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贤者与少女 > 第七十六节:狩猎行动(三)

第七十六节:狩猎行动(三)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最快更新贤者与少女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只有两种东西或许是无限的,世界——和人类的愚蠢。”——无名拉曼学者

    ……

    “上箭!上箭!”本应按部就班的狩猎工作,因为欧菲米奥突如其来的动作,乱作一团。由于拦截网设立的位置相当靠近泥滩的缘故,弩炮使用的沉重的实心铁质箭矢一直都被存放在营地当中避免发锈失去锋利度,于是这会儿一行佣兵不得不抱着十来枚重达一两千克的粗大箭矢匆匆忙忙地跑过来进行准备的工作。

    “投石!点燃火油,援护他!”经验老道的胡安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慌张,他果断地命令手下将装有油脂表面裹着麻布的小瓦瓶点燃然后丢出——这并非狩猎用具,而是佣兵们在多年的光阴当中发明出来的用来作为逃跑时恐吓巨兽用的求生物品,但正如我们前面提到过的,阿雅蛇龙是一种相当具有领地意识的龙类生物,在被侵犯了领地并且还是在产卵的过程中被打扰到的情况下,这头蛇龙克服了对火本能的恐惧顶着好几滩小小的火焰就朝着欧菲米奥一口咬来。

    “咔擦!”它到底是杂食动物而非真正的肉食动物,头部结构决定了阿雅蛇龙并不是能够双眼同时看到前方的结果是它并不像掠食动物那样拥有立体的视力,因而对于方位的判断失误导致这头蛇龙并没有一口咬在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欧菲米奥的身上——但这也已经足够把他吓得如同字面意义上地那般屁滚尿流了。

    营地选择的地方是下风处,风自然是从西侧的湖畔那儿吹来的,随着一阵令人尴尬的声响和恶臭的气味欧菲米奥卡其色的冒险者棉麻长裤裆部的位置染成了一片棕色——但情况紧急人们并没有时间去鄙视或者嘲讽他,人命关天,尽管他们的内心中同样紧张胡安还是迅速地做出了决策。

    “马丁内兹!米兰!去帮那些小家伙!”经验更为丰富的老狩猎专家在小队长赫罗尼莫仍旧迟疑之际就果断地做出了决策,他把前线的橙牌佣兵向后调离去帮助那些因为紧张连弩炮都无法操作好的新人——拦截网这种需要一步步配合的装置已经是失效了,能够阻止暴走起来的阿雅蛇龙的就只有强悍的武器。

    负责坐镇的赫罗尼莫和另一名扛着巨大武器的狩猎佣兵依旧处于迟疑之中,虽说他们手中的武器重量足以停下一头发狂的水牛,但一头阿雅蛇龙可是有着五六头水牛的重量和体积。

    “准备救援!”前方的十来人忙得是热火朝天,后面余下的几名自由佣兵却有些尴尬地不知如何是好,上去帮忙的想法他们自然也是有的,但不同于对付人类,碰上这种抓狂的巨兽该如何应付他们根本一窍不通,就算上去了,也只会是帮倒忙。

    “队长!”胡安朝着赫罗尼莫这样喊着,然指了指前面好不容易爬起来却双脚发软连逃跑都不行只能扶着树干的欧菲米奥——蛇龙进一步地逼近了他,这一次他避无可避,赫罗尼莫咬牙迟疑了一会儿,欧菲米奥的无能使得他这会儿开始权衡起是否要救这个年轻人的事情——而也正是这一刹那,蛇龙再度晃动那笨拙却又庞大的声势惊人的身躯朝着前方冲刺——

    所幸胡安的指挥下达得非常及时,也正是在这一个瞬间,接过了左边那台弩炮的操作的橙牌老佣兵们麻利地完成了上弦的动作粗略地瞄准了一下就朝着这边发射了一箭。

    “砰啪咔!——啪咻——!”弩机释放出扭力的一瞬间弓弦重重地拍打了一下框架两公斤重的铁制重箭发出呼啸的声音直接地就命中了这个仅仅二十米外的庞大目标。

    “啊嘶——嘶嘶”角度没能调整好的弩炮因为巨大的扭力释放射出去的箭矢位置偏高没有能够命中腹部之类的要害而是击中了肩胛骨靠近脊柱的位置,阿雅蛇龙不单单皮肤坚韧骨骼也是十分强悍,铁制的长箭卡在了它左肩的肌肉之中殷红滚烫的鲜血立刻顺着白底蓝花的表皮流到布满褶皱的左脚上,赫罗尼莫和另一名橙牌的佣兵抓住蛇龙吃痛停下的这个契机冲上去想要援救欧菲米奥,但又多了两条彪形大汉的出现使蛇龙硬生生地撑住了痛楚那金黄色的眼眸当中竖瞳一缩紧接着左后肢很明显地屈了一下膝盖的部分——

