚毅却越发清晰。

    “甜瓜是怎么寻到这地方的?”苏眉笙哑声发问。她觉得兰亭虞不会参与到这一桩事情中来,可甜瓜的出现却太过意外。她拼命嘶喊那么久没人理会,怎的就甜瓜偏偏过来了?此刻,她对任何人都抱了一分警戒之心。

    这后宫之中的姐妹情不能全信,否则不用她们出手,许是她们稍微动点心思,便能让其他人把她置于死无葬身之地!

    甜瓜看着她浑身萧瑟的模样,有些心疼:“还说呢,今日晋王和晋王妃入宫穿了和您色系相近的衣衫。尤其是晋王妃,她挑选的舞服上的披帛和您先前在宴会上的衣服颜色一模一样。皇上瞧着便脸沉了下去。娘娘怕他会再对你不满,连忙差奴婢过来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