    “不好,快扑倒!”胡安不愧是队伍当中经验最为丰富的狩猎专家,他仅从一个动作就判断出了局势的变化赫罗尼莫和另一名橙牌佣兵迅速地冲了过来一个飞扑就带着欧菲米奥三个人以狗啃食的狼狈姿态直接面朝下地扑在了泥滩之中“锵咻——啪当!”因为动作的巨大惯性两人的巨型武器都随之飞了出去掉在了前方的泥土之中他们丢掉了赖以战斗的唯一武器但这个决定依然是正确的——

    因为在下一个瞬间,左脚屈膝侧过身来的阿雅蛇龙摆正了一下身体直接把身后那长长的尾巴当成一条粗大的鞭子给甩了过来。“咻——砰轰咔!!”欧菲米奥原先靠着的那颗小树被它直接抽成了两半,若是三人没有扑倒的话怕是这会儿已经被抽的骨肉分离整个人断成了两截了。

    “咚!——阿雅嘶呜——”独特的叫声伴随着仿佛响尾蛇颤动尾巴一般的“嘶嘶”颤音从修长的脖颈当中发出,靠近湖畔那侧的弩炮太过遥远而右侧的则又被树木卡住视角此时正由几名年轻佣兵在努力地想要调整过来——唯一能够使用的就只有一台弩炮,这样的掩护完全不够——胡安转过了头,他这会儿需要一切可以用得上的力量。

    “火把,拿火把!”他大声地朝着身后亨利他们一众自由佣兵这样地咆哮着,短暂燃烧起来又很快被湿润的泥土所熄灭的小瓦瓶没能造成多大的效果,陷入发狂状态的阿雅蛇龙一个甩尾过后又开始转动长长的脖子寻找目标,赫罗尼莫和另一名橙牌佣兵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能是舍弃了自己的武器,他俩一左一右搀扶起双脚发软脸色惨白屁滚尿流的欧菲米奥果断地就朝着蛇龙的附近跑了过去。

    “嘶呜——!”左肩的伤口依然在流着鲜血,修长的脖颈无法进行大幅度的转弯此刻导致了蛇龙视野的限制,三人抓住这个盲点从危机当中谋求生机迅速地从它的前方冲了出去,而与此同时身后的弩炮也再次通过滚轮组上弦完毕射出了又一枚粗大的箭矢。

    “咻砰——阿雅嘶——!”命中了左侧肋部的这一箭深深地刺了进去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令阿雅蛇龙明显地萎靡了下去,这个庞然大物的外皮此刻已经沾满了点点滴滴的暗红色的鲜血,它开始出现体力不支的模样晃了晃那野狼大小的脑袋,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自由佣兵们却拿着火把跑了过来。

    “立刻退后!”“全退下!”不约而同的两句话语从亨利还有胡安的口中被喊出,狩猎场即是战场而战场永远是瞬息万变的,上一个瞬间拿来火把还能成为恐吓造势的工具但在这一刻它却更加激励了阿雅蛇龙内心中困兽的狂性。

    “雅嘶呜——!”黄绿色的瞳孔因为痛楚和恐惧还有愤怒一系列夹杂的情感而充满了血丝,贤者与其他几名自由佣兵一并果断地丢掉了手中的火把就地扑倒然后朝着左右两侧迅速地四散冲开,下一个瞬间数吨重的阿雅蛇龙迈开并不矫健的步子就朝着他们一行人直直地冲来。

    “扑——嚓——”因为动作匆忙白发的洛安少女扎起来的头发沾了许多的泥土并且还四散了开来,但她这会儿丝毫不在意这些刚刚起身就转过头朝着踩踏出许多个深深脚印的蛇龙朝着一行人的营地跑去。

    “嘶嘶雅——!”它咆哮着,但米拉从那份叫声当中感觉到的却仅仅只有悲哀。

    “嘶吁吁吁!”缰绳被捆绑在树干上的战马和骡子因为这个巨兽的冲刺而陷入了惊慌想要逃跑但是却被拉在了原地,无法收住惯性的蛇龙直接踩碎了帐篷和木桌以及不少的物资之后才堪堪停下,二十余人的佣兵拿这个数吨重的大家伙一点办法都没有,好容易把欧菲米奥抬到了胡安附近的赫罗尼莫刚刚喘了口气就瞧见蛇龙再度转头看向了这边。

    那布满血丝望向这边的左侧瞳孔之中充斥着的,是不解,是痛楚,是害怕,是对面前这些阻止了自己完成抚育后代的行为,给予自己痛苦的,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渺小生物的,彻头彻尾的仇恨。

    ——这是一个有智力的生物,和人类一样,它也懂得仇恨,懂得痛苦,懂得爱与被爱。尽管狩猎蛇龙的次数已经不算稀少,赫罗尼莫在读懂了那眼眸当中复杂而又人性化的情感的时候,仍旧无法控制自己地呆愣了一下——但也仅仅只是一个瞬间,下一秒钟身为狩猎佣兵老练的经验迫使他必须反映过来,因为调转了身体的蛇龙再一次以最后的疯狂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跑!都跑开!跑到水里跑到山坡上,四散跑开!”重重落下的前肢因为左肩的痛楚而显得有些踉跄,温热的鲜血随着奔跑的动作挥洒在林间的泥土地表上,赫罗尼莫回过头大声地咆哮着,亨利果断地一把抱起了因为听不懂拉曼语并且为这一幕所震惊到而有些不知所措的米拉。

    欧菲米奥依然双腿发软无法直立,胡安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之后抓着年轻人的领子把他整个人朝着另一侧拉去——但蛇龙似乎认准了他,在奔跑的过程当中立马调转了方向就朝着老狩猎专家还有年轻的佣兵这边跑来。这并非无法理解,因为惊吓过度而失禁,欧菲米奥身上的气味是最为强烈的,并且作为第一个出来挑衅的人类,智力不差的蛇龙对它的仇恨自然也是最高的。

    “待在这儿。”胡安虽说经验丰富并且也是橙牌,但终究是年老体衰,眼看他和欧菲米奥就要被追上,就在附近的亨利果断地放下了米拉然后迅速地冲了过去一把就扛起脚软无力的年轻佣兵紧接着抓着老狩猎专家帮着他提速。

    “撤掉!撤掉!”贤者的体力可谓配得上他的外表,但所谓巨人一脚常人十步,体型远超人类的蛇龙全速奔跑起来的速度是十分之惊人的,之前用作伪装的凤凰木树冠这会儿成为了瞄准的障碍,为了能够迅速地支援队友操作弩炮的两名橙牌佣兵指挥着两名绿牌的新人迅速地去把前面的枝桠拿走。

    情况紧急,但他们忽略了的一个事实就是,作为接二连三地伤害了自己的武器,蛇龙对于弩炮的存在,仇恨的程度并不亚于欧菲米奥。

    亨利他们三人奔跑的方向刚好就在弩炮的附近,瞄准高速移动中的目标射击的难度非常之高,在撤离了前方遮挡的树冠以后佣兵们立刻射出来的一箭没有能够命中蛇龙而是落在了它身后的土地之中,而这一声被迅速熟悉起来的与疼痛相关联的声响自然是引起了蛇龙的注意但就在它再次试图强行在奔跑当中转向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了这头蛇龙发出了这一段时间以来的最为痛苦的一声哀嚎。

    “嗷嘶——”它受伤的左肩那枚铁制的箭矢似乎是在奔跑的过程当中卡在了肩胛骨的关节之中使得蛇龙的左脚立马一软变得踉跄不受控制,还在上弦弩炮的四名佣兵惊觉过来想要朝着四周逃跑但是已经是太迟太迟,左脚一软整个身体朝前倾倒的蛇龙因为巨大的冲刺惯性那数吨重的身体直接就朝着这边滚了过来。

    “啊啊啊啊啊——”人类的尖叫以及木材崩裂的声音都被巨大的轰隆翻滚的声音所覆盖,插在蛇龙身上的实心铁质箭矢也被这巨大的力道压得扭曲变形,它一连滚出了好几个圈用身体铲出了数米带着鲜血和肉糜还有破烂人类衣物的道路,变成一滩碎木的弩炮混杂其中被鲜血所浸染失去了原本的颜色。

    “砰——轰——”

    尘埃落定,奄奄一息的蛇龙伤痕累累地趴在铲起来的泥土堆上,令人感到悲哀的事情发生了,它的身体下方这会儿迅速地流出了一滩带着一些杂物的鲜血,大概猜到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的老胡安愤怒地狠狠跺了一下脚,而亨利则粗暴地把面色苍白的欧菲米奥丢在了地上,然后朝着奄奄一息的蛇龙走去。

    “阿雅——”

    已经连眼睛都无法完全睁开的蛇龙,那眼眸之中拥有的仍然是不输给人类的智慧,它似乎也意识到了某些情况,虽然不知道蛇龙的泪腺是否会像是人类那样因为情感而产生作用,但在场的众人都切切实实地看到了这头蛇龙流出了一滴硕大的泪珠。

    “我来帮你结束吧。”亨利小声地对着它这样说道,他用的语言不是拉曼语而是新古语,精灵和矮人之类的其他种族当中有一个被称之为德鲁伊的特殊职业,他们所擅长的,正是与动物之间的交流。

    而新古语,最初就是被德鲁伊们所创造并使用的,这种拥有魔力的语言据说可以讲自己的思想传递给不具备言语能力的其他种族和动物,而也正因如此才会与大量使用他们的巫师一起被白色教会宣判为必须被审判的异端。

    但暂且不论如何,濒死的蛇龙像是听明白了亨利的话语一般,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贤者抽出了克莱默尔,果断而又精准地结束了这个生物因为人类的愚蠢而遭遇到的痛苦。

    一片安静,人们慢慢地从他们躲藏的地方走出来,就算不是为了蛇龙在默哀,也足足有四名佣兵在这场灾难当中丧生。余下的清扫战场的工作仍然存在,营地被毁掉了的很多物资也需要清点,老胡安走了过来,向着亨利伸出了手。贤者明白他要做的是什么事,普通的武器根本没有办法那么干净利落地切开蛇龙的表皮,于是他把克莱默尔递给了对方。

    有些沉重和尺寸过大的大剑,在只是中等身材的狩猎专家手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从腰间的皮包拿出了一块皮革覆盖在了克莱默尔的剑刃上,只握着前端三十厘米的地方,将它当成一柄匕首来使用。

    “啊——啊——”身后的某人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脸色苍白的欧菲米奥像是这会儿才反应过来一般,忙不迭地爬起来,手脚并用地就朝着营地跑去,其他人望着他那惊慌失措的模样,但都只是站在原地没有搭理。米拉安静地看着老狩猎专家“哗啦——”地一下用亨利的大剑熟练地划开了蛇龙的肚皮。

    他挽起了袖子,不顾血腥地,直接就在那里头摸索。

    米拉静静地看着老狩猎专家,他就那样直接坐在地上也不管那些滑出来的肠子和鲜血弄得皮裤和靴子上都是,只是一心一意地翻找着。

    “去提两个木桶来。”亨利转过头朝着白发的洛安女孩这样说着,米拉愣了一会儿,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老师想要干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跑了过去。

    小跑着迅速从废墟当中捡回来两个木桶的米拉刚刚走过来,就看到老胡安面上的表情变化了一下,他先是瞪大了瞳孔,紧接着又像是在一瞬间苍老了许多那般,长长地叹了口气。

    沾满血污的手从蛇龙的腹腔当中抽出,手上拿着的是又一片碎裂的蛋壳。

    “是因为摔倒导致体内的龙蛋破裂,进而引发的产道大出血,蛇龙的生命力非常顽强,但生产对于任何一个种族的雌性来说,都是一种极度具有风险的事情。”亨利用平静的语调朝着米拉解释道,他的目光波澜不惊,表情一如既往地安详。

    女孩紧了紧小拳头,而前方的狩猎专家老胡安却像是发现了一些什么宝贵的东西一样,忽然地就加快了他的动作。

    他在偌大的蛇龙躯体里头翻找了半天,最后甚至整个人就直接地钻了进去,如果不是那双脚还在不停地蹬着,外头的人们几乎都要怀疑这位白胡子的老佣兵是就这样被闷死在了里头。

    足足花了有两分钟的时间老胡安才带着满身的脏污从里头抽了出来,他的手上一左一右抱着两颗完整的龙蛋,亨利立马转过身提起两个木桶跑到湖畔附近装满了湿润泥土,而老胡安将这两颗龙蛋放进去的一瞬间,竟然是止不住地老泪纵横了起来。

    “我们这是在造孽啊!”一窝可以生二十多枚龙蛋的蛇龙余下的就仅仅只有两颗,没有了数量优势将它们留在野外的话只会成为食肉动物的美餐,像是为了赎罪一般,老胡安决定用木桶装盛,把在人类造成的灾难下唯一幸存下来的两颗龙蛋就这样带回去城镇。

    狼藉遍地的树林之中一片安静,这种时候任谁也没有什么话语可以说得出来,所有人都只是沉默地看着这一切,直到营地那边又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吸引过去了他们的注意力。

    “呼——这下清爽多了。”换了一条裤子,似乎还顺带洗了个澡的欧菲米奥走到了众人的面前试图用一个苍白无力的微笑掩盖尴尬的事实,但包括他的同伴在内的所有人都只是对他怒目而视。

    “你这家伙!这种情况下你还有心思跑去洗了个澡换了条裤子?!”曾经与他一并出言调戏米拉,但因为西海岸语不流利而没能成功的另一名年轻的佣兵对着欧菲米奥大声地指责道,搞得一团糟的事主没心没肺的模样令他感到十分愤怒。

    “嘿!费德罗,你这话就不对了,我总不能穿着一条满是屎味的裤子吧!”

    “而且你看,我们不是狩猎成功了吗——”“踏踏踏——”“啪——”

    响亮的耳光声,回荡在整个林地之间。

    娇小的白发少女怒目圆睁,丝毫没有要让步的意思。

    “你这种人——最差劲